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2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子須吾友】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

 

類別:吾命騎士同人小說本 

書名: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  第一部

冊數:1~3

作者:冥禕

總字數:47~48萬字

定價:760

預購價:720

 

特別注意:1.本文是吾命混特傳文,主線為吾命騎士之主角。
     2.預購數量是冥禕印刷數量依據,請三思後再填單,謝謝。

 



※ 文案與試閱,請點繼續閱讀


 

文案:

經過歲月的流轉,我格里西亞.太陽在一個未知的世界重生了,

重生後的我,從嗷嗷待哺的嬰兒歷經各種艱辛終於長到十六歲,

面對眾多高中職學校選擇,我選擇進異能學院——Atlantis學院就讀,

心想,即是異能學院一定可以讓我體驗各種不同生活,

於是帶著我的雙胞胎弟弟羅蘭——你們沒看錯了,他真的是我前世的至交好友、死亡領主羅蘭——踏進該校就讀。

就在報到的第一天,我笑了!

選擇Atlantis學院就讀果然是正確的!

光明神啊,感謝祢的恩澤,

我格里西亞.繆爾.費玆傑羅一定會繼續誠心信奉祢的。

美好的高中生生活,我來了!



 

試閱一:

 

  苦命的重生

  

  「格里西亞、格里西亞!」

 

  吵雜的聲音一直干擾著我,翻身動手拉了拉被子想利用它將那惱人的魔音隔離,可惜成效似乎不怎麼有用。  

 

  「羅蘭別吵,我還要繼續睡。」會有如此耐性叫我起床的人在家裡並不多,除了羅蘭我想不出來還會有誰?雖然家中成員不過只有少少的三人。

 

  「格里西亞,你再不起來老爹說你就不用註冊了。」羅蘭認真的口吻簡潔有力表達了家中老大的意思。

 

  註冊!註什麼冊?

 

  雖然這疑惑我只是在腦海中浮現,但羅蘭在這瞬間看穿我的疑惑自動自發的做了解答。

 

  「Atlantis學院。」

 

  ……

 

  下一秒我立即翻身,驚慌的看著眼前那張熟悉的臉迫切問著:「現在幾點了?」

 

  「五點三十分。」羅蘭瞧了手腕上的手錶準確報時。

 

  「五點三十分!你說的好像是六點三十分的感覺,羅蘭你非得要這麼嚇我嗎?」帶了點起床氣,不悅的心情在語氣中表漏無遺。

 

  「你若再不起來,晚點我們一定會趕不及在時間內到達火車站,別忘你打理時間總是特別的久。」羅蘭的話裡帶著滿滿的無力感。  

 

  聽著他的話再看著他那張認真的神情,羅蘭不是我要說,你非得凡事如此認真看待嗎?你拿我沒則,我更是不知該如何敲開你那灌了水泥的腦袋,幫你填裝些活潑因子進去,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死腦筋啊!

 

  「羅蘭,叫不醒格里西亞就別理他了,讓他去當個重考生吧。」就在此時一陣河東獅吼自樓下傳了上來,咦,我用錯了不該用河東獅吼的,我記得這是用來諷刺丈夫怕妻子的,難不成用獅吼功嗎?

 

  正當我努力研究該用什麼來形容樓下那個討人厭的臭老頭之際,羅蘭在確認我真的清醒後緩緩地步出房間,而他那認真的嗓音還不小心地飄進來。

 

  「老爹,大清早會吵到左鄰右舍的。」

 

  不管聽幾次,我總是會忍不住佩服起羅蘭,你怎能糾正臭老頭的行為?你不怕事後會被臭老頭假借訓練我們的名義趁機整我們嗎?

 

  這麼說來就逼的我不得不這麼懷疑,從小到大我應該被羅蘭拖累了幾百次了吧!

 

  咦!說了這麼多,你們還搞不清楚我是什麼人,目前在做什麼嗎?好吧,就念在本人擁有一顆仁慈之心份上,就利用刷牙、洗臉、換衣服的時間正式地好好介紹一下吧。

 

  我格里西亞繆爾費茲傑羅,今年十六歲是個身懷許多秘密的混血兒,而剛剛那勤勞跑來叫我起床的那位是我的雙胞胎兄弟羅蘭繆爾費茲傑羅,至於我們是混哪裡的?照我家的臭老頭所言,是混精靈與人類。

 

  精靈與人類!對,你們並沒有看錯,事實就是如此,聽說我家老頭是精靈族而我們家偉大的母親則是人類,雖說從我們有記憶以來老頭在外觀上就長的跟母親、跟我們不太一樣,但或許太習慣了,所以也就不覺得尖耳的老頭有什麼不對,還一直認為是正常的,直到後來的某一天當我和羅蘭得知這事,我們兩個臉上所展現出來的模樣可說是精彩萬分!

 

  精靈!童話書上那溫柔、可愛且體貼善良的精靈,不管我們怎麼瞧都覺得那個臭老頭跟那兩個字完全搭不上邊,尤其是他那隱藏在親切笑容背後的陰險心思,可是我望……更正,是我們兩個望塵莫及。  

 

  至於我們敬愛的母親大人,很令人痛心的是在我們十一歲的那年,有一天我和羅蘭剛從學校下課回來,就聽到出差的母親因為意外而去世了。當時我們父子三人瞬間從天堂跌入地獄,好長的一段時間裡家裡不再有歡笑聲,那段日子我和羅蘭可說是流輪緊盯著臭老頭,超害怕他會一時想不開丟下我們跟著母親走了。

 

  什麼?覺得我和羅蘭感覺不像是失去母親的孩子嗎?這又該怎麼說呢?如果你打從出生開始就有了所謂的前世記憶,也因那段記憶讓我們比一般同年齡的孩子知道了更多,經歷也更多,連帶著也影響到對失去母親這件事上的處理態度。

 

  說不難過、悲傷都是騙人的,但我們卻都知道這是人一生必經的過程,只是早走和晚走而已,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的,且我們深信母親也不願見到因她而悲傷的我們,所以我們兄弟倆很快的就調適過來,除了當遇到挫折與不開心之時才會又想起母親,基本上我們過的還不錯,但先決條件是要那個臭老頭不發瘋才行。

 

  說了那麼多,就先說到這兒吧,我還得下樓吃早餐,遲了就怕臭老頭會把我的早餐給撤了。  

 

  一下樓就見到那擁有金髮藍眼的臭老頭,一邊眉尾高高挑起面帶笑容開口:「還以為重考生身份你當定了。」

 

  「笑話!天姿聰穎的我怎麼可能會輪落到跑去當重考生。」自信滿滿的自我稱讚,但真的不是我過度自信,我可是擁有過目不望的本領。

 

  沒想到臭老頭聞言卻是露出嘲諷的一笑:「是啊,天姿聰穎,若沒有你哥哥從小到大每天不辭辛勞提早半小時去挖你起床,你可能還停留在小學階段!」

 

  「我才是哥哥,羅蘭比我晚出生三十分鐘。」這話可是用盡我早晨僅有的力氣吼出來的。

 

  「是嗎?我怎麼不這麼覺得?若要我跟人介紹你是哥哥的話,就別再讓我聽到羅蘭幫我買點心、幫我打狗、幫我寫作業這類的話,那我才會認定你是哥哥而非弟弟。」

 

  望向臭老頭那優雅的餐桌禮儀以及那恍若只是在談論今日氣候的態度,我想反駁卻經過左思右想就是找不到適當的詞彙可用,最令人感到氣餒的是羅蘭那傢伙在此時道出了一句話,害我只能選擇默默地吃掉我的早餐。

 

  「格里西亞,你的書包我都整理好了,等你吃完早餐我們就可以出發了。」

 

  一陣訕笑從臭老頭的方向隨即傳了過來,而我只能將滿肚子的怨氣發洩在早餐上。

 

  笑個屁啦!此時我拿在手中的藍莓鬆餅被我想像成臭老頭,我啃、我咬。

 

  啊……光明神啊,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在前世已經苦命的當他尼奧太陽的學生了,而今生更慘,竟然是他尼奧費茲傑羅的兒子,擺明一輩子逃不開他嘛。

 

  ……光明神是前世的信仰,這裡沒有光明神,原來是求錯了,怪不得會悲慘成這樣。我苦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