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暴風騎士案簿錄-2

  「各行各業自有其潛規則,展現財力與人脈較易取得合夥人的信任,如果今天有個一窮二白的人一開口就說找你合作,你信嗎?暴風騎士。」公會會長,一踏進接待室即聽見暴風的言論,便申述他的論調。
 
  對於此番言論,暴風沒有回應,僅轉身瞧著老者。
 
  「請問暴風騎士今日前來本公會有何貴事?」會長謹慎的詢問,雖說光明神殿的十二聖騎士是人人崇仰的對象,但在非光明神殿有關或公開場合裡見到任何一人,尤其是登門拜訪的,通常都不是好事。
 
  暴風隨性地在接待室內的主位坐下,逕自端起桌上招待用的茶水,提問:「沒什麼,只是想跟貴公會打聽一個人。」
 
  見識多廣的會長狀似自在的往附近座位坐下,緩緩詢問:「什麼人?」
 
  「山迪.丹尼斯。」暴風就著杯緣輕啜,眼角餘光留意著會長,察覺對方表面上若無其事,而那正要端起茶杯的動作則遲疑了。
 
  「山迪.丹尼斯,是誰啊?」會長再度詢問。
 
  一旁的助理將手上的記事本翻了許久後答覆:「三個月前跟著海德本商隊出發的約聘車夫。」
 
  「約聘車夫?那就跟本公會無關了。」會長意有所指的表示。
 
  暴風豈會不知道,嘴角依然帶著笑意,身體向後一靠,雙腳直接抬到桌面,以輕鬆姿態反問:「海德本商隊是你們的成員,雖說是約聘人員,但他受雇於商隊並隨商隊外出是事實,在該段行程裡即受公會保護,怎能說無關呢?再說若真的無關,他的名字就不會被記在冊子裡,不是嗎?」
 
  平淡的語氣讓會長及其助理感受到無形的壓力,資歷淺薄的助理,衣服都被冒出的冷汗沾濕。
 
  會長的老臉糾結成一團,為難道:「他惹了大麻煩,還連累到海德本商隊。」
 
  聽見這話,暴風才將腳放下,坐直身體,認真的注視對方,「什麼大麻煩?」別再說他殺人了,若是,就真的麻煩大了!顯然光明神沒有聽見他的祈禱,因為……
 
  「兇殺案!」會長嚴肅地說。
 
  剎那間暴風的腦海第一個浮現的念頭是,中頭彩了。想進一步瞭解,會長卻說詳情也不是很清楚,消息是從伊蘇城的公會所傳回來的。當時他們動用許多人脈才把海德本商隊的人救出來,而山迪.丹尼斯因被列為涉案嫌疑人,甚至極可能就是兇手。對於此狀況,公會無能為力,即使真有辦法,也不會進一步深入,因為公會要做的是對更多的成員負責,而不是一名約聘人員。
 
  暴風保持沉默慢慢思索,若說公會的作法不妥,不盡然,確實如他們所言。只是……抬頭,便對上忐忑不安的眼神,並在兩對眼的注視下走至門口。
 
  「今天我過來詢問事情的事別傳出去,知道嗎?」猛然回身叮嚀。
 
  助理猛點頭,相較之下會長顯得冷靜且再次開口:「暴風騎士,聽說他被禁見了。」正因為被禁見,無法深入了解,公會自然不知從何協助。
 
  對此,暴風挑眉,抬手一揮,拉上兜帽轉身離開。
 
 
  既是命案,那麼所有的資料都會送往一個地方——審判所,但想到要面對那張嚴肅的臉,暴風就有點頭痛。
 
  不是因為溫暖好人派與殘酷冰塊組對立的緣故,或是他跟審判不合,而是……
 
  想到心中那說不出口的痛,使暴風搓揉隱約發疼的額角,嘆了口氣,脫下斗篷,扔給一旁的聖騎士,要求送去給他的副隊長,接著提起沉重的步伐走進審判所。
 
  輕敲厚重的門板,通知在裡面辦公的人,待得到允許後才踏進審判騎士的辦公室。
 
  「真難得。」看見暴風,審判微愣,緩緩說道。
 
  聽出對方那話語下的調侃,暴風不自在的將眼神飄向他處,下意識想退出,但想到自己來此的原因,便揚起一貫的笑容故作輕鬆。
 
  「說什麼話?做為好兄弟,三不五時過來打聲招呼有何奇怪?還是你打算要像外頭傳的那樣,堅持溫暖好人派與殘酷冰塊組對立,水火不容吧?」輕快的語氣與嬉笑的模樣,反倒像是在控訴審判的不近人情,忽略兄弟之情。
 
  審判的一雙黑眸瞅著暴風,瞧出暴風的不自在,淺淺的微笑浮現又迅速隱去,平靜地說:「說吧,是什麼原因讓你願意走進我這辦公室?」
 
  提及正事,暴風即時正色。「最近有來自伊蘇城的兇殺案資料嗎?」
 
  「伊蘇城?最近沒有,但上個月初是有幾份資料過來。」審判想了一下,回應道。
 
  「有山迪.丹尼斯的名字嗎?」暴風接著問。
 
  察覺到暴風言語下的緊張,審判瞧了他一眼,「有什麼問題嗎?」
 
  還沒得到回答卻被反問,使暴風愣住,剎時不知該作何回答。
 
  把暴風的模樣瞧在眼裡,審判更好奇了,然後翻起桌上的工作日誌查閱。「有了。」
 
  暴風突然湊到桌前,探頭在審判耳邊問,「處決了嗎?」殺人犯雖不見得一定都會被判死刑,但殺人償命在各國是常見的狀況,現在只能祈禱還未行刑。
 
  審判瞇眼,把無預警湊過來的頭推開。
 
  一股寒意無由來的自背脊泛起,暴風瞄了眼那嚴肅的臉,隨口回答:「我答應他的家人要幫忙查,他們不相信他會殺人。」
 
  暴風試圖輕描淡寫的神色使審判輕笑:「女孩子。」
 
  微怔,對上審判那抹淺笑,暴風雙手一攤,流露出得意的笑顏,「沒辦法,我拒絕不了可愛的少女。」
 
  若有似無的嘆氣隨著審判的搖頭徐徐飄出,「伊蘇城的資料目前在雷瑟手上,想瞭解案情,就去找他吧。」
 
  意識到這話的意義,暴風道謝後,及轉往審判小騎士的學習室。
 
  瞧那陣如風般消失的身影,審判拾起筆,繼續埋頭批改被打斷的公文。
 
 
  沒有進入審判騎士辦公室那般嚴謹,暴風如颶風般來襲,直闖審判小騎士的學習室,瞧得審判小騎士愣住。
 
  「山迪.丹尼斯的資料呢?」還劈頭直討山迪.丹尼斯的資料,令審判小騎士有點跟不上暴風的步調。
 
  「審判說,伊蘇城的資料在你這。」。
 
  幸好有追加這話,讓審判小騎士明白暴風此時的行為是取得審判騎士的同意,只是剛拿起擺在左上角位置的檔案夾,便被搶走。
 
  翻開檔案夾,暴風細讀文中的記載,頓時室內只有紙張翻閱的聲音,直至——
 
  「你看完了吧。」見到審判小騎士點頭,暴風接著追問:「覺得呢?」檔案夾內,除了伊蘇城治安官的案件記錄,還多了一張列出疑點的字條,且是用聖殿的公文紙。
 
  「人證、物證俱在沒錯,有些細節卻無法解釋。」正因為那些細節,才讓審判小騎士將此案抽出,打算晚點和審判騎士討論。
 
  連尚在學習的審判小騎士都覺得此案有疑點,可見此案確實有問題。犯人、死者、案發地點都在伊蘇城,若大費周章把人移回葉芽城不僅耗時,更可能導致證據在移動的過程中遺失,而且即使發回重審,依商隊公會長的暗示,應該也改變不了目前的結果,更糟的是加快處決速度,唯今之計……
 
  暴風拿著檔案夾,思索許久後做出決定。
 
  「這份檔案我借走了,用完就會還回來。」揚揚手上的檔案,轉身即要走出室內,卻——
 
  「暴風騎士長,審判騎士長指示,如果您想去伊蘇城查案,需要審判小騎士同行。」審判小隊副隊長佇立在門口,轉達審判騎士的指示。
 
  暴風頓了一下想拒絕,對方卻搶先開口。
 
  「審判犯人、確認案件是否誤判,是審判騎士的職責。」
 
  面對如此認真將審判的話轉述出來的審判小隊副隊長,暴風顯得有些無力,瞥了眼在旁觀看的審判小騎士,輕喃:「若不是沒有經費採買其他顏色的染髮劑,誰會想頂著一頭藍髮去查案?還要我帶黑髮黑眼的審判小騎士出門!還沒進城,就被發現了吧。」
 
  聽明白審判騎士的意思,審判小騎士亦用期盼的目光凝視暴風。
 
  察覺到那沒說出口的期待,暴風只好下令:「三十分鐘後在馬廄碰面,逾時不候。」這一趟出門不是三、四天就可以回來的,簡單的準備是必要的。
 
  話剛說完,審判小騎士便加快腳步去準備東西,當然不忘去跟審判報備一聲。
 
  看著審判小騎士的身影,暴風想起他還得交待些功課給自己的學生才行,三十分鐘,趕了點。
 
 
  帶上簡便行囊,指派好作業,剛抵達馬廄,暴風那帥氣的臉龐就垮下了。除了預定同行的審判小騎士,還多了一群不該出現的小鬼,每個人的肩上都還背著小包袱,連同答應會在他回來之前完成作業的暴風小騎士。
 
  瞇眼掃過小鬼們,無聲的質詢之意顯而易見,審判小騎士尷尬的站在側面,小聖騎士們交換眼神,思考該由誰說明最為恰當。
 
  暴風挑眉,「沒人要解釋嗎?」
 
  「審判小騎士要去伊蘇城。」綠葉小騎士率先開口。
 
  「我們也要去。」烈火小騎士接著說,其他人不約而同的點頭附和。
 
  「你們老師同意嗎?」暴風接著問。
 
  「老師說只要您同意,他就同意。」太陽小騎士揚起燦爛的笑容把太陽騎士的意思轉達。
 
  聞言,暴風嘴角一抽一抽的,暗自抱怨:「當我這是假日郊遊啊!」尾音一落,便發現太陽小騎士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老師說,基於安全考量,加上翻案需要幫手,他建議除了審判小騎士,還要多帶一人,以免身陷危險時沒人可以幫忙或求救。」
 
  暴風的表情瞬間僵住,心裡有著無法宣洩的怨念,這是活生生的威脅加不看好嗎?
 
  「所以暴風騎士長,我們可以出發了。」太陽小騎士毛遂自薦的行動引起其他人不滿。
 
  「太陽小騎士,你太奸詐了。」
 
  「對嘛,我的老師也是允許我去的。」
 
  「應該是讓暴風老師決定才是。」
 
  當小聖騎士們起爭執時,暴風感覺到一道渴望的目光,順著目光瞧去,正是自己學生那水汪汪的大眼睛。
 
  暴風面有難色的望向暴風小騎士,「不是為師不帶你出門,而是我們的藍髮太顯目了,一個人還可以硬掰說是模仿,兩個人就太牽強了。」況且還有黑髮黑眼的審判小騎士,著實讓他大傷腦筋。
 
  暴風小騎士抱著包袱默默退到一旁,太陽小騎士搶先補上。
 
  「金髮藍眼很普通,帶我吧。」嘴上說著,並偷偷扔了個眼神給審判小騎士,希望他能幫忙推一把。
 
  暴風往太陽小騎士的額頭戳了一下,「金髮藍眼是很普遍沒錯,但我要的是幫手,不是拖油瓶。」
 
  噗哧的笑聲自後方傳出,太陽小騎士轉頭瞪去,笑聲才停止。
 
  「帶白雲小騎士如何?絕對不會引人注目。」既然自己不能跟,就幫忙提議,卻……
 
  「我不想危及時刻找不到人求救。」借用太陽騎士的話,暴風用有些傷人的話拒絕。
 
  「那……」還想再提出下一個人選卻被打斷。
 
  「總之我一定要再帶一個人出門就對了?」見到眾人點頭,暴風直接發表結論。
 
  「雷瑟、喬葛,走了。再不走,會來不及在天黑之前進村。」不再蹉跎,直催促。從葉芽城趕往伊蘇城,快馬加鞭也得要四天時間。
 
  被點名的大地小騎士,毫不掩飾興奮的心情,開心地越過眾人,躍上馬背,準備跟著暴風出門。
 
  「為什麼選他?」心有不甘的小聖騎士追問。
 
  暴風邊抓著韁繩邊回應:「因為他長得最不引人注目。」之後腳下一蹬,翻上馬背,便策馬離去,留下面面相覷的小聖騎士們。
 
  「暴風老師說什麼?」
 
  「因為大地小騎士長得最不引人注目。」白雲小騎士平靜地複誦。
 
  現場寂靜幾秒後,馬廄傳出爆笑聲,至於原因嘛……
 
  噓——心照不宣。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