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暴風騎士案簿錄-4

 
 
  感受到暴風的善意,少年從屋簷上跳下,站穩後就先抬頭對暴風提出聲明。「街童不做白工,就算只是打聽消息,也要有相對的報酬。」會找街童打聽消息的人,通常都是有經驗的,但為了預防萬一,有些事情還是要先說清楚。
 
  「放心,我不曾讓人做白工。」暴風笑道,習慣性的拋出媚眼。
 
  少年愣了一下,視線先後在暴風等三人之間遊移,若有所思地點頭,放下最後一絲防備。「想知道什麼?」
 
  「山迪.丹尼斯。」
 
  聽見名字,少年微愣了一下,「被關在地牢裡的車夫啊?」
 
  語氣平淡而不帶有任何情緒的話卻引起暴風的注意。
 
  「說你知道的吧。」暴風靠著牆面,任由少年自行發表。
 
  於是不同於城民所敘述的訊息自少年的口中緩緩道出。
 
  爭執與等候是有的,但就街童們所見,最後丹尼斯並沒有等到妻子妮娜,反被店主派手下痛打一頓,帶著傷的他抑鬱寡歡的在小販那喝了不少悶酒,臨走前還帶了兩瓶酒。
 
  依他走路的姿勢來看,說他會動手殺人,少年有些懷疑。
 
  「受到酒精影響,確實有人會無法控制自己,進而失手殺人。」審判小騎士道出另一種情況,而且這種狀況在審判所的陳年案件裡,數量還不少。
 
  少年搖頭不以為然的說,「有些人是,但也有一部份人是倒頭呼呼大睡,直到酒意退了。那天我看他連路都走不穩,東西也拿不好,如果那兩瓶酒不是用繩子套子住,早摔破了吧。」
 
  「……資料裡並沒有相關記載。」審判小騎士試著說明。
 
  「資料是少數人寫的,受撰寫人的想法影響,無法呈現出事態全貌。若你只是一昧的看檔案去判斷事情,那我可以想像未來會出現一個昏庸無能的審判騎士。」少年嚴肅地說。
 
這番話立即引起大地小騎士的敵意,使他向前一站,怒視少年,「你這是什麼話!」雖然身處對立的組別,但同為第三十八代十二聖騎士,說什麼都要挺自己人。
 
  「人話。」相較動怒的大地小騎士,少年輕挑的說:「只是提醒罷了,免得未來偉大的審判騎士會被小人矇了眼睛,錯審無辜人。」
 
  聽著充滿嘲諷意味的言論,審判小騎士不加以思索,虛心接受了。「謝謝提醒。」
 
  審判小騎士坦然的態度讓少年感到訝異,不屑的神眼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敬佩,當然這樣的改變並未擴展至大地小騎士,面對後者,少年依然是帶些鄙視。
 
  「回歸正題。」暴風提醒少年將注意力移回他身上。
 
  經這提醒,充滿敵意的兩人暫時擱下情緒,少年道出分析:「真要說,死者才較為怪異。」
 
  此話一出,暴風等人正色的注視著少年。
 
  死者妮娜約在半年前來到伊蘇城,湊巧少年就是同批進城的人,一路上,死者一直處於恐懼之中,始終對人保持戒心,不願意與人靠近。進城後也換了三、四個住所,最後才決定在霍斯普酒店工作。與其說是為了討生活,倒不如說是為了求得另一種形式的庇護。
 
  「若不是湊巧我跟她有尾隨同一商隊旅行的經驗,也不會察覺有異。」少年細細道出不為人知的事情。
 
  有了少年的透露,暴風的眼睛為之一亮。
 
  「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大地小騎士心急的追問,換來白眼以對,發覺自己問了個蠢問題,就訕訕的退到一旁,嘀咕,「有問總有機會嘛。」
 
  「丹尼斯是關在地牢。」暴風說,見到少年點頭,「有門路進去嗎?」有些事情只有當事人才會知道,例如最初妮娜離家出走的原因。
 
  少年聳肩,無奈的說:「以前我們還可以藉著小事混進去,但最近不行了。上面說每到年終,街童都會弄些小事好讓自己被抓進去關個幾天,既能過冬,又能飽餐一頓,所以今年起針對鬧事的街童要麼打一頓,要麼扔出城外,就是不再關進牢裡。」
 
  上星期才宣佈的公告,讓城裡或是剛從其他地區過來的街童錯愕不已。最冷的時間還沒到,街童們無法想像缺少避寒居所的冬天要如何度過。若要現在才前往其他城市,僅靠兩條腿,極有可能會凍死在荒郊野外。為了避免被扔出城外自生自滅,街童們都非常安份。
 
  少年說得清楚卻沒打消暴風詢問丹尼斯的念頭。
 
  「真的沒有辦法嗎?」暴風若有所思的再次詢問。
 
  少年想了一下,不甚確認的說:「有,可是比較冒險。弄得不好,屁股可能會被打到開花。」
 
  「說來聽聽。」暴風笑道。
 
  「剛說了,我們向來都是弄些小事,不會去動有背景的人,即使鬧事,上頭也只是隨意處理。不過,如果事情惹到某些有點背景又不是真的碰不得的人,那……」少年的眼珠子靈活的在眼眶轉動,並用嘴巴示意外頭。
 
  瞭解少年話中的意思,暴風覺得確實值得一試,唯一的難處是執行人選,這人得選得好,要能惹事又不能愚笨到混進去後碰不到人或問錯重點。
 
  「抱歉,打擾您思考,先付我酬勞。」發現暴風進入沉思,少年想了想,應該先為自己討應得的報酬。
 
  「你想要什麼?」得到那麼多有用的訊息,暴風讓少年自行決定報酬。
 
  少年面帶笑容卻不懷好意地盯著大地小騎士。
 
  「你想做什麼?」大地小騎士被瞧到毛骨悚然,戒心瞬間升起。
 
  「來套衣服吧,我需要衣服過冬。」少年說得平穩,若仔細觀察,可以發現他裸露在外的雙腳微微顫抖。
 
  發現這點的小聖騎士們不覺得這要求有何不可,而且的確是他很需要的,可是兩人身上的錢湊一湊,也買不起一整身的衣服,尤其是少年連鞋子都沒有。直覺看向暴風。然而……
 
  「喬葛,把衣服脫了。」暴風突然說道。
 
  「蛤——」大地小騎士這下真的傻了,怎麼會叫他脫衣服?
 
  「把你的衣服脫給他。」暴風重申。
 
  「脫給他!那我穿什麼?」同情歸同情,真要冷到自己,大地小騎士說什麼都不依。
 
  少年滿臉笑容,可惜那笑容在大地小騎士的眼裡是死靈法師的笑裡藏刀。
 
  「我的給你穿。」少年理所當然的說。
 
  面對少年的不懷好意、暴風的本應如此,大地小騎士只能期待審判小騎士會幫他說話,當他對上若有所思的臉龐時,不祥的預感順勢而生,直覺方向一轉,預備逃離此處時,已被攔住了。
 
  審判小騎士注視著大地小騎士,嚴肅的說:「喬葛,脫了吧。」
 
  面對越來越近的眾人,大地小騎士揮拳反抗,卻被暴風一把抓住,轉眼間就被箝制住。
 
  「動手。」
 
  命令一下,審判小騎士和少年無視大地小騎士的怒罵,開始脫衣服。
 
  不一會,大地小騎士和少年身上的衣服已對調。少年非常滿意剛到手的衣服和鞋子,雖然尺寸大了一點點,卻可以穿得更久。相較之下,大地小騎士整個人神情恍惚的坐在地上,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讓暴風忍不住朝他的腦袋巴下去。
 
  「想跟來就得做事,別把事情搞砸,做不好,回頭我就讓你老師把你換掉。」
 
  暴風近似警告與威脅的話讓為自己貞潔哀悼的大地小騎士回神,俐落的從地上站起。「要做什麼事?」
 
  「等等,還少了一點。」
 
  少年的嗓音一傳出,嚇得大地小騎士快步越過暴風,卻被抓住衣領。
 
  「少什麼?」審判小騎士停下來,回身發問。
 
  二話不說,少年將沾上煤灰的手往大地小騎士裸露的皮膚上抹,並在對方驚慌的過程中,把不知哪來的一桶煤灰,朝大地小騎士的雙腳倒下。
 
  大地小騎士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氣,眼睜睜看著自己變成煤灰人。
 
  「別叫!有那麼乾淨的街童嗎?弄髒了,才能取信於人。」少年白了大地小騎士一眼,無法相信直到如今還搞不清楚的笨蛋竟然會是未來的十二聖騎士。
 
  聽少年這麼一說,大地小騎士始冷靜下來,看看眾人注視他的表情,再回想少年原先的裝扮,他才後知後覺,嘀咕:「又不說清楚,當人人都能猜到你們在想什麼?尤其是在被迫脫下衣服的狀況下。」那模樣說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搞定裝扮後,一行人回到街道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暴風再三叮嚀大地小騎士如果見到山迪.丹尼斯後詢問的重點,免得把人弄進去卻只會跟對方乾瞪眼,浪費大家的時間。
 
  「可是我不認識他,他長啥樣子我都不知道!再說他是重罪犯,會跟一般犯人關在一起嗎?」大地小騎士越想越不通。就他所知,重罪、輕犯、男性、女性都是有分的,怎麼想,他和目標都不可能關一起。
 
  少年拍了拍大地小騎士的背,自認好心的安撫道:「你無需擔心,公告一出,城內的孩子們都很謹慎,平時用來關街童的牢是空的,所以治安隊把死刑犯移過去了,你這一進去,一定可以碰到人。」
 
  聽完說明,大地小騎士瞪大雙眼,十分後悔自己為何吵著要跟來。然而再多的後悔也無法改變既定事實,下一秒他就被少年推出去。
 
  毫無防備的大地小騎士猛然被人一推,不僅失去重心還差點撞上路人,尚未回神,隨即一個黑影朝頭部直襲過來,趨使他做出反射動作,拳頭一握便用力揮出。
 
  「啊——」
 
  伴隨慘叫的是多人的驚呼。
 
  「少爺——您有沒有怎樣?」
 
  「少爺,您沒事吧?」
 
  此起彼落的驚呼,兩名貌似小廝的人急忙將摔進水缸裡的人拉出來,原本熱鬧的街上嘎然無聲,所有人都退得老遠,連自己的攤子都不顧了。
 
  大地小騎士錯愕的看著慌亂的小廝,好一會才望向隱身在巷弄內的暴風一行人,只見少年漲紅著臉,似笑非笑的對著他做出敬佩的手勢。
 
  「是誰打本少爺?」在帶著寒意的微風吹拂下,穿著濕漉漉的衣服,已不是單一個「冷」字足以形容了,連帶著吼出口的聲音都弱上幾分。
 
  儘管是不起眼的怒吼聲仍引來眾人一致的動作——全數指向大地小騎士。
 
  赤裸裸的指認讓大地小騎士就算想辯解都無從解釋,只能逃跑就是。
 
  衣著華麗的少年見到對他動手之人,怒不可遏的大喊:「把他抓起來。」
 
  命令一下,兩名小廝立即上前抓人。
 
  雖然鬧事引起紛亂是本意,但說什麼大地小騎士都不會傻傻的任人捉拿,於是一場街頭鬧劇就此上演。
 
  舉凡隨手可取得的物品皆成為大地小騎士反擊的工具,攤位下、屋簷上自是他閃避小廝們攻擊的地方,眼看攻擊的範圍越來越大,有失控的意味時,保安隊終於到了。
 
  保安隊抵達現場佈陣,銳利的武器亮出,大地小騎士立刻舉手投降。
 
  保安隊的小隊長在搞清楚狀況後,想依公告將惹事的大地小騎士打一頓,再扔出城,此時身分顯赫的少年卻大吼。
 
  「不行!那太便宜他了。先打他一頓,再關進地牢,之後我要他當我的奴隸任我使喚。」
 
  不知是被氣得還是太冷了,權貴少爺全身直發抖的吼著,可是這命令為難了保安隊的小隊長。奴隸制度是有,但因這點小事就把少年判為奴隸,並不合法,如果被司法官或光明神殿知道,保安隊可會吃不完兜著走。
 
  「有什麼問題?」權貴少爺目露凶光的瞪過去。
 
  面對任性慣了的人,小隊長直接放棄溝通,向隊員示意,不一會就把大地小騎士帶走,然後緊張的氣氛恢復到原本的熱鬧,甚至還增添議論。
 
  「那人是誰?」自巷內出來,審判小騎士望向那早已不見人影的方向。
 
  「城主的兒子。一個仗勢欺人、為所欲為的權貴少爺,為了自保,大家都會選擇避開他。」少年簡略的介紹那名少年。
 
  「他不知道伊蘇城的城主之位並不是受封的嗎?」對於少年的態度,審判小騎士有些意外。城主分為兩種,一種是獲國王受封的世襲管治,另一種則是由國王委任暫時管理,待期限一到就會改派下一任,或是分封給功勛人員。而伊蘇城主正是後者。
 
  暴風邪笑道:「看樣子是不知道。」少年的那番言行如傳到審判的耳裡,估計會調動小隊清查吧。不對,說不定已經開始查了,這時下意識的張望一下四周。
 
  「大哥,現在怎麼辦呢?」審判小騎士詢問,雖然把大地小騎士弄進地牢,但不能只仰賴他一人,他們勢必還要有所行動,而且越快越好,免得大地小騎士還沒收集相關訊息就先被痛打了。
 
  「去案發現場。」暴風提議。
 
  此話一出,立即引起審判小騎士及少年的驚訝。
 
  「現在去?」審判小騎士懷疑道。
 
  「早沒東西吧。」少年喃喃自語,都幾個月前的事了,重點是那裡還是人來人往的馬廄。
 
  面對少年們的質疑,暴風輕笑道:「去看看無妨,別忘了,我們可是有光明神庇佑呢。」
 
  瞧暴風信心滿滿的模樣,審判小騎士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倒是少年聳肩,「朝城南的方向走,看到浩克打鐵鋪後左轉,出事的馬廄就在那條路。至於酒店,隨手抓個人問,自會有人報路,我就不奉陪了。」
 
  少年完成最後一次導引,轉身欲離開即被暴風喚住。
 
  「霍爾。」暴風喊出少年的名字,同時扔出一只小布袋。「謝了。」
 
  接著袋子,無需打開,憑著觸感及重量,少年也能猜出裡頭裝的是什麼。再瞧向暴風的視線已充滿感激之意,鼻子用力一吸,狀似不以為意的說:「日後還有需要,街童們任憑吩咐。」
 
  暴風隨意揮手,表示知道了,便帶著審判小騎士前往馬廄。
 
 
                             《未完待續》
 
=================================
 
【工商廣告】
 
本書已成冊出售,有興趣的歡迎採購。(PS:還是會貼完,只是會拖~~~~~)
請讓冥禕當一下商人!
 
 [/siz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