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審判騎士案簿錄 不成立的罪名-1

【吾命】審判騎士案簿錄  不成立的罪名-1


  黑夜裡,沒有受到雲層遮蔽的月亮努力散發出柔和的光線,照亮夜間巡城騎士們的腳下道路,也透過窗戶射進屋內,拉長埋頭處理公務者的影子。

 

  沒有點燈,只透過月光查看桌上文件,龐大的疑惑猶如一隻活潑好動的貓把毛線球玩到打結,糾結成一團,怎麼理都理不清,只得到隱約發疼的頭。

 

  放棄思考,將筆擱下用手輕揉起額角,想藉此舒緩不適的感覺。

 

  「想不通。」

 

  康奈爾.林一案看似結案了,卻留有許多未解的謎題!首先,茉莉為何獨獨帶走手環,留下木雕片?因為那是菲力克斯第一個完成的木雕作品嗎?但是菲力克斯的木雕技術是跟康奈爾學的,那東西對她而言意義不大。其次,她究竟在找什麼?殺了康奈爾取走鑰匙並翻找他的行李,只為了找尋一個未知的物品,那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嗎?還是說茉莉的說法只是謊言,實際上康奈爾是因為那樣物品喪命的!最後……

 

  停止搓揉額角的動作,注視攤在桌面上的文件,我更加不解了!真如暴風所言,審判所的資料櫃裡有康奈爾.林和菲力克斯.卡依特的資料,可是檔案僅簡略敘述當年他們各自成為孤兒的原因。單憑此項原因,他們的名字就不該出現在這些文件裡。

 

  想不透也無法理解!此時一股微涼的輕風從窗外吹拂進來,替悶熱的室內帶來點涼意,仰望彎月——

 

  猛然回頭,抓起桌上的筆即要擲出!

 

  「雷瑟!」輕聲中帶著緊張心情的嗓音飄來。

 

  聽見這,我放下手中的筆,收起戒備的情緒,「怎麼醒了?」對於睡覺,格里西亞極為重視,沒人去叫他,他可以從天黑睡到下一個天黑。

 

  從黑暗中走來的格里西亞一靠近即自動拉開椅子坐下,透過月光,我看見他的臉頰上有著明顯的壓痕,他睡得很熟。

 

  格里西亞沒有回答我的詢問,而是將那本被我翻開的檔案夾取去看。

 

  「雷瑟。」依舊是輕柔的口吻。

 

  ……「我沒空。」

 

  格里西亞馬上抬頭看我,眼底下是驚訝,「我都還沒說!」

 

  壓下嘆氣的念頭,將被取走的檔案抽回,「明天是星期六,有限量藍莓派。」如果不是為了藍莓派,他絕對不會睡到一半驚醒,趕緊跑來。

 

  唉!就寢前沒見到他出現,以為他要等下星期再吃,結果是忘記了。

 

  被我一語道破來意,格里西亞微愣了一下,揚起笑容把手擱在文件上,不讓我閱讀。

 

「雷瑟,明天你沒排待審案件,只要不臨時冒出意外就不忙。」輕快語氣與燦爛笑容卻是充滿算計。

 

  「沒有排審判案件不代表沒有公文要批。」透過嚴肅的口吻想提醒格里西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公文要批,別再把公文推給暴風了。

 

  可惜一提到公文,格里西亞扯開嘴角一笑接著低頭又搶走我的公文去看。見狀,心裡泛起無奈,該說是格里西亞高招還是暴風太好心了!

 

  因為案件產生的疑惑這下子又多點不解!搖頭,還是把多餘的雜念擱在一旁吧。

 

  穩住心神,視線定在格里西亞的身上!他……不對!他不可能因為我的一句話就放棄叫我去幫他買限量藍莓派的念頭。

 

  凝視格里西亞的舉動,他很認真在研究那份文件,不假思索重整心情也跟著緊盯住文件。

 

  「看出端倪了嗎?」雖然他老是偷懶不處理公文,但面對正事絕對不馬虎。

 

  格里西亞點起聖光,照亮周遭,文件上的字跡清晰了,「表面上看不出來,可是……有炭筆嗎?」一手點著聖光,另一手的指頭在頁面上來回碰觸。

 

  剎那間我似乎能猜到狀況了,走向櫃子從抽屜裡取出炭筆回到桌前,接下文件準備動手,愣住!這一塗上去,用墨水寫的字會被覆蓋掉,這麼一來會毀壞文件!

 

  「塗這邊。」格里西亞指著頁面中某行的後方空白說。

 

  沒有懷疑,動手將該處塗黑,隨著黑色面積增加,有字跡浮上來了。看著白字我往前翻進行比對。

 

  「內容不合。」按理說如果下一張紙會出現字跡,該文字應該是上一頁的內容,當然不排除當時撰寫的人寫到上一頁,湊巧沒紙另外拿了別疊的紙來寫,可炭筆塗出來的是康奈爾的名字,顯示原本疊在這頁上的紙張的確是用來記錄同一案件。

 

  格里西亞將聖光滅掉,打了個呵欠,慵懶地說:「中間的內容被抽掉了,怪不得你在這兒看了大半夜也看不出來原因。」

 

  嗯!的確是,而且抽掉中間內容的人也很高明,做到讓上下頁的內容能連貫起來,瞧不出破綻,只覺得記載內容過於簡化!而能做到這點的人只有一個人——

 

  「有疑惑就直接去問吧。」格里西亞十指交錯並撐往下巴,臉上的笑意不減,甚至有更加閃耀的感覺。

 

  ……

 

  「現在是半夜。」放輕音量,無奈地提醒。

 

  「我知道。」格里西亞迅速回答,停頓幾秒,臉上的笑容綻放開了。「你現在去問,搞清楚後回程順便去排隊買回來,時間剛剛好。」

 

  ……說到底,你就是要我去買藍莓派。

 

  格里西亞起身將椅子靠攏,「我記得你安排下星期一審判茉莉.沃夫,星期日又輪到你主持頌讚,我猜你不會想帶著困惑進審判所審判犯人吧?」說完轉往門口方向移動,在將要跨出資料庫時,沒有回頭只是用手揮舞說出他的最終目的。「我的早餐麻煩你了。」

 

  看著那離去的身影,心中的無奈再次泛起。還說我是他肚子裡的蛔蟲,他自己不也是嗎?

 

  瞧向外頭的月亮,原本高掛於天的月亮移了位置,顯示夜更深了。視線拉回,桌上看著成堆的檔案文件,將它們歸位,唯獨一份沒有這麼做!

 

  該去找老師了解了。

 

  回房穿好斗篷,在手指碰觸到門把時,想起漏帶了一樣東西,回到床邊掀起床單抽出暗櫃,看著銅錢罐,明早一定要跟格里西亞拿派錢,不然我每個月的零花錢很快就會見底了。

 

  帶上錢袋,踩著輕盈步伐,悄悄離開聖殿直奔老師的住處。

 

  沿路避開巡城騎士會出現的路線,直到熟悉的圍牆出現在眼前後停下腳步。這個時間老師早就睡了,現在來打擾似乎不妥!想想,萌生起退意,應該等早上再來的,方向一轉,文件檔案的重量提醒我它的存在。

 

  老師教我要據實登錄經手的案件過程與說明,可眼下就有一份被動過手腳的檔案,實在讓人無法忽視。

 

  看了眼圍牆,不再猶豫,確認完周遭沒有第二個人,向後退了幾步,提氣起腳,翻過比我還高的圍牆。

 

  透過窗戶能看見漆黑的屋內,走向玄關,舉手準備往厚實的門板敲下,柔和的黃光已從窗戶透出,接著緊閉的大門由裡面被開啟了。

 

  「怎麼來了?」老師的臉上沒有半點睡意,看不出來是被我驚醒的。

 

  「老師,您怎麼知道是我來了?」完全不帶任何驚訝,老師的表情顯示在在未開門前就知道趁夜來訪的人是我。

 

  老師返回屋內將桌上的油燈點亮,指向椅子,「坐啊。」待備好茶水後才回答我的問題。

 

  「你習慣翻右邊的牆,尼奧翻左邊的牆。」停頓了兩秒,老師發出嘆息,接著說:「那邊已經被你們踩出兩個低漥了。」

 

  ……我默默轉頭望向窗外,無意識的習慣太驚人了,沒想到連翻牆都有!怪不得老師會將他的小花圃範圍縮小,留下左右兩方的空地。

 

  「說吧,什麼事情困擾到讓你連夜過來。」

 

  瞧老師已經準備就緒的模樣,我將檔案夾遞出,留意他的反應。

 

  接下、翻開,老師的動作雖然緩慢但很正常,那是他平時的習慣,可當他瞧見上頭列的人名時,手指頭輕撫著文件,臉上流露出淡淡的哀傷。

 

  果然是老師把中間的內容抽掉的!

 

  將文件平放在桌上,老師端起茶杯輕啜了一口,「你怎會留意到這件案件?……是因為康奈爾的命案吧。」

 

  聽出老師的嗓音裡帶著無奈,沒有說出是暴風先察覺不對勁,我緩慢點頭。

 

  老師突然起身走到窗邊靜靜仰望月色好一會才走回來坐下,用那雙黑眸注視我,「曾經我想過這樣做到底對不對?經過了這麼多年,如今看到它,我可以確定即使再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還是會這麼做。」

 

  慎重、認真的語氣表達出老師的堅定,立刻引起我對這份過往檔案的好奇。當年究竟發生什麼事情讓老師寧可選擇做出違反規定的事,也要隱瞞事情的真相。

 

  「這要從十六年前的一場大火開始說起……」

 

  聽著老師那低沉中帶著濃濃感傷的嗓音,我的思緒也被拉回到十六年前了!

 
=====================================================

報告~~~~
冥禕回來了!!
本單元已經寫完了,同時冥禕不再寫第三單元了,
因為腦細胞會死光光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