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審判騎士案簿錄 不成立的罪名-2

  失火了!心中一驚,把房門關上,往宿舍大門的方向移動。

  「地點?」快速移動的同時嘴上也沒有空閒。

  「城東區夏洛餐館周遭。」巴特緊跟於後報告。

  剎那間心中更是大驚!夏洛餐館,城東區的人口聚集區,雖然現在是深夜了,周遭的民宅可不少,如果沒有掌控住現場讓火勢漫延出去,勢必將是一場浩劫。

  「派多少人過去幫忙?」

  「審判小隊和寒冰小隊。」

  「全員嗎?」

  「是的。」

  到達聖殿廣場,已經有弟兄備好兩匹馬兒等候了。不再詢問狀況,上馬趕往火災現場。

  隨著與現場距離拉近,遠方的夜色被火焰照亮了,像巨大的火把在燃燒,不少民眾從睡夢中被吵醒,穿著睡衣走上街道查看。

  「讓讓!」巴特大喊,提醒路上的城民讓路。

  突然前方的巷弄裡衝出人來,當下我立刻讓馬兒往左方偏一點。

  「審判!」熟悉的嗓音與身影,我再次調整馬兒的位置,靠近那人,身體向右微彎,伸手!一握一拉,將人拉上馬。

  「發生什麼事了?」

  聽見寒冰的詢問,我沒有回答,若讓他知道我們要去的地方,他一定會哭天喊地的說不去。可是——

  「失火了!」一名青年從前方跑來,邊跑邊喊。

  不好了!

  「失火了!那我們現在要去火災現場?」寒冰驚慌失措地詢問。

  不再隱藏,了當回應:「對。」

  「不要啊!那邊又髒又臭,放我下去——」

  寒冰近似歇斯底里的哀嚎,原本抓住我的雙手有放開的傾向。

  「你要是敢跳馬,我就讓太陽逼問你今晚跑去哪了?」大剌剌地蹺出聖殿,大火燒成那樣還完全沒感覺,真不知道他跑去哪了!

  瞬間,我感覺到他的手不再鬆開,隱約聽見他委屈的指控。

  阻止寒冰的跳馬舉動後不一會我看到前方的火災現場了。

  
  圍觀民眾將前方堵的水洩不通,奔跑的馬兒已經呈現靜止,巴特再次大喊:「全部讓開!」

  隨著嚴厲的斥喝聲,原本堵住去路的民眾向旁邊移動讓出走道。走道有了,接著……

  「你還不下馬嗎?」向後方瞥去。

  扁嘴,寒冰哀怨的翻下馬背,沒有走向現場,硬是要等我先走他才不情願地跟上。

  看著現場,忙於救火的聖騎士與民眾,一旁還有不少人正在哭喊。最壞的狀況發生了,兩側的房屋也淊入火海。

  「還有沒有水?」

  「這邊也要!」

  「魔法師呢?」

  「沒有了,他們只是學徒,體力已經透支了!」

  此起彼落的吼聲說明現場的緊急狀況。

  「提水的速度太慢了。」寒冰看完現場後說出救火速度落後的原因。

  我知道,在這樣下去,一整排的房子都會燒掉,可是又調不到水系魔法師來支援,現有的都已經耗盡魔法力了。

  眼看熊熊大火不斷向兩側擴張,不再猶豫,直接喚來巴特,「把那兩幢房子拆掉。」

  「什麼!」

  「審判!」

  寒冰與巴特異口同聲發出驚呼。

  無視他們的模樣,我再次道出命令,「動作快!難不成你們想見到整條街都燒光嗎?」嚴厲的斥喝聲讓呆住的兩人回神。巴特回頭看了眼火場,不再質疑我的命令轉身帶上一整隊聖騎士去執行任務。

  「屋主會反對的。」寒冰冷靜的提醒。

  「我知道。你去跟他們說,聖殿會幫忙重蓋。」為了保住整條街,這是必要的犧牲。

  寒冰旋及轉往不讓聖騎士行動的屋主們走去。見狀,我知道他會負責將屋主安撫好的。

  於是救火的工作持續進行,兩組人馬趕著把左右兩側的房子各拆掉一幢,神殿派出更多的聖騎士與祭司了。

  「審判!」

  不知道是誰的聲音在紛亂中傳來,沒仔細聆聽,我將視線集中在兩幢房子中那達不到防火效果的小巷裡。

  小巷被兩側的屋主堆放了不少東西,只留下容許一人通過的空間,透過火光,夾在兩塊木板中的黑色物體好像是……

  不好!

  沒多加理會是誰喊我,頭也不回地拔腿衝向那條小巷——夾在即將被火燒掉與拆除中的房子之間。

  該死!等天亮後,我一定要叫尼奧去跟國王要求立法嚴禁在巷弄裡堆放物品!東西堆這成這樣,根本失去防火的作用。

  將東西拉出,深入巷弄,其間不時有灰燼飄落下來,且與火場過於接近,熱氣讓人感到不適。終於我能碰到那兩塊木板了,把木板推開,進入視線的是一名男性的身軀,以臉朝下的姿勢倒臥在地上,試著喚醒對方,才剛碰觸到他,手指即感受到濕潤,瞬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轟的幾聲巨響,二話不說我拉起眼前的男人,說什麼都要將他帶離這裡。可在把人拉起後,大驚,還有一個小孩!

  面對沒有意識的一大一小,加上巷弄的狹窄,更別提隨時都有殘骸掉下來的可能。

  「人給我!」

  剛聽見聲音,肩上的重量不見了,沒有遲疑,彎腰抱起小孩往外衝。

  脫離危險範圍,心思還沒穩定住,此起彼落的驚呼聲陸續傳出。

  「房子垮了!」

  「太陽騎士——!」

  回頭一望,左翼的木造房子禁不住大火整幢垮下來了。只是他們在喊……

  「太陽呢?」一手抱著小孩,另一手拉來一名聖騎士追問。

  「太陽騎士長剛才衝進火場了。」

  什麼!

  無法消化令人震驚的消息,另一頭又傳來鼓譟聲。

  「太陽騎士出來了!」

  將懷中的小孩交給趕到現場支援的祭司手上,急忙上前了解狀況。

  從火場中衝出來的太陽全身濕漉漉地抱著一名小男孩,藍眸下散發出警告,頓時原本擔憂他而靠近的太陽小隊成員各自提著空水桶跑走,只有副隊長冷靜的上前接走小孩,再衝去找祭司。

  看著一身的狼狽太陽,我走到他的身邊,聽見他壓低嗓音的怒言。

  「哼!別讓我知道剛才是誰拿水潑我!」

  「他們不是故意的。」話雖說如此,但我蠻好奇到底有幾桶水往他身上潑?濕到全身都在滴水。

  「最好是如此!」太陽冷哼了一聲,表明他不相信。

  沒事就好,轉頭瞧向火場,因為拆掉兩幢房子,使大火無法繼續漫延,加上眾人的努力,熊熊火勢終於得到控制了。

  環視周遭,滿滿的人群裡有著各式各樣的人,民眾、騎士、聖騎士、祭司,其中還有……

  「冒險者怎麼肯來?」尤其是那些魔法師,如果一開始他們肯來幫忙,火勢就不會擴張成這樣。

  「救災是好事,哪個不是爭先恐後的自願來幫忙滅火。」太陽理所當然的說。

  自願?!我懷疑。

  「我去那邊看看。」太陽指著圍聚起來的住戶們,房子被燒掉,心靈受創嚴重的他們的確需要光明神仁慈的安撫。

  點頭,表示明白了。再望向火場,火勢漸漸變小,黑煙被白煙取代,清晨的曙光劃破黑夜,然而麻煩現在才要開始。

  「審判騎士長。」太陽小隊的副隊長來到我的身邊,「那群冒險者要來跟您投訴太陽騎士長的不當行為。」

  投訴!

  順著手指所示,望向那些灰頭土臉的冒險者,各個都是一臉憤憤不平的朝我走來。

  看著他們再對照不遠處的傷患區,心中的怒氣湧現,如果他們一開始就願意來幫忙,傷亡根本不會這麼嚴重。現在他們還有臉來跟我投訴尼奧!

  臉上一沉,原本毫無掩飾憤怒的他們突然停頓,不再移動,彼此互望隨即轉身以逃命般的速度離開。

  算他們還有自知之明。

  不理會那群人,眼下還有太多的事情等著處理了,比如現在烈火拖著一個人走過來!

  不把人當人看的拖法,以及跟隨烈火前來的民眾,他們的模樣好像是想把人抓來狠狠痛打一頓,可惜被聖騎士擋下了。

  「審判,就是這傢伙!」還沒走到,烈火的手輕鬆一甩,把人扔到我的腳下,「就是他縱的火。」

  縱火!

  低頭注視他,臉上有明顯的紅腫,衣服上也有不少鞋印,不難猜出他已經被民眾狠狠修理過了。咦……那個鞋印!頭微抬,瞧向烈火。

  接收到我的視線,烈火撇嘴,「如果不是暴風阻止,我一定踹死他。」

  烈火話一說完,嫌犯急忙往我的方向挪動,顯然害怕會再次挨打。

  冷冷瞧了嫌犯一眼,雖然烈火說是他放的火,但我得確認,免得抓錯人。

  「你們怎麼知道是他縱火?」

  「有人看到他鬼鬼祟祟地在夏洛餐館的外圍打轉,待消失一陣子後,就見到他從餐館的後門急忙衝出,沒一會餐館就燒起來了。」

  這麼聽來,他的嫌疑的確很大。

  「而且我們在他身上發現這些東西。」烈火大手一揮,聖騎士將一只小包袱送上來給我。

  接下包袱,打開並從中取出一樣,那是一瓶香料,瓶身上還有夏洛餐館的標誌。看看裡頭,至少有六、七種香料。

  「他原本是餐館的學徒,因為手腳不乾淨被主廚開除。」暴風穿過人群,此時他的眼眶下有著一圈影,衣服也沾染上不少灰燼。「可是他已經找好銷贓的買家,交貨期限迫在眼前,便鋌而走險。」
  
  「這些香料?」我知道香料不便宜,但是為了香料而當起小偷?
 
  「別小看它們,光你手上的若以市價來算價值三枚銀幣,這可不包含袋子裡的。」暴風指向掛在我手腕上的包袱。

  三枚銀幣!這價錢的確驚人。

  「偷東西還兼放火?你對餐館的怨恨這麼大嗎?」大到放火燒了餐館,還波及左右六戶!

  原本擔心會再被打的嫌犯聽見我的詢問,低頭沉默了好一陣子後才啞著嗓子說出當時的狀況。

  「我只是想拿香料,但是廚房裡太暗,加上大廚又將香料更換地方擺放,便點了蠟燭……沒想到在翻找的過程中撞倒蠟燭,然後就……」說到這,他無法接著說了,但不難猜出。

  「你沒想過要先滅火嗎?」嚴肅地質問,如果在當時就撲滅,小火也不會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火勢了。

  嫌犯抬頭看著我,眼底下是懊悔。「我有試著想撲滅,可是火勢來的又急又快,我滅不掉,加上火光的出現引起注意,心裡一慌……我跑了。」

  聽著他的自白,我留意到他話中的疑點,再注意他的狀況,除了臉上的傷痕外……

  「麻煩你把雙手攤開。」冷冷地說出要求。凝視他伸出的雙手,再要他將雙手緩慢轉動。

  手掌與側面都有燒傷的跡象,且掌心上清楚留下印記。

  「審判?」烈火對我的行為感到疑惑。

  「審判騎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我知道。」打斷嫌犯的自責,要聖騎士把人先帶去給祭司治療,再押回審判所隔離。

  隨著嫌犯被帶走,民眾們也跟著散去,只剩下少數人還留在現場。

  「怎麼了?」烈火困惑的嗓音傳來。

  我沒有回應他,反而開口喊了暴風,「暴風,你去查查夏洛餐館的內部人員,尤其是老闆的經濟狀況。」
 
  暴風挑眉,瞧了我一眼,「我想念我的床,何時才可以回去跟它相親相愛啊?」雖說如此但他腳下的步伐已經跨出,轉眼間就消失在人群裡了。

  「你覺得有詭?」烈火看明白了。

  「嗯。他雖然是小偷,但不表示小偷都心狠手辣,而且他手上的燒傷與鞋底的焦黑說明他曾經試圖要滅火。」只是火燒的太旺了,旺到讓人措手不及。「餐館的老闆呢?」

  烈火困惑的張望,最後抓住一名聖騎士詢問。

  「老闆跪在那哭呢。」聖騎士指向火場前方一名跪倒在地的男子說。

  注視著那人的背影,我的思緒快速轉動。

  「審判!」突然的呼喚聲打斷思考。

  順著聲音瞧去,堅石面色凝重地快走到我身旁,小聲的說:「審判,你最好先過去那邊看看。」以眼神示意他走來的方向——傷患集中區。
  
  堅石!對了,那個從巷子裡拉出來的一大一小!

  跟著堅石趕過去,在那等候我的是檢驗小組的組長以及一具屍體。

  「審判騎士長,有壞消息。」動手拉開覆蓋在死者身上的白布並翻動死者,怵目驚心的暗紅色就在他的背部。

  看到這,我不禁感到頭痛了,這人果然不是火災的受害者。

  「那孩子呢?」

  「在祭司姊妹那,可能是受到驚嚇,問他話,都沒有反應。唯一慶幸的是他沒有受到傷害。」堅石依舊是凝重的表情。

  身體沒有受到傷害初步可以推測是大人用身體護住他……糟了!

  望向火災過後的斷垣殘壁,連忙喚上堅石和我一同前往,此時哪還有那條巷子!原有的東西若不是燒成灰塵、焦木,就是和被拆掉的房子殘骸混在一起,更別提可能留下的線索。

  不再壓抑自己發出長嘆,麻煩大了。


====================================================================

這邊開始,主角換人了!!
希望各位能看明白。
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