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尼格文》殺戮戰場 番外——重生.11(完)

《尼格文》殺戮戰場 番外——重生.11(完)

  翌日,小旅店的門口被一群長相各有特色的成年男子擠的水洩不通,還好有人發現這個情況,要同伴往旁邊移動,免得擋到其他人出入了。

 

  「格里西亞呢?」將行李擱好的艾爾梅瑞從馬車裡探頭詢問好友。

 

  馬車的存在對他們來說不是便利而是累贅,所以在這些日子裡,他們一直都是靠雙腳或是騎馬移動,如今考量到隊上多了小菲,才三歲的他,經不起每日的野外露宿,遂決定去弄輛馬車。於是他們在這座小鎮不只人數增加,連隨行物品也增加了。

 

  「還沒出來,但應該快了。」希歐的笑容裡充滿期待,那是幸災樂禍等著看好戲的笑容。

 

  明白希歐的想法,不少人都拉長脖子等著看即將出現的人,可當率先走出旅店的人是一臉臭臉時,絕大多數的人立刻轉移視線,假裝在忙。

 

  「奇怪了!尼奧老師怎麼臉臭成那樣?」

 

  「對啊!好久不見的情人見面,應該是天雷勾動地火,情慾四射才對。」

 

  「怎麼不說是有人下不了床,還得讓人抱出來。」

 

  「你們一定要說得這麼白話嗎?」

 

  「拜託,都幾歲了,還有什麼話不能說嗎?」

 

  「……別忘記接下來隊伍裡還有小菲。」

 

  「對喔!不說我都忘了,怎麼沒看到他?」

 

  「不在馬車裡嗎?」

 

  「不在。」聽著好友間的談論,負責整理馬車內部的艾爾梅瑞回應。

 

  所有人愣住,小菲不在馬車裡,那他會在哪?

 

  在大夥感到不解,甚至慌張的情緒逐漸浮現時,答應揭曉了。跟在尼奧之後出現的人是格里西亞和伊希嵐,重點是格里西亞的懷裡還黏著某樣生物,雙手緊抱格里西亞脖子,紅通通的鼻子、涙眼汪汪的模樣任誰一看都知道有人才剛大哭過一場。

 

  「怎麼了?」艾爾梅瑞跳下馬車走上前。

 

  「問伊希嵐。」格里西亞抱著小菲越過艾爾梅瑞,目標馬車。

 

  瞬間眾人的視線全瞧往伊希嵐了。

 

  「早上我拿早餐餵他,他不肯吃,只是一直哭。」

 

  「咦!我們沒有聽到哭聲?」萊卡不記得睡夢中有聽見哭聲。為了節省經費除了尼奧和格里西亞是在另一間房外,其餘人都擠在給冒險團專用的大通舖,包含小菲和布萊特。

 

  「他很早就醒了,還差點跑出房,為了不吵醒你們,我們帶他到一樓大廳。」布萊特摀著臉,似乎心靈受過重創。

 

  「伊希嵐察覺到是正常的,可是你……」奇克斯的視線在布萊特的身上游走。

 

  「能邊施法邊睡覺的人,應該是睡到不醒人事才對。」喬葛半嘲諷的提醒某人昨晚在接受艾崔斯特的指導時發生的狀況。

 

  布萊特身體一僵,白晳的臉龐浮起粉色,那是尷尬以及害羞的反應

 

  「太嫩了。」見狀,喬葛搖頭,他有點瞧不起布萊特了。

 

  「誰像你一樣臉皮厚到連用神劍都劈不開。」

 

  「喂!」喬葛冷哼了一聲。

 

  一句冷哼讓眾人將注意力拉回到最先的話題,布萊特為何能發現小菲起床,還跑出房間。

 

  「他睡在床腳,被擅自爬下床的小菲踩到,痛……。」伊希嵐想將事實真相說出,卻遭到阻礙。

 

  「不是要出發了?要多久才會到葉芽城?」布萊特大動作地擋在伊希嵐的面前,不讓他把話說完。

 

  透過伊希嵐的話與布萊特的行為,大家或多或少都猜到了,頓時間臉上皆浮現似笑非笑的模樣,當然也有人是毫不客氣的放出聲。

 

  看著慌張的布萊特,伊希嵐收斂起笑意,將之前未說完的情況接著說。

 

  「起先我們不知道他哭著要什麼,後來聽清楚含在哭泣中的喚聲,才知道他在找格里西亞。」

 

  「所以你們就抱著小菲去敲他們的房門?」聽到這,艾崔斯特的那雙紅眼瞪大,音調上揚了。

 

  伊希嵐緩慢點頭,剎那間數道視線全望向心情欠佳的尼奧,雷瑟也不禁發出嘆息。

 

  「今天大家各自謹慎一點,能避就避,有事就讓布萊特或是格里西亞去跟尼奧老師轉達。」

 

  雷瑟的這一番話讓布萊特大驚,伸出手指指向自己再比著不遠處的尼奧,「大叔你……」

 

  艾崔斯特走到布萊特的身邊,用手輕拍他的肩膀,以過來人的身份給予建議,「別把十二聖騎士想的太神聖,必要時他們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罔顧他人的意見,尤其是對上尼奧的時候。」

 

  面對心有戚戚焉的艾崔斯特,布萊特只感覺到烏雲蔽日,如果時間可以重來,在一年前,當他發現只剩下一口氣的尼奧,他絕會當作沒看到直接走過去,或者那天窩在他的小小研究室裡足不出戶。

 

  可惜這一切都是癡心妄想,估計現在他說想要回村也沒辦法。

 

  「磨蹭什麼?走啦!」坐在馬背上,尼奧打直腰桿居高臨下俯視眾人。

 

  清晨的陽光揮灑在大地上,照亮騎在馬背上的人,燦爛的金髮,俊逸的外表以及那爽朗卻果斷的嗓音,剎那間,在眾人的視線裡,一個記憶中的畫面與眼前的身影重疊了。

 

  不約而同的,每個人的臉上、眼底、嘴角都洩露出他們的心情,雖然有酸、有甜也有苦澀,可是有一種情緒是共有的,那是發自內心的歡呼!

 

  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尼奧.太陽,回來了!

 

  可是開心之餘,卻也——

 

  「誰叫你們騎馬的?」尼奧揚聲斥喝。

 

  瞬間,正在翻身上馬的人們動作頓住,還沒上馬的人則是抬頭看著尼奧。

 

  「才一年不見,每個人的身手都弱了不少!以為現在不再身負重責就因此怠惰了嗎?太糟糕了,完全沒有危機意識,全部都給我用跑!」嚴厲的斥責聲一落下,頓時間小旅店的門口出現了十一尊雕像,只有兩個人沒有感覺。

 

  「布萊特,上馬車。」艾崔斯特坐上馬車後,招喚布萊特,發現後者一臉錯愕,他舉手一揮,「別擔心,你是祭司不是聖騎士,他再怎麼無理也不會叫祭司從這裡跑到葉芽城。」

 

  「你確定?」布萊特抬頭看向艾崔斯特,明知道對方比他還了解尼奧,可是他的直覺告訴他,等會有危險。

 

  艾崔斯特想立刻應下,可當他發現布萊特那凝重的情表後……猶豫了,頭微偏,視線飄向前方的尼奧。

 

  「布萊特,限你三天內學會飛行術,學不會,從第四天起就加入那群臭小子,全部一起用跑的!」尼奧調整馬首的方向面對布萊特。

 

  剎那間,艾崔斯特和布萊特皆愣住了。

 

  「尼奧,你不能這樣強人所難啊……」布萊特慌亂的大喊!

 

  然而就眾人所知,不會強人所難的人就不是尼奧.太陽了,所以尼奧對布萊特揚起燦爛如豔陽般的笑容,而後者立刻感到不寒而慄。

 

  唯一逃過一劫的只有……格里西亞以及笑的極為開心的小菲了。

 

  第三十八代十二聖騎士費時一年終於完成他們的任務,甚至還有額外的收穫。

 

 

  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離開這座小鎮,向葉芽城出發,至於在返回的途中會發生什麼事情,是否會遇到新的冒險,那些全是另一個新的開始了。當然前提是……

 

 

  「哇……陽陽!」

 

  孩童的哭聲再次從馬車內傳來,緊接著是尼奧沉著臉從馬車內出來,腳下輕輕一點,跳上位於馬車三公尺外的馬背上,同時緊跟在馬車後方的跑步的人們臉上不由得露出苦笑。

 

  看樣子,牽怒還會持續下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