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審判騎士案簿錄之不成立的罪名-7(完)


  
  「最後我以維吉亞殺人,在溫妮的反抗下誤傷自己的方式結案。對於菲力克斯的部份,即輕描淡寫帶過。因為他的夢遊行為,在光明神的仁慈法則之下,是不被視為殺人,以殺人罪逮補那孩子是無意義的,最大的問題在於為何大人們會將那孩子逼到那樣的地步。我不想將殺父之罪冠在他的身上,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輕柔的語氣裡,帶著濃郁的感傷,似乎直到現在老師依舊沒有對該案件感到釋懷。
  
  「前刃金騎士長沒有表示意見嗎?」跟著老師辦案,打撈兇刀,知道老師做了不該做的事情,他……
  
  老師的臉上出現笑意,喝了茶,開口反問:「你覺得呢?」
  
  ……他的確不會有意見,說不定甚至會幫忙掩蓋事實。
  
  「老師,那他後來怎麼會和康奈爾住在一起?」聽完後,我覺得暴風所探得的消息有可能是老師他們放出來的假消息了。
  
  「菲力克斯不願意相信別人是真的,連原本該是親人的人卻是殺害雙親的兇手,那麼這世上又有誰可以相信呢?」
  
  ……老師…我有聽錯嗎?雙親!
  
  看似自言自語的話卻暗藏驚人的事實!對了,在敘述過程裡有提過某一件事,前太陽騎士長去查的事情。
  
  「老師,菲力克斯的父親……是被……」我說不出後續的話,因為這個結果太驚人了!對他們母子倆而言情何以堪。
  
  一雙黑眸裡佈滿說不盡的哀愁,對上它們,所有的疑惑與不解全部被拋到腦後。
  
  「如果時間能重來一次,我會在第一次命案發生時就找出兇手,如此一來,後來的悲劇應該就能避免掉了吧。」
  
  不確定的語氣卻是老師的奢望,當然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好了,故事說完了,還有什麼問題嗎?」老師放掉藏在心中多年的遺憾,以平靜的情緒正視我。
  
  什麼問題……故事聽太長,情緒被拉走,差點忘記自己的疑惑。
  
  「老師,康奈爾知道當年的事情真相嗎?」
  
  老師沉默了一會,不確定地回答:「當年那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但他知道的機率非常高,只是選擇裝傻,甚至在後來答應我會將菲力克斯當成親生弟弟照顧。」
  
  他知道……顯然他也做到了,這點可以從菲力克斯的態度看出,回歸原題,搶弟媳這事,依他遵守承諾的個性來看,不太可能,即使他真的愛上了,也應該是死守著秘密不會讓人知道,就像他守住當年的真相一樣。
  
  「老師。」
  
  「嗯?」
  
  「茉莉的說法不符合康奈爾的行為,而且她究竟在找什麼?」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
  
  「孩子,當你發現自己在巷弄裡走到盡頭,面對眼前的死路,別執意要將路開通,轉身往回走,另外找一條路會比開路還快。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尼奧一樣把牆轟垮,硬是開出一條路。」
  
  理應認真聆聽的教導,在老師提起前太陽騎士長時,腦海裡迅速浮現他的身影,無法否認,他的確會這麼做,可這番話也點醒我了。
  
  「老師,您是要我回頭單純只看康奈爾這個人嗎?」或許面對此案,我太執著康奈爾和茉莉之間的關係了。
  
  老師終於有了明確的表示,點頭,說出他的看法。「越是認真,越能保守秘密的孩子,通常他們的內心壓力都不小,為了抒發,大多數的孩子都有寫日記的習慣,雖然這麼做不太好,或許你要的答案就在裡面。」
  
  日記嗎?
  
  「老師,學生知道了,非常抱歉打擾您一整晚的時間。」看看外頭的天色,黑夜已出現微亮,天將亮了。
  
  老師微搖頭,臉上泛起輕笑,「沒關係,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告訴格里西亞,甜食吃太多會胖,發胖的太陽騎士這話傳出去可不好。」
  
  ……
  
  「學生會轉達的,老師,學生這就回去了。」走出房子,起腳準備行動,寧靜的清晨傳出門軸轉動的聲響,近的像是從身旁傳來的。轉頭——
  
  愣了愣,罕見的羞愧感在心底湧現,習慣真的會害死人,向老師道謝後,如同來時般,悄悄返回聖殿。
  
  
  看著攤在長桌上的物品,這些全是康奈爾的私人物品,當初為了清查交往狀況搬回來的,如今只等菲力克斯將東西領回。
  
  日記!找遍所有的物品也沒看到類似日記的東西,倒是找到他的工作日誌,日誌裡寫滿他的行程。
  無預警地,厚重的門板被推開,還沒看到身影,便聽見——
  
  「雷瑟,我的早餐呢?」
  
  早餐?!我忘記了!聽完老師的故事後,只記得要趕回來找日記。
  
  「你是該不會忘記了吧?」格里西亞急躁的嗓音飄進我的耳中
  
  ……
  
  「我在老師那耽擱太久了。」抬頭正視格里西亞,他的表情看來像是聽見惡耗,深受打擊。
  
  「真的嗎?你去很久!」瞇眼,懷疑的視線在我的身上遊走。
  
  不理會打量的目光,「是很久,但也清楚了。」平心靜氣地說。
  
  「那我的早餐怎麼辦?」
  
  特地早起卻吃不到限量藍莓派,不難想像他心情鬱卒的程度。
  
  「你可以去找寒冰,請他做一份給你。」都是藍莓派,不足以成為問題。
  「不一樣。」面對我給的建議,格里西亞使力吼出。
  
  不一樣?我吃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都是甜膩到讓我想吐。不想再跟他討談甜點議題,將注意力拉回到工作日誌上,往後察看,發現預定工作項目裡出現老師的名字。
  
  老師訂了個雙層夾櫃!雙層夾櫃是想收藏重要的物品嗎?
  
  「雷瑟!」
  
  近在耳邊的喊聲,嚴重干擾我的思考,回神即見到一張大臉,沒有細想,動手將那張臉推遠。
  
  沒有因為我的動作感到不悅,格里西亞隨手拿起桌上的物品翻看,語氣輕鬆地問:「想到什麼了?」
  
  「你又知道了?」放下手中的工作日誌,反問。
  
  不用言語回應,眼前的人只是洋溢起太陽騎士的招牌笑容。
  
  嗯——二話不說抓起擱在椅子上的外袍,套上。
  
  「喂!你還沒吃早餐呢。」格里西亞的驚呼聲立刻傳來。
  
  「回來再吃也不遲。」隨口應答,抬腳往門口的方向移動。
  
  「是吃完再去也不遲吧!」伴隨近似呢喃嗓音的是腳步移動聲。
  
  以餘光掃向跟在身旁的人,我以為你會找寒冰要早餐!
  
  「記住你欠我一份限量藍莓派。」
  
  因為在走道上行走,格里西亞的這話是面帶微笑,用輕柔語氣道出,可我從中聽見他的憤慨。
  
  ……怨念很深呢。
  
  接著我們在路上沒有對話,直奔康奈爾的住家。
  
  
  看著再次開啟的門板,這次出來應門的人終於是菲力克斯了。
  
  「……審判騎士…太陽騎士……」見到我們,菲力克斯極為錯愕。
  
  「抱歉,關於康奈爾,我還有一點疑惑,方便讓我們進去嗎?」
  
  菲力克斯皺眉思索同時讓我們進屋。
  
  沒有說明來意,直往康奈爾的臥房走去,房內的擺設仍與我上次來時一樣,只差在屬於他的私人物品被拿到聖殿了。
  
  「審判騎士,有什麼問題嗎?」跟著我身後菲力克斯,不解地問。
  
  「審判?」同時太陽也無法理解我的想法。
  
  「康奈爾有寫日記的習慣吧?」視線在房間裡環視,想從菲力克斯的口中得到確認。一起生活這麼多年,應該會知曉才對。
  
  「以前有看過他在寫,這一、兩年就沒看過了。」菲力克斯答道。
  
  「你想找他的日記?」格里西亞似乎明白我的作法了。
  
  「哥的日記沒在聖殿嗎?」知道我的來意後,菲力克斯極為困惑。
  
  沒有回答任何一個人的問題,我直接反問:「太陽,還記得老師說過重要的物品要藏哪嗎?」
  
  轉頭瞧去,見到笑容下的眼睛流露出挑釁的意味。
  
  「不能藏在可移動的家具裡。」格里西亞在說出這話的同時起腳,走到牆前,開始敲起牆面。
  
  不浪費時間,我從對面的牆壁開始找,不一會就讓我們發現床頭邊的牆壁有異狀。
  
  「聲音不一樣。」格里西亞指著牆面說。
  
  湊近,仔細研究該面牆,木板與木板的接縫很平整看不出此處有何異狀,如果康奈爾日記收在裡面,那他是如何開啟的?瞬間腦海裡浮現一串文字。
  
  「你知道夾層櫃怎麼做嗎?」轉身注視菲力克斯,希望他有將康奈爾的技術都學起來,要不我只能破壞牆面了。
  
  經我這麼問,菲力克斯不再疑惑,嚴肅的走到牆前,深呼吸,舉手輕輕在牆面上的四角隨意敲打,最後一下落在中央,平整的牆面浮出了點,輕易地將那片木板拆下,被隱藏起來的暗格現形了。
  
  「康奈爾是機關師!你早就知道了?」
  
  相較於格里西亞的驚訝,對於眼前所見,我冷靜了許多。「有在懷疑。」因為老師訂的雙層夾櫃讓我起疑。
  
  暗格裡有一疊的冊子,最底下的已經泛黃了,應該是從他住進孤兒院後開始寫的,而我要找的重點在……
  
  拿起最上面的那本,從日期看來,這是上個月才換的,可是一整本已經快寫完了。
  
  無視他人的目光,快速翻閱,當他最後寫的那頁文字映入我的視線時,心裡受到不小衝擊,可是這麼一來就說的通了。
  
  茉莉.沃夫的確在說謊,她要找的東西正是這本日記,至於原因嘛……從菲力克斯知道康奈爾遇害的那一刻回想,對菲力克斯來講,康奈爾是僅次於已故雙親最重要的人,或許重要到能左右他的心思。茉莉可能就是了解這點,才說什麼都要將康奈爾從他的身邊趕走,因為她不想失去他。
  
  「審判騎士?」膽怯的嗓音拉回我的思緒,發現另外兩人正盯著我瞧。
  
  「審判兄弟,光明神的嚴肅不適合用在處於悲愴情緒的信徒身上,請用仁慈來溫暖寒冷的心。」
  
  審判,你的臉太臭,嚇到人了。
  
  格里西亞的真正意思迅速在腦海中轉換,還沒意會過來,燦爛的笑容立刻展現。
  
  ……知道了。
  
  以眼神將心中的想法傳遞出去,開始思考,要將日記給菲力克斯看嗎?我無法猜測當他得知茉莉會殺掉康奈爾的真相時會有何反應,而且康奈爾的日記很有可能記載了當年菲力克斯遺忘,但他知道的所有案件。
  
  掙扎的意念在心中角力,視線也隨之移動,在矮櫃進入眼簾時,腦海中躍上一個畫面。
  
  矮櫃上的花紋與老師那的櫃子是相同的,雙層夾櫃的字眼再次出現,康奈爾應該有東西在老師那,比如那永遠不能讓菲力克斯知道的事情。不再猶豫不決,將手上的日記遞出。
  
  「審判騎士!」菲力克斯神色複雜地看著我。
  
  「收下吧,要看要扔,隨你自己,如果你選擇要看,請確認能接受一個驚人的事實。」沒有透露日記裡的消息,我將抉擇留給他自己。
  
  看著日記本被接下,邁開步伐走出房間,離開康奈爾.林牽掛的地方。
  
  「審判。」剛回到聖殿,格里西亞的嗓音輕盈地傳來。
  
  以單音回應,等候他接下來的話。
  
  「你……要不要陪我去吃早餐?」
  
  頓了一會,顯然格里西亞臨時改口了。他原本應該是想問我日記的內容,但選擇尊重我的決定才換掉問題。
  
  注視著他,藍眼底下充滿好友的關心。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無法分析與歸類的,有人在初次見面時就可以相處的很熱絡,宛如親人,但也有人僅是一眼就毫無理由的彼此討厭、仇視,朋友變家人、家人變仇人這些都不少,所以從家人變成單戀的對象也不無可能。
  
  只是單戀的心情沒躲過情敵的視線,進而惹來殺身之禍,我想這是康奈爾萬萬沒想到的吧。
  
  菲力克斯會不會去看、去了解,我不曉得,現在我只要關心一件事。
  
  「去食堂吃,別想去找寒冰。」以低沉的嗓音說出要求,我不想用甜點當早餐。
  
  「咦——!」格里西亞發出失望的驚呼。
  
  無視他的哀怨,往聖殿食堂移動。
  
  星期六,假日的前夕,希望今天的工作不會太忙才好。
  
  
  <b>「審判騎士長……」</b>

========================================================

審判騎士案簿錄完結了!!
希望這次的文章各位能喜歡。
祝大家,聖誕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