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如果之盛會 9-2

  被千冬歲這麼一吼,小亭皺眉,想了一下,理直氣壯的反駁:「不能怪小亭!明明就是他很香、很好吃,一直在誘惑小亭吃掉他。」說白了,她不覺得自己哪裡有錯。

  聞言,千冬歲翻白眼,沒氣好地說:「最好他是食物,會散發香味!」

  「會喔!」安靜無聲,存在感薄弱到讓人忘記的萊恩緩緩開口。

  早已習慣的千冬歲頭微偏,詢問的眼神飄過去了。

  「他們有帶食物,小惡魔身上是甜點,巫師有飯糰。」盯著監視螢幕,萊恩的視線集中在巫師的身上,話裡帶著期盼。

  「對啊!好香,好甜,好好吃喔!」小亭點頭附和,因為一直聞到香甜的氣味,讓昏昏欲睡的她以為自己在作夢,便張嘴把不斷在引誘她的小惡魔給吃了。

  「有吃到?」坐在床上,原本盯著螢幕的夏碎改瞧向小亭。

  聽見詢問,趴在床邊的小亭,開心地回答:「有!我把他身上的甜點都吃掉了。」

  伴隨輕快回答的是夏碎抬手輕拍小亭的頭,「有吃到就好。」

  原本跟小亭發生爭執的千冬歲皺眉,說出心中的顧忌:「那孩子不只受傷還中毒了,這已經超出我們給社辦的可能傷勢範圍了。」

  活動宗旨是給參加者玩樂,為了避免出現超出救護站能處理的傷勢,一開始社辦那就向各關卡確認闖關者可能會有的傷勢。在登記時,他們沒有登記毒性可能,所以戶外的醫療人員便沒有準備了。

  夏碎沉默一會,拿起搖控器開啟監聽頻道,想了解闖關者的狀況。


  傑森的咒罵道盡大家心聲,可是當前的難題仍未解決,於是——

  「如果留一個人下來陪小惡魔,剩下的人闖關呢?」狼少年撕下巫師袍的一角,把小惡魔的患肢綁起來,想藉此減緩毒性擴散的速度,才小心翼翼地提出,似乎怕自己的發言會引來大家的撻伐,要知道他們十二個人有共同的默契,不能拋棄任何一個人。

  知道狼少年的擔憂,吸血鬼放輕語氣,平靜地否決掉狼少年的提議。

  「不行,遊戲規則第一條,闖關人數為登記人數,嚴禁途中增加或減少人數。」吸血鬼將最顯目也特地放大的遊戲規則說出來。

  「棄權。然後可以去我家,昨天我做太多甜點了。」巫師以平淡的口吻說,眾人卻看見他的眼睛發亮了。

  聽見這話,吸血鬼的臉部肌肉馬上僵硬,散發出一股鬱悶氣息。

  感受到某人的掙扎,小惡魔嘗試站起,並將受傷的腳踩上地板!「可以跑。」沒有猶豫的回答讓大家驚訝的看向他。

  「可是——」

  「這比被老爹打的還輕。」小惡魔看向傑森,不明白為何他會如此驚訝。

  聞言,大家收起驚嚇,如果是那個人,的確是如此,可是念頭一轉,問題還是存在啊!

  「問題是毒性!這種方法撐不了多久,移動很有可能會加快毒性擴散。」狼少年伸手將小惡魔壓回地板。

  「啊!」布魯克驚呼,一隻手探進禮服的口袋裡摸索,接著取出一只束口袋,倒出看似糖果的小包裝袋。

  「羅蘭,你怕不怕死?」布魯克以嚴肅的態度面對小惡魔。

  不明白為何布魯克會有此一問,但小惡魔搖頭,他相信對方不會害他。

  「我不會解毒,但我這有更毒的毒藥,雖然不可能做到以毒攻毒的狀態,但可以用這毒性去壓你身上的毒。」布魯克取出最小的糖果袋說。

  「吃了不會馬上翹辮子?」狼少年的臉糾結成一團了,他……對布魯克的說法感到懷疑。

  布魯克將糖果袋拆開,遞到小惡魔的面前,堅定地說:「不會。我哥說了,這毒很難纏,它會把別種毒併入自己的毒性裡,讓人誤以為沒事了,待中毒者高枕無憂時,毒性才會一口氣爆發,讓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不解釋還好,一解釋,原本還站在布魯克身旁的人,直覺拉開彼此間的距離,就怕不小心碰到那個毒藥了。

  「毒性何時發作?」吸血鬼冷靜地問。

  「七十六小時。」布魯克立刻回答。

  聽見這話,小惡魔接下毒藥,沒有猶豫將它吞下肚。「好了,可以走了。」

  順理成章的語氣,除了讓狼少年等人愣住外,也嚇到了另一群人!


  「啊!」

  隨著螢幕裡的畫面,小亭發出驚訝聲,夏碎蹙眉,動手揉起額角,無法克制地呢喃:「以毒壓毒?那孩子怎會有如此驚人的想法?」

  同樣處於震撼的千冬歲,取出隨身手冊,翻找!

  「航○王的布魯克,維瓦爾.亨爾緹,是嵐.夕語.亨爾緹的手足。」千冬歲冷靜地說出布魯克的身份。

  「亨爾緹!難怪了。」明白拿出毒物孩子的身份,夏碎便不感到意外了。

  嵐.夕語.亨爾緹的手段在社區裡是眾所皆知,用毒高手帶大的孩子對毒性的認知自然比其他人來得多了,相較之下——
 
  「另一個……」帶著困惑,夏碎無法理解為何會有人能不假思索就吞下毒藥?

  聽到疑惑,千冬歲瞧了眼手中的資料,愣住。

  「怎麼了?」察覺到異狀,夏碎詢問。

  「哥,他是費玆傑羅先生的孩子。」千冬歲抬頭回答。

  「那他一定是弟弟。」緩緩地,一道嗓音從千冬歲的身後冒出。

  突如其來的嗓音沒有嚇到任何人,似乎大家都已經習慣了。看著螢幕,夏碎的嘴角緩緩上揚。

  「萊恩,等他們通過空之步廊後,麻煩你去阻擾他們。」

  「知道了。」原來看似沒有人的位置出現明顯的身影。

  見狀,夏碎出聲提醒:「不用把頭髮綁起來,就這樣上場。」

  剎那間千冬歲流露出笑意,只是那抹笑容……

  萊恩先後看向千冬歲和夏碎,原本綁髮的動作停頓,緩緩將手放下,想了一下,轉身往外面走去。

  「我去阻擾他們了。」

  輕輕淡淡的嗓音在空氣中飄散著,而說話的人已經不見蹤影了。

  看到這,原本坐直的夏碎放緩姿式,準備倚靠床頭櫃,千冬歲趕緊調整枕頭的位置,好讓夏碎能靠的舒服些。

  「主人,活動什麼時候可以結束啊?」趴在床邊,小亭盯著夏碎問道。

  「怎麼了?」

  「主人得吃藥,可是你的午餐還在他們的手上。」小亭認真的說,要不是千冬歲阻止,她早就把餐盒搶來了。

  「再十分鐘他們沒送到,我就會去把餐盒拿回來。」千冬歲瞧向螢幕,鏡片底下的眼神流露出他的堅定。他已經準備好只要時間一到,就立刻去把餐盒取回。

  即使那話不是跟她說,但小亭依然點頭,此時不合的兩人產生共同的看法,對此夏碎突然有種感覺。

  「希望他們可以及時送達。」輕聲的自言自語是他的真心話,因為他不想在活動結束後還得面對麻煩事情。如今——

  還是看螢幕吧。

 

==========================================================

嗯~~~~~今年沒有新年賀文,請拿萬聖節賀文來充數吧!
希望大家別太介意。
放心,之後不會再讓各位得再次重看。因為它真的快寫完了,目前只剩下一戰!(冥禕跳寫,後面都好了,真的只剩下那一戰。)]
然後~~~在2012年的最後一天,12/31日,祝各位新年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