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如果之盛會 9-3


  
  懸吊在半空的傑森,仰頭看著洞口上方的大家,輕鬆的笑答:「還不錯,我發現了一條捷徑。」
  
  笑談的方式讓眾人緊張的心情得以鬆懈,可趴在地板上,上半身也騰空的狼少年卻笑不出。
  
  「你們可不可以等會再聊?他很重。」咬緊牙關,狼少年的頸子變粗了。
  
  「你說誰很重啊!」傑森仰頭瞪著狼少年,直接吼出來,對某個字眼非常在意。
  
  「看誰回話啊!」狼少年痛苦地將聲音從嘴角擠壓出來。
  
  聽這嗓音,搭配猙獰的臉孔與漲紅的脖子,明顯的變化讓人大驚,吸血鬼連忙彎腰抓住傑森的手——
  
  「快拉我們上去!」吸血鬼出聲斥喝,同時他整個人好像受到重物擠壓,身體猛然向下一沉,貼平地板。
  
  沒有思考,小惡魔他們立刻離洞口大退一步,抓住吸血鬼和狼少年的腳,合力一拉!
  
  剛被拉上來的傑森困惑地看著躺在地板上喘息的狼少年,再看看也有些疲憊的吸血鬼,「你們還好吧?」
  
  聽見詢問,狼少年立刻坐起怒瞪傑森,「你說呢?有東西在拉你,你沒感覺嗎?」
  
  「有嗎?」傑森瞧向吸血鬼,以眼神詢問。
  
  吸血鬼站起,下意識拍了拍衣服,「剛才你至少多了一倍的重量。」
  
  「咦!不會吧?」傑森訝異地回頭想探望陷阱,即被狼少年抓住腳。
  
  「你還看!摔下去,我可不會救你。」回想起剛才的情況,狼少年心有餘悸。
  
  傑森收回視線,訕笑了兩聲。
  
  「沒事就走吧,時間有限。」吸血鬼提醒。
  
  狼少年隻手撐地,雙腳剛站直,腰還沒挺起,不知為何轉頭看向地洞。
  
  「怎麼了?」原本要跨出步伐的傑森發現狼少年的異狀。
  
  似乎沒有聽見傑森的詢問,狼少年眉頭深鎖,緊盯地洞。
  
  「堅石?」這下連走在前方的人都察覺到不對勁了,困惑地喊道。
  
  狼少年沒有回頭,舉手手示意大家安靜,瞬間走道上安靜無聲,寂靜中有低沉的轟隆隆聲若隱若現,眾人的臉色越來越怪異。
  
  小惡魔低頭,注視腳下,似乎有震動從遠方傳來,透過木板傳到腳底,困惑地抬起頭。
  
  原本就已經戒備的狼少年睜大眼睛,提氣轉頭大喊:「快跑!」
  
  尾音一落下,看不到底的洞口衝出一條黑色巨蟒,且因體型過大,一舉撞破原本的小洞,撞到屋頂。
  
  巨蟒的出現嚇到吸血鬼一行人,驚人的事還沒結束,踩在腳下的木板不知為何開始崩解,木質地板一塊塊地往漆黑的下方掉落,聽不見著地的聲響。
  
  突然間的變化讓他們只能拔腿就跑,可是地板崩解的速度超出眾人想像,更糟的是出口前方的地板也在崩解了。
  
  「不好了,前方快沒路了!」跑在最前頭的布魯克發現異狀,緊張的喊道。」
  
  「後方也沒路啊!」傑森吼道,同時右腳使力一蹬,讓自己向前跳了一大步。
  
  跳離原位,一張血盆大口狠狠咬下他剛踩過的木板。
  
  巨蟒正在後頭追趕,似乎打定主意非吃到他們不可。
  
  「靠!這麼狠!」趕上狼少年的傑森,憤憤地怒罵。
  
  可是不寬的走道很難容納下併肩奔跑的兩人,雙肩的無意撞觸使體型較弱小一些的傑森失去重心摔倒在地。
  
  「刃金!」狼少年停止奔跑,回頭抓住傑森的手用力一拉。
  
  巨蟒的尖牙近在眼前了,一把長劍朝巨蟒射去,鏘的一聲,長劍在碰撞上巨蟒時,應聲斷了,並在半空中化為銀白光芒消失。此舉沒能阻止巨蟒的攻擊,反倒引起牠的怒氣,長長的尾巴不知從何處冒出穿破牆面,掃往拿劍射牠的吸血鬼。
  
  面對比他還粗壯的蛇尾,吸血鬼下意識彎腰躲過,可腳下的地板瞬間消失,使失去支撐的他陡然向下墜落。
  
  「審判!」傑森想拉住吸血鬼,巫師的動作比他還快直接跳進黑漆漆的洞穴裡。
  
  隨著兩道消失的身影,傑森愣住了,可巨蟒不會因此停止攻擊,蛇尾再次穿過牆面,目標化為木頭人的傑森。
  
  狼少年用雙手抓住傑森,將人當成物品使力向前甩,扔出!蛇尾沒掃中傑森,強大風壓卻讓狼少年在地板上連滾兩圈,差點連他也滾下無底深淵裡,還好布魯克及撈到他。
  
  這時,小惡魔持劍衝向巨蟒預備起跳,腳底下的地板全數消失,所有人連同巨蟒都往黑暗落下。
  
  突然的變化讓眾人震驚,腦袋還無法做出相對應的反應,一道黑影從漆黑中竄出,掃過小惡魔等人,剎那間他們停止下墜反而向上了。
  
  「寒冰!審判……太好了,你們沒事!」發現將他們當成魚兒釣起來的人正是巫師與吸血鬼,傑森開心的大吼。
  
  此時巫師坐在一支長柄掃帚上,吸血鬼坐在後方,一手抱著巫師,另一手抓著傑森,而傑森的腳踝又被狼少年拉住,就這麼的,一個拉著一個,六個人串成了一條線在混沌空間裡飛行。
  
  「現在要從哪邊出去?」巫師努力控制方向,不讓自己受到重量影響。
  
  聽見詢問,眾人也試著想從混沌中辨認出方向,卻發現原本的長廊在地板消失後和漆黑無底深淵連結成一片,沒有天花板也沒有牆壁,讓人分不清楚上與下,左或右,甚至連最初墜落的感覺都不見了。
  
  「審判,該怎麼?」布魯克仰頭喊道。
  
  「剩幾分鐘?」
  
  「九分鐘。」
  
  聽見報時,眾人的臉色沉下來了,關主只給十五分鐘的時間,如今只剩九分鐘,又不知道後續還有沒有阻撓。
  
  「寒冰,下方!」最後才撈到的小惡魔,因為裝飾於背後的翅膀被布魯克抓住,只能面向下的他,發現在他們的下方有亮點,就一般認知而言,光點代表出口。
  
  順著小惡魔所指,眾人紛往下方看去,遠方的確透出光線,巫師以餘光瞧向吸血鬼,徵詢意見。
  
  不假思索,吸血鬼頭一點,巫師將身體向下一壓,宛如失去動力,全體向下墜落。
  
  毫無預警的方向改變,讓垂吊在半空中的四人身體向上翻轉一圈,彼此間碰撞幾下,慶幸的是沒有人因此鬆手,在巫師的帶領下全體衝向亮點。
  
  理應該隨著距離拉近使出口更加明顯,可是他們沒有這種感覺,反倒是……
  
  「寒冰快!出口在關閉!」發現到情況不對的吸血鬼急忙催促。
  
  無需吸血鬼提醒,巫師也發現了,看似向下俯衝,可控制飛行的他確定他們實際上是以傾斜角度向上爬坡,所以六個人的重量加上高度爬升,讓他想快也快不了。
  
  突然吸血鬼縮緊環抱巫師的腰部的手,接著……
  
  「寒冰,穩住!」重低音喊出的下一秒,吸血鬼擺起抓住傑森的手,使盡全身力氣甩出!
  
  四道身影在空中形成拋物線往出口飛過去,小惡魔率先穿過光點,以雙膝著地,伸手撐地,當作軸心讓自己在地板上轉了一圈,抬起雙手將第二個飛過來的布魯克撐住他的腰,送往後方。
  
  順利接住一個,後方兩位也接下了,可這時的洞口只剩下約六十公分的寬度,巫師和吸血鬼還沒通過。
  
  安全著地的傑森和狼少年翻身衝到洞口前,一人一邊,扳住那不斷縮小的出口,可是出口關閉的力量超乎他們的想像,用上全身力氣的他們仍被拖著移動,眼看力氣即將用盡,小惡魔突然大喊。
  
  「放手!」
  
  小惡魔的吼聲如同宣告拔河比賽結束的哨聲,傑森和狼少年不約而同鬆手了。同一時刻,巫師和吸血鬼穿過出口跌落在地上。
  
  「審判、寒冰!」強烈的撞擊讓人擔憂。
  
  吸血鬼用手撐住頭,閉眼沉默了一會,以緩慢速度開口:「下次要衝撞前請通知一下。」
  
  巫師站直身體,發現飛行帚禁不起撞擊斷成兩段,平靜的說:「不會有下次了。」說完,看了看四周,發現在角落裡有個似曾相識的東西——垃圾桶,便將飛行帚從兩截折成四段丟進去。
  
  毫不猶豫的決定讓人看傻,傑森指著垃圾桶不解地問:「你……那東西修一修應該就可以再用了吧?」
  
  就他們的認知,簡便型的飛行帚一支也要十元卡爾幣,如今被巫師不留情的毀損丟棄,這……似乎太浪費了。
  
  巫師看向傑森,冷靜地搖頭,「它沒辦法修,那是社辦準備的臨時性物品,原型我家裡在用的掃把,能飛是因為灑上小精靈的飛行粉。」
  
  「小精靈的飛行粉?貝兒的飛行粉?」布魯克迅速聯想到擁有飛行粉的小精靈。
  
  巫師點頭,表示布魯克沒有想錯。
  
  「的確可以扔了。」確定飛行帚的真相後,布魯克認同巫師的作法。
  
  「奇怪,我怎麼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狼少年搔頭,視線先在巫師和布魯克的身上來回,最後停在其他人的身上。
  
  與狼少年一樣無法理解的人還有吸血鬼,而另外兩人,小惡魔是若無其事,傑森則是搖了搖頭,用手拍了拍狼少年的肩膀,同情的說:「可憐的小孩,沒有童年。」
  
  剎那間狼少年臉上一僵,張口試圖想反駁卻不知該如何解釋。
  
  「走吧,時間不多了。」看了下時間,同樣身為無法理解布魯克話中意思的吸血鬼,不想浪費時間追問,出聲打破眼前的尷尬。
  
  於是大夥重整心情抬腳想直衝大宅的最內部……
  
  「碰!」毫無預警,狼少年仆倒在地,發出不小的聲音。
  
  「堅石!」布魯克的驚呼讓所有人都停下腳步回頭關切。
  
  看著狼少年趴在地上的姿勢,傑森不論是嘴角或是眼尾都流露出笑意,「堅石,如果被大蛇嚇到腿軟就說一聲,不會有人笑你。」
  
  相較取笑的傑森,巫師取出手帕遞給狼少年。「堅石,你流鼻血了。」
  
  聽見這話,狼少年趕緊將頭微向前傾,並以手指輕捏鼻翼,另一隻手則往地板比劃。
  
  「堅石,你是說有人絆倒你?」吸血鬼從狼少年的動作解讀出他想表達的意思。
  
  狼少年點頭表示吸血鬼說對了。
  
  在脫離混沌走道後,他們到達的地方是一間極深的房間,一大間房透過拉門能區隔出三小間房。整體上沒有任何裝飾,只以素材原本的顏色呈現。
  
  空蕩蕩的空間,狼少年卻說有人絆倒他,著實是件讓人懷疑的說法,可是布魯克將手向前一劃,長劍現形。
  
  瞬間眾人提高警覺,環視起四周,六人以背對方式圍成一圈,等了約一分鐘,吸血鬼以腳跟在地板上輕踩一下製造出聲響。
  
  細微的聲音是命令,通知大夥行動。
  
  起腳,跨出大步往房間的盡頭跑去,卻……
  
  無預警地巫師用來支撐重心的左腳被不明物體打中,失去重心的他在半空中翻轉一圈,重摔在地!
  
  巫師的狀況讓人大驚,眾人正要加強警戒,布魯克的身體不由自住向後移動,就旁人的角度看來,他正被人拉著跑。
  
  小惡魔單手一轉,反射光線的長劍筆直朝布魯克的身後刺去,然而劍尖尚未到達,布魯克就先因對抗敵人產生的反作用力向前撲倒,有了巫師的先例,布魯克反應迅速用手撐往地板,身體順著力道前翻滾,安穩的站立。
  
  短短幾秒的變化使人不敢掉以輕心,面對看不到的敵人,無不想盡辦法突破,然而敵暗我明的狀況,讓場面陷入膠著,只能任由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明知道有人在阻擾他們,曾經他們想透過空氣流動或是不明顯的足跡找尋,可惜對方的能力高出他們許多,無法有效找出對方的行跡或進行閃躲,當然他們也試圖硬闖,卻上演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場面,巫師差點一劍刺在吸血鬼身上,還好吸血鬼的反應極佳,閃過去了。
  
  此時,趁敵人正在對付其他人時,傑森衝到通往下一個地點的拉門前,眼看手即將碰到拉門,傑森受到無形高速撞擊,身體騰空往左側的牆面撞去。
  
  僅以拉門圍成的牆面禁不起撞力,拉門破裂,傑森的半個身體已經衝出建築物本身的範圍,原以為會因此滾出屋外,小惡魔及時抓到他的腳,硬是將人拉回,雙雙跌坐在地上。
  
  解除緊急危機,可就在眾人的注意力被傑森拉走時,一道強烈風力將其他人後推了五、六步,拉大他們與出口的距離。
  
  「最後兩分鐘。」
  
  半空中不知從何方傳來報時的聲音讓吸血鬼組員大驚。
  
  時間快到了!可是那扇該死的出入口,看似近在眼前卻遠在天邊,短短的五公尺,始終跨不過。
  
  『寒冰,到牆邊!』傑森不知為何大喊。
  
  沒有懷疑傑森的用意,巫師三步併作兩步衝到被傑森撞壞的牆邊。透過破洞,可以清楚看見外頭的景觀,原以為他們還在一樓,可是外頭的景色,說明他們的確是在二樓。
  
  「寒冰,飯糰。」傑森開口索飯糰。
  
  飯糰,小惡魔的母親做的飯糰,讓他們帶著一是希望如果他們有遇到小天使隊伍,可以把飯糰給他們,二是讓他們路上吃。
  
  傑森將從巫師身上搶來的飯糰盒高舉,面對房內大喊:「萊恩哥,飯糰。」然後將飯糰盒扔出去。
  
  出乎意料的舉動讓人詫異,可行動還沒結束,傑森抽出一張符紙往破掉的牆面一扔,符紙在屋外的半空中化為一只大鐵槌,筆直往下掉,掉進底下的水池,激起水花。
  
  傑森將頭探向外頭,看著底下,滿意的將頭縮回,轉身,「搞定!」
  
  「刃金?!」布魯克一臉困惑的瞧向傑森,事實上不只他,其他人也被搞混了。
  
  沒有解釋,傑森大步一跨衝到那扇一直到碰不到的拉門前,抬腳往門上一踹!
  
  拉門倒了,門的那端是間大臥房,溫馨的擺設與舒適的空氣流動可以推定房間的主人品味不俗。可這些都不是傑森注意到的,他的重點在……
  
  千冬歲、小亭都在裡面,而且還有一名青年躺坐在床上。
  
  看到這,原本也在不解中打轉的吸血鬼立刻喊出通關密語:「不給糖就搗蛋。」
  
  嗓音剛落下,兩個身影立即移動到吸血鬼的面前,一大一小各以銳利的目光瞪著他,異口同聲的說:「餐盒!」
  
  驚人的氣魄讓吸血鬼皺眉,緩緩取出收好的餐盒,眼前的兩人即動手搶奪。
  
  「放手!」
  
  「不要!我要拿給主人吃。」
  
  「不行!你會把食物弄髒,會害到我哥的。」
  
  「小亭不會。」
  
  千冬歲和小亭各抓著餐盒的一角,沒有人願意放手,隨時都會爆發實體衝突。
  
  半躺臥在床上的夏碎對爭執中的兩人早就習以為常,選擇忽略,看向傑森並招手。
  
  面對夏碎的善意,傑森站在原地不動,以警戒的目光凝視對方,在隊友的陪同下走到距離床邊約三步的位置。
  
  「請問可以給我們南瓜糖嗎?」傑森謹慎的說出來意。
  
  剎那間,從吸血鬼到布魯克全盯著夏碎瞧,即使面對六雙視線,後者臉上依舊掛著態若自然的微笑,望著傑森。
  
  「你怎知道要用飯糰把萊恩引出去?」夏碎輕輕淡淡的一句話,瞬間讓在一旁爭吵的千冬歲和小亭安靜下來,紛瞧向傑森。
  
  此時,傑森感覺到盯著他瞧的人不止守關的三人,連同自己的隊友也投以好奇的目光。於是他聳肩,不以為意地回答:「猜的。」
  
  「猜的?」千冬歲的嗓音透露出他的懷疑。
  
  傑森望向千冬歲,點頭,將理由道出。
  
  「我在飯糰店打工,萊恩哥對飯糰的執著無人能比,尤其是店裡有新口味上架時,他更是無法慢慢等,常會莫名其妙在廚房出現,拿到剛做好的飯糰,為此我被他嚇過好多次。」
  
  「可是這樣要猜到是他……」夏碎眉心微蹙,因為這個原因而知道萊恩的身份,他,覺得有些牽強。
  
  「所以我才說是猜的。剛才被拉回來後,我想說已經迫在眉稍了,與其因為時間到而失敗,到不如放手一搏,賭了。在我的記憶裡,只有兩個人能做到神出鬼沒。最後證明我運氣不錯,賭對了。」解釋完自己的猜測過程後,傑森扯嘴露出得意的笑容。
  
  凝視傑森的笑容再對照吸血鬼他們感到萬幸的表情,夏碎輕輕搖頭,臉上的笑容溫和了許多。
  
  「千冬歲,把糖果給他們,送他們出去吧。」
  
  「咦!怎麼可以?」聽到要把糖果送出去,小亭可不願了,她早就認定所有的糖果最後都會進了她的肚子。
  
  夏碎抬手輕拍小亭的頭頂,小亭一臉哀怨的嘟嚷:「好嘛。反正我剛也吃過了。」
  
  喃喃自語的一句話,讓小惡魔無意識退了兩步。
  
  留意到這狀況的吸血鬼,眼底下出現微微的驚訝,但他裝做沒有察覺,接下他們應得的南瓜糖後在千冬歲的陪同下輕鬆的走出大宅,踩上道路,無視對面救護站人員訝異的目光,緩緩離開,討論下一個關卡。
  
  
  「……我有沒有看錯?」
  
  「沒錯。他們是用『走的』出來。」
  
  「全身而退?!」
  
  「怎麼可能?」
  
  「……該不會是裡面的人放水吧?」
  
  「不可能,你忘記他們是誰啊!」
  
  「也對。那……」
  
  「算了,管那麼多做什麼?又有想不開的小朋友來了。」
  
  「大家就位!」
  
  遊戲繼續進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