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如果之盛會 10-2

 

  「是我對『室』的認知有誤嗎?這是國小的活動中心吧!」兔子驚訝地喃喃自語,一句話道出眾人的想法。

  注視眼前的建築物小天使聳肩,為何會把如此寬敞的建築物用「室」來命名,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快點拿到任務指定物品,所以……「走。」

  一聲令下,犬少年抬起腳,使力往鋁門上踹下去!

  「碰!」

  看似堅固的門板卻經不起犬少年的一腳,從門軸處斷了,整扇門飛出去,當下,大夥錯愕的看著門口,五個人如同機器人轉動頸椎瞧向犬少年。

  「……我…我沒有……很大力,是那……門板……太…太……脆弱了!」不知是心虛還是尷尬,犬少年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大地,你會害羞啊?」小天使的嘴角上揚,眼睛都瞇成一線了。

  「誰…在害……害羞啊!」前幾個字說的吞吐,最後三個字,犬少年吼出來了。

  「看誰回答,就是他了。」兔子笑著回應。

  若有似無的輕笑在空氣中飄散,惱羞成怒的犬少年想開口駁斥,猛然神色一斂,轉身雙手向前一伸——

  「大地!」小天使緊急大喊。

  嗓音才剛起頭,一面由白光構成的盾牌在所有人的身前形成,一隻利爪撞上來了。

  毫無預警的遇襲讓大夥反射性取出自己的武器戒備,只是在看清楚敵人時,他們再次愣住。

  「那……」

  「什麼頭?」

  「還有那件衣服……」

  「好招搖啊!」

  忍不住所有人齊聲發出驚呼了!會有如此反應是因為出現在他們眼前,以攻擊取代招呼的是一名衣服上用亮片串成文字的年輕人,隨著動作變化與陽光的反射下,刺眼的光線隨之射出,搭上五顏六色的髮色,讓人無法忽略,更何況……

  「我有沒有看錯?」

  「衣服上好像有……」

  「幹!」犬少年將看到的字堅定有力的說出。

  「大地,你說粗話。」貓少年皺眉。

  「太陽,那是髒話嗎?」木乃伊抬頭瞧向小天使。

  面對木乃伊那純真的臉龐,小天使難得的發冏,臉部神經不斷抽搐,思緒迅速轉了一下,「不是,那是中國地名。」

  「是嗎?」木乃伊發出疑惑。

  「就是如此。」丘比特趕緊附和。

  隨著木乃伊的視線飄移,貓少年、兔子急忙點頭。然而小天使一群人的行為惹惱人了,銳利的利爪揚起,直接往木乃伊的位置伸出!

  再次無預警的攻擊,兔子抱起木乃伊向旁邊跳走,貓少年揚手一揮,銀白光迅速劃過,再定眼,前方已經是空無一人。

  一個閃亮亮的身影站在桌上,一手叉腰,另一手指著小天使他們。「小鬼們,你們太目中無人了,竟然敢忽略本大爺!給本大爺記住,本大爺人稱江湖一把刀,見人殺人、見鬼殺鬼,若敢妨礙本大爺,別怪大爺我殺無赦。」

  雖然眼神散發出銳利的目光,但從下巴高抬、嘴角笑到快裂到耳後,以及那一手指向天際的姿式來看,小天使一行人認為對方只是在虛張聲勢,不足為患,不理會對方,小天使牽起木乃伊跨出雙腳逕自往裡頭走去。

  諾大的空間裡,有著為數不少的架子,還有四、五個水槽,看似料理檯的東西少說也有五公尺長,再搭上角落裡的大型冰箱,的確有食物配給室的味道。

  「小白兔的餐點是什麼?」

  「紅蘿蔔吧。」

  「你確定?」

  「對啊,暴風不也準備紅蘿蔔當點心嗎?」

  「對喔。」

  「找看看有沒有紅蘿蔔。」

  大夥你一言,我一句,各自散開在室內找尋可能的食物。

  「小鬼們,記住本大爺的名字,西瑞.羅耶伊亞,以後見到我記得要……」講到正起勁的西瑞發現沒有人聽他說話後,嘴角上揚,眼底流露出兇光,腳下一蹬,身體如同炮彈飛射出去。

  「臭小鬼,大人說話要聽啊!」

  包含怒氣的斥責聲響起,同時西瑞握起的拳頭也到了!

  為了找小白兔的餐點,分散開來的隊友發現了,急忙轉身想去阻止,因為西瑞攻擊的對象正是小天使他們一路上保護的木乃伊。

  「烈火!」犬少年緊急大喊。

  原本佇足在餐櫃前位置的貓少年剎那間消失了,丘比特拿起弓箭朝西瑞射去,可是西瑞的速度超乎丘比特的預估,射出的箭自西瑞的身後劃過,同時一道風刃緊追在後。

  面對接連攻擊,西瑞不以為意,揮出的拳頭沒有收縮仍然朝木乃伊揮去。

  明知道情況危險,可是分散開來的距離讓他們無法立即趕上,因為這僅是短短的幾秒鐘。

  追在西瑞之後的兔子奮力一跳,伸手!

  毛絨絨的兔掌碰到西瑞的衣角,準備縮起,沒想到處於無支撐點的西瑞僅憑藉自體肌肉的強韌度,硬是側身,利爪順勢轉向後揮去,勾到頭套上的兔毛,也在兔子的臉上劃出一道淺淺的血痕。

  當正式相接觸的兩人雙腳都踩到地上時,理應離西瑞最近的木乃伊已經移到六公尺外了,陪在他身邊的人正是貓少年。

  指尖上的血液似乎激起西瑞嗜血的情緒,伸出舌尖舔著指尖上的血液,臉上是難以掩飾的興奮。

  小小的舉動,瞧在小天使一行人的眼中,尤其是兔子,不由自主感到毛骨悚然。

  「小天使。」兔子喚出口的嗓音有些啞了。

  「幹嘛?」強壓下心中的不適感,小天使故作冷靜的回應。

  「他……我們現在該怎麼做?」兔子以餘光瞧向小天使。

  怎麼辦?這是個好問題,每個人的心底、臉上都浮現相同的疑惑,可情況不容許他們緩慢思考,因為西瑞再次發動攻擊了!

  「小鬼們!想拿兔子的餐點,得先打贏我再說!」西瑞腳下一蹬,衝出去了。

  犬少年雙手向前一張,大地守護盾再次出現,原以為能擋下西瑞的首波攻擊,沒料到西瑞卻在兩公尺前著地,方向一轉,身影瞬間來到木乃伊的前方,右手手肘使力一擊,小小的身驅順勢飛了出去。

  「烈火!」

  明明就站在木乃伊身旁,貓少年卻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睜睜看著木乃伊被打飛,驚喊的同時大手一揮,銀白光從面前劃出,西瑞收手,身體向後一翻,避過致命的一劍,緊接著數支箭矢也到了。

  為了閃過箭矢,西瑞一連翻了數次,待感覺沒有箭矢後,穩住方向準備反擊,一隻胖胖、白絨絨的兔腳從後方踹來,剎那間又有一道身影往牆邊飛去,撞上廚櫃,滑落下來。

  「螳螂捕蟬,兔子在後,兔子也是有威脅性的。」維持兔腳高抬的姿式,腳掌在半空中左右搖擺,臉上盡是得意的神色。

  另一方面,在木乃伊被打飛出去時,同樣大驚的小天使在當下選擇衝向木乃伊,此時不得慶幸還好那堆東西都是紙箱,減緩衝擊力道,理應不會受到太大傷害才對,要知道,於公於私,木乃伊受傷都是大事。於公,他可是輔長特別交待要照顧的人;於私,木乃伊可是他們的好友,說什麼都不能讓他受到太大的傷害。

  從物品堆中將人拉出,小天使檢視著木乃伊,頓時僵掉了。

  理應沒什麼大礙的木乃伊,滿臉鮮血,圓潤的大眼睛已佈滿水氣,淚水自眼角滑落,最後與血液混合。

  西瑞的肘擊,好巧不巧擊中木乃伊的鼻樑,造成鼻樑斷裂,鮮血直流。沒有猶豫,小天使將手輕碰觸木乃伊那變型的鼻樑,立刻惹來抽氣聲。

  「忍著點,我馬上幫你醫好。」話雖如此,事實上小天使在心裡發出無聲的哀嚎,因為骨頭斷掉是要用上高級治癒術,如今的他根本沒有把握啊,可是為了讓木乃伊安心,只能硬著頭皮上。

  無視身後打到昏天暗地,惹起不少塵埃的混戰,小天使深呼吸緩緩朗誦出治癒詞。純潔的白光隨著治癒詞轉化為黃光,消失在木乃伊的鼻子上,待光芒消逝,血流不止的狀況得以穩定,不再有鮮血從鼻腔內流出。

  痛覺不再,木乃伊原本猙獰的臉孔逐漸浮現笑容,小天使的心情也得以鬆懈,能順利治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抓起木乃伊身上垂落的布條,擦拭血跡,剎那間手上的動作停頓,剛平復的臉龐再次凝重,而木乃伊眉宇緊蹙,兩人默氣極佳轉頭瞧向同一個方向——

  「嚇!」木乃伊發出驚呼,下意識揚手向前一揮,看似扔東西的手勢途中被另一隻大掌抓住,同樣受到驚嚇的小天使立刻轉頭瞧向另一方!

  在那個方向,原本跟西瑞進行纏鬥的四人分散在屋內的各角落,犬少年躺在地上,丘比特坐在牆角站不起來,鄰近有個大型垃圾桶不斷發出聲響,顯然有人被關在裡頭,最後抬頭,毛絨絨的兔腳掌在天花板下晃,見不到上半身。

  當下小天使的嘴角再次抽搐,思緒快速運轉,現在該怎麼辦?帶著木乃伊快逃?可是丟下隊友會違背他的理念,雖然他有很好的藉口。

  「你剛那招是怎麼用的?沒有上藥也不是轉移,如果多了這招,多方便啊!再也不用看那些藍袍的眼色,甚至可以當場把傷治好,繼續打。」西瑞兩眼發亮,原本抓住木乃伊的手改握住小天使的手腕,二話不說將人拖往最近的傷患——犬少年的面前。

  「再用一次,我要看。」此時西瑞的臉上沒有先前的暴戾之氣,期待與興奮的表情讓他看起來就像個天真無邪的成年人,雖然這麼比喻或許不適當,可是小天使真的如此認為。

  小天使謹慎的瞧向西瑞,他被對方搞混了,心裡開始揣測這是對方計謀嗎?想藉此讓他失去戒心,最後再將他和木乃伊一網打盡。

  發現小天使沒有動作,西瑞困惑地瞧向犬少年,「是傷的不夠重嗎?我可以再打重一點。」握住拳頭、揚手!

  「住手!」小天使大喊,木乃伊急忙跳到西瑞的前方擋住。

  動作停頓,西瑞看著小天使。

  「要我用可以,可是你得把我家兔子弄下來,還有給我們任務要用的兔子餐點。」或許就外人看來,會覺得小天使瘋了,面對把隊友打傷的敵人敢如此囂張開口要求!可是西瑞那閃閃發光的眼睛讓他覺得或許現在他們的立場沒那麼糟糕。

  「小鬼,你很大膽喔!」西瑞摸著下巴,打量起小天使。

  奇特的眼神讓小天使埋怨起自己的莽撞,他似乎太異想天開了,然而——
t
  「行!我喜歡,有Guts,要不要當我的僕人啊?目前我已經有一號僕人,但僕人不嫌多,何況是有Guts的僕人。」

  揚起欣賞與得意的笑容,西瑞往小天使的肩上拍了兩下,看他輕鬆的模樣,力道可不小。

  強忍疼痛,小天使露出親切和善的笑容,表達出他的想法:「感謝您的賞識,這事可以日後再討論,可否請您先將我的隊友救下來?」

  不知為何如此禮貌的態度,反倒讓西瑞的眉宇間出現微蹙,只見他睨向犬少年一眼,嘴脣一撇,退了幾步,驅身腳下使力一蹬,違背地心引力原理,人向上沖去,半途張開雙手,剎那間雙手變成雙翼飛向兔子,待高度能碰到兔子的腳掌時,一隻翅膀變回人手抓住腳踝往下一扯——

  兩人雙雙從屋頂的高度向下墜落並在著地的瞬間發出不小的聲響,同時也把小天使他們嚇出一身冷汗。

  「我把人弄下來了。」宛如是真正的獵人,西瑞將抓住兔子的手向前伸出,把兔子還給小天使他們,只是他抓的不是兔子的耳朵而是兔子的腳踝。

  看著兔子頭上腳下的模樣,不得慶幸他們的年紀還小,身高與西瑞有差距,不至於讓頭撞上地板。

  小天使連忙上前扶起兔子,想察看狀況卻被人硬是拉走。

  「快點!換你了。」西瑞興奮的將小天使拉到犬少年的身邊。

  另一方面失去支撐的兔子筆直地往地上倒去,見狀,木乃伊以滑行姿式滑進地板與兔子之間,當起肉墊,瞬間木乃伊發出悶聲。「嗚!好重。」

  被拉走的小天使並在西瑞的注視下開始檢查犬少年,檢查時發現犬少年只是暈過去,沒有想像中的重傷,不著痕跡的偷瞧了西瑞一眼,思緒在快速運作後大致可以猜出原因了,即然如此,不用擔心治癒術會展示失敗。擺好姿式,神情嚴肅的將祈禱詞唸出,純白光芒逐漸亮起,消失在犬少年的身上。

  深呼吸,看似穩定氣息,實則偷偷用指甲戳進犬少年的腹部!

  「啊!」犬少年跳起、尖叫一聲,俐落的動作是一氣呵成。

  「哇——酷喔!人馬上跳起來了!」西瑞不吝嗇地發出贊賞,眼神裡是滿滿的好奇,進而追問究竟如何辦到的!

  對此,小天使揚起笑容,以緩慢速度將祈禱詞唸了一次,「就像這樣,可是這跟熟悉度有關,不是一學馬上就會上手,得勤奮練習才行。」認真的口吻,說得煞有其事,讓西瑞聽了頻頻點頭。

  見狀小天使慢條斯理地問:「請問兔子的餐點?」雖然心裡很急,可是該有的禮貌不能失去,免得一個不小心惹惱對方了。

  「對喔,等等。」西瑞停止反覆唸唸有詞的動作,在垮成一座山的櫥櫃那翻找,「奇怪了,在哪呢?」

  趁西瑞在找東西的時候,小天使趕緊醫治兔子和丘比特,犬少年則是去將貓少年放出來。

  「找到了。」

  開心的嗓音傳出,同時也驚的小天使他們抬頭望向西瑞,而這一瞧,他們全愣住了。

  「蜜豆奶?!」

  看似眾人熟悉的蜜豆奶卻有點不同,包裝上的圖片印著一隻紅眼白兔在喝蜜豆奶。

  面對小天使隊的驚呼,西瑞反倒認為是他們大驚小怪了,將提袋扔出,不以為意的說:「沒看到上面印的圖案嗎?喝著蜜豆奶的兔子。」

  小天使和隊友們面面相覷,雖然仍帶著懷疑就如西瑞所說,上面印著兔子呢,所以——

  由犬少年提著蜜豆奶,所有人在小天使的帶領下向西瑞道謝,以宛如逃命般的速度急忙逃離食物配給室。

  「你們怎麼會打輸的?」重返步道的小天使皺眉,他實在想不通,不就分神去看木乃伊,怎麼一回頭,就全軍覆沒了?

  小天使的質問引來強烈的反擊。

  「打輸!那是我們聰明先裝死好不好!你沒看到他變成獅鷲的模樣,光用腳掌就可以把大地踩扁了,何況是那對巨大雙翼,隨便一揮,就可以把我們吹跑了。」激動的情緒差點讓兔子再次跳離原地,還好貓少年和丘比特拉住他。

  聽完兔子的反駁,小天使翻了白眼,牽起木乃伊邁開步伐往更裡頭的兔子窩走去,無視從身後傳來的喚聲。

  「小天使,我們還要繼續嗎?」

  「正常的兔子不會喝蜜豆奶吧!」

  「而且那隻兔子還排在獅鷲後面!」

  「危險性一定會比獅鷲更高啊——」

  「太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