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如果之盛會 10-4

 

  你一言,我一句全是擔憂,眼前掛著兔子窩字樣的建築物大的驚人,對照前一站的狀況,他們的背脊有點涼了。

 

  「真的要闖嗎?」犬少年嚴肅地再次確認,先前被獅鷲壓扁的記憶深刻啊。

 

  小天使堅定的點頭,同時試著說出自己的猜測。

 

  「一幢建築物不代表只有一隻兔子,別忘記,任務說明裡有提到『限定純白毛色中夾有一撮紅毛的兔子。』會如此強調就表示裡面有……」

 

  「很多隻兔子。」一掃先前的憂慮,兔子的臉上出現光芒了。

 

  不再猶豫不決,犬少年跨出大步,以壯士斷腕的氣勢推開大門,剎那間所有人愣住了。

 

  「我們在戶外吧!」丘比特踩了踩地,感受不同於人工地板的觸感。

 

  同樣對眼前景色感到好奇的小天使蹲下,碰觸,手指上的沙礫證實是山野林間步道沒錯。

 

  「啊!兔子!」驚喜聲傳出,木乃伊的身影也衝出去了。

 

  「烈火!」貓少年驚嚇,急忙跨出步伐追上去。

 

  木乃伊跑向步道旁的灌木叢,身體向前一仆,灰兔子從他的雙手間跳出,溜進木叢消失了。

 

  「哇!」將身體從地上撐起,木乃伊注視灰兔子消失的方向,眼神裡是惋惜,然而他的心情沒有低落很久,因為……

 

  「那邊還有。」貓少年輕拍木乃伊的肩膀。

 

  順著貓少年所示,木乃伊望過去,失落的眼神又亮了。

 

  三、四隻與先前的灰兔子相同品種的小兔子們,從中空的樹幹裡冒出來,圓圓的眼睛似乎好奇地瞧著他們。

 

  見到小兔子,木乃伊的笑容再次綻放開來,從地上爬起想改變方向,可隨著他這一動,驚嚇到小兔子們,一溜煙地跑走了。

 

  「別跑啊!」木乃伊的小臉蛋鼓成一顆球,連忙上前想找尋兔子的蹤跡,貓少年緊跟在側。另一方面!

 

  「好多隻兔子。」小天使喃喃自語,視線也飄向身旁的大兔子。

 

  接收到視線,兔子的臉部神經微微抽蓄,手掌托住下巴,似笑非笑,小心翼翼的詢問:「是肉眼看到的還是……」

 

  「你說呢?」小天使送了記白眼反問。

 

  兔子的臉當下垮下來。「這是整人嘛。」

 

  「萬聖節就是要搗蛋。」丘比特輕笑提醒。

 

  「是讓我們搗蛋吧。」犬少年十分哀怨。

 

  小天使發出嘆息,把木乃伊和貓少年叫回來,接著將他所探得的狀況說出。寬廣的場地裡有林地、有沙地,連山泉瀑布都有,讓他們感到頭痛的是看不到邊的場地裡少說有一百隻的兔子分散各處,而他們只需要一隻,一隻白毛中混有一撮紅的兔子!

 

  「兩兩一組,分散開來找,找到後,直接抓起來通知大家!」小天使晃了晃手上的蜜豆奶。

 

  快速分配好作戰計劃,三條步道,三組各選一條,找兔子工作正式展開。

 

  「兔子!」

 

  看見小兔子,木乃伊二話不說再次飛撲上去,可是動作靈敏的小兔子雙腿一蹬迅速逃走,跟在後頭的小天使頭痛的用手揉著額角。

 

  「烈火,別追了。」

 

  停止追跑,木乃伊嘟嘴。「為什麼?」

 

  「那隻是花斑兔。」小天使耐住性子提醒。

 

  「花斑兔不行嗎?」木乃伊回頭,望向小兔子消失的方向,眼中的不捨清楚可見。

 

  「不行,活動規定要白兔。」小天使再次重申。

 

  面對小天使的堅持,木乃伊哀怨地低下頭,呢喃:『花斑兔也很可愛,為什麼就不行?這不是我的夢嗎?為什麼不能順從我的喜好?』不情願的他,把地上的小石頭踢飛了。

 

  「烈火?」小天使眉頭緊蹙,視線在木乃伊的身上打轉。

 

  「怎麼了?」木乃伊抬頭望向小天使。

 

  「你……」小天使微微張口,聲音剛發出,遠方傳來大喊!

 

  「太陽、暴風……」

 

  使盡力量大喊的呼叫打斷小天使想說的話,也引起木乃伊的注意。

 

  「白雲!」木乃伊不由得發出驚呼。

 

  不細想,小天使雙手一張,驅動風元素帶上木乃伊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直奔,趕到那,還沒來得及看清楚眼前的狀況,一把帶著火焰的長槍飛射過來。

 

  小天使急忙扔出水球回擊,滅掉火焰,這才有時間正視眼前的狀況。

 

  「白毛外加一小撮紅毛!」小天使瞪向眼前,錯愕了。

 

  「但也太大隻了吧?」同樣聽到呼叫聲趕來的兔子也有相同感覺,這話也引來眾多注視。

 

  「那位弟弟,你自己也是吧?」說出這話的不是小天使的隊員,而是與他們對立的大兔子之一。

 

  被一隻全黑的兔子吐槽,兔子愣住,尷尬的用兔掌抓了抓兔耳。

 

  「跟他們廢話什麼?面對來找碴的小鬼,打了再說。」身為關卡目標物的大白兔揚手往黑兔子的後腦杓巴下去。

 

  可憐的黑兔子痛的抱頭蹲在地上發出哀嚎,可暴力情形並沒有因此停止,反倒有增加的情況,只見大白兔眉頭深鎖,猛然抬腳往黑兔子的背上踹下去!

 

  被踹飛跌進牧草堆裡的黑兔子顧不得自己卡在牧草裡,努力撐起頭,喊出:「我閉腦。」

 

  急迫的模樣,似乎是怕若不趕快聲明,大白兔的第二腳就會落下來。

 

  兩隻兔子的互動模式以及大白兔散發出來的氣勢,有如熱浪般向四周襲捲,嚇的周遭的小兔子們兔毛豎立,紛紛走避。

 

  發現這個狀況,大夥不禁靠攏,不安的情緒無聲地漫延開來。

 

  「小天使。」發現大白兔的注意力全在黑兔子身上,犬少年大膽的收起護盾,退到小天使身邊。

 

  忽略犬少年的嗓音,小天使看向自家兔子,抬手拍了拍後者的肩膀。「同為兔子,餵食的工作交給你了。」

 

  嗓音剛落下,一對銳利的火紅眼視線投射過來,瞧得眾人肅然一僵,不約而同將兔子往前一推。

 

  「喂,你們!」兔子使命用雙腳抵住地面,可是眾人的推力大於他啊,抵抗不了只能……「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看在同為兔子的份上,請讓我們餵食吧。」和善的態度卻得到如同猛獸般的銳利紅眼怒視。

 

  「餵食!得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大白兔冷哼一聲,腳下一蹬,持槍衝出。

 

  「救命啊!腹黑小天使,快來救命,有人要串烤兔子了!」瞧見逼進自己的冒火長槍,兔子發出慘叫,雙手向旁一伸一拉再奮力一推,腳下連忙向後移動。

 

  「靠!你把我當盾牌啊!」慌亂中,犬少年急忙架起護盾,擋下危險的一槍。

 

  長槍是擋下了,可是大白兔在射出長槍的同時,雙腳一點騰空過犬少年的上方,單腳著地,大手一伸,眼看手指就要抓到毛絨絨的兔耳,一道銀白利光直射過來!

 

  察覺危險逼進,大白兔將手收回,側身翻轉,順勢將腿向後踢出。「動手!」

 

  踩著詭異步伐從後方接近的貓少年沒想過自己的行蹤會被視破,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硬生生接下那一腳,如同打擊出去的球被踹離原位。

 

  「白雲!」小天使驚呼,揚手甩出!

 

  光芒衝過貓少年,在他的身後、樹幹前方形成一座氣墊,減緩撞擊力道。

 

  避過一次危險,可是危機又到了,在大白兔下令的同時,被忽略的黑兔子取出符咒,黑光一閃!

 

  原本光線充足的天空突然暗下,透過光影變化,眾人心中一驚,犬少年急忙雙手向上一伸,大面積的護盾在半空中形成,臨近的隊友全趕到護盾下方,緊張的心情全表現在臉上了。

 

  然而預期中的強烈攻擊沒有出現,眾人低頭注視落在地上的物品,神色各異,最多的是錯愕。

 

  「禇冥漾!」大白兔一腳踩上繩索,喊出口的聲音異常冰冷。

 

  黑兔子的臉上冒出冷汗,腳下步伐連退數步,試著辯解,說出口的卻是結結巴巴。

 

  「好大的魚網!」兔子蹲下,抓起網子的一角,好奇的碰觸。

 

  「洞大到連我的護盾都能穿過。」犬少年收起護盾,頓時間他覺得自己方才的反應似乎有點蠢了。

 

  類似魚網的網子從天而降,不難猜出黑兔子的原意是想用魚網將小天使隊直接抓起來,可是網子的大小似乎是用來抓大型恐龍的,因此網洞很大。

 

  「我想說一次抓起來比較省事。」吞吐了好一會,黑兔子終於能完整說出。

 

  「一次抓起來!你不會讓網洞小一點嗎?」大白兔忍住想踹人的衝動,斥責。

 

  「小一點,會連學長你一起抓起來。」黑兔子怯怯地說。

 

  「不會!」大白兔堅定的回答。

 

  「這麼肯定?」黑兔子輕聲地道出懷疑。

 

  剎那間大白兔揚起拳頭,狠狠地往黑兔子的頭上揍下去!「連你這點小把戲都閃不過,我還當什麼黑袍!」

 

  再次被打,黑兔子不止抱頭哀嚎,眼角都痛到流出眼淚了。

 

  顯然大白兔和黑兔子似乎忘記前來討糖的小天使一行人,看著兩隻兔子的對話,他們再次面面相覷,活動究竟還有沒有在進行啊?可是這也不失是個好時機,小天使手指頭比了比,要大夥重整隊伍準備行動。

 

方才黑兔子的魚網給了他們靈感,既然大白兔不願意配合,就採用強迫方式。

  

接到指示,貓少年將手探進禮服,再伸出,一綑繩索已經在手上了。

  

見到這,小天使的眼睛亮,好奇心迅速膨脹,可惜此時不是研究的時刻,還是正經面對眼前的大白兔。

 

  一綑繩索在貓少年的手中又分出一綑傳給犬少年,接著丘比特取出弓箭,兔子擺好姿勢,小天使雙掌攤開,大氣中的元素開始凝聚,神色嚴肅地環視眾人,接著頭微微點下,首波攻擊展開。

 

  純白光芒落在兔子的身上,瞬開兔子的身影消失了,同時丘比特也射出箭矢,密密麻麻的箭矢筆直地朝大白兔射去!

 

  看似危機逼近,原本在教訓黑兔子的大白兔,紅眼向旁一飄,大掌伸出,拎住黑兔子的領口,腳下一蹬,躍起,瞄準的箭矢都落空了。

 

  當大白兔停在最高頂即將落下,眉心一蹙,鬆開拎住黑兔子的手,一把長槍在掌心出現,握住向前一扔,看似空無一物的前方,飄下幾根白毛,伴隨的是一聲咒罵!

 

  被扔下的黑兔子扯開喉嚨發出慘叫,眼看就要摔在地上,另一道黑影搶先著地,伸手,又是一把長槍迅速出現,銳利的槍頭刺中黑兔子脫離頭部的兔帽,且沒有因為它的銳利刺破帽子,只是將黑兔子吊在長槍上,冷汗直冒。

 

  被吊在長槍上的黑兔子,臉色蒼白啞著嗓子喚了一聲。「學長!」

 

  大白免的視線向上飄去,「不可能失手!……因為我是黑袍。」

 

  理所當然的口吻使黑兔子臉上的血色全退了,加上抽搐的臉部神經,可見得有人已經完全死心了。

 

  黑兔子死心,可不代表小天使等人決定放棄,想偷襲大白兔不成的兔子,在被削掉幾根兔毛後,落地,眼神掃過其他人,看準大白兔正在跟黑兔子對話,小天使二話不說使出麻痺術,緊接著犬少年和貓少年一左一右同步朝他們圍起來的中央扔出套索。

 

  環環相扣的攻勢使大白兔無暇顧慮到黑兔子,將長槍抽出,不理會摔倒在地的黑兔子,先往右方掃去,擋下箭矢攻擊,眼尾瞄到小天使的動作,雖然不明白動作的意義,但直覺告訴他有危險,腳下一蹬跳離原位。

 

  「學……」黑兔子試著從地上爬起,剛開口,即感覺到全身麻痺,正想試著站穩,兩條套索從空而降,使力一拉!

 

  「碰!」黑兔子重摔在地。

 

  「哇!抓錯人了。」犬少年睜大眼睛驚呼。

 

  看著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黑兔子,小天使頭痛的用手拍打額頭,頭微偏,視線飄向站在圈外的大白兔,只見他好整以暇,一派輕鬆的看向他。

 

  「麻煩大了!」小天使放下手,抬頭以燦爛笑容正視大白兔,此時說什麼都不能洩氣、認輸。

 

  「太陽,現在該怎麼辦?」如同螃蟹走路,兔子小心翼翼橫走到小天使的身邊輕問。

 

  怎麼辦?小天使也很想反問。目標是大白免,可是功力顯然比他們高出許多,抓不到啊!雖然有扯後腿的黑兔子,可是從他們的相處態度看來,確定別想抓黑兔子來威脅大白兔妥協,說不準大白兔還會嫌黑兔子礙手礙腳,一槍打死比較省事!

 

  思索到這,小天使的臉色凝結了。

 

  「你們有沒有看到烈火?」丘比特收起弓箭,困惑地詢問。

 

  「烈火?!」犬少年挑眉。

 

  「對喔,剛剛完全沒看到他來幫,怪不得我們沒能抓到大白兔,六角少了一角。」兔子後知後覺找到原因。

 

  「人呢?」兔子喃喃自語。

 

  經過丘比特的提醒,大眾開始尋找木乃伊的身影,奇怪的舉動引起大白兔的側目,而黑兔子趁機向大白兔求援。

 

  「啊!靠在樹下白白的那個是不是烈火啊?」丘比特指向約在十五公尺外的物體。

 

  順著丘比特所指,眾人的視線跟著望去,不遠處的前方約有三、四顆樹木聚集一起,木乃伊倚著其中一棵,坐在草上,手裡抱著一隻小白兔,只見小白兔十分乖巧的待在他的懷裡,任由他撫摸。

 

  木乃伊的模樣使小天使他們感到好奇,一路走來,即使木乃伊沒有動手也會在旁邊搖旗吶喊,想盡辦法找機會衝進戰場,怎麻可能跑到旁邊選擇當名觀眾?

 

  困惑、不解與不安在五人之中環繞,在與其他人視線相交過後,小天使跨出步伐走到木乃伊的面前蹲下。

 

  「烈火。」

 

  輕聲的呼喚引起木乃伊的注意,緩緩抬頭,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不再,反而多了點朦朧。

 

「太陽,抓到大兔子了嗎?」用手揉了揉眼睛,木乃伊打個呵欠,問出他在意的事情,此時不論是眼神、呵欠或是嗓音,皆透露出濃濃的睡意。

 

  沒有回答木乃伊的問題,小天使凝視一會後反問:「想睡了?」

 

  木乃伊抬手想拍打自己的雙頰,可因他這一鬆手,懷裡的小兔子趁機跳走了。

 

  「沒有。大兔兔抓到了嗎?」強打起精神的木乃伊用堅定的語氣反駁,可是話一說完,沉重的眼皮又垂下了。

 

  見狀,小天使回頭瞧向跟上來的隊友,發現大夥對目前的狀況困惑不已,而他卻想起來在隊伍出發前提爾曾經交待過的話,『如果他出現異狀,立刻把按鈕按下去,我馬上到。』而異狀正是睡意!

 

  雖然他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心裡有個聲音告訴他,活動結束了。

 

  察覺到小天使隊異狀的大白兔先用長槍將綁住黑兔子的繩索割斷,接著踩過黑兔子走到小天使的身旁,看見睡意濃烈的木乃伊。「叫提爾過來吧。」

 

  平淡不覺得有異的一句話讓小天使瞧向大白兔,原先被他忽略的不安感浮現,眼前的大白兔似乎知道一些事情。

 

  「學長,怎麼了?」鬆開繩索的黑兔子也靠過來了,順勢望去。「啊!」

 

  簡短的錯愕聲驚醒小天使,取出提爾給的通知器將紅色按鈕按下。活動裡規定不能使用的傳送陣在不遠處浮現。


============================================

倒數第三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