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特傳】戀愛是從誤會開始 (CP:冰漾)

 

  「嗯……」呻吟聲突然傳出。

 

  伸展身體,揉了揉眼睛,房間內的景象逐漸清晰,剛睡醒的腦袋無法正常運作,只能憑藉所見猜測。

 

  電腦螢幕顯示遊戲畫面,角色人物呆站在傳送石旁,周圍聚集了不少遊戲角色,字幕依舊狂跳,然後頭上那個「跛腳」的圖示好刺眼啊!

 

  「什麼時候重傷的?啊!還是紅傷!我不是跟個野團出去練功嗎?」看著系統提示,睡前的記憶回到腦海。

 

  「練功練到睡著,怪不得會被打飛。」難得興致起來,看到有人在喊團,跑去加了卻練到睡到!可是……也不見得一定要把我打飛啊!隊伍重組,把我扔在原地就可以啊!果然是野團,下手真狠,雖然說自己也是白目啦。

 

  再多的埋怨都改變不了被人打成重傷的事實,走去醫院找人醫治,再補充好生命值,清空昨晚打到的寶物,雖然現在玩家變多了,經過昨晚再次證明我還是適合自己一個人練,跟團……太不保險了。

 

  難得放年假,想說趁機回鍋一下遊戲,沒想到卻是困難重重,先是遊戲更新到6.0版,程式更新了卻開不起來,還得上討論版爬文,忙了好久,遊戲終於可以開啟,角色卻被凍結……為了玩遊戲忙了一整晚,這事絕對不能讓學長知道,否則我一定又會被嘲笑。

 

  做完腦袋運動,刷牙洗臉也完成了。近幾年的冬天越來越不像冬天了,還記得小時候早上起來刷牙洗臉可是件酷刑,現在這水溫……嗯,只是涼涼的水,挺舒服的。

 

  「媽……我肚子餓了。」隱約中好像有聽見老媽在喊,希望她有留下我的。可是家裡安靜的有些過份!

 

  「媽……姊……」還是靜悄悄!

 

  空蕩蕩不像過年該有的餐桌上只有一張紙條。看到它,不祥的預感冒出來了。

 

  拜託千萬別是我想的那樣,那樣我太可憐了。

 

  忍不住在心裡向滿天神佛祈求,可是當字條上的字進入視線後,我好想送上幾句不雅字。

 

  漾漾,我們去南部玩了,後天才會回來。別在心裡偷罵我們,昨天就告訴過你今天要去墾丁,早一點睡,你卻打電動打到起不來。所以,乖乖顧家吧。如果太無聊,就找你同學來家裡玩,還有你那個學長……

 

  看著老媽那長長一串的叮嚀,我……

 

  媽啊!您為何不親自來我房裡把我挖起來啊!客廳喊和房間叫,威力可是差了很多。這下可好,我該怎麼辦?過年,冰箱裡應該有不少東西才對,說不定找一找就有吃的了。想到這,我走到冰箱,伸手一拉。

 

  ……怎麼這麼空啊?昨晚老媽都還能煮出豐盛的晚餐啊!

 

  沒有現成料理,連個蘿蔔糕都沒有!只剩三、四樣我不會弄的材料,而且還是結凍的。該不會老媽前幾天就為了今天的出遊,開始清冰箱吧!那我怎麼辦啊?

 

  初五,外面的小吃攤開了嗎?如果是觀光區,我可以確定小吃攤一定有開,可是在住宅區裡……巷口的小七?噁!過年吃小七,想來就好悲傷喔。

 

  咦!那個盒子是什麼?

 

  黑色的紙盒一點都不討喜,很難跟過年聯想在一起,它應該不是年節禮盒。可是材質好像很好。拿出來看看是什麼好了,說不定是老媽私藏的好料。

 

  手指頭剛碰觸到紙盒,鈴聲大作,驚得我趕緊縮手,回頭!

 

  茶几上的電話努力響起,看它那模樣似乎我再不接它,它就會跳起來了。

 

  「還好不是守世界的電話。」搖頭,把想法趕出腦海,拿起話筒……

 

  『漾漾,起床啦。』

 

  老姊!這麼神,我剛起床妳就打電話回來了!該不會……監視器!

 

  視線剛要飄移,話筒裡又傳來老姊的聲音。

 

  『別找了,我沒那麼無聊還在家裡裝監視器,遠端監控你。』老姊冰冷的嗓音讓我不禁打了個冷顫,我什麼話都沒說啊!

 

  『冰箱裡有蛋糕,那是過年前就買了,記得今天要吃掉啊。』

 

  蛋糕?不會是黑紙盒吧?

 

  「姊……」才剛喊出,話筒裡只剩下嘟嘟聲了。

 

  老姊,妳打電話回來不是叫我用傳送陣趕去跟你們會合,而是要我幫妳清東西!……我是廚餘桶嗎?想到這,不禁悲從中來。

 

  肚子餓啊!要拿蛋糕當今天的第一餐嗎?

 

  看看是什麼蛋糕好了,通常老姊帶回來的蛋糕都很貴。

 

  再次打開冰箱,取出盒子,若是以往在看見紙盒上的loge時,我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家的蛋糕可是從八百元起跳,而且那是六吋小蛋糕的價格。如今經過守世界的物價洗禮,突然覺得這類價格還在接受的範圍內,這算是……感覺麻痺了嗎?

 

  蛋糕、蛋糕!要配什麼呢?咖啡!空腹喝咖啡,傷胃;豆漿!好怪;紅茶,就是它了。

 

  泡好紅茶,將蛋糕和紅茶端到客廳,準備邊看電視邊吃,打開盒子,裡頭的蛋糕果然是八吋大小,這下子我有得吃了。

 

  拿起刀子準備切下第一刀——

 

  「一個人吃蛋糕……好像有點寂寞!」電視的聲音在屋子迴蕩,看似熱鬧,實際上只有我一個人,不論是對照新聞播報畫面,還是外頭不知從何處傳來的爆竹聲,「不知道學長有沒有空過來一起吃蛋糕。反正蛋糕這麼大,一個人吃,吃到最後應該會很膩。」

 

  不知為何,腦海裡浮現學長那坐在房內獨自看書的畫面,如果沒和夏碎學長出任務,一定是待在宿舍內看書,生活還真是乏味呢。

 

  拿起手機準備撥打……

 

  瞧向蛋糕,撥號動作頓住,學長會想吃甜食嗎?

 

  疑惑才剛湧上心頭,便聽見熟悉的聲音!

 

  『禇!』

 

  見鬼了!我沒有把號碼撥完,怎麼接通啦!下意識,手指一按——

 

  「啊——我掛學長電話!」死定了、死定了!怎麼可以因為一時驚慌就按下結束通話啊。

 

  看著手機螢幕,我的腦袋應該變成糨糊了,白白稠稠沒作用啊!

 

  「啪!」

 

  響亮的聲音與後腦袋的痛覺同時感受到。

 

  「糨糊!這麼想變成糨糊,我可以幫你。」冰冷、沒有起伏的語調從身後傳來,瞬間我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寒意了。

 

  壓著被打痛的後腦杓,急忙回頭,「學長,不用了。」向後退了數步,視線緊盯著學長的手……不對,學長也會用腳踹我!

 

  「哼!」

 

  學長,大過年的一定要如此暴力嗎?冷眼再次飛射過來!我……腦袋放空好了。

 

  只見銳利的紅眼快速掃過四周,接著——

 

  「給你30秒解釋。」學長雙手環抱胸前,那眼神……

 

  吞嚥下口水,原本想放空的腦袋再次動了。

 

  解釋!解釋什麼啊?……打電話卻擅自掛上電話嗎?

 

  「不然呢?」學長的尾音上揚,看來果然很不爽,該不會我打過去時他正好在上廁所吧?過年大魚大肉確實很容易便秘。

 

  「褚!」

 

  嚴厲的吼聲一出,下意識,「我閉腦!」我要人權、我要人權!

 

  「20秒。」

 

  沒有平日的暴力相向卻有倒數的聲音,這……「學長,如果我說是不小心打錯的,你能接受嗎?」這事常有,可惜學長擺明不接受。

 

  「10秒。」無情的倒數聲再次響起。

 

  倒抽一口氣,這下該怎麼辦?

 

  「876……」

 

  此時學長的聲音根本就是死神的召喚嘛,我…我…該怎麼辦!

 

  「32……」

 

  「學長,請陪我吃蛋糕!」響亮的嗓音迴蕩著。

 

  我在說什麼啊?!

 

  字面上沒錯,拿手機出來的用意就是要找學長幫忙吃蛋糕,為什麼聽在自己的耳裡卻有種奇怪的感覺。

 

  偷覷學長,是錯覺嗎?學長的眼底好像多了抺溫柔……幻覺!糟糕這下子我不只腦殘還多了眼殘。

 

  沒理會我,學長收起視線改瞧向桌上的蛋糕,伸手取下黏貼在盒蓋內部的卡片,閱讀。

 

  嗯……那張不重要吧一般都是店家的資料或是商品說明,學長為何用若有所思的眼神看我?

 

  「學長?」小心翼翼的喊。

 

  學長放下卡片,坐下,端起紅茶喝。

 

  ……那是我的紅茶!

 

  學長頭微偏,緩緩地說:「有意見嗎?」

 

  趕緊搖頭,「沒有,我再去泡一杯。」說完,連忙跑進廚房。

 

  拿出杯子放進茶包,準備裝進熱水。不知為何我感覺到自己的心噗通噗通的亂跳,雙頰似乎些微熱。該不會是感冒、發燒了?

 

  「心臟不會跳,失去體溫,你就死了。」

 

  啊!學長,你是貓嗎?走路都沒聲音的。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看著突然出現在身後的人,除了心裡大受驚嚇外,我只有滿腹的○○××想說。

 

  「嚇死了再讓提爾把你救回來就好。」依舊是理所當然的語氣。

 

  ……也是啦。可是……我不想復活後身上多了什麼東西。

 

  「那就把膽子練大一點。」說完,學長拿著我手上的茶杯,轉身走回客廳。

 

  看著空空的手掌,真的有點奇怪!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客廳,發現學長坐在椅子上,自在的拿起搖控器切換電視頻道,

 

  非常普遍的行為,由學長做來就顯得有些怪。會看電視的精靈……

 

  不再深入研究,拿起刀子切了塊蛋糕遞給學長,再替自己切一塊。

 

  沒有交談,只是默默看著節目——新聞報導!

 

  情人節!今天是情人節?

 

  看著情人節的專題報導,好奇的望向牆壁上的月曆,214日!還真的是情人節呢。

 

  「禇。」

 

  「……蛤?」

 

  「我接受你的告白,但我們不需要私奔。」

 

  告白?私奔!我什麼時候告白了?還有為什麼要私奔啊!

 

  學長的驚人之語,嚇得我腦袋呈現空白。

 

  「帶你走!不是你的心意嗎?」學長頭微偏,緩緩說著。

 

  帶你走…帶我走!這好像是……桌上的蛋糕進入視線範圍,頓時間我想到了。拿起卡片,定眼一看。剎那間一股燥熱在雙頰爆開,那溫度只有高燒時才有的。

 

  二戰時期,一名義大利士兵要出征了,可是家裡已經什麼也沒有了,愛他的妻子為了給他準備乾糧,把家裡所有能吃的餅乾、麵包全做進一個糕點裡,那個糕點就叫提拉米蘇。每當這個士兵在戰場上吃到提拉米蘇就會想起他的家,想起家中心愛的人。提拉米蘇,義大利語為帶我走之意,意思是說吃了這美味的甜點後,帶走的不只是美味,還有愛和幸福。

 

  看完蛋糕說明,餘光掃向電視,裡頭持續報導情人節相關新聞,訕訕地偷覷學長一眼,平靜的表情,讓人瞧不出他的心情。

 

  學長是在開玩笑吧!可是他會開玩笑嗎?還有那個眼神……溫柔的笑意!

 

  「學長。」小心翼翼的喊著。

 

  「有什麼問題嗎?」溫柔的目光瞬間被嚴肅取代,「如果你真的擔心會被阻止,我現在就帶你去找你家人說明。」話完,杯子往桌上一放,似乎準備要行動了。

 

  見狀,我趕緊抓住學長的手,「學長不要!」你現在跑去,我姊一定會跟你槓上,我爸媽也會被你嚇倒。

 

  停止動作,學長凝視著我,眼底下再次湧現柔和。「如果你的家人真的反對,記得把這事告訴我,我來處理。」

 

  處理!學長,我老媽和老姊強悍的很。

 

  「我是黑袍。」不同於以往,落在臉頰上的是輕輕碰觸。

 

  又是這個說法,最好黑袍能改變老媽和老姊的想法啦。

 

  「褚!」

 

  「我閉腦。」果然沒耐性啊。

 

  「再切塊蛋糕給我。」沒有加重語氣的音調,學長理所當然指使起我。

 

  「學長,你還要啊?」

 

學長,對這類的東西你不都只是淺嚐而已嗎?切了一大塊,遞出,學長等了幾秒伸手接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