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第三十九代招考 3

【吾命】第三十九代招考 3

 

  炙熱的陽光照射在葉芽城內,也照亮光明神殿神聖與莊嚴並重的大門,大批孩童揮別家人的陪伴依照聖騎士的指引走進聖殿裡,趕在最後一刻報名的黑子等人也在人群中,努力朝自己報名的類別前進。

 

  「各位,接下來要努力、加油。再怎麼辛苦也得堅持下去。」眼看即將分散,大個趕緊出聲為大夥打氣。

 

  點頭,大夥以有聲或無聲的方式回應,接著依照指示,各自往自己的隊伍排去了。

 

  看著指示牌,黑子取出報名當天拿到手的號碼牌別在身上,朝寒冰小騎士的隊伍走過去,隨著隊伍緩慢往前移動,當他走到報到台前,手拿名冊的聖騎士錯愕的看著他。

 

  「咦!小朋友,你排錯了。」

 

  聖騎士的話讓黑子不解,排錯!為何會這麼說呢?思緒還沒反應過來,就有另一名聖騎士帶他去排另一個隊伍。

 

  長長的人龍,顯示這隊人數極為可觀,可瞧著年紀相仿的人們,黑子心中的疑惑如同湧泉,不斷冒出。

 

  「號碼牌。」負責處理報到的聖騎士冷冷地說。

 

  將號碼牌交出去,黑子冷靜看著聖騎士作業。收下號碼牌,依照上頭的號碼,翻閱冊子,在報到欄上打勾確認人已到,接著聖騎士在另一塊牌子上寫好名字與號碼遞出。

 

  「小朋友,等會往聖殿廣場走去,太陽小騎士的區域很好認,清一色金……」聖騎士抬頭,說到一半的話瞬間停頓,一雙眼睛眨啊眨,「小朋友,你……是不是報錯了?」

 

  聖騎士的疑惑也是黑子的心情,因為他聽見奇怪的字眼。

 

  「太陽小騎士?!」

 

  「對……啊!」聖騎士結巴地應聲。

 

  「抱歉,我不是報太陽小騎士。」黑子將名牌遞還給聖騎士,想拿回自己的號碼牌。

 

  看著名牌,聖騎士困惑地搔頭,「希爾菲斯嗎?」再次確認名冊。

 

  黑子點頭,的確是他的名字。

 

  「這就怪了,名字和號碼沒錯,而且你拿的號碼牌是太陽小騎士的牌子。」聖騎士翻閱名冊再次確認。

 

  聞言,黑子望向被收走的號碼牌,他的號碼牌與收在盒子裡的款示確實相同。

 

  黑子的困惑,聖騎士們瞧得一清二楚,於是他們決定……「誰去把亞戴爾找來?」

 

  太陽小隊也覺得情況有異,一個三黑的小孩,任誰來看都會覺得他應該是審判小騎士那邊的才對,所以他們先讓黑子移往一旁,繼續處理後續的報到手續,至於黑子就交由亞戴爾處理。

 

  

  剛走近,亞戴爾即注意到站在報到處的黑子,「咦!希爾菲斯,你怎麼在這?趕快進去集合,再五分鐘就要開始了。」

 

  雖然只相處過短短的幾分鐘,亞戴爾已經把黑子牢牢記住了。

 

  「副隊長,就是他。」負責去將亞戴爾找來的聖騎士,趕緊出聲。

 

  瞬間亞戴爾愣住,錯愕的瞅著對方,確認他沒有聽錯後,三步併做兩步,走到桌子前方,搶走名冊,快速掃過報名表,難以置信的喃喃自語,「天啊!怎麼會變成這樣?」報名表上的筆跡是他的沒錯,最重要的那欄卻不是他寫的。

 

  迅速思考,亞戴爾似乎可以推測出是哪個環結出錯,最大的錯誤是在他沒錯,事到如今……

 

  抬頭望向廣場方向,裡面的集合聲隨風飄來,再轉向大門外,亞戴爾頭痛的用手搓揉額角,發出沉重的嘆息,彎腰,讓自己的視線與黑子平視。

 

  「希爾菲斯,很抱歉,前天幫你填寫報名表時我忘記幫你寫上報名項目,後來聖騎士兄弟因為我的關係誤會你是要報名太陽小騎士。」

 

  聽著說明,黑子的視線緊盯著亞戴爾,兩人四目相望,後者愣住。

 

  「那現在?」黑子輕聲發出詢問。

 

  亞戴爾似乎沒有聽見,只是注視著黑子,直到有人動手推他。

 

  「希爾菲斯,名單已經公佈,城內的狀況你應該都有看見,所以我們無法進行更正,可以請你將錯就錯,參加太陽小騎士的招考嗎?」誠懇的一席話,讓太陽小隊成員驚訝不已。

 

  雖然錯誤,但目前連初選都尚未開始,更正名單才是正確的作法,怎麼亞戴爾會這麼說呢?

 

  黑子轉頭望向神殿外,感受城內的狀況,回頭,毫不猶豫的點頭。

 

  得到回應後,亞戴爾露出微笑,站起身體,揉著黑子的頭髮,接著親自幫忙把名牌別上,開口催促:「快去集合吧。」

 

  於是黑子邁開步伐朝廣場跑去,聖騎士們看著那逐漸遠離的身影,不解地詢問:「亞戴爾,還是可以更正吧?」

 

  亞戴爾掃過神殿外的人群,簡短回應:「是可以。」

 

  「那你……」困惑的嗓音拉長了。

 

  「我問你們,現在外頭的賭盤怎麼開的?」亞戴爾沒好氣的地反問。

 

  一說起賭盤,艾德從暗袋裡掏出小冊子,翻開!「初選賭盤分兩種,一是賭進入複賽人選,要從初選中選出二十人進入複選,選中一人,獎金銀幣五枚;選中兩人,銀幣十五枚;中三人,銀幣二十五枚……如果真的二十人全中,那金額可觀了。」

 

  想到二十人全中的美景,艾德的眼睛似乎變成金幣了。

 

  「艾德!」

 

  「啊!」

 

  「你賭了。」亞戴爾睥睨艾德,其想法可說是清楚表達了。

 

  瞬間艾德的額角冒出冷汗,謹慎地瞧向亞戴爾,「嘿……別這麼嘛,五枚銀幣買一個希望。」

 

  「那你有買另一種吧?一枚銀幣賭一個希望。」一名太陽小隊成員,將手擱在艾德的肩膀上試問。

 

  城裡的另一種賭法,只需要花一枚銀幣,就報名人選下單,賭最後成為十二小聖騎士的人員。賭金不高,賭中機率更是低的可以,但賭了就是一個希望,任誰都不想錯過二十年一次的希望,所以——

 

  「你們覺得他會沒有人下注嗎?」亞戴爾環視聖騎士兄弟們。

 

  原先還無法了解的聖騎士們恍然大悟了。怪不得明明能更正的事,為何亞戴爾會選擇將錯就錯,面對全城的賭徒,即使是光明神殿也無能為力。

 

  「可是,這樣豈不就擺明是讓那孩子變成犧牲者了!以他的模樣要選太陽小騎士……」回憶起希爾菲斯的模樣,聖騎士皺眉了。

 

  聽見疑惑,亞戴爾的視線不禁也從自家兄弟身上移向廣場方向,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

 

  「犧牲者嗎?你們印象中有見過幾次藍中帶紫的眼睛?」

 

  「亞戴爾?」

 

  似乎是沒有聽見呼喚,亞戴爾逕自呢喃:「藍中帶紫……黑的太誇張了!希爾菲斯,應該是同名吧!」

 

  「亞戴爾?」被亞戴爾弄到一頭霧水的聖騎士,小心翼翼地再次喊道。

 

  亞戴爾收起若有所思的目光,正視隊友,「小聖騎士初選正式展開,還記得今早隊長叮嚀的吧?」見到眾人點頭後,接著說:「雖然人數很多,務必留意孩子們的狀況。」

 

  聽到正事,眾人皆站直身體,以嚴肅態度面對。

 

  提醒完任務,接著就是去向太陽騎士報告弄錯報名一事了。

 

 

  明知道報名流程出錯,知道歸知道,實際站在人群裡的感覺又是另一回事。

 

  清一色的金褐系列髮色中硬是多了顆黑髮,原本不顯眼的人頓時成為引人注目的焦點。

 

  「……我應該直接棄權的。」黑子低頭喃喃自語。說歸說,如今也只能裝作若無其事了。

 

  頂著豔陽,所有孩子們站在廣場上等待,原以為集合時間一到就可以見到眾人景仰的十二聖騎士,沒想到一個小時過去了,依舊沒有看到十二聖騎士,只有負責引導與值勤的聖騎士。

 

  剛開始孩子們能安靜地等候,隨著時間流逝,部份比較沒有耐心的孩子們逐漸不安份了,其中幾名報考太陽小騎士的孩子以一名體形較壯碩者為首,朝黑子逼近。

 

  「喂!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吧,乞丐也想來競爭太陽小騎士的名額。」

 

  精緻華服以及打理到一絲不苟的髮型,不難猜出身上別著一號牌子的孩子是出身於富貴人家。

 

  面對歧視的話,黑子並未生氣,因為他早就猜到會有類似的狀況發生了。

 

  不理會自視甚高的競爭對手,黑子只想往角落移動,無奈眼前的人們不願放過他,在編號一號小孩的指示下,幾個人擋住他的去路。

 

  「我看你還是自願退出吧,憑你這副得性也想成為第三十九代太陽騎士,作夢!」

 

  一句加重語氣的嘲諷,伴隨著是多人的笑聲,這讓原先不想理會的黑子改變心意,藍中帶紫的雙眼緊盯著對方,嚴峻地說:「聖騎士守則之一,不聚眾鬧事,不恃強欺弱,身為權貴子弟帶領他人對一名孤苦伶仃的孤兒苦苦相逼,豈是聖騎士應有之言行,何況是以未來的太陽騎士為目標。今日言行顯然與太陽騎士的態度相違背,如此看來,你也不適任。」

 

  沒有退縮,坦然的態度無形中讓周圍的人感到壓迫感,聽著那番話語與打直的身軀,剎那間給人產生一種錯覺,黑子是所有人中最高大、最壯碩的人,然而事實上他是最瘦小的。

 

  無形的壓力使場面肅靜下來,可是這對帶頭的孩子而言,黑子的行為是挑釁,受到好勝心與強烈自尊心的影響,握拳揮出——

 

  「怎麼了?」

 

  輕柔的嗓音讓人感覺如沐春風,同時也驚得有人急忙收手。

 

  順著聲音傳出方向,眾多視線不約而同望去,來的人正是大家崇拜的對象,太陽騎士。

 

  聽到太陽騎士的詢問,孩子們紛紛搖頭,下意識隱瞞起他們的行為。

 

  面對孩子們有志一同的否認,格里西亞的臉上保持著微笑瞧向黑子,發現那抹全黑的身影已經退到最外圍去了。

 

  收回視線,低頭望向眼前的孩子們,格里西亞接著道:「抱歉讓各位久等了,現在要開始進行體能測試,請依照號碼聽從聖騎士的引導前進。」

 

  此話一出,孩子們趕緊重新整隊並隨著指示開始移動,原地站立的格里西亞目視隊伍的前進,直至隊伍的最末端,最後一號的黑子來到他的身旁。

 

  黑子停下腳步,抬頭瞅著格里西亞。

 

  察覺到那毫無畏懼的視線,格里西亞低頭,「孩子,怎麼了?」

 

  親切的詢問讓黑子猶豫了一下,開口:「太陽騎士,有件事情我想要告訴您。」想了想,還是覺得要為自己爭取權益。

 

  「你是指報錯名的事情嗎?」格里西亞一語道出黑子想法,待黑子點頭後接著說:「亞戴爾,就是幫你辦理報名手續的聖騎士,他是太陽小隊的副隊長,剛才來告訴我關於你的事情。」

 

  「太陽騎士,我可以改回寒冰小騎士嗎?」既然太陽騎士知曉,黑子也直接講出自己的希望,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絕對選不上太陽小騎士,何必在此浪費時間。

 

  面對請求,格里西亞正視黑子,發現他的態度堅定,無奈地詢問:「參加太小騎士的甄選有那麼糟嗎?」

 

  「不是的!參與太陽小騎士的甄選,是一項殊榮,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