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新版)第三十九代招考 4

   廣場上,依照各組、各隊區分為數區,孩子們聽從聖騎士們的指示,依序進行測試。
 
  跳躍力、平衡感、眼力……各種測試開始進行,其中有一群反倒往神殿外走去,帶隊的正是太陽小隊副隊長亞戴爾。
 
  來到神殿外,沿著光明神殿高聳的圍牆,聖騎士拉起繩索,形成可同時容納六個人並走的走道。
 
  跟著隊伍,希爾菲斯看見隊伍的前方似乎在做說明,可是遠在隊伍的最末端使他聽不清楚前方的聲音。
 
  「請問,你知道現在要做什麼嗎?」一名穿著布衣的小孩詢問。
 
  「不清楚。」希爾菲斯搖頭,就見對方心裡的不安皆流露在臉上,想了想,思考該如何安撫時,身後傳來嗓音。
 
  「現在是要測試你們的長跑體能。」
 
  希爾菲斯幾名小孩不約而同轉頭瞧去,隊伍的後方還有四名聖騎士跟著。
 
  「長跑?」
 
  「對。聖騎士的體能要好,跑個八、九、十公里是常有的。」
 
  聖騎士理所當然的回答,引來孩子們的七嘴八舌。
 
  「完蛋了,我拿長跑沒辦法。」
 
  「對啊。怎麼不是短跑?」
 
  「哈,太棒了。這是我拿手的。」
 
  瞧著幾家歡樂幾家愁的模樣,聖騎士不由得感到好笑,再次開口說明。
 
  「別擔心,也別高興的太早。這只是所有測試中的其中一樣,跑第一不見得一定會入選,跑最後也不表示就會淘汰,只是要看大家的穩定性,等會如果跑累了,就從繩索下方出去,結束測試,千萬別逞強。」
 
  聽完聖騎士的叮嚀,孩子們左右互望,有人點頭表示知道,但也有人不以為意,望向前方,蓄勢待發了。
 
  前方的隊伍出現鬆動,說明長跑已經開始,沒有做出起跑動作,希爾菲斯思索聖騎士剛才的話。不論是第一還是最後一名都跟入選與淘汰無關,還有穩定性……雙脣緊閉,點頭,待身邊的人跑約有十公尺後,他終於提腳,跨出第一步,加入長跑測試。
 
  繞著光明神殿慢跑,前兩圈,沒有人停下,可是隨著圈數增加,退出的人越來越多了,當然也有人已經跑到面紅耳赤,氣喘噓噓,仍然死撐著跑,只是步伐越來越小,速度也越來越慢。除了這些,也有不管身旁的鼓譟聲,維持一定步調,慢慢跑著,不知不覺中原本跑最後的希爾菲斯跟上亞戴爾了。
 
  「好了,長跑測試到此結束。」亞戴爾停止慢跑,回身宣佈,說完皺眉,兩眼直視某個方向。
 
  順著視線瞧去,用來隔開跑道與街道的繩索處,正有一人彎著腰,半個身子在繩索下方,頓住。
 
  無視其他或站、或蹲不斷喘息的孩子,亞戴爾走到姿式怪異的孩子前,低頭。「孩子,你在做什麼?」不只用眼睛,連手都用上了。
 
  全身僵住的希爾菲斯,兩顆大眼睛轉了轉,發現此時不論是路人、聖騎士還是參加測試的報考人都瞅著他看,尷尬地將想拉高繩索的手收回,站直身體。
 
  「我要出去。」想了想,希爾菲斯還是講出原本的用意。
 
  亞戴爾挑眉,揚手,往希爾菲斯的後腦杓拍下去,「回來,測試結束了。」
 
  輕應了一聲,希爾菲斯回到跑道,加入整隊的隊伍,看似安靜卻能聽見喃喃細語。
 
  「他這樣不能算及格吧?」
 
  「運氣真好。」
 
  面對嘲諷,希爾菲斯不在意,因為他的注意力全在即將發生的事情上——發午餐!
 
  看著前方的棚架,在聖騎士的身後堆起木箱,凡是從棚架下走出來的人,手上都拿著一顆飯糰,看到如手掌般大小的飯糰,他的眼睛亮了。
 
  小小、不起眼的變化,全瞧進亞戴爾的眼裡。
 
  「這麼開心?」不由自主留意希爾菲斯情況的亞戴爾感到好奇。
 
  聽到來自頭頂上方的詢問,希爾菲斯猶豫了一會誠實地說:「可以吃飯了,當然開心啦!」小臉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剎那間,亞戴爾愣住,應該說他看傻了,「這笑容也太……燦爛了!」喃喃自語之間思考一下,道出最接近的形容。
 
  「聖騎士叔叔?」聽不清楚亞戴爾的喃喃自語,希爾菲斯困惑地喊道。
 
  回神的亞戴爾,瞅著希爾菲斯,思緒一轉,帶著輕鬆心態笑問:「這麼期待吃午餐?」
 
  沒有猶豫,希爾菲斯迅速點頭的動作讓人起了疑心。
 
  「為什麼?」
 
  「有飯可吃,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我餓好久了。」說話的同時,希爾菲斯的視線不由自主跟著從他面前走過的人移動,正確來說是跟著對方手上的飯糰跑了。
 
  「餓好久?!」亞戴爾聽見奇怪的字眼,忍不住在心裡祈禱別如他所想的。
 
  「對啊。」直覺回答。
 
  「……你上一餐是什麼吃的?」發現希爾菲斯的心思早已不在他的身上,亞戴爾接著問。
 
  「昨天中午。」希爾菲斯伸長脖子,墊起腳尖,滿心期盼領餐的隊伍移動速度能快一點。
 
  聽見這話,亞戴爾錯愕的盯著希爾菲斯,「昨天中午!不就兩餐沒吃了!你剛才還跑那麼久!」
 
  「對啊。跑到我頭昏眼花,再跑下去一定會昏倒。」
 
  「所以你才在體力到達極限前退出測試。」亞戴爾繼續問著。
 
  「對啊,測試項目不少,不需要賭在單一測試裡。」發現前進速度加快了,希爾菲斯滿心歡喜的跨出大步,想跟上隊伍,卻……
 
  「等等,我話還沒問完。」亞戴爾伸手,直接抓住希爾菲斯的衣領。
 
  猛然被人妨礙前進,希爾菲斯皺眉,眼睜睜地看著隊伍離他越來越遠,哀怨地回頭瞅向亞戴爾,一雙大眼睛裡全是疑惑。
 
  「為什麼會連著兩餐沒吃?」無法避免地亞戴爾的語氣多了些嚴肅,發現希爾菲斯仍在垂涎他人手中的飯糰,抬手再次往小腦袋上拍下去。「回答了,我就放你去領飯糰。」
 
  利用飯糰,順利拉回希爾菲斯的注意力,亞戴爾覺得有點無力。
 
  「要不到啊。」
 
  「要不到?」
 
  談起這話題,希爾菲斯不自覺嘟起嘴巴了。「沒辦法,不論是治安再好的城市,還是會有無家可歸的人,為了生存,自然會劃分起地盤,外來者想要乞食等於搶地盤,就算我們想用勞力換取食物……」說到這,他止住了。
 
  即使沒有詳細說明,亞戴爾已猜出結果,低頭凝視,原本板起的臉部線條放柔了。
 
  「請問,我能不能去領飯糰?」面對沉默的亞戴爾,希爾菲斯禮貌地詢問,眼睛則飄向棚架下,緊張的心情浮現在臉上。
 
  「去吧。」
 
  一得到允許,希爾菲斯趕緊衝向棚架。
 
  看著那小小的身影,亞戴爾低頭注視自己的手掌,「什麼體重啊!也太輕了。那孩子……」搖頭甩掉剛浮起的淡淡憂傷,「今天晚上他們應該也討不到晚餐。」想起城內的狀況,地盤的確劃分的很清楚,「或許……」有了想法,就不該遲疑,喚來艾德將現場先交付出去,旋即方向一轉,趕往聖殿去了。
 
 
  第一天的測試轉眼間即將結束,現在只剩下收尾了,比如將測試紀錄送進後方進行登錄,以及發放晚餐!
 
  「為什麼臨時決定要發晚餐給報考人?」喬格望著廣場,不解。
 
  聽到詢問,格里西亞發出輕嘆,中午他們正為了人口販子大舉入侵進行討論時,亞戴爾傳達來自它城的孤兒們無法取得食物一事,想詢問是否能提供餐點給那些孤兒,免得他們得餓著肚子參加測試。很好的提議,他應該馬上同意的,可是這關係到經費問題,多提供一餐,對聖殿就多一分負擔,所以臨時會議終止,他改去跟老不死溝通,在經過二個小時,當他取得教皇同意,聖殿的廚房也備好料,準備做了。一想到這他有種被擺了一道的感覺。
 
  「那個老狐狸!」暗自唾棄。
 
  「太陽?」遲遲等不到解釋,喬格再次出聲。
 
  格里西亞睨了喬格一眼,以一句話帶過,至於對方投給他的白眼,選擇忽視,因為眼前還有人在等著他呢。
 
  「隊長,這些是孩子們中午領餐的簽名。」太陽小隊隊員呈上三本冊子。
 
  「自己簽名的有記下來吧。」格里西亞沒有接下,只是開口詢問。
 
  「有。我們是把自己簽名的孩子記了,可是……」聖騎士出現猶豫。「有幾位孩子不會寫字,用畫記號的方式充當,也有人亂畫,想魚目混珠。」
 
  「亂畫?」
 
  「對,比如這孩子,」抽出冊子,翻到最後一頁,「隊長,您看,像不像亂畫?」
 
  「最後那兩個是同一人簽的吧。」只瞧一眼,格里西亞如此說道。
 
  「因為前一名不會寫,要後面的幫忙。」聖騎士說著,臉上浮現驚嚇,「隊長,那孩子……真的識字!」會如此訝異,因為他沒想到孤兒不止會寫自己的名字,且透過代簽一事,更透露出識字的事實。
 
  「嗯。誰寫得?」盯著簽名,格里西亞十分好奇。
 
  「後者。」
 
  「希爾菲斯啊!」看著被人當成亂畫的簽名,格里西亞是讚賞也感到懷疑。
 
  聽到格里西亞準確說出名字,聖騎士更加確認希爾菲斯的確識字。「隊長,您看得懂啊?」
 
  「嗯,說實話,他寫得字比你們漂亮。」格里西亞說出感想,立刻引來驚呼。
 
  「咦!」
 
  「太陽,借看。」一直待在旁邊的喬葛伸手討冊子。
 
  「看似潦草,實則有個性,可惜他年紀還小展現不出豪邁的氣魄……跟前太陽騎士長相比,這字完全不能比。」格里西亞邊說邊搖頭,顯然覺得差強人意。然而,另外兩個人倒不這麼想。
 
  「用前太陽騎士長來比喻!」
 
  「難怪會被當作是塗鴉。」
 
  「記得把識字的和用固定符號替代簽名的孩子記下。」格里西亞慎重叮嚀。
 
  「知道了。」聖騎士應下,接著行禮離去。
 
  待聖騎士走遠後,喬葛挑眉,若有所思瞅向格里西亞。
 
  「有話就說。」
 
  喬葛露出邪笑,不禁讓人聯想到狐狸。「你要把不識字的孩子剔除?」
 
  沒有否認,格里西亞點頭。
 
  「選一個不識字的孩子教起來是很辛苦,可是這樣對窮困人家的孩子很不利。」喬葛雖然認同,可是真要執行還是會猶豫。
 
  聽出喬葛的言下之意,格里西亞卻輕笑了。
 
  「太陽?!」
 
  「你剛才沒聽仔細嗎,我不只讓他們記下識字的,連選用替代方式的都記下。」
 
  「有差嗎?」
 
  「識字重要,可是擁有一顆向上的心、懂得變通的腦袋更重要。環境不允許習字沒關係,至少會想知道自己的名字怎麼寫吧?再找不到人教,那用固定符號代表個人,也是一種靈活。向上心可跟貧富沒有關係,太陽騎士是十二聖騎士之首,擁有靈活的腦袋與向上心是很重要的。所以,我透過這小小的測試篩選不為過。」解釋起自己私下多增加的篩選,格里西亞理直氣壯,他不認為這麼做有何不可。
 
  聽完解釋後,喬葛沉默思考一會,沉下的嘴角上揚了。
 
  「好方法,我這就去吩咐,要小隊員們明天也留意。」說完,喬葛趕著去吩咐。
 
  對此,格里西亞樂得輕鬆,沒有人跟著的感覺真好,跨出的步伐輕盈不少。
 
  「希爾菲斯……那個字……」回憶起那個字,不由得蹙眉,搖頭,「再看看情況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