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殺戮戰場 (尼格) -8 (原:來自過去的召喚 秘密)

  沒事學什麼不告而別,這下可好累慘自己,在不濟也該要輛馬車來移動,靠兩條腿走路累死了。

  看著走在前方神采奕奕的老師,想開口要求休息的念頭只能打消。如果今天是審判或是綠葉甚至是十二聖騎士裡的任何一個人來,我都可以理所當然的要求,但面對老師,這種會滅自己威風的話還是抹掉吧。

  可是,我真的覺得雙腳已經沉重到快抬不起來了,我們到底走多久了啊!

  抬頭眺望著遠方,前方好像出現稀疏的樹木,或許我可以撐到那再要求老師稍做休息。

  打定主意,努力提起沉重的雙腿,吃力地邁開步伐。

  走在前方的老師默默地回頭望了我一眼搖頭,「一點長進都沒有。」

  對於老師的批評,連反駁的力氣都沒了,雖然本來我就沒有勇氣反駁老師。

  好不容易,我們終於來到大樹底下,一到達定點我立即癱軟倒在樹蔭底下。

  難得老師對我這般模樣不再落井下石,只是頭一撇不想再看到自己有個如此沒用的學生,而我也就趁機利用這難得時間休息。

  枝葉茂盛的大樹將炙熱的豔陽遮去了不少,伴隨輕風徐徐的吹拂,疲憊的我意識逐漸飄遠了。

  好想睡喔!

  朦朧間,我好像回到了聖殿,正享受亞戴爾幫我準備好的下午茶,冰涼的果汁,甜美的藍莓派,真好。

  我要開動了,小心翼翼的捧起限量藍莓派,端到面前張嘴準備咬下第一口。

  ……!吃痛的想驚呼出聲,卻發現自己無法完整發出聲音,應該說是我的下巴被人掐住了。

  定眼一瞧,我看到一臉鐵青的老師,此時的他正一手掐住我的下巴,至於另一隻手嘛……

  怪了,怎麼老師的手掌上出現一圈牙印?

  老師沒有開口斥責,僅是冷冷盯著我,接著將手縮了回去,「休息夠就該走了。」

  在老師的注視下連忙站起身,小心翼翼地跟在老師的身後。

  老師那詭異的臉色、手掌上的牙印以及我剛剛朦朧間的幻覺,一個極有可能的念頭在腦海裡浮現,可是老師怎會……該不會……

  「老師,您剛剛也睡著了吧?」抱著必死的決心,輕聲地詢問。

  老師沒有回答也沒有用目光來瞪視我,只是逕自一直往前走。

  原來老師也有感到疲憊的時候,還以為他早就脫離人類範疇了。想到此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不能笑,以免老師惱羞成怒回頭劈了我。

  又走了一會,前方遠處出現了大片的黑影。怪了,又會是什麼事?

  原本還想像之前那樣飛上天查看,卻遭到老師的制止。只能靜待因為雙方移動將距離拉近,好看清楚那一大片是什麼。

  為數眾多的馬車,從載人到貨運馬車都有,還有大批人都是徒步行走,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請問,您們這大批人潮是要上哪?」老師以最為無害的方式親切詢問。

  走在隊伍最前端的是名看似戰士身份的人,坐在馬背上由上往下俯視著我們,透過那經歷長年累月風霜所刻劃出來的沉著、睿智雙眼凝視著我們。

  「我們在找新的居地。」經過判斷,那人判定我們並非會對他們不利之徒後,緩緩道來。

  找新的居地?不會在遷村吧!我望向了後方隊伍,人群裡有老弱婦孺,甚至連各類家禽都有。

  「您們沒有先確定後再進行搬遷?」老師快速掃過後方的人群,語帶不認同的反問。

  只見戰士領導人深嘆了氣,翻下馬背示意隊伍繼續前進,才正視我們回應:「你以為我們不想嗎?若不是事發突然又怎會盲目的帶著所有人上路。」

  原來僅僅幾天的時間,三個國家真的打起來了。而位處邊界的他們就首當其衝成為敵國的目標,為了保命只好連夜撤離。雖然對未來在哪都不知道,但至少還是有希望,因為他們全都還活著。

  戰士領導人語氣凝重的緩緩敘述,此時一名年邁的老人步伐不穩,眼看就要跌倒,飛快衝上前將人扶住。

  「要跟著他們走嗎?」老師壓低嗓音詢問。

  搖頭,因為我覺得還有事情要做,目前的要事並不是陪著他們尋找新居地,只是漫無目的行走也不是辦法。

  突然我想到凱沃城!那個被自家軍隊摧毀的城,雖然那座城現在被大火燒毀了大半,但至少還算是個安全的地方,且凱沃城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投入人力進行重建,而眼前這群人最需要的不就是個可以讓他們安全落腳的地方嗎?

  將手伸進口袋裡緊握那顆被我拿來充當指引的石頭,經過考慮將它取出捧在手心。

  「仁慈的光明神啊,在經過多年光輝的照耀下,洗淨了格里西亞心中的黑暗,如今格里西亞的心中泛起了一絲絲的灰暗,祈求光明神能傳遞溫柔光輝,驅走心中的黑暗。」

  別說我被現任的太陽騎士傳染了,變的如此猶豫不決,這裡並不是我了解、熟悉的時代,所以不能冒然做下定論。

  誠心地祈求後,將手中的石頭扔出。

  對我這突然其來的行為,戰士領導人困惑的望向我,無法理解。

  待石頭落地後,仔細觀察那擁有聖光記號的一角,明明白白的指向我和老師來的方向。

  「你也犯了那個人的毛病!」老師眉頭緊蹙似乎無法認同的瞧向我。

  老師,我這是謹慎不是優柔寡斷。

  「凱沃城,您知道方向嗎?雖然他們也剛歷經了一場浩劫,但那個地方卻成為現在最安全的所在,建議您可以帶著村人們一同前往。」洋溢著親切和善的笑容提供建議。

  「真的可以嗎?」戰士領導人遲疑的問著。

  也對,若突然路上冒出個陌生人拿了個藍莓派說要請我吃,我也一定會懷疑對方的用意,更何況他還身負著全村人的性命,必須更為謹慎才行。

  「可以的,目前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也在那,若你們不相信我們,也該信任光明神殿吧。」老師接著道。

  對方凝視著我們良久,緩緩地點頭,「我相信您們,我會帶著族人前往凱沃城,兩位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前往,路上也好有個伴。」

  「不了,我們還有要事要完成,有緣的話自然會再相見的。光明神仁慈的光輝會與您們同在。」

  聽到老師的這番話語,我悄悄地瞄老師。老師,您真的已經是太陽騎士身份上身了。打從您自聖殿退休後,三句不離光明神的用法應該很久沒用了,但如今這幾日,光明神這詞三不五時被您拿出來用。

  這下更讓我堅定,太陽騎士應有的形象一定出自於老師您。老師,您真的、真的害慘日後的人了。

 

  告別了避難者,我們繼續行走,經過短暫的休息使我的體力恢復不少,接下來的行程也順利了許多,於是我們從白晝走到日落,再從日落走到天色全黑了,可是這片荒原就像是沒有盡頭,直到此時我們還是行走在一大片廣闊的荒地裡。

  「休息吧!看樣子今天是走不出這片荒地了。」老師輕鬆地躍上此處唯一的大樹,眺望遠方後跳下來如此說著。

  聽到這話,頓時我就像是一陀加水的麵團黏糊地倒在地上。

  不行了!先是半夜睡到一半就趕去救人,然後又動用精神力繪製了五個中級治癒陣法,搞定那些人後沒有休息即展開這看似漫無目的的旅程。對了,還好死不死挑了條完全沒有遮蔭的荒原行走,慶幸的是在離開聖騎士大隊時還記得先跟他們討些飲用水和乾糧帶著,要不我可能半途就累垮了。

  此時完全不用顧慮形象的我,平躺在黃土上,明知道不能放任自己陷入黑暗,但在體力耗盡的狀況下,意識模糊了,黑暗取代了一切。

 

  才一個轉身,格里西亞就已經睡去了,見狀尼奧只是冷靜的注視那張睡顏,沉默了好一會後發出無聲的嘆息,走上前以不吵醒對方的原則輕輕地將人移往此處唯一的樹下,並將格里西亞的隨身行李取下改墊在他的頭下,接著撿拾起周遭附近少數的枯枝,謹慎地堆疊在一起,這個動作若是由其他人來做是輕而易舉,但今天卻是由尼奧來做即顯得生疏了。

  備好薪柴,接著就是點火了!一想到這個,尼奧先是回頭望向那鼾聲連連的格里西亞,遲疑了好一會,從懷中取出打火石斟酌力道,一敲!

「生火!小事一件,果然難不倒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看著開始冒出火花的枯柴,尼奧的臉上佈滿了得意。

搞定了夜間用營火,尼奧倚靠著樹幹席地而坐,取出水壺輕啜了一小口,由於不知何時才能有水可以汲取,所以現有的飲用水得要節省著用。

將壺口塞好、收回,尼奧偏頭瞧向格里西亞,隨即抬頭凝視著那黑夜之中的火光,夜晚的寂靜在這裡特別明顯。

沒有蟲鳴、沒有獸嗥,唯一有的僅是營火燃燒時所產生的聲音以及格里西亞的鼾聲……

 

  熟睡了一整夜,不知為何感覺到一陣腰酸背痛,對了,似乎就是因為床板太硬的結果!怪了,難不成床墊被我睡扁、睡塌了嗎?

  試著挪動身體、翻身想找個比較舒適一點的位置躺好,卻……

  「靠!誰敢打我?」

  驀然一股力道不小的攻擊襲上我的屁股,還來不及反應即有一道冰涼的觸感自下巴處傳來!那……似乎是鐵器所擁有的冰涼感。

  「你要睡到什麼時候?」熟悉的嗓音以不耐煩的語調飄進耳中。

  ……瞬間許多畫面快速在腦海中閃過,重拾的記憶嚇到我張開雙眼,身體不敢動到半分,僅以視線的餘光向上飄去。

  「老師,學生醒了!」知道當下巴被人用劍抵著時,想要開口說話可是一件非常艱辛的事情,所以說這話我可是膽戰心驚,就怕一個不小心讓下巴劃出一道血痕。

  老師冷冷瞧了我一眼,似乎還散發出不屑的氣息才無聲地將劍收回劍鞘裡。

  警報暫時性解除!

  無聲的鬆了一口氣,別問我為什麼會這麼覺得,這只能說是依據我對老師的認識所做的判斷,至少他老人家沒有一腳把我踹飛。

  急忙起身,伸展睡僵掉的身體。天啊!席地而睡,果然是太為難我了。

  或許是我的表情太過猙獰了,只見老師突然搖頭發出嘆息:「這樣就受不了,以後怎麼外出接任務?」

  頓時身體一僵,思緒快速運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