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Ⅱ-2 混亂開學 -1


  
  老爹挑眉,他的眼底下、表情全是難以置信。「今天是光明神降臨了嗎?」
  
  面對老爹的嘲諷,我聽而不聞,這時說什麼都不能回話,否則鐵定又會被砸得滿頭包。
  
  『羅蘭,你在忙什麼?』太反常了。
  
  等了好一會沒有聽見羅蘭的回覆,倒見到他終於肯從廚房裡走出來。
  
  「老爹,我做了幾樣菜冰在冷凍庫,要吃時再拿出來加熱,還有我也分裝了幾袋茶包,用水沖泡就可以喝了,小精靈們說您常不吃東西,光喝酒,他們很擔心您的健康。」
  
  這番叮囑,不只我錯愕,就連老爹都瞪大雙眼了!
  
  羅蘭你……
  
  「老爹,如果冰箱裡的吃完了,我們還沒回家,您可以去夏佐老師家,夏佐老師不介意多您一個人搭伙。」羅蘭嘴上說著,腳下也沒閒著,走到樓梯口旁背起行李,拉動行箱。
  
  老爹瞇起雙眼,瞅著羅蘭。「永旭跟你說?」
  
  頭一點,羅蘭接著道:「老師說您飲食不正常,常用酒果腹,如果不是他三不五時從夏佐老師那帶食物過來,真怕您會營養失衡。」完全不用套話,三言兩語將就告密者說出來了。
  
  「呿!就知道是他,多管閒事!」嘴一撇,老爹的臉沉下了。
  
  可惜羅蘭沒有查覺到老爹的變化。「我和夏佐老師提過了,他會不定時過來。」
  
  聽到這話,老爹將手靠在桌上,撐住頭極為無奈。「這算什麼!」
  
  見狀,一股笑意湧現,差點忍不住笑出來,還好我急忙咬住下嘴脣。
  
  老爹揚手做出驅趕。「快走!」
  
  看來老爹受不了羅蘭了,道別後,我們往玄關移動,走出,開啟的大門正要關上,老爹的嗓聲從屋內傳出,還來不及聽仔細,聲音就被厚實的大門阻隔了。
  
  「你有聽清楚老爹說什麼呢?」盯著門板,我眨了眨眼。
  
  「沒有。」簡短有力的回答後是猶豫。「要不我們進屋再問一次?」
  
  再問一次?!面對這個提議,我立刻搖頭否決。進去問,絕對會被老爹恥笑聽力不好,何必自尋其辱呢?反正他一定是在唸羅蘭。請夏佐老師不定時過來巡視,豈不是斷了他以酒代水的日子。
  
  「走吧。」輕輕一喚,上學去。
  
  
  到達火車站,看準時機,鼓起勇氣奮力一跳!校門口的景象才剛浮現,尚未清晰,兩道光芒從我們的隨身包包衝出,頓時間,我錯愕的看著那兩道光,一左、一右消失在校園裡。
  
  那是什麼東西啊!速度真快,快到不只我無法反應,連羅蘭也沒能攔住。
  
  「哇——連你們的繳費收據都被沒收了啊?」
  
  興災樂禍的語氣使人無法忽視,壓下翻白眼的欲望,睨向對方,「被收事小,重點是要知道為何收據會被沒收!」
  
  正常來說,收據都是到教室後繳給班導的,按照臭屁同學的說法,剛才那飛縱即逝的光芒是我們的繳費證明,它們自動逃走……我想到學校的臨時通知,住宿生今天才能返校,直覺告訴我,絕對有鬼!
  
  抬頭,又是多道光芒劃過天空飛進校園,回頭,果然又有學生到校了。
  
  「各位住宿生,請過來這邊放行李。」
  
  順著聲音望去,果然在校門的圍牆邊看到服務台了。一個立牌佇立在那,上頭寫著行李運送點,一堆人正在那託運行李。
  
  想了一下,跨出步伐,「羅蘭,走吧。」就算有鬼又怎樣,最多就是校董們又想到活動了,這可是小學長他們透露的消息。
  
  到達服務台前,還沒開口詢問,行政人員就遞了東西過來。
  
  「同學,請在上頭寫下宿舍的幢號、房號,別在行李上,我們會幫各位把行李送到你們的房間。」
  
  行政人員遞過來的正是兩個行李牌。
  
  接下吊牌,寫上房號仔細別好,正想轉身……
  
  「老大,道具包最好帶在身上。」
  
  艾德!雖然放了一個寒假,可沒有因此忘記嗓音的主人。
  
  「有收到什麼消息?」不囉嗦,直接問了。看看四周,沒有集合的動作,學生三三兩兩走進校門,看似平常卻因為行李託運服務顯示出詭異。
  
  將行李完成託運的亞戴爾瞧了瞧四周,小聲地說:「大學部在前天就已經開學了,而且大部份的學生從開學那天起直到今天早上都沒踏出校門,聽說商店街有集體送貨進校園。」
  
  聽到這,我頭微偏,注視亞戴爾,只見他緩緩點頭。
  
  商店街,沒有強調是左還是右,看來危機四伏了。提醒羅蘭檢查隨身道具,我也再次確認符紙的數量,這才完成行李託運,接著……
  
  「我們要走了嗎?」羅蘭出聲。
  
  看似平穩的語氣,但我知道有人已經是躍躍欲試了。『羅蘭,你是劍癡不是好戰份子。』習慣性在腦海裡吐槽,可是我忘記這樣的方式會開啟心靈溝通。
  
  「我當然不是。」羅蘭堅定回答。
  
  對上他那認真的神色,我認了,有些事情即使是我也無法跟他溝通,只好提醒他,「等會你小心點,讓亞戴爾和艾德開路,別衝第一。」要知道你腳剛好,別因為一時逞強,而落下病根。
  
  「老大……」艾德錯愕的模樣,好像我說出驚人之語。相較之下,亞戴爾表現冷靜,點頭附和。
  
  「等會我和艾德會走在前頭。」
  
  聞言,我挑眉瞧向他,你知道我們在寒假時發生什麼事?
  
  接收到以視線傳遞出的無聲詢問,亞戴爾人一僵,視線向旁飄移,當下我只感覺到羞愧。
  
  該死!難不成我被鬼母綁架一事已經搞到人盡皆知了!
  
  雙眼一瞇,準備思考要如何扭轉既定印象,可惜羅蘭不給我時間,邁出步伐朝校門走去,我也只好喚上亞戴爾他們跟上他。
  
  踩上屬於校園的土地,堅硬的地面變成黑洞將我吸入。懶得掙扎,僅是留意四周的變化。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逐漸出現亮度,腳底下的光點越來越大也越來越亮,直到我穿過那個亮點!
  
  從黑暗到光明,藍天白雲,還有鳥群在遠方飛翔,眼前的廣闊以及徐徐的微風讓我怔了怔,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疑惑剛湧上來,一記響徹雲霄的鳥鳴聲喚醒我的意識,拉回遠眺的視線,低頭!
  
  扯開喉嚨,「Shit!」伸手想凝聚風元素施展飛行術,凝結起來的卻是聖光。看著包住手掌的聖光,我只有一個念頭!
  
  死定了——
  
  支撐力驟失,無法克制地我像顆石頭,自由落體向下墜落了!


=======================================================

抱歉!開章序篇,字數偏少!
又要開打了!
頭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