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新版)第三十九代招考 5

  看似簡單的初選卻用掉五天的時間,對此有人感到懷疑,不過就是初選嘛!可是當審判騎士一站出去,那些質疑的人也消失在人群中了。

 

  如今趁各小隊整理結果時,十二聖騎士再次在會議室裡為明天初選後孩子們的安全做討論。

 

  「各路線的隨行人員都準備好了嗎?」攤在雷瑟前方桌面上的是一份又一份的分組名單。

 

  為了這次大規模的護送行動,聖殿還向皇家騎士團借調人員,每條路線皆有各五位聖騎士和皇家騎士,再搭配上一名祭司。

 

  「已經讓各隊去準備了。」艾維斯回應。

 

  「記得通知各隊,務必提高警覺,這次要面對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虎豹。」格里西亞慎重叮囑。

 

  敲門聲傳來,經過詢問得知是亞戴爾和維達,待他們進到會議室,兩疊資料冊,大疊直接放在桌上,小疊的,由亞戴爾分送給十二聖騎士。

 

  「報告,名單已經整理出來,各挑出二十名進入複選,請聖騎士長們確認。」

 

  略有厚度的冊子放在桌上,有人拿起來翻閱也有人沒動,只是隔著桌子面對亞戴爾。

 

  「亞戴爾,外頭的情況如何?」格里西亞看似隨口一問,剎那間所有人都停止動作,抬頭凝視亞戴爾。

 

  無聲地搖頭,面色凝重思索一會,走到格里西亞的背後,彎腰,輕聲的說:「黑老大說他不能壞了規矩,壞了一次規矩,就無法取信於人。」

 

  雖說的輕盈,依舊被其他人聽去了。

 

  萊卡眉毛一挑,嘴角上揚,嘲諷:「規矩!取信?」

 

  「刃金,不論是那個地方都會有他們自己的一套準則。」希歐提醒。「所以才會有地下黑市老大這職位出現。」

 

  聳肩,萊卡不予置評。

 

  「黑老大說並不是沒有辦法。」在場面陷入寂靜後,亞戴爾突然冒出此話。

 

  聽見這話,視線不約而同全集中在亞戴爾的身上。

 

  雙眼一瞇,雷瑟似乎猜到黑老大口中的辦法。「要師出有名?」

 

  沒頭沒腦的話,可眾人都……似乎都明白了。

 

  伊希嵐雙眉微蹙,語帶保留地說:「要安排誘餌嗎?」

 

  既然黑老大無法透露並把人扔給聖殿,那就製造理由讓聖殿光明正大進去抓人。如此一來就師出有名,也不會有人說黑老大和聖殿合作破壞黑市不成文的規矩。

 

  犯罪者不能將外界的犯罪事件帶進黑市,一旦犯了,黑市不提供保護,也不能阻止執法者進入黑市抓人、救人。

 

  提議一出,眾人的目光再次移動,全盯著格里西亞,只見他靠著椅背,手指頭無意識在桌面上敲了敲。

 

  「太陽。」雷瑟喚了一聲。

 

  格里西亞搖頭,拿起桌上的資料,起身。「我們是要確保孩子們的安全,不是為了抓人而把無辜的孩子扔進虎口。」

 

  「可是……」奇克斯把未道出口的話全吞回嘴裡。

 

  「再多準備兩隊人馬,以防有哪條路線的人數較多。」格里西亞提醒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負責安排的艾維斯點頭,表示知道了,接著……

 

  「散會。」一句話簡短的話,宣佈會議結束,同時格里西亞在亞戴爾的跟隨下往會議室外移動。

 

  

  一前一後在長廊上行走,亞戴爾欲言又止跟著格里西亞。

 

  少了第三者,格里西亞不再偽裝,直言道:「想說就說,別吞吞吐吐,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便秘好幾天了。」

 

  亞戴爾一愣,訕訕地開口:「隊長,您不看名單嗎?」格里西亞並未看過測驗成績,太陽小騎士候選人入選名單是由他決定,太陽騎士長信任他,放手讓他決定是件好事,相對的也背負著不小的壓力。

 

  格里西亞停下步伐,頭微偏,以眼角餘光掃過去。

 

  接收到無聲的視線,亞戴爾謹慎的講出他的想法,「隊長,有些孩子是孤兒,他們無處可去,我在想,要不要找個地方安頓他們?」雖然只有短短五天的相處,他已經無法將那些孩子不放在心上。

 

  聽見這話,格里西亞直視長廊沉默不語,亞戴爾不敢出聲打擾。

 

  「去問問看孩子們,看他們願不願意去向陽村定居。」思索好一會,格里西亞如此說道。

 

  「向陽村!」亞戴爾的眼睛亮了。「隊長,這真的是個好辦法,不只替孩子們找到落腳的地方,也可以顧慮到他們心情。」千萬別小看那些孩子們,雖然是流浪街頭的孤兒,骨氣可不比別人少。吃白食、拿免費的這事他們可不願意,用勞力換取食物、生活用品,是他們最常做的。

 

  「去問吧。」格里西亞還不忘提醒:「記得也要安排護送人員,人口販子最愛孤兒了。」孤兒失蹤,可沒有家人會去找他們。

 

  亞戴爾應下,直覺跨出步伐準備離開卻頓住,為難地直瞅著格里西亞。

 

  「還不去?」發現亞戴爾仍佇足在原地,格里西亞出聲催促。

 

  「可是……」亞戴爾猶豫了。

 

  「亞戴爾你去忙吧。」

 

  宛如光明神降下的神蹟,亞戴爾見到救命恩人了,急轉身,笑顏大展,「魔獄騎士長,那就麻煩您了。」不待羅蘭點頭,亞戴爾趕緊行禮快步離去。

 

  見那逃命似的身影,再覷向已經站在身旁的羅蘭,格里西亞嘴角一撇,無聲的喃喃道:「呿!沒甩開。」話鋒一轉,換了話題:「魔獄小騎士的候選名單好了?」雖然羅蘭只是頂替的魔獄騎士,可是教導學生的人是他,所以候選人的挑選對他也是極為重要。

 

  「我讓狄倫處理。」羅蘭平穩的回答,引來格里西亞的注目。

 

  「格里西亞。」平穩的嗓音特意壓低了。「他有進複選嗎?」

 

  怔了怔,格里西亞用來拿著入選名冊的手微微握緊,等了幾秒,將名冊拿到胸前攤開,一頁即是一位候選人的各項測驗結果,每隊各選二十人,所以那本名冊足足有二十頁,沒有一頁頁翻,直接翻開最後一頁。

 

  還沒看清楚上頭的名字,格里西亞將名冊闔上,邁出輕盈的步伐。

 

 

  第二十位候選人,希爾菲斯。

 

 

  隨著名單公佈,可謂是幾家歡樂幾家愁,部份孩子看到結果,當場哭了出來,也有人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太陽騎士,可否請解說小聖騎士們的挑選標準?」一名身著華服,看似頗有地位的男子毫不客氣地發出質疑,似乎沒給個心服口服的答案,誓不罷休。

 

  雖然眾人對該名男子的行為感到不妥,可是這話問出他們心中的疑惑,莫不豎起耳朵,想聆聽太陽騎士如何解釋。

 

  維持一貫太陽騎士應有的親切模樣,格里西亞面帶微笑緩緩道來:「太陽與眾兄弟們遵循光明神的旨意,將可聆聽到光明神溫柔耳語,感受仁慈與嚴厲之心的小兄弟們挑選出來,絕無違背光明神旨意。」

 

  對應格里西亞的這一番話,佇立在廣場邊的聖騎士們整齊劃一向旁邊移動一步,排放整齊的測試成績名冊擺滿桌面。

 

  「如果各位對結果有異議,歡迎前往查閱,看過成績,即可知道為何是這些孩子入選了。」

 

  雷瑟向前邁出一大步,讓自己和格里西亞並肩站立,沉著臉,重低音在廣場上響起。

 

  頓時間,抱持懷疑態度的人們眼底下出現猶豫,左瞧右探,發現無人有下一步動作,最先站出來發出質疑的男子死盯著名冊,臉一沉,面對十二聖騎士坦蕩的態度,收斂不滿的情緒,語帶警告的說:「技不如人,我們認了,還請十二聖騎士記得您們所要挑選的是光明神的傳遞使者第三十九代十二聖騎士,務必公正平、公正,選出最適任的人選,以不失了信徒們的期待。」咬牙切齒地的模樣,指出男子心中的不滿。

 

  「感謝閣下的叮嚀,太陽會謹記在心,絕不會做出有違光明神仁慈之心的抉擇。」

 

  格里西亞收起笑容,虛心接受的態度,瞧在男子的眼裡好比是嘲諷,雙脣緊閉,沉默一會,冷哼了一聲,轉身帶著孩子離開光明神殿。

 

  隨著該名男子的離去,原本還抱持懷疑心態的家長們,在對上聖騎士們明亮的視線後,紛紛重整心態,不再對名單感到質疑。

 

  搞定麻煩後,聖殿再次動起來。初選結束,可明天開始便是長達三星期的訓練與教導,為了分配課程,加上原有的工作,十二聖騎士依舊忙碌不已,加上登記各路線返鄉名單,其間不少攜家帶眷的家庭也想跟著隊伍回家,面對此況,艾維斯連忙抓多幾個人來幫忙,進行人員調配,最後返鄉隊伍直到隔日才能順利出發。

 

  大量人群同時從葉芽城離開,引起城民們的好奇與關注,沿著街道,人們佇足兩旁,目送隊伍的離去,此景還引發剛進城的人們誤會呢。

 

  待眾多隊伍都出城後,有一支隊伍正準備出城。隊中沒有皇家騎士,全數皆為聖殿騎士與二十多名孤兒,負責帶隊的是亞戴爾。

 

  少了圍觀的民眾,隊伍行走的步調悠閒許多,孩子們有些坐在貨車上,或跟在貨車旁邊走邊聊。

 

  對此,亞戴爾沒有催促,而是命令全隊依孩子們的步調行走。 

 

  「黑子,想不到我們五個人只有你進入複選。」

 

  「想報名寒冰小騎士卻變成太陽小騎士。」

 

  「當下我真替你捏了一把冷汗。」

 

  「還好你闖進去了。」

 

  以希爾菲斯為中心,當初一起趕到葉芽城的夥伴們羨慕的心情毫不隱瞞地表露出來,但除了羨慕,也有期許。

 

  「黑子,你一定要加油,你是我們的希望,讓那些討人厭的傢伙好看,讓他們看看孤兒也有出頭的一天。」大個的這番話,道出不少人的心聲。

 

  參加測驗的這幾天,不少孤兒受到富家子弟們的嘲諷與批評,有人沉不住氣跟對方打了起來,而這一打,把自己入選的機會打掉了。有了前例,後續幾天忍下別人對他們的挑釁,只希望能擠進複選。如今結果公佈,孤兒入選的名額便佔掉近三十人,雖然不是他們自己入選,但足以讓屈於劣勢的他們感到高興了。如果最後有孤兒打敗權貴子弟成為十二小聖騎士,更是一大驕傲,誰說孤兒只能是社會最下層的人種,只要他們肯努力,還是有出頭天的一天。

 

希爾菲斯的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試著降低夥伴們過高的期待。「別期望太高,三個星期後我也是落選的一員,到時我會去向陽村找你們。」

 

聽到這話有人翻了白眼,沒好氣的說:「拜託,哪有人像你這樣,還沒開打就先認輸了。」

 

「黑子,要對自己有信心。」大個再次出言打氣。

 

希爾菲斯不回應,頭微低,瞧了眼自己黝黑的膚色,他無法像夥伴們那樣抱持樂觀的態度。

 

察覺到希爾菲斯那不起眼的動作,大個僅以他們五個人能聽見的音量說:「你知道那不成問題。」

 

尾音剛落下,另外三個人頭點了。

 

「可是……」希爾菲斯面帶猶豫。

 

大個開口攔截,「別可是了,盡力吧。依你的個性也容不下打混偷懶吧。」

 

「大個說的好。平時你老是用騎士守則來叮囑我們,現在我們也要用騎士守則來提醒你。」

 

此話一出,同行中的另外兩個人身體一頓,臉上浮現痛苦的模樣,還好所有人的注意力被亞戴爾拉走了。

 

亞戴爾坐在馬背上,揚聲:「孩子們,我們要出城了,跟朋友道別吧。」

 

原本還在聊天的孩子們紛紛和朋友道別,有些人在聖騎士幫助下上了貨車,更多的是自己爬上去的。

 

坐了貨車的大個,伸手握住希爾菲斯。「希爾菲斯,保重了。」

 

透過手掌感受到的力道,希爾菲斯終於漾起笑容,出聲叮囑:「你們也要小心,複選完後我會去找你們的。」此話一出,當然又招來四記白眼了。

  

  希爾菲斯訕笑,將手收回,移動幾步拉開與隊伍之間的距離,目送隊伍出城,直到瞧不見隊伍,收起落寞的心情,轉身,和他一同前來送朋友離去的入選孩童們也已經散去,就不知是回神殿報到還是去街上閒晃了。

 

  想了一下,希爾菲斯做出決定。「去神殿報到好了。」跨出步伐,朝神殿方向移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