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新版)第三十九代招考 6

  曾經擁擠的街道恢復原狀,城民、訪客,有悠閒也有忙碌,當然也有特別到葉芽城觀光旅遊的遊客,可不論何種景象,人們都不會對街童在意。穿著滿是補丁布衣的孩子在街上走著,越過街口,前方來了一列車隊,排成一列的板車上堆滿貨品,甚至還有貨品突出板車的範圍,這種情況使路人紛紛往屋子靠近,方便車隊通過。

 

  見狀,街童跟著往旁邊靠,屋簷下、窗檯邊等候車隊通過。靜止的行人們下意識視線跟著車隊移動,待車隊走遠後,看似一切恢復原狀,可無人發現窗檯下已是空無一人。

 

 

  夕陽西下,為了即將到來的夜晚,人們開始收拾準備回家、回旅館結束忙碌的一天。同樣地光明神殿也進入收尾的狀況,想到明日就是期待已久的週日,聖騎士們的心情不禁也輕鬆了許多。初選結束,神殿沒有立刻展開複選,而是讓孩子們能與家人渡過假日,因為從後天起,入選的孩子們將要暫住聖殿,進行長達三星期的訓練課程,所以選擇留在神殿裡的孩子們數量不多。

 

  「留宿的孩子們都回來了嗎?」

 

  負責大門值班的聖騎士翻著手上的登記冊,「扣除掉被親人帶走的,留在聖殿裡的……應該都回來了。」

 

  聽到不確定的用詞,詢問的聖騎士神色微斂,重覆道:「應該?!」

 

  面對質疑的語氣,值班的聖騎士立刻改口:「都回來了。」

 

  「關門吧。」

 

  一句命令,負責大門守衛的聖騎士們動了,結束辛勞的一天。

 

 

  城外,前往向陽村的官道上,見到夕陽西落,帶隊的亞戴爾下令休息,聽到命令,聖騎士們開始紮營,若是以往他們是簡便處理,如今隊中多了二十多名孩童,隊伍的行進速度不只放慢,也得顧慮到孩童的狀況,即使都是街童,對這點疲憊不在意,但虐待孩童這事,他們可做不來啊。

 

  清出空地,升起營火,做起簡易晚膳,孩童們有的好奇,有些積極的想幫忙,大抵上氣氛和樂融融,沒有人因為落選一事而心情低落,孩童們從互不相識到玩成一片。

 

  吃完晚膳,打鬧一會,最後聖騎士們出聲提醒該入睡了,明天還得早起趕路,孩童們才不捨地就寢。

 

  以大個為首的三名孩子,選在離營火最遠的角落躺下,睜著雙眼仰望夜空,常見的星光,不知是心境轉換,還是地區差異,感覺上似乎有那麼一些不同。四人沉默好一會,就在彼此之間以為其他人都睡著之際,有人開口了。

 

「你們想不想知道為何神殿會如此大陣仗的擺出護送隊伍?」放輕的嗓音飄出。

 

「你知道?」翻身,撐起身體,一名孩子好奇了。

 

「嗯。剛才我去領晚餐時聽到的。」

 

「為什麼?」

 

「因為人口販子。」小聲的將自己聽到的訊息說出。

 

「人口販子!」原先還保持鎮定的大個驚訝地開張雙眼,瞅過去。

 

接收到那對黑眸傳來的視線,孩子繼續說:「對。因為十二小聖騎士的徵選,從大陸各地趕來不少孩子,那些人口販子也跑來了。」小臉蛋同時也糾結成一團。

 

對孤兒而言,人口販子不是單純的名詞,而是會令他們感到毛骨悚然的惡魔。

 

「審判騎士不把他們抓起來嗎?」

 

疑惑一出,立刻引來一連串點頭附和。為什麼審判騎士不把人口販子抓起來?這個問題令他們不解。

 

「十二聖騎士也想抓,可是他們得考量很多事情,暫時不得不放棄。」

 

就在大夥沉默無語時,別於孩童青澀的嗓音從上方傳來。四人齊抬頭望去,亞戴爾不知何時走過來了。「聖騎士叔叔。」

 

亞戴爾蹲下,瞧著四張童顏無奈地說:「孩子們,決定一件事不能只想到表面,得想到更深遠的層面,甚至有時得有所取捨,免得犧牲更大。」

 

「犧牲更大?」大個不解地呢喃。

 

亞戴爾想了一會,將話說得淺顯、直接。「人口販子太多,聖殿的人力有限,不可能為了抓一、兩組人口販子,而給了其他罪犯有機會趁隙抓走孩子。」

 

聽到這,大個懂了。「無法全面一網打擊,是因為聖殿一行動,人口販子們就會察覺,屆時他們就會趁亂逃跑,且極有可能趁亂抓走無依靠的孩子們。所以聖殿改採消極的作法,用最精簡的人力護送孩子返鄉。」

 

大個的分析讓亞戴爾不禁多瞧了他兩眼,眼裡迅速閃過一抹賞識,「對。因此我們只能放掉威普斯.葛利卡特這個惡名昭彰的罪犯了。」提起這個人,語氣裡充滿惋惜。

 

「威普斯.葛利卡特!他也到葉芽城了?」大個驚呼。

 

大個的反應使亞戴爾訝異。「你們知道他!」用複數稱呼,是因為眼前的孩子們對此震驚不已。可是,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

 

「大個,黑子會不會有事?」

 

大個面色凝重,嚴肅地思考這個問題。

 

「孩子們,別擔心,人口販子再怎麼大膽也不會對進入太陽小騎士複選的人下手。」顯然被忽略的亞戴爾出聲安撫孩子們。

 

就認知上認同是亞戴爾的話,大個卻覺得遺漏了什麼事,可惜他想不起來,抬頭凝視亞戴爾,後者揚起笑容,雖然比不上太陽騎士的燦爛笑容,那毫無保留的笑容確實穩定他們不安的心情。

 

「對喔。那些人可不是笨蛋,對太陽小騎士候選人下手,太明顯了。」放寬心的孩子,鬆了口氣,懸吊的心擱回原處。

 

「別擔心希爾菲斯了,快點睡吧。」亞戴爾輕聲催促。

 

四人異口同聲地道出:「叔叔晚安。」躺好,闔上雙眼準備入睡。

 

見狀,亞戴爾收起臉上淺淺的微笑,站直走去巡視其他孩子們。

 

聽著少見讓大個他們感到安心的腳步聲,忍不住又悄悄地表達自己的感觸。

 

「黑子應該睡了吧?」

 

「嗯。聖殿的床應該很好睡。」

 

大個閉著雙眼,笑道:「羨慕嗎?羨慕的話,當初就該認真,才能像黑子那樣成為十二小聖騎士的候選人。」然而戲笑瞬間隱去,緊閉雙眼的童顏,眉心緊蹙。

 

大個的異狀,三名同伴察覺到了,好奇地睜眼瞧向大個。

 

「大個?」

 

「……」

 

大個猛然彈起來,驚呼:「糟了!」

 

「怎麼了?」同伴急忙問道。

 

大個邊收拾隨身物品邊說:「太陽小騎士的入選名單是希爾菲斯。」

 

「有什麼問題?」

 

面對同伴的不解,大個嚴肅地重申:「名單上是希爾菲斯不是黑子啊,你們還無法理解嗎?」

 

頓時三人面面相覷,試著理解出這話的意思,不一會,三人皆恍然大悟了。

 

「啊!真的遭了。」

 

三人的齊呼聲引來注目,最讓人吃驚的是他們收拾東西的動作,似乎要離開。

 

「怎麼了?」亞戴爾想了解狀況,卻沒有人理他,應該說他們已經準備要走了。見狀,急忙伸手抓住大個。

 

「出了什麼事?你們不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幫忙。」不再是溫和的模樣,亞戴爾嚴厲地說。

 

大個直視亞戴爾,眼中出現猶豫,看到這點的亞戴爾,不假思索的說:「是跟希爾菲斯有關嗎?」能讓四名孩子如此的,只有他們口中的黑子了。

 

點頭,大個承認。「他有危險。」

 

  亞戴爾發出質疑:「你確定?」回應他的是眼前的四名孩子毫不猶豫點頭了。

 

  果斷的語氣、堅定的眼神以及孩子們的有志一同,剎那間亞戴爾相信了,沒有進一步詢問原因,顧不得是否會吵到其他的孩子們,喚來艾德,邊走向自己的馬兒,邊說:「艾德,隊伍交給你了,我回聖殿。」

 

  雖然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艾德沒有追問,直接應下。「你小心點。」

 

  亞戴爾翻上馬背,拉起韁繩,準備出發。

 

  「等一下,我也要去。」大個擋在馬兒的前方,毫不畏懼地說。

 

  對上大個堅持的眼神,亞戴爾伸手。

 

  看到那隻探出的手,大個將手搭上去,藉由亞戴爾的拉力上馬。

 

  「抓緊,別摔下馬了。」亞戴爾叮嚀,雖然不清楚原因,但早點趕回聖殿,說不定可以避免危機發生。

 

  聽到應聲,亞戴爾策馬在夜色中趕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