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來自過去的召喚-1

 

 

 太陽騎士……太陽騎士……

  太陽騎士,快點來……

  救救我們……

  太陽騎士……

  

  哎呀!

  這是第幾次摔下床了,我不禁自問著。

  這一天星期來,每天早上都在重復著同樣的事,真是怪了,我的睡癖何時變的如此差勁。

  太陽騎士會睡到摔下床這件事可千萬不能傳出去,否則我真的會顏面無存。

  廢話了那麼多似乎該從地上爬起來才對,但依照外頭的情形分析時間似乎還很早,那再睡一會好了。



=========================================



來自過去的召喚

 

  「太陽起床了!」

  別吵我,我最近睡眠不足讓我多睡一點。

  「太陽!」

  我拉了拉被子,阻隔那嗡嗡叫的擾眠聲,繼續與我心愛的被子纏綿。

  「格里西亞太陽,你馬上給我起床!」

  一陣如打雷般的低吼聲響起,驚的我彈跳起來。

  為什麼又喊出我的全名?

  「審判,一大早就發脾氣對身體不好吧。」我懶懶的唸著。再說大清早的就被人嚇醒,就不怕我因為這麼一嚇當場跑去見光明神了嗎?

  「今天要開月會議所有人都要到場,你還有心情在這賴床。」

  審判的聲音裡充滿著無奈,停頓了一會又接著道。

  「你最近的睡姿也太差了,怎麼有床不睡,決定改打地舖嗎?」

  打地舖!

  誰打地舖啊?我回頭瞧了瞧,怪了!怎麼我是睡在地板上連被子都被我拉下來。

  「……最近都會摔下床,今天淩晨摔下來後就懶的再爬回去了。」

  耳邊傳來審判輕嘆的聲音,「你快起床弄一弄,亞戴爾已經去幫你準備早餐了,別又讓大夥等你一人。」

  我聽話的連點好幾次頭,怎麼連審判都變成老媽派的。

  唉!看來我以後的日子似乎會越來越難過了。

 

  開會、開會,為什麼要坐在這裡浪費時間、浪費生命?

  枯燥無味的議題,害我忍不住眼皮越來越沉重。

  「太陽騎士長,針對剛剛的提案您有何見解?」審判話鋒一轉,將主權丟到我的身上。

  怪了!會議決議向來不都是你們決定就好了嗎?怎麼想到要來問我。

  正式的十二聖騎士之間的稱呼法,看來應該是剛剛打瞌睡是被審判發現了,才會惹來他這麼一問吧。

  「在光明神溫柔耳語的叮嚀下,太陽方才察覺經過長期光明神仁慈的洗禮,各位親愛弟兄們已能透徹的了解到那充滿著慈愛光輝的光明神遵遵教誨,更可將光明神的指示傳達給光明神的子民們,這讓太陽感到誠摯的歡喜啊!」

  原本沉靜的會議室,如今更加沉悶了,似乎只有我是帶著燦爛笑容。

  寧靜的會議室裡接著傳來了陣陣的對話聲。

  「太陽在說什麼啊?」

  「他剛在神遊,根本不知道我們的會議內容。」

  「那……

  「意思是他不想管,照例要把事情全推給我們去做。」

  「哇……他還好意思啊!」

  敏銳的感受到審判丟過來的白眼,我也只能裝傻一笑,當光明神殿的活動招牌已經夠累了,我可不想還攬了一堆公事在身上。

  「各位……

  審判開口打斷眾兄弟們的私下對話,看來他打算放棄要我盡盡聖殿之首的任務了。

  就在此時。

  太陽……

  咦!誰在叫我?

  維持著優雅的坐姿,不動聲色的來回觀查,似乎不是在場的聖騎士們在叫我。

  太陽太陽騎士……

  又來了,這次聲音比剛剛更大聲了,那聲音似乎也越來越近,近的……就像是在我的腦海中響起的。

  太陽騎士,快來救救我們……

  這次我坐不住了,起身順著感覺邁步,有一種念頭直催促著,催促著我非要找到聲音的來源不可。

  「太陽,你在做什麼?」暴風好奇的問道,看來我的舉動令他們百思不解,我卻無法解說這種奇特的感覺。

  當我順著聲音環繞會議桌走了兩圈突然停下腳步,聲音似乎就是在這兒發出的,但這兒什麼都沒有!除了一扇面對著外頭的窗戶。

  「太陽,快離開那裡!」

  審判的嗓音驚傳出來,但此時的我已無法做出任何的反應,一道白光瞬間發出,眼前一閃,暈眩感已抓走了我的意識。

   

  白光閃起,驚聲四起之時,慌亂之中審判似乎瞧見一隻手捉住了太陽的衣角,原本坐滿十二位聖騎士的會議室,卻在白光消逝之後只剩十人,至於消失的那兩人,就這樣突然的消失在眾人面前了。

 

  在一陣天旋地轉之後,當一切終於回歸於平靜,耳邊似乎傳來了吵雜聲。

  不會吧!我該不會是降落在人群面前吧!由於極度暈眩因此忘了該保持太陽騎士應有的優雅姿態,這下可慘了,若這件事傳到老師的耳中,一定又會被弄的死去活來,不知道現在補救還來不來的及。

  以優雅的姿態站起身,輕柔的稍整理一下外表,帶著太陽似的笑容緩緩地抬頭。啊!我的笑容僵住了,這是什麼情況?

  滿滿的人群以為我中心並將我包圍了起來,憑著感知力可以推斷這些人都只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並沒有特殊職業的人混在其中。看來剛才的姿式真的是醜到爆了,不然怎會聚集如此多的人。

  「這兩個人!你剛剛有看到他們是怎麼出現的嗎?」

  「沒注意到,但感覺上就像是憑空出現的。」

  「會是魔法師嗎?」

  「不是吧,他們兩個人身上都是穿著騎士服呢。」

  「你們不覺得那騎士服的樣子非常熟悉嗎?」

  兩個人!

  稍一回頭,耳邊即傳了熟悉的聲音。

  「太陽。」

  咦!羅蘭你怎麼也跟著我一起來了?真不愧是動作敏捷的死亡領主,在那當下連我都來不及反應了,你還可以跟上來。

  「我沒事,你呢?」

  沒多說廢話,只是一個簡單的聲音就代表了他的意思。

  真是夠懶!只是……我們彼此之間的稱呼似乎出了點問題。

  「太陽?對了,那人身上穿著不就是太陽騎士的騎士服嗎??」

  「真是好大的膽子,敢冒充太陽騎士。」

  ……冒充太陽騎士?!怪了,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可是正牌的太陽騎士,哪來的冒充之說,有問題!

  直覺告訴我最好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再好好研究一下現在的情況。

  「羅蘭!」

  真不枉費至交好友之稱,雖然我只出聲輕喊羅蘭即明白了我的言下之意,正當我們想要找個藉口先行離去,城內的聖騎士們已快速趕到,看來早在我們還處於迷惑之際,便已有人先去通知聖騎士了。

  

  圍觀的群眾迅速分散出一條康莊大道以供前來的聖騎士們行走,只是這會不會太大手筆了,有需要為了我和羅蘭兩人動員如此龐大的規模嗎?

  二十五位聖騎士與兩位聖騎士長,以屬性可知那兩位聖騎士長分別為烈火及……太陽騎士!

  啊……我的光明神,現在是什麼情況啊?難不成我沒有當上太陽騎士,而過往的一切純屬我的幻想嗎?

  以上只是我在心中的哀嚎並未真的尖叫出聲!

  明顯地對方也正在打量我們兩個人,似乎對這情形感到非常的困惑,基本上我並未奢望羅蘭會幫忙解說目前的情形。

  就在這時,對方的太陽騎士輕聲呢喃了一聲黑暗屬性,重重駭住了我們。看來,羅蘭的人形外貌似乎瞞不過他們,緊接著烈火騎士搶先開口。

  「冒充十二聖騎士長乃是污衊光明神之行為,罪不可恕,聖騎士們將他們帶回至審判所交由審判騎士長進行審判。」

  哇……!哪有人一開口就開打的,我都還沒辯解呢。

  面對來勢兇兇的烈火小隊,羅蘭別無選擇只能拔劍應戰,只是如今這些聖騎士可真讓我感到提心吊膽,加緊思索接下來該如何行動才能解除目前這充滿危機的窘態。

  正當我一邊思索同時也不忘仔細觀察對方太陽騎士的一舉一動。奇特的是他似乎只打算在一旁觀看沒有動手的跡象。

  不管對方正打著何種如意算盤,只要他暫時不行動,對我們而言也算是多了一分喘息的空間。

  咦!有人要偷襲。

  向左一偏,閃過了突如其來的一記。我靠!你們還稱的上聖騎士嗎?聖騎士不是都要光明正大的嗎?哪有人在搞偷襲的。

  左一閃、右一閃,上跳下蹲,我閃閃閃!該死,若不是穿著太陽騎士服,哪可能搞的如此狼狽,錯了是優雅的閃躲,一發魔法就可以送你們回去見光明神了。你說怎麼不拿太陽神劍出來抵抗嗎?得了吧!對方也有個正牌的太陽騎士,何需秀出我那使得亂七八糟的太陽劍法讓人恥笑呢。只是這也突顯了一個問題,太陽神劍向來是被我放在房間裡充當裝飾品,除非是重要場合否則絕對不會帶出門,又怎麼會掛在我的腰際呢?

  在閃躲了一會後,心想這樣纏鬥下去也不是辦法,時間拖越久對我和羅蘭越不利,不准懷疑為何我有辦法閃躲聖騎士們的攻擊,這當然是白雲的功勞了,好啦廢話少說,心一橫賭了。

  「羅蘭!」我大喊出聲警示,接著放出大量的聖光,聖光就像是風暴般的席捲廣場,當眾人都成了睜眼瞎子之時,我拉起被聖光掃到現出原形的羅蘭趁機逃離了廣場。

  

  喀喀喀的腳步聲近了,喀喀喀的又遠去了,當空氣中那緊張的氣氛終於散去之後,我飛快的跳離躲藏的地方。

  如同沾染上跳蚤般的原地跳動一會,才停下身軀極度佩服瞧向那無動於衷的羅蘭。

  他只是很冷靜的將掛在身上的垃圾拍掉,絲毫看不出來是剛從垃圾堆裡走出來的感覺。

  「羅蘭,你不覺得自己變的很臭嗎?」

  再次化為人型的羅蘭只是用著一種理所當然的眼神並非常認真的告訴我。

  「格里西亞,我已經沒有嗅覺了也就不覺得臭。」

  ……抱歉,是我的錯,我忘了,但你曾經也是個人啊,難道就沒有心靈層面的想法嗎?非要這麼實際嗎?

  算了,還是先正視目前的情勢,很努力地自我催眠沒有聞到身上的臭味,接著開口道。

  「羅蘭!你搞清楚現在是什麼樣情況嗎?」

  「不清楚,我只記得當時我拉住了你的衣角,接著就發生剛剛的事情。」

  羅蘭仍然維持他一慣的語氣直述著,言談之間讓人感覺不出緊張感。

  「我一直聽到一個聲音,一開始聲音還很小,但到後來聲音越來越大,當我找到聲音的出處時就出現了那道光芒,但當我清醒後就又沒聽到那聲音了。」

  我將身體靠著牆壁,回憶著前幾天的情況,嘗試想釐清這一切。

  「那你就是被那道聲音召喚而來的。」

  被聲音召喚而來?

聽起來非常詭異,但似乎真如同羅蘭所言,否則沒辦法解釋這一切。默默地點點頭,如今也只能認定這個推測了,當務之急需先將這裡摸個清楚才行,更重要的事,我好臭!哪裡可以先讓我洗個澡、換衣服啊!

  

  「剛剛那兩個人膽子真大,敢冒充十二聖騎士尤其是另一個黑衣人,他的黑暗屬性也太高了吧,高到讓人會以為是不死生物。」

  「那個黑衣人是真的有問題,至於另一個穿著太陽騎士服的真的是冒充嗎?」

  「太陽,你的意思是……

  「你有注意過那個人嗎?他的光屬性高的嚇人,甚至比我還高。」

  「……

  「還有他的身上佩帶的也是真正的太陽神劍。」

  「太陽你……

  「先回聖殿吧。」

  「太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太陽……。」

 

  曾幾何時太陽騎士會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曾幾何時太陽騎士會落魄至藏匿於黑暗巷弄之中,就怕會成為史上第一位被抓進審判所裡被審判的太陽騎士。

  以上所說,全是目前我格里西亞太陽的處境。為了躲避聖騎士們的追捕,我和太龍魔獄兩人目前正藏身於一條黝黑的巷子裡,說是巷子實在是太恭維它了,它根本就是只能容納以一人側身進入的寬度,幸運的是巷子口處被隔壁店家的物品遮掩住,所以沒人發現這裡還有隙縫可以躲進兩個人。什麼?你想問誰是太龍魔獄嗎?太龍就是羅蘭的化名啊,可別忘了。

  「羅蘭,你有什麼建議嗎?」

  原諒我無法正視著人禮貌的說話,好在羅蘭也能親身體會目前的窘境就是了。

  「或許我們該換下這身的騎士服。」羅蘭認真的說出他的看法。

  我也知道,但重點是要去哪找衣服來換?無奈之餘,我將身體的重量全靠在背後的牆上。

  依感知力可以得知,身後的這戶人家裡目前有三個人在屋內——兩大一小,只是不知為何那小孩身上似乎有黑暗元素正以一定的速度進駐中。

  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時,先是傳了來輕微的喀拉聲,緊接著嘩啦的一聲巨響,不偏不倚的,我倚靠的那面牆垮了一大塊,而我也跟著牆一起倒了下去。

  由於巨響驚動了屋內的人,也招來了城中巡邏騎士的關切。

  在牆倒掉的瞬間,羅蘭衝了過來,拉起我就往屋內的隱蔽處藏去。

  死亡領主的動作果然很快,我們閃過了前來視查屋主的視線,也躲過了女主人的注意,順利的躲進屋內唯一可以躲藏的地點——床底下。

  灰塵、蜘蛛絲在我的身上飄散著,害得我超想打噴嚏,就在此時一隻大手摀住了我的口鼻。

  「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什麼,就我們家後面的那面牆垮了一塊。」

  「方便讓我們看一下嗎?」

  「各位大人請。」

  「垮得真嚴重,你們要盡快找人進行修補否則到時房子會垮掉的。」

  「謝謝各位大人的關心。」

  隨著巡邏騎士離去的腳步聲,一顆緊蹦的心才輕鬆了些,只是為什麼會有股無法喘息的感覺呢!

  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