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來自過去的召喚-2

  屋內只有我一人,屋主一家與羅蘭都不在屋內。

  怪了!為何屋外聚集了那麼多人?依屬性看來不像是神殿和巡城騎士。

  該死,不會是羅蘭惹出什麼麻煩了吧!剛提到他,馬上就出現了,幸好沒事。

  「格里西亞,你醒了啊!」一進到屋內的羅蘭似乎還蠻高興看到我清醒的樣子。

有問題!

  「羅蘭,你怎麼可以到處亂跑,別忘了我們現在的處境。」語帶叮嚀的提醒著。

  「對不起,我有特別注意不要讓人發現。」

  瞧著羅蘭一臉聽話的模樣,讓我不知要如何應付,還是先起身稍做梳洗好了。

  正當我在梳洗的同時,羅蘭猶豫了會再次開口:「格里西亞,霍得先生他們沒辦法幫我們找來可替換的衣裳,但要到了兩件舊斗篷。」

  舊斗篷啊!也是可以,反正就是要把這一身騎士服遮住就對了。我點頭,繼續等待羅蘭將話說完。

  「……這裡是貧民區。」

  嗯,然後呢?

  「好多人都受傷沒辦法請祭司醫治。」帶著濃濃悲傷的嗓音再次響起。

  這不是昨天就知道的事情嗎?

  「他們的家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等死。」

  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格里西亞!」

  我放下手中的毛巾,用手將頭髮整理好,極無奈的轉頭望向羅蘭。

  誰來告訴我,眼前這個人真的是統帥不死軍團的死亡領主嗎?

「有幾個人?」

  羅蘭沒有回答我,只是心虛的將視線移往外頭。

  我走到門口優雅的將門打開,原本燦爛親切的笑容僵住了,無法克制地嘴角微微抽蓄著。這裡少說也有五、六十個人吧。

  帶著微笑緩緩的回頭,在大夥看不見的角度下,惡狠狠的瞪向羅蘭。見龍了,就算我聖光再多也不可能救的了那麼多人。

  在我銳利眼神的注視下,羅蘭自知是強人所難,但人都找來了還能怎麼辦?

  再次將視線移往人群,語帶歉意的開始了我的「唬爛」話語。

  「在仁慈的光明神祝福下,本人非常榮幸的有機會可以服務身為光明神子民的各位,讓諸位子民感受到這世界的溫暖,藉以趨趕隱藏於諸位心中的黑暗。但奈何,憑一人之力是無法完美的達到此界限,還望諸位能體諒必要之時需要有所取捨。」

  望著寧靜的現場,這下換我不知所措了,怎麼都沒有反應呢?

  「格里西亞,他們聽不懂的你的話。」羅蘭的嗓音幽幽自後方響起。

  我……忘了!

  「傷勢嚴重排前面,輕微傷勢的請耐心的等待自然癒合。」

  隨著我話一停,民眾馬上混亂了起來,大夥都堅持自己或家人的傷勢比較嚴重,彼此互不相讓。

  「安靜!」一聲怒吼響起,震的所有人皆靜了下來。

  「依傷勢輕重排隊,亂成這樣能算是光明神的子民嗎?」羅蘭震撼的吼聲,吼出了他天生的領導威嚴。見到民眾開始依序的排好,羅蘭這才收起嚴厲的表情。

這樣才對嘛,原來羅蘭你嚴肅起來不會比審判差。

  趁著民眾在整隊的空檔裡,我偷偷塞了顆硬麵包填肚子還差點噎住了,見到整理的差不多才回身開始進行醫治。

  嗚……沒有藍莓三明治、沒有香濃牛奶、更沒有甜而不膩的蜂蜜餅乾,為什麼我要這麼命苦!

  在我施放了不知第幾個初級治癒術和中級治癒術,並再次在心中哭訴著羅蘭的非人對待之時,從不遠處突然傳出轟隆隆的巨響。

  在場所有人皆被這巨響給駭住,紛面面相覷的對望,緊接著就傳出吶喊、哭泣聲。

  「快點,快救人啊,學堂倒了。」

  「快去通知守衛隊,還有光明殿的祭司啊!」

  緊急、混亂的消息不斷地從現場傳了過來,原本在場排隊的民眾們散去了三、四成,只要能動的、健康的人們全往學堂聚集了。

  當下,我和羅蘭兩人套上斗篷也趕往現場。

  學堂,是提供給七到十歲孩童學習基礎知識的地方,葉芽城裡共有四座學堂,分列於東、南、西、北四處,事實上這也等於是貧富階級的劃分。此處是位於城西的學堂,也是貧民區孩童唯一可以唸書的地方。

  瞧著倒塌的房子,孩童的哭泣聲四起,貧民區裡的大人們可說是總動員了,生怕晚了、慢了就會少救出一人。

  「孩子都找到了嗎?」

  「還差一個!」

  「守衛隊呢?祭司呢?這些孩子傷的好重。」

  「祭司他們說沒空過來,他們的行程都安排好了。」

  「我們就不是人嗎?只有那些有錢人才是人嗎?」

  怒吼聲、哭泣聲、抱怨聲從四面八方如排山倒海般傳過來,聽的我一顆心全揪結了。

  「羅蘭鎮定一點,我們現在沒空和光明神殿打。」黑暗氣息瞬開從我身旁散發出來,我壓低嗓音制止他。

  稍檢查了一下身體剩下的聖光量。咦怪了怎麼還有一半的聖光量,即使如此也不夠足以拯救那麼多的傷患。

  思索了一下,算了,試看看好了。

  「羅蘭,等會我的安全就交給你了,必要時能跑多遠就跑多遠。」

  瞧著羅蘭那一臉茫然的表情,不多做解釋我步出人群中,走向明顯是指揮者的身邊,向他說了幾句話待他同意,隨手撿起一支上課用的炭筆在一旁的空地上畫起大型魔法陣。

  「把受傷的孩子們都放到魔法陣裡,正中的位置留給我,還有別踩到魔法陣了。這個方法並不一定會成功,甚至會失敗,但為了拯救孩子們的生命,我們還是得要嘗試。」

  所有的魔法即使是治癒術都是有魔法紋路的,如今我就是在地上畫上最基礎的治癒術陣型,藉由魔法陣將治癒術擴大,而這一切都只是我推斷,說不定我連魔法陣都啟動不了。

  待孩子們都安置好後,我抬頭對著在場所有人警示道:「等會別讓任何的人、事、物打擾到我,即使是一片落葉也不成。」

  在得到眾人的承諾後,我拔出太陽神劍,將劍刺進魔法陣的正中間半跪下去。

  「偉大的光明神啊,在常年的關懷與祝福之下,生活在這大陸上的人們一直過的是溫馨快樂的日子啊!如今,在這時刻裡,的子民們正極力需要的力量,黑暗、悲傷正籠罩著他們,我以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的身份,向乞求賜福於光明神的子民們,讓他們沐浴在光明神的恩澤之下吧!格里西亞太陽在此代替他們向光明神期盼能賜予他們終極治癒術。」

  一道純白的聖光自我的身體與太陽神劍發散出來,沿著地上的魔法陣形成了一個巨大光球,漸漸的純白聖光轉換成鵝黃色的治癒之光好一會後,才開始向內消散,直至最後一抹治癒之光消失在我的身上。

  「媽媽!」

  一聲聲的孩童呼喚聲響之時,歡樂之聲伴隨而到,待我休息一會站起身向四週環視了一番,心神一驚,羅蘭!

  我拉住了其中一名婦人忙追問著羅蘭的下落。

  「巡城騎士們剛剛到達,那位大人把騎士們引到另一條街上,而男人們也都過去了。」

  聞言,我禮貌性的道謝趕往他們的所在地,若我的感知力沒有錯的話,聖騎士們也快要趕到了。

  

  不知雙方是如何對話的,在我趕到時就見羅蘭一人獨挑十位騎士,剩餘十五位騎士擋在民眾的面前,阻礙著民眾的參與,就在此時一支帶著「神聖祝福」的箭矢射向了羅蘭。

  「羅蘭!」

  情急之下我使出了風屬性魔法中的瞬間移動,移動到羅蘭的身前並使出大地之盾順利的將箭矢擋下來,只是這麼一來終於將我體內剩下的聖光量全部用罄了。頭一昏、腳一軟,差點站不住,由於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別想要我極不優雅的倒下,就情勢來看也是不容許。

  「大地之盾!」

  聖騎士們驚呼出聲。顯然他們不明白亦不了解為什麼我會使出大地騎士的專用之術。

  對上了羅蘭那擔憂的眼神,我示意要他放心不用擔心,待站穩腳步後,我毫無畏懼地對上了對方的太陽騎士及其聖騎士們。

  「光明神殿的主旨是要傳達對光明神的仁慈與嚴厲;用仁慈來包容、保護信徒們,並帶領他們走向光明;對待罪犯則是用嚴厲來使他們懺悔與審思他們的罪行,而如今當此地區的人民陷於災難與不幸之時,身為光明神代言人的你們卻沒有做到這點,這豈不是違背光明神的旨意了嗎?」

  我收起了平時對外的溫和與燦爛笑容,嚴厲的訓示著,接著直視第三十六代的太陽騎士,我轉述了當初老師告訴我的話。

  「正義是太陽騎士存在的信念。太陽騎士也許做不到全然正義,太陽騎士也許會妥協,但是,太陽騎士絕對不放棄執行正義,一旦你放棄執行正義,那就撕掉你胸前的太陽標誌,因為你不是個太陽騎士!」

  深吸了一口氣,繼續接著:「請問,如今的您有做到嗎?請不要立刻告訴我,還請您先去看看此區人民的生活情況再下定論好嗎?太陽騎士!」

  說到最後,我特地加重了最後的稱呼。好吧,我承認他們的行為與做法真的讓我非常生氣。

  一股沉默之氣籠罩住了現場。以太陽騎士為首的聖騎士們皆默默無語,而第三十六代太陽騎士露出了一絲絲的苦笑,當他跨步向前朝我靠近,原先被阻擋在一旁的民眾群裡的咕咕利夫夫婦倆衝了出來,擋在我和羅蘭的身前同時也開口了。

  「太陽騎士!如果你們要抓這兩位大人,就請你們先踩過我們的屍體。」

  話一說完,大批民眾們也隨之向前,紛紛將我們包圍住,不讓聖騎士們接近。

  在混亂之中,我又聽見了聲音。

  太陽騎士……

  太陽騎士,快點來!

  救救我們、救救我們……

  「羅蘭!抓著我。」我叮嚀著羅蘭,就怕他沒跟上。

  白光再現,我再次失去意識了。

  

  沿著河岸慢行遊走,悠閒欣賞著綠意盎然的大自然風光,真可說是一大享受。至於目前的所在位置嘛,抱歉我並不曉得。

話說四天前,就羅蘭的記憶而言,當我們在二十八年前的葉芽城裡遭受到聖騎士們的圍捕後,隨著光芒再起我們即出現在這座未知名的森林裡。

  因為耗盡了所有的聖光量,我整整昏睡了兩天到第三天才清醒過來。在與羅蘭討論過後決定還是先行到有人煙的地方,最豈碼也要搞清楚目前的所在時空與位置。

  在遭遇過這兩天非人的對待——為何會說是非人的對待呢?羅蘭不會餓但我會餓,問題是我們沒一個人會料理食物,即使獵到新鮮的食材也無法吃到一頓像樣的食物,所以眼前的山明水秀早就進不了我的眼中,如今的我只期盼能早點找到村落,好好的吃一頓、洗個澡再睡一覺,這才是人生享受。

  說著說著,前方出現了竹籬,太好了,看來是走到村落了。

  「啊!」這算是樂極生悲嗎?由於太過興奮終於來到人群聚集的地方,結果忽略地上正巧有一大窟窿,硬生生的跌了進去,連帶著原想拉住我的羅蘭也一起被拖了下來。

  「什麼人?」

  「……

  「你聽錯了吧,根本沒人嘛!」

  「嗯!算了,還是回到正事上頭吧。」

  「你說上頭剛咐吩下來的是什麼事啊?」

  「聽說葉芽城裡出現兩個冒充十二聖騎士的假騎士,現在上頭下令要找到那兩名假聖騎士。」

  「是假冒哪兩位?」

  「說到這個那兩個人膽子真大,敢冒充太陽騎士和魔獄騎士,所以接下來你們要多注意一下。」

  「有畫像嗎?」

  「畫像沒有,但像太陽騎士該有的特徵冒充者都有,像是金髮藍眸、白晢的膚色及燦爛的笑容;另一位則是黑中帶銀的髮色再搭配上藍眼,皆約二十三、四歲左右。」

  「嗯,我們會注意的。」

  ……

  聽著上頭遠去的聲音,我安靜了會。運用感知確定附近已無閒雜人等後,才和羅蘭爬出坑洞。

  「照這情形來看,我們還在二十八年前的忘響國世界,並沒有跳換到別的時空中,只是接下來會越來越難行動了。」

  羅蘭並沒有說話,但我知道他目前正緊盯著我瞧,好一會後他才開口,只是他這一開口,害我超想吼他的。

  「格里西亞,你這一走出來不用十分鐘,馬上就會被人認出來了。」

  說我!你以為你就好到哪邊去,對方也明白的指出你那頭被迫偽裝的黑中帶銀頭髮。我冷冷的望著他,突然超羨慕起他的。

    「羅蘭,你把頭髮的偽裝解除了。」

    話才剛說完,羅蘭一個手勢過去後,他那黑中帶銀的髮色就又回到生前的褐髮。別訝異,請記住羅蘭早就死了,他真正的身份是死亡領主,人類的外表是假象,既是假象想要改變一下髮色可是輕而易舉的事。

    解決了羅蘭的問題就剩下我的問題,這還真是個難題,難不成真的要去當個見不得人的刺客了嗎?頭痛啊!

  

  推開酒館的大門,一踏進酒館即察覺到來自酒館內酒客們的打量視線,自在地走到角落的位置坐下,並叫了幾樣小菜和四瓶酒,別懷疑!真的只有叫了四瓶酒,因為還有正事要辦。

  「格里西亞,我們身上沒有錢。」羅蘭在聽見我出聲點菜後,不認同的出聲提醒。

  待女侍將酒菜都上齊後,我先開了瓶酒灌起來,暢快地飲完一瓶後意猶未盡的才緩緩說道。

  「進來酒店不點酒菜才會令人起疑呢。喏!你瞧……。」

  餓死我了,終於可以吃頓像樣的食物,在這幾天裡我是多麼希望陪我出來的人是綠葉或著寒冰。

  羅蘭不動聲色的查看四周,果真原先還在打量我們的酒客、冒險者們都又做回自己的事情,不再繼續將我們視為特殊份子緊盯著不放。

  「那你等會打算怎麼付錢?」向來秉持正義的羅蘭,擔憂的詢問。

  怎麼做?若可以吃霸王餐當然是最好的,反正這裡又沒有人認識我,只是身旁跟了個死腦的傢伙,想想就好,別奢望可以實際實行。

「羅蘭,別想那麼多快吃吧。」不作正面回應,放下手中筷子再抓起兩瓶酒,雙手開瓶功再現並將其中一瓶遞給了羅蘭。

  羅蘭無奈的接過酒瓶,拿起筷子也跟著用起餐,一句呢呢細語含在口中並未大聲說出。

  酒館內聊天聲、划拳聲四起,最安靜的莫過於我們這桌吧,就在此時酒館的大門開了,緊接著踏入酒館內的是五名騎士,依盔甲上頭的徽章看來是隸屬於葉芽城城中駐軍騎士。就不知為何城中駐軍會跑來這距離葉芽城有四天路程遠的小鎮。

  身為五人小組的小隊長一進酒店便開口大喊:「店家來個十瓶烈酒,再上個六樣小菜。」

  果然身份不一樣受到的待遇也就不同,店老闆立即上前招呼並主動送上了兩樣下酒菜當點心。

  「各位大人,辛苦了。」店老闆那哈腰鞠躬的樣子,真讓人看了不順眼。

  「別提了,剛剛又護送四名祭司進維德村,等會要趕回城裡覆命呢。」

  當酒一上桌,五名騎士紛拿酒瓶對準大口,咕嚕咕嚕的將酒灌下肚,隨即豪邁大手一揮,擦去嘴角的酒漬。

  「又送四名祭司進維德村!難道維德村的疫情還沒得到控制嗎?」

  一談起此事,在場的客人紛紛關切了起來。

  「還沒!聽說若疫情再無法解除的話,賈斯德領主在考慮要不要滅村了。」

  「滅村?有這麼嚴重非要滅村嗎?」店老闆明顯受到驚嚇,嗓音變的刺耳讓人極度感到不舒服。

  騎士小隊長深嘆了氣,語帶沉重的敘述著。

  「沒有辦法啊,自從這怪病的疫情爆發後,至今已派出了快二十名祭司還是得不到控制。目前整個維德村已進入全面封鎖,除了祭司外任何人都不准進出,就連小動物都不能,國王也不想讓疫情蔓延到外頭,屆時死傷會更慘重的。」

  張開了雙耳,仔細聆聽著他們的對話。

  維德村!在我的記憶力並有沒這個村名啊,更何況是還爆發了未知名的疾病。祭司……,看來似乎有必要前往調查個清楚。

  只是在出發之前還有個難關要過,那就是眼前的酒菜,難不成真的要吃霸王餐嗎?這真的要好好的想想。

  「格里西亞,那邊。」羅蘭的嗓音打破了我的沉思,正有一群冒險者緊盯著我們瞧。感謝光明神,替我們找來一批善心人仕。

  「喂,小子,說說你們是什麼職業的?」一名肌肉橫生,活像一隻大熊的戰士帶著幾分的醉意來到我們桌旁。

  「騎士!」羅蘭堅定的說著,這可說是他終生的職業呢。

  可是羅蘭不是我要說了,你現在可是魔獄騎士長,所以應該說是聖騎士吧。也還好你沒說就是。

  「騎士!憑你們這瘦小的身軀可以當騎士,有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