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來自過去的召喚-3 (完)

  「他們大半的人似乎都病了,但我看不出來是得了什麼病,至少可以確定的是若不是念著孩子們的安危,他們早就反抗了。」

  「你有告訴他們孩子們的現況嗎?」我憂心的問道,生怕依照羅蘭這直腸子的天性,會老實的一五一十講出去。

  「……我只說他們被集中關在一幢屋子裡。」羅蘭緩緩的道出,從話中可以聽出他的無奈與哀傷。

  將感知無盡的放大放至極限,感受著寂靜的夜晚、感受著這林中的一草一木,我做了個決定,雖然很危險但是也只能這樣做了,再怎麼說這是二十八年前的忘響國,光靠我和羅蘭兩個人是成不了大事的。

  「羅蘭,接下來我們要兵分二路,危險性很高,一個不小心我們可能會命喪於此,你要做嗎?」

  沒有回答,但我可以感受到他那堅定的心,此時的羅蘭或許真的比我還像是個太陽騎士吧,滿腦子只充滿著光明教義以及執行正義。

  「三天後即是月陰之日,賈斯德領主他們要召喚暗黑殺神,面對他們有近百位的士兵與騎士另外再加上二十多位祭司,光靠我們兩個人是阻止不了他們,所以要有人去通知聖殿帶來援軍;而另一個人則去救出村民們。」

  「格里西亞,從聖殿到這裡就要三天的時間,時間上來不及吧。」羅蘭冷靜的指出方案中的缺失之處。

  這點我並不是沒有想到,只是辦法是人想出來的。

  「這沒有問題,我有方法可以讓人馬上到聖殿,但是那只能單向傳送,所以必須要自己想辦法趕回來。」

  聞言,羅蘭同意的點頭「那我去救村民,你去通知聖殿。」

  ……這算什麼,怎麼大夥老是分派跑腿任務給我,審判、教皇都這樣了,連你也是。

  對於羅蘭的提議,我搖頭了。「若是聖殿不相信我們的話,我可是沒有能力連跑三天回來,還是你去吧!雖然對你而言,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工作,情況不對就先閃。至於救村民的事情,就交給我,按理來說接下來這幾天士兵們對村民的守備應該會比較鬆懈,因為他們要為召喚的事情做準備。」

  經過再三的反覆思索後,從前次和聖殿交手的情況看來,羅蘭似乎也覺得前去聖殿是比較危險的工作,所以也就同意此方案。

  來到林中的一處,確定四周沒有人後,我快速在羅蘭身旁的在地上畫起一個小型的傳送陣,這迷你傳送陣,可是有一天我太無聊在圖書館裡發現的,它可以點對點傳送,只可惜它有距離限制,還好從這到聖殿的距離剛好是極限,且因為傳送目的地那方沒有傳送陣,所以必須先鎖定某一位置的某一物,才能進行傳送。

  將寫好的信紙遞給羅蘭,念頭一轉,我動手將老師交付的「永恆的寧靜」戴在羅蘭的脖子上。

  「格里西亞?」

  「當初老師會把這東西寄放在我這兒,是要用我強大的光屬性來遮蔽住這東西的水屬性,因為你要去的地方是聖殿,所以我改用它強大的水屬性來消散掉一些你身上的黑暗屬性,理論上應該可以幫你多拖延一些時間。」

  淡淡的解釋,說實話我還真的分配了一個超級危險的工作給他,所以能多幫點就幫點,反正順利的話「永恆的寧靜」和羅蘭都會平安回來。

  接著不再浪費時間,我啟動了傳送陣,望著消失而去的身影,該為接下來的行動做準備。

  只是願光明神保佑羅蘭可以平安的回來,因為傳送陣的另一方可是號稱最痛恨不死生物的大頭目——太陽騎士的房間。

 

  當初大手一劃,將任務分配清楚的我,如今還真有種搬石頭砸自腳的感覺。

  救村民!怎麼救啊?我只有一人,對方可是派了十多位士兵在警戒呢!環視著下方的情況,這可真是難倒了躲藏在樹上的我。

  就在此時,約五百公尺外的距離起了些騷動,雖然我沒有綠葉的好眼力,卻有著超優良的感知能力,若感知能力沒有出錯,看來似乎又出現了一群人馬,五名騎士、二十名士兵、一名普通人類以及一名……主教級的光明祭司!

  主教級的光明祭司啊……身為整件事的主謀者都現身了——霍爾夫和賈斯德,看來必須好好的規劃一番。

  在那之後又經過了整整一整天的時間,我全身虛弱的靠在岩壁上。好餓喔,距離我上次用餐已是兩天前的事情了,就連水份也沒攝取到多少,更何況我還努力活動了一天半,連帶著身體裡的聖光量都空虛了幾分。

  喝!有人接近,依這屬性來看……

  「格里西亞!」低沉的嗓音中,帶著幾分的擔憂。

  「羅蘭,有吃的嗎?我快餓死了。」極沒形像的忙問著。

  羅蘭從腰間上解下袋子,剛從袋中拿出一塊麵包馬上被我搶了過來,雖然它只是一塊又粗又硬的隔夜麵包,但對我而言簡直是人間美味。

  「吃慢點,沒人跟你搶。」被我吃像嚇到的羅蘭急忙出聲提醒,同時不忘從袋中翻出水袋遞給我。

  在啃完三塊硬麵包及喝掉大半壺的水後,我才心滿意足的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可惜就差了個飯後點心,不然就是完美的一餐了。

  「格里西亞,你吃飽了嗎?」羅蘭出聲詢問著。

  我點了點頭開口:「羅蘭,你怎麼會想到要帶吃的回來?」

  「我將信交給太陽騎士後本想直接回來,但想到你應該會不好意思跟小孩子們搶東西吃,所以先繞去買些吃的再趕回來。」

  羅蘭,我真的太感謝你了,若沒你在我身邊,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好啦,噁心、肉麻的廢話到此終止該說說正事了。

  「格里西亞,村民們有救出來了嗎?」在我還沒說到半句之前,羅蘭開口的第一句話就刺傷了我,這……不就擺明要我承認自己辦事不利嗎?

  「沒有,目前救不了,只要救了一邊一定會驚動了對方,且連霍爾夫主教他們都到了,結果目前敵方兵力已突破一百,真的光靠我們兩個……難啊!」

  將全身重量全倚靠著背後的岩壁上,無奈的述說著目前的最新情況。

  聞言,羅蘭也沉靜了下來,加入思索的行列,說真的憑藉著兩人之力要救整村的村民,這本來就是不可能,更何況還需要阻止暗黑殺神的出現,更是難上加難。

  「不管了,盡人事聽天命吧。我們不能傻傻在此呆等聖殿的援助,事有輕重緩急,還是先做些開打前的準備。羅蘭,先說好了,等會不准用騎士精神來轟炸我,就目前的情況是完全不適用那狗屁精神的。」

  我鄭重的叮嚀著羅蘭,在此刻這種混亂的場合裡,我可不希望在聽見他那騎士原則。

  瞧羅蘭那雙唇微張,似乎正想說些什麼,念頭一轉還是闔上了,我滿意的點頭。

  「好啦!開工了。」

  「開工?」

  「做陷阱啊,敵明我暗,正是發揮陷阱最大功能的時機。」

  「……

  「羅蘭,等會類似挖坑、搬巨石等事情全靠你了。」 

  「……格里西亞,你的頭髮褪色了。」

  「昨天晚上突然下了場大雨,正好全身上下洗了一遍,救了我的鼻子一回。」

  ……

 

  夕陽西下,星月綻放,黑夜之中一輪明月……是紅月初上樹梢,在紅月的照映之下,林中的花、草、樹木似乎增添了幾分詭譎的氣氛。

  今日正是月陰之日,同時也是三日屆滿之時,我們正趕回孩子們的聚集地,一方面是要事先告知孩子們接下來的行動,更重要的是要確認聖殿是否有派人前來支援。

  來到屋子的外圍,守備人員如同往常似乎沒有增派人員之勢。熟門熟路的再次翻進圍牆內,剛靠近屋子即感受到屋內明顯多了一個人,一個我們正在等的人。

  大門一開,熟悉的孩童聲音響起。

  「暴風哥哥,有人來找…………你的頭髮……」絲卡蕾的話含在嘴中,驚訝二字已不足以形容她現在的表情了。

  「進去再說。」輕推著絲卡蕾,羅蘭關上門,不受孩童們的情緒所影響。

  「暴風哥哥,你的頭髮怎麼變金色的了?」小約翰好奇的拉了拉我的頭髮,不能理解,只是兩天沒見怎麼我的頭髮就變色了。

  我伸手抱起了小約翰,笑道:「告訴你一個秘密,歷屆暴風騎士的藍色頭髮都是用染的,所以暴風哥哥的頭髮只是褪色了而己。暴風哥哥應該沒變醜吧?」

  死小孩,若你敢說我變醜了,看我怎麼修理你。

  「暴風哥哥,你現在這樣子好漂亮喔,比那個大叔還要漂亮。」小約翰開心的笑著,同時小手一指,指向了屋內的另一名大人。

  ……漂亮……應該是要說帥吧!

  一記銳利的眼神瞪向左手邊。羅蘭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偷笑。

  被我狠狠瞥了一眼的羅蘭,收起輕鬆的心情,認真的面向對方開口。

  「……請問,只有你一人來嗎?還是……」在同時有兩位太陽騎士的情況下,羅蘭明顯不知該如何稱呼對方了。

  「溫暖好人派的六位騎士長及其各小隊皆出動了,另外殘酷冰塊組由各副隊長帶領五名隊員也一同前來。在不驚動敵人的原則下,目前全部聚集在村外。這是教皇要我轉交給你的東西。」

  第三十六任太陽騎士在解說的同時,遞出一只信紙給我。打開信紙一瞧,紙上並未留下任何話語,只有一個魔法陣形。

  「這個老狐貍又在設計我。」我輕啐了一聲。

  「……教皇陛下交待我來到這後,一切都依你的指示為主,還請你分配一下接下來的行動。」

  第三十六任太陽騎士的臉上佈滿了奇特的表情,有著尷尬、懷疑與不解,明明身為聖殿之首,卻又要聽令於一名身份不明的人,這種矛盾我可以理解,但非常抱歉,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

  「溫暖好人派派兩名副隊長,一組帶四十名聖騎士前往囚禁之處搭救被囚禁的村民們,另一組帶二十名聖騎士來這裡保護孩童們,其餘的聖騎士們以及各騎士長皆前往祭壇阻止暗黑殺神的召喚。所有人員皆需在一個小時之內就定位,準一個小時後同時行動,在移動的過程中嚴禁驚動敵方,若稍有閃失,可能就有一方的村民保不了。」

  我話剛停,羅蘭從懷中抽出了兩份地圖交給了第三十六代太陽騎士。

  「這是維德村的地圖,上頭有村民們的所在地以及陷阱,你們在行動時要特別注意。」

  針對羅蘭口中的陷阱,第三十六代太陽騎士微楞了一下,不做任何意見發表。

  「那我先回去通知大隊開始移動,等會見。」第三十六代太陽騎士帶著地圖俐落的翻出圍牆,消失在夜暮之中。

  待送走了第三十六代太陽騎士後,我將注意力移回到一旁靜候的孩子們身上。

  「絲卡蕾、艾得!記得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害怕,等會就會有聖騎士們來保護你們。」我低聲囑咐著,就怕晚點的打鬥場景會嚇著了他們。

  「你是太陽哥哥吧!」艾得認真道出他的觀察心得。對此我只是以微笑對應著。

  在將孩子們全安撫好後,才又將視線移轉到羅蘭的身上。

  「羅蘭,等會我要你去救一個人。」

  羅蘭並沒有回話,只是靜待著我的續文。

  「維德村的村長先生,由於知道太多事情所以被他們拘禁在村外的另一頭,我希望你等會能去救他。」我以著無比嚴肅認真的表情對著羅蘭說道。

  「格里西亞,我不能丟下你一人去面對這場打鬥。」

  羅蘭同樣也以再認真不過的表情、語氣說著。面對如此堅持的他,我自有辦法可以讓他妥協。

  「這是命令,魔獄騎士長。」面對死腦筋的傢伙最好用的方法就是這招。

  在臉色經過一青一白後,羅蘭妥協了。

  「遵命,太陽騎士長。」

聽到此言我滿意的點頭,一切的事情都有依照我的安排下去進行,不錯。

  凝視著夜空,我在心中向光明神祈禱,祈禱今晚的行動能一切進行順利,也祈禱今夜別是殺戮行動的開端。

 

夜暮低垂的時刻裡,原是大地休憩、靜養之時,此刻在這黑夜裡卻迷漫著緊張、詭譎的氣氛。我隻身一人奔跑在這林道中,在無人陪伴之下,明顯感受到森林中大地的嘆息與哀傷。

  枯萎的植物、死亡的動物、萬物生命無聲的逝去正悄悄上演著,而我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細查,因為就算我停了下來也阻止不了這一切的發生。

  用不了多少時間,便來到俯瞰祭壇的置高點,感受著周遭的一切,看來要各分隊聖騎士們全部就定位,似乎還要花費些許時間。

  此時六位聖騎士長也不動聲色來到了這裡。

  「聖騎士們差不多就定位了,我們在來的路上悄悄解決掉三小隊的人馬。」第三十六代太陽騎士如此說道。

  有如化身為馬戲團中的猴子被人觀賞的感覺真不好受,雖然沒有明講但可以感覺到目前正有十二隻眼睛緊盯著我。

  「等會六位騎士長的重要工作就是阻止召喚術的進行,所以首要目標就是那二十名祭司及其主教;魔法陣大家都看過了吧,若阻止順利就用不到那個魔法陣。」

  「那你呢?你做什麼?」烈火騎士沒有應有的火爆模式,精明銳利的詢問著。

  而我自然以燦爛的笑容應對:「你有看過指揮官親自上戰場的嗎?」

  「你!」才剛想烈火騎士沒有應有的火爆模式,馬上就出現一臉氣憤表情,頗有打算將我毒打一頓之意。面對此景,第三十六代太陽騎士開口緩和。

  「烈火,現在不是爭吵的時,該準備了吧,月亮快到正中間了。」

  強壓下不情願的情緒,烈火騎士率先往下方移動,其餘的聖騎士長也緊接著移動。

  「你的弟兄呢?」第三十六代太陽騎士緊盯著下方,看似隨口實則頗有涵義詢問。

  「我把他調開了,他不適合待在這裡。」我緩緩的回答。

  「怕等會滿天的神術會傷了他。」身為第三十六代的太陽騎士,小小的假象是瞞騙不了他的,死亡領主和闇騎士的黑暗屬性還是有分別的。

  我頭也不回淡淡的敘述:「我是怕會傷了他的心。這個村子種植了禁忌的植物——迷幻之果,不止食用的人中毒,連同這塊土地以及生活在這塊土塊上的所有萬物都成為它的受害者。在我們的左後方不遠處有一隻兔子的屍體,那兔子已死了三天,經過這三天的曝曬與雨淋,卻絲毫沒有腐敗之況,就好像剛死的樣子,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沒有搖頭也沒有回答,只有一張帶滿憂慮的表情,再再顯示了對方也清楚明白造成這情況的原因。

  「那是因為太毒了,毒到連蟲子都知道那肉吃不得。……身為太陽騎士的你,應該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吧!……若連那唯一可能可以挽救這塊土地的方法都不可行的話,你就必須下令執行最後一項命令,為了生存在這塊大陸上的所有萬物。」

  低迷沉重的道出這一段話,也就因此我非得調開羅蘭不可,他那充滿著正義感的死腦筋,一定無法接受這一切的。

  正義是太陽騎士存在的信念,卻很難執行全然的正義,必要之時,還是要有所抉擇。

  在我說完話後,一股沉重的壓力壓的第三十六代太陽騎士似乎喘不過氣來,但我幫不了他,因為這是他份內的責任,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再次低頭一瞧。

  「該死!他們已經開始召喚儀式了。」不管另兩邊的聖騎士們是否已就定位置,揚手一丟,一記火球在上空炸開了。

  「進攻!」

  從四面八方傳出聖騎士們的戰呼,由各聖騎士長們領軍的聖騎士們衝出林中,面對面與賈斯德領主率領的士兵們直接對戰了起來,而原在一旁的第三十六代太陽騎士也在第一時間裡向下衝了出去。

  當兩軍正面交戰之時,敵方的士兵以祭壇為中心,將祭壇圍起了防護線,祭壇中的祭司們正加緊唸起了召喚之術。

  「快點突破防護線,別讓祭司們施行召喚之術。」太陽騎士的怒吼聲從場中央傳了出來。

  當最前方的聖騎士努力的向前攻擊,防護線後方的指揮官也下令了。

  「啟動攻擊魔法陣。」命令一下,敵方事前準備的魔法陣即被祭司們啟動了。

  漫天的火球瞬間而至,砸亂進攻陣形也撼動聖騎士們的心。慌亂之中大地小隊急忙施展大地之盾阻擋火球的攻擊,卻阻止不了魔法陣的發動。 

  該死,看來場上沒有寒冰小隊的成員,瞬間移動咒語一起,我出現在大地騎士施展出來的大地守護盾後方,雙手一伸,寒冰的拿手絕活冰凍魔法被我拿出來使用了。

  幾名負責啟動魔法陣的祭司們,皆被我這突如其來的冰凍魔法凍住了四肢,趁著此時我大喊,「綠葉。」

  原本還擔心第三十六代的綠葉騎士會不知如何反應,還好即使沒有默契,但似乎腦容量也沒有比較少,五支箭矢同時飛射出去,不偏不倚正中紅心。

  少了魔法攻擊,進攻速度增快了不少,但可怕的是對方也完成一半的咒語,空間洞硬是被打開一個小洞。

  雖只有一個小洞卻也從中飄出不少的幽靈,別小看幽靈喔,他們可是專門做精神攻擊的呢。

  面對從前方飄來為數不少的幽靈,忍不住在心中嘲笑,真是自尋死路的幽靈,膽敢跑來打擾我,淨化之火一燃起,幽靈的淒厲聲隨之響起,真是污染了我的雙耳。

  「你……到底是誰?瞬間移動、冰凍魔法、淨化之火,你會的也太多了吧。」在我旁邊的大地騎士一臉錯愕的盯著我。

  針對他的問題我不想回答,也不知該如何回答,直催促著進攻。

  戰況拉的太久了,沒想到第三十六代聖騎士們的素質似乎沒有第三十八代們的強,眼見空間洞已打開了一半,防護線卻只攻破一小角,心一橫大吼。

  「前線注意……地裂術!」我衝到了前方,左手使出大地之盾保護自己,右手往地上一拍,施展出堅石騎士的絕活,地裂術!

  因地裂術整個地面產生了裂痕與縫隙,祭壇的兩根石柱隨之傾倒並壓住兩名祭司進而造成召喚陣的缺口。

  聖騎士們趁勢完全攻破了防護線,如今已是打成一團亂了。雖然我們成功的阻止召喚術的完成,但空間洞卻仍持續增大,明顯在另一頭的幽冥界裡似乎也有人想盡辦法要衝過來。

  「十二聖騎士,魔法五星陣。」第三十六代的太陽騎士高聲一喊,看來他打算要一口氣解決這一切了。

  五名聖騎士長快速圍起空間洞,並各自依照魔法五星陣的陣型排列,此時的各小隊反過來保護自家隊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