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夢魘再開 (全)


楔子

 

太陽,醒醒……

  吵雜的呼喚聲持續攻擊我的雙耳,吵的我想伸手隔絕掉這煩人的聲音,不解的是,為何我的雙手卻是如此的沉重就如同被綁上鉛塊一般。

  床邊似乎站了兩個人,好像是……審判和寒冰。

  輕發出聲,讓他們知道我人已醒,可以停止那如同召魂式的叫喊。

  正當我想將身體努力向上撐起,審判也上前幫了我一把,並將我調整至最舒適的位置。

  「太陽,你現在感覺如何?」審判那擔憂心情一覽無遺。

  「今天是幾號了?」我虛弱的問道,總覺得自己似乎睡了很久,但不管怎麼睡似乎都睡不夠,一直呈現在極度疲憊的狀態。

  接著在聽到審判的回答後,我那卡住的思緒這才動了起來。

  還記得在一個月前,因為我私自外出導致失憶進而惹出一串事情,審判為了嚴懲我把我關到禁閉室內批改一個月的公文。

  正當我滿心歡喜迎接出關日的到來,頭一昏、腳一輕便失去了意識。

  而在這其間,我幾度在昏昏沉沉之中醒過來幾回,但總是很快又陷入昏睡狀態,沒想到這一躺就躺掉了五天的時間。

  審判端了碗粥給我,伸手接過來聞著這加了香菜的粥,卻引不起我的食慾。

  試著舀了一匙吃進嘴中,平日香甜可口的粥在此時卻變的如此難以下嚥,放下湯匙將碗遞還給審判。

  「太陽,你這幾天都沒吃什麼東西,這樣是不行的,多少吃點吧。」審判好心的規勸。

  默默的搖頭,我真的吃不下。

  「那喝這個吧。」

  寒冰從桌上拿杯飲料要我試看看,從味道上聞起來,這是藍莓牛奶。

  我最愛的藍莓,沒想到寒冰會想到把藍莓跟牛奶混合在一起,或許這個東西可以引起我的食慾。

  藍莓牛奶的香甜味,還真的引發了我對吃的慾望,端起杯子大口的喝下,然而當牛奶進入食道內沒半分鐘的時間,一陣反胃感湧起,剛喝下肚的牛奶全讓我吐了出來。

  面對此景,審判和寒冰嚇到了,當下不再催促我吃東西,瞧著眼前兩個忙著清理善後的身影,我的視線又漸漸的沉重,聲音也離我越來越遠。


夢魘再開

 

  黑暗虛無,我困惑的東張西望。這裡是哪裡?我不是在自己的房內嗎?怎麼會跑到這裡了?

伸手不見五指,抬腳踏了踏地面,沒有踩到地面的感覺,也沒有踏地聲,更重要的是也感應不到任何的東西!

  這裡到底是哪裡?是該向前走還是要向後走?

  就在我猶豫不決,幾道孩童的輕笑聲,從前方傳了過來。

  「什麼人?有人在這裡嗎?」試著輕喚出聲,想從中探得一二,然而除了孩童的輕笑聲外並沒有人回應我。

  想了想,與其繼續待在這,或許朝著聲音前進可以尋找到人。

  於是,我邁出了步伐,一步一步朝著孩童的笑聲前進。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一個踩空,身子快速向下掉落……

 

☆     ☆     ☆     ☆     ☆     

 


「審判騎士長!」

  審判停下腳步回頭一望不怎麼意外,喊住他的正是一身黑色緊身衣打扮的魔獄騎士。

  「魔獄騎士長,又被太陽甩開了。」帶著不明顯地笑意,審判簡單的道出。

  魔獄無奈地開口:「太陽趁我跟狄倫在說話的時候跑掉了。」

  太陽也只有從禁閉室出來的頭三天裡,乖乖地窩在房裡敷面膜,當他從魔獄的口中得知自己的膚色又恢復為牛奶白時,便又故態復萌三不五時消失個無影無蹤。

  「希望他可別又招攬了什麼麻煩才好。」一回想到上次被太陽甩開的下場,魔獄不免擔憂了。

  「別擔心太多,剛剛大地才告訴我寒冰那多了隻餓死鬼。」

  不久之前大地才以極快的速度飛奔過去,不清楚的人還以為發生了緊急事件,然而實情卻只是為了護住屬於他的那份點心,不讓某隻不對盤的餓死鬼搶走罷了。

  聽到此事魔獄這才放心了。沒想到卻在此時一名審判小隊的成員急奔過來。

  「審判騎士長!」

  同樣的畫面、同樣的對話就在此時再次響起。

  「審判長,魔獄騎士長,附近發生了不明原因的大爆炸,沒有死傷,但是祭司說現場有濃厚的暗屬性聚集,可能有人在那施展過死靈法術。」

  聞言,審判和魔獄兩人皆大為震驚,冷靜與理智瞬間皆飄離了他們的身上。

  「我去找太陽。」魔獄二話不說即往聖殿的方向飛奔過去,或著該說是往廚房的方去而去。

  望著魔獄離去的背影,審判馬不停蹄大步朝案發現場邁去,同時不忘快速下達命令。

  「召集審判小隊並派人去通知太陽小隊這件事情。」

  「是。」

 

  一到現場審判冷靜環視著,回想起在兩個多月前,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也發生一場大爆炸,那次的爆炸炸毀了附近的建築物,也炸丟了十二聖騎士之首——太陽騎士。

  如今,這次的爆炸雖然也炸出了個大坑洞,卻沒造成任何損失,除了地上又多了個大坑之外。

  在場的聖騎士與祭司們見到審判的到來,紛紛站好正要行禮之際,審判大手一揮阻止了他們的行禮開口:「直接報告現況。」

  或許這事算是第二次經歷了吧,祭司們似乎沒有上次那般的憂慮,平靜地敘述著:「目前正進行探查現場屬性,已得知除了有暗屬性之外,尚有光屬性存在,我們擔心這裡曾發生戰鬥……審判騎士長,請問太陽騎士長呢?他人目前安好吧?」

  報告到後半段時,祭司的聲音明顯帶了擔憂之意。

  「……立刻清查現場,確認是否有人因此事而造成傷亡。」

  明知祭司們不安的背後所代表的意思,審判卻無法回答,因為他也無法確認太陽的狀況。

  「審判,現在情況怎樣了?還有太陽人呢?」

  烈火一得知此事,當下即刻帶著烈火小隊成員直奔現場急忙詢問著某人的下落。

  望著烈火以及陸續趕到的十二聖騎士長,審判將大夥聚集起來低沉的下令:「大地、暴風、堅石、孤月搜索城內,務必找到死靈法師;烈火、白雲、綠葉麻煩你們幫忙找一下太陽;刃金你留下來。」

  在下達命令後,大夥便各自散開,尤其是尋找太陽的那組,其行動更是迅速。

  此時若是有心靈擴音器的話,一定可以聽到所有人在心中怒斥著一句話。

  太陽,你跑去哪裡了,快給我滾出來。

  

  另一方面,魔獄正往聖殿廚房的方向前進,若按照審判給的消息來看,太陽應該是在廚房那才對,只是……

  「寒冰騎士長,太陽呢?」

  從對面走過來的不正是寒冰騎士嗎?當機開口詢問太陽的下落。

  寒冰從懷中拿出了魔獄專有的點心袋遞給了魔獄,冷冷地開口:「魔獄這是你的,太陽早在拿了他的點心後就離開了。」

  一雙不解的眼神直盯著魔獄,瞧著那嚴肅的神情似乎有種不祥的預感。

  魔獄簡潔的將方才得知的訊息告訴了寒冰,話剛說完寒冰那萬年如冰的表情也融化轉變成另一種樣子。

  回頭轉身,大步一跨也加入了搜索太陽的行列。

  在過了好一會後,聖殿的廣場中聚集了魔獄、寒冰以及烈火他們。

  「有找到嗎?」

  面對魔獄的追問,每個人都只是搖頭,上次事件造成的陰影再次在大夥的心中炸開了。

  「寒冰,你最後一次看到太陽是在哪?」魔獄沉著地想從頭再推敲起太陽的行蹤。

  「在廚房。他吵著要吃藍莓蛋糕,因為那是今晚的飯後點心所以我沒給他吃,然後他就先離開了。」

  藍莓蛋糕……

  沒有多想魔獄再次邁向廚房,雖然不解但大夥也一同跟上。

  推開廚房的大門,環視著廚房,看來似乎沒有人在。

  「這裡沒有人。」看了看廚房,烈火道出自己的看法。

  接著只見魔獄佇立了一會後,走向料理台的後方便停在那裡。

  「通知審判,找到人了。」

  「羅蘭,你……!」

  當太陽的聲音從料理台後方驚慌地傳出,寒冰像是想通了也衝到料理台後方,在見到太陽之後他那張萬年如冰的臉立即結凍了。

  「太陽,你這次真的太過份了。」

  接著包含綠葉等人也在見到太陽之後全傻住了。

  何謂優雅的太陽騎士,現在的太陽騎士可說是百分之兩百的極度不優雅。

  一個抱著十二吋大蛋糕並吃得滿嘴都是奶油的人,怎麼看都跟優雅二字扯不上任何關係。

  當下寒冰等人真的不知是要生氣還是要慶幸了,但至少可以確定太陽人是安全的。只是……

  「太陽,你今晚沒有飯後點心了。」

  

  炙熱的豔陽毫不留情地揮灑於街上,也熱切地親吻上太陽騎士的肌膚,此時的太陽騎士面帶笑容優雅地站在城中廣場的中心位置,正親切地向人民宣傳光明神的仁慈。

  頂著大太陽在城中央散佈光明神的仁慈!

  各位,你們並未看錯,現場正約有十來個人也頂著大太陽在此聆聽太陽騎士的開示,若以正常的情況來看,大夥一定會群起撻伐。有沒有人性啊,怎會選在這時宣導光明神的教意。

  然而此時,躲在棚下或著屋內的民眾們並未有所不滿,因為在場的十來位民眾皆是違背了光明神的教意,犯了些許小錯但又未重及送至審判所進行審判的民眾們,為了讓他們能用心體會光明神的旨意並懺悔自己的罪行,審判騎士特罰他們在大太陽底下聆訊太陽騎士的教悔。

  只是,這判決似乎對太陽騎士……也不太好吧!

  雷瑟,你有需要這樣懲罰我嗎?我躲起來吃東西又哪裡錯了?是你們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糟了啊!

  不行,我快熱死了,再曬下去一定又會變成提拉米蘇的!

  太陽騎士面帶著笑容,嘴上敘述著光明神仁慈的教意,然而他的心中卻將審判唸了千百遍。

  「太陽應該快不行了,可以結束這場講習了吧。」

  站在棚下肩負起監職的綠葉詢問著同樣被派來當起監職的魔獄,只是綠葉似乎還不了解魔獄那對工作認真的態度。

  「審判騎士長判這群罪犯是聆聽兩小時的教意,目前只聆聽了一小時三十分又四十五秒。」

  聽完魔獄這番回答,綠葉原想再說出口的話語頓時消失在嘴邊,默默地在心中向光明神祈禱太陽能撐完這場講習。

  隨著時間的流逝,正當太陽以為自己即將撐不住並開始評估該以何種姿式優雅的昏倒時,一直站在棚下的魔獄動了並跨出這兩小時來的第一步,太陽真心的笑了。

  終於解脫了!

  「太陽騎士長辛苦您了,這些犯人接下來交給我,您可以去休息了。」

  魔獄那平穩的語氣明顯與綠葉的接下來的話形成了對比。

  「太陽你還好吧!先快到屋內坐坐。」

  綠葉態度強硬的將太陽拖進了酒館內,似乎忘了太陽騎士必須維持應有的形像。

  見狀,魔獄放心的將太陽交給綠葉,回頭將犯人們整隊並帶回審判所。

  此時平日吵雜的酒館變的安靜無聲,除了某位老媽的聲音。

  「請問可否來杯涼水……還有濕毛巾……啊!還要扇子。」

  綠葉忙碌的跟酒館店員要了許多可以降溫、消暑的東西,深怕太陽真的因此熱昏了。

  望著忙到團團轉的綠葉,太陽尷尬的笑了,身旁有溫人好人派的綠葉老媽在一旁伺候是不錯啦,但為什麼要把他帶來酒館內?他的太陽騎士形像啊……

  「綠葉兄弟可否請聽太陽一言。」

  「太陽你坐好休息,外頭熱翻了,剛剛我和魔獄光是站在棚下就覺得很熱了,更何況你站在豔陽下整整曬了兩個小時。」

  邊說邊把太陽固定在座位上,先是塞了杯水在太陽的手上,接著拿起冰涼的濕毛巾擦拭起太陽那曬得紅通通的臉頰。

  當冰涼的濕毛巾碰上發燙的肌膚,太陽微楞了兩秒,快速地將身體向後微傾。

  「綠葉兄弟,謝謝你的關切,在這豔陽四射的日子裡傳遞光明神的教意,這可說是太陽的榮幸,也是光明神對太陽的歷練,還請綠葉兄弟不用太擔憂。」

  太陽的一番話語似乎點醒了綠葉,也讓他想起他們目前的所在地。他放下手中的濕毛巾,尷尬地道歉。

  「太陽在此感謝各位的協助,我們該回聖殿並向光明神傳達今日之事,願光明神的仁慈常與各位同在。」太陽優雅輕聲說道並帶著綠葉一同離開了酒館。

  就在他們踏出了酒館後不久,酒館內便傳出了轟炸般的聲響。

  「太陽,你該不會生氣了吧?」綠葉不安地瞧著太陽。

  太陽低沉不語了好一會,先是深嘆氣才接著開口:「綠葉,我雖然瞎了,但只是看不見顏色,實際上看到的東西比以前還要多,所以別再把我當成瞎子了。」

  「我知道,可是……

  即使綠葉並未說出心中的話,但太陽仍然知曉綠葉的想法。

  當初就是怕他會因此而愧疚不已,所以才不願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情況,結果現在卻搞到這種地步,這…………

  正當兩人沉默不語、各懷心事之時,一名綠葉小隊成員從後方追了上來。

  「太陽騎士長、綠葉騎士長!」

  綠葉不解地瞧了瞧自家隊員,在執勤勤務的當下怎可以離隊?除非……發生了事件。

  「發生什麼狀況?」綠葉開口詢問。

  「報告,綠葉小隊在城西的地爾街一間民房內發現了一具遭人殺害的男屍。」

  一聽到有命案,太陽與綠葉互望了一眼,兩人的眼中清楚透露出這樣的涵義。

什麼?有命案發生,看來最近民眾對審判所似乎不再如此畏懼了,膽敢在審判的地盤上謀害人命。

  「在光明神福音常駐的土地上,竟然發生了如此黑暗之事,太陽怎能袖手旁觀呢?」

  面對著一臉憤慨的太陽,綠葉原想要隊員回聖殿將此事稟報審判的想法就此打住。

  「雷克斯,帶路。」

  收到命令的聖騎士,轉身帶領太陽騎士與綠葉騎士一起前往現場。

  隨著雷克斯的指引,太陽一行人也來到了案發地點,若是仔細觀察著太陽即可發現在他那正經的臉孔下似乎隱藏了些許疑慮。

  四周破舊的民宅、陰暗的角落以及一間看起來不像有活人住的破房子,這地點對在場的聖騎士們或許是如此的陌生、若依照一般人性分析的話,太陽敢說聖騎士的巡邏路線絕對不包含這條破舊的街道。

  只是……這明明就是粉紅之前的住處,從小到大他不知來過幾百回了,怎會發現男屍?該不會是粉紅新搬回來的屍體吧!

  「報告現況!」綠葉對著在場的聖騎士們下令。

  綠葉小隊的副隊長站著筆直就目前所了解的情況一一說出。

  「報告,依現場狀況可得知下列幾點:第一、此地並非案發現場,乃是遭人棄屍於此;第二、被害人是名年約二十三歲上下、金褐色頭髮的男子;第三、死亡時間約為兩天前,最重要的是該名被害人是被凌虐至死。」

  凌虐至死!

  聞言,太陽和綠葉騎士莫不受到震驚,其中尤以太陽感受最深。怎麼覺得剛剛那些話很耳熟?

  「知道這個人的身份了嗎?」太陽詢問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