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番外 終極褓父  (全)


  自從鍊金術師事件至今也有近一個月的日子了,在這一個月來艾崔斯特深深地再次為自己感到悲哀。首先在八年前認識尼奧太陽,那是第一次做出錯誤的決定,接著在五年前認識格里西亞太陽,再次覺得當下為何要那麼好奇,還主動提醒跟上前去,而今只能用無奈來望著眼前那站立在一邊動也不動的孩子——希爾菲斯。

  「艾崔斯特,你還在發什麼楞啊?該準備晚餐了。」尼奧放下行李催促著艾崔斯特,回頭滿意瞧著目前所處的洞穴,寬敞、通風,重點是此處並不是野獸的巢穴,環境還挺不錯,蠻適合成為他們臨時住所。

  艾崔斯特望著尼奧那悠閒的模樣,剎那間真想送上地獄火給他好好品嚐品嚐,可惜那念頭就在下一秒被自己強壓了下去。

  「尼奧,我準備晚餐,你把小菲帶去洗澡,記得衣服也要洗一洗啊。」將兩件尼奧應該做得到的事情分配出去,艾崔斯特說服自己別再去思索是否為對方能力所及。必要的時候定要鐵了心,否則只會累死自己。這可是艾崔斯特這八年來的心得。

  聽到自家夥伴的吩咐,尼奧聳肩先是以單手背起那放了隨身衣物的行李,接著走到希爾菲斯的面前,將人當成貨物撈起橫掛在肩上,吹著口哨步出洞穴朝著附近的河流而去。

  瞧著眼前的景色,綠木林立,清澈的河水正緩緩地流動著,原先在河畔戲水的動物們也因尼奧的到來,受到驚嚇紛紛散去躲起。

  先放下肩上的希爾菲斯,再卸下行李,雖然只有單手卻能俐落脫去自己身上的衣物,接著也將希爾菲斯扒個一乾二淨。

  拿出清潔用品粗魯地將東西往瘦小的身軀抹去,從頭到腳開始進行清洗的動作,手上忙著,嘴上也沒有休息,一連串的話就這麼的傳出,也不管對方到底有沒有聽進去。

  「小菲,尼奧哥哥知道你在自責,自責自己之前所造成的傷害,也害得十二聖騎士們為了你而傷心,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苟活下去,但那也是因為你被控制了啊,你也不願去傷害他們、奪走他們的性命,真正有罪的人是那個鍊金術師並非你。

  「你們這批被控制的孩子裡,另外三個在鍊金術師死後的第三天也死了,只有你一人活下來,就因此你才要更努力的活下去並非選擇自我放逐,要代替那些因為這次事件而失去了生命的人們活下來,去看看這個世界。」

  尼奧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凝望著這藉由太陽神劍所散發出來的聖光,將已是半巫妖狀態的鍊金術師化為粉末之時就取回自己意識的孩子,先前由於鍊金術師施加的鍊金術力量,這孩子的肢體是呈現於僵硬狀態,經過這些日子來他努力施展聖光的治癒下,僵硬的身體已恢復了正常狀態,但在精神上,希爾菲斯卻選擇了自我封閉來責罰自己。

  「雖然這麼說對小菲而言壓力是太大了,但尼奧哥哥還是想告訴你,在這次事件裡犧牲掉的人數至少也有四百多人,換句話說存活下來的你也就背負了這麼多人的希望,為了不讓他們的生命白白犧牲,你才更需要代替他們去完成一些夢想、一些事。」

  拿起水杯,舀水從希爾菲斯的頭上沖下去,將頭髮上、臉頰上的污垢全數清盡。

  待兩人都清洗乾淨回到岸邊,快速的將兩人身體擦拭乾淨並穿上衣服,尼奧這才認真的擦拭起希爾菲斯的頭髮。

  望著那與太陽騎士外貌相似的外表,金色柔軟的髮絲,白皙的皮膚——這可是他與艾崔斯特這一個月來的呵護成果,艾崔斯特曾經不解為何要特地把希爾菲斯的膚色保養回原本的雪白,如此一來他身上的傷疤就更加明顯了。

  猶記得當時自己是這麼回答的。「金髮就是要配上白皙的皮膚才好看,至於他身上的傷疤可用衣服遮住,所以並無造成視覺上的傷害。」

  當下艾崔斯特似乎不怎麼認同的呢喃:「還金髮、白皙的皮膚,那是不是還要再加上藍眼就是下任的太陽騎士了。」

  下任的太陽騎士啊!

  尼奧停下擦拭動作,仔細凝視著希爾菲斯那不帶任何神彩、空洞的雙眸。

  藍中帶紫啊……

  再次動手繼續著先前的動作,幽幽地開口:「小菲要不要成為下任的太陽騎士!或許你會認為一個沾滿鮮血的罪人怎能成為光明神在大陸上仁慈的代言人?尼奧哥哥可以以第三十七代太陽騎士的身份告訴你,光明神並沒有這麼認定小菲喔,若小菲真的是罪人的話,祂怎能聽見你的祈求,還將格里西亞那孩子送了過來。

  「只要成為太陽騎士,小菲就可以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也可以為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來彌補,避免更多悲劇發生了。」

  在說了許多之後,尼奧收起擦拭用的布巾,拿起髒衣服開始清洗。而希爾菲斯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仍然沒有任何反應。

  夜晚在用過餐後,艾崔斯特替希爾菲斯做著每日必做的肢體按摩,以免僵硬、變型或肌肉萎縮的情況出現。

  做著無聊的工作,艾崔斯特想起一件早該在一個月前就該問的事情。

  「尼奧,黑暗凝視碎了變成沒用的結晶,那我們的任務該怎麼辦?」

  在格里西亞他們回去後,發現那摔成碎片的黑暗凝視,他還曾異想天開的想將黑暗凝視黏回去卻是徒勞無功,還被尼奧笑了一把。

  聞言,原先低頭擦拭佩劍的尼奧,不以為意的應道,「那個啊,不用理他。」

  「不理它,接了任務又沒完成是會被降積分的。冒險者公會的規定你該不會忘了吧!」

  艾崔斯特驚呼著忘了手上的動作,對於尼奧的回答可是無法認同。

  「我又沒接到。」

  「沒接到?但你那天去跟顧主整整講了半天,且我們把一個月的時間全用來追查這事。」不解的問著,記得那天尼奧從顧主那回來後就急著出發了。

  「那個顧主竟然懷疑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的能力,說什麼我們只有兩個人鐵定完成不了,為了他的祖傳秘寶他寧願花更多的費用去請排名第一的冒險團,也不相信我的能力。

  「這可是事關我尼奧太陽顏面的問題,當下就決定要搶在對方之前將黑暗凝視搶到手,再讓他們以更高的價錢贖回。」

  尼奧一臉冷笑平淡的說著,似乎不認為自己的作法有何不妥,稍停會後繼續開口:「現在黑暗凝視碎了也好,這也就表示對方一輩子完成不了任務,敢瞧不起我尼奧太陽,我就讓你們一輩子都笑不出來。」

  艾崔斯特頓時覺得自己的臉部神經瞬間僵化,不知該做何表示,但按照這些年來與尼奧相處的經驗來說,沉默以對會是最好的。

  恢復了手中的動作,將希爾菲斯抱進懷中輕輕地做著頸部的伸展運動。在確認尼奧又將注意力放回佩劍上頭時,悄悄地在希爾菲斯的耳邊說著。

  「小菲,雖然尼奧太陽是前太陽騎士,但要記得這事可別學啊,尼奧這麼做是不對的。小菲最乖了,所以一定可以分辨出這是不可以學的。」

  雖然聲音很小,但在尼奧這有著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稱號的面前,還是聽的一清二楚。

  尼奧微抬頭,目光斜視瞪著艾崔斯特,那眼神似乎在傳達著你剛剛在說什麼的意思。

   縮了縮肩,一對火紅的雙眼心虛的四處游移,就是不敢直視尼奧。

  「天色很晚,小菲該睡了。」

  艾崔斯特停止復健運動,拉起希爾菲斯來到稍早之前鋪設的床位讓他安穩地躺下並蓋好薄被,伸手輕撫著希爾菲斯的眼皮讓它們闔上,接著也在一旁平躺下來,輕抱著他一下一下地撫慰著。

  「小菲,艾崔斯特唱歌給你聽,要乖乖地睡喔。」

  輕柔地安眠曲從艾崔斯特的口中一句句傳出,也算是為這山中夜色增添了另一種美吧。

  翌日,用完早餐後,尼奧前往昨日的河畔演練著每日必做的劍法,而艾崔斯特則留下來照顧希爾菲斯與整理、清點手邊的藥劑。

  在將藥草清點完告一個斷落之後,艾崔斯特發現某幾種藥草短缺,回想著昨日經過的幾個地點似乎有這些藥草的蹤跡,偏頭瞧了呆坐在石頭上的希爾菲斯,打定主意朝著河畔的方向,招來風屬性藉此將自己的聲音傳了過去

「尼奧,我要去採藥草,小菲幫忙注意一下。」

  沒多久聽到尼奧那通過鬥氣傳回來的嗓音,艾崔斯特這才放心地帶上藥袋施展飛行術離去。

  在艾崔斯特離去之後,洞穴附近又恢復了原本寂靜的環境,可惜這寧靜維持不了多久,一陣細微的聲音自林木裡傳出,接著幾道人影從中現身,由裝扮上可推測出應該也是冒險團成員。

  五名冒險團成員冷眼瞧著眼前的景像,一個天然洞穴,穴口處放置了幾樣東西,然而真正引起他們注意的是那一直坐在石頭上的希爾菲斯。

  冒險團中的戰士與魔法師交換了個眼神,魔法師將火屬性聚集在手中,戰士持劍擺出了警戒狀態,小心翼翼地走向希爾菲斯。

  「小心一點。」隊上另一名戰士警戒地盯著四周,還不忘提醒自家夥伴。

  走在前方的戰士打個手勢給團員們,當他的腳步停在希爾菲斯的面前瞧了兩、三秒,後方再次傳來聲音。

  「是他嗎?」

  「不確定,好像是又好像不是。」戰士瞇起雙眼凝視著希爾菲斯,此時眼底下竟泛起了殺意。

  「試看看就知道了。」話一說完,持劍的雙手就在此時動了,鋒利的劍眼看就要刺向希爾菲斯。

  轟的一聲巨響,一股霸道的鬥氣撞擊上戰士的劍,在巨大的衝擊之下那劍身就當場斷成兩截,飛了出去。

  「你們想對我的徒孫做什麼?」憤怒的質問響徹了整座林木、山谷,驚動山林裡的動物四處奔竄。

  一察覺到異狀時,尼奧立即大步邁開飛奔回來,剛趕到就瞧見那名戰士持劍欲殺害希爾菲斯,憤怒之下奮力地使出一擊。

  兩名戰士、一名魔法師、一名祭司以及一名刺客。

  尼奧在心中細數,雖然對方還沒報出名號與來意,不需多想直接將對方劃分到敵方。

  「他真的是正常人嗎?而不是那群殺人人偶嗎?」魔法師指著希爾菲斯問著,而他手上的火屬性一直呈現在可即時使用的狀態。

  「殺人人偶?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尼奧狀似眉頭深鎖的反問。

  聞言,對方戰士完全不給尼奧思索的機會連續發問:「徒孫?看你的模樣不過三十,這孩子怎會是徒孫?再來他若是正常人,怎會對我們的出現毫無反應,甚至對眼前的劍刃視而不見。」

  瞧著對方咄咄逼人的模樣,尼奧立即知曉鍊金術師的事情已經被宣傳出去,甚至很有可能在冒險者公會已經發起了獵殺行動,那麼現在的自己在回應上一定要多加小心,免得被他們發現小菲曾是其中的一員。

  「別看我這樣,我只是用了魔法維持住外貌,至於這孩子是我替我的學生所認的學生,由於前一陣子的意外造成他雙目失明、雙耳失聰,連說話都有問題怎麼可能發現你們的到來,也就因此我才帶著他四處尋找方法期望能將他治癒。」

  尼奧以帶了些微悲傷的語氣解說著,同時在心中盤算起若對方無法相信自己的說辭時,當下該做如何決定。

  聽到這說法,看似帶頭的戰士朝著後方的祭司使個眼色,該名祭司立即上前擺出一副慈善的臉孔語氣平和的說:「您好,在下曾是任職於光明神殿的光明祭司,可否讓在下替這孩子檢查一下,或許在下能幫得上忙。」

  光明神殿的祭司?尼奧微挑眉,若真的是曾任職於光明神殿的光明祭司不應該不認得他才對。

  輕點頭,收起手中武器輕撫著希爾菲斯的頭,靠在他的身後柔和安撫,「小菲,別怕喔,讓祭司叔叔幫你檢查。」接著先優雅地做出手勢請祭司上前。

  祭司逐步靠近,同時尼奧注意到對方的魔法師看似散去手中的火屬性,實際上卻是在背後偷偷聚集著。

  只見祭司稍做檢查之後,即回頭向同伴們搖頭,「我們誤會了,這孩子體內全是光屬性。」

  「光屬性!」戰士揚聲重複著。

   「對!是光屬性,且還是……純正的……聖光力量!」祭司先是點點頭解說著能量屬性,然而當他道出純正兩個字時,一臉驚恐的盯著尼奧。

  見到祭司那驚恐的表情,尼奧便知道對方認出了自己的身份,帶著優雅的舉止與燦爛的笑容,「感謝祭司弟兄的仁慈善舉,仁慈的光明神會將祝福賜予散發溫暖的光明子民們。」

  簡單的兩句話,換來了祭司的盛重禮節。

  「太陽騎士長,願光明神的照耀長伴在您的左右。」

  當祭司此話一出,跟他同屬於冒險團的成員們皆訝異萬分,甚至戰士還不可置信的指著尼奧揚聲:「他是太陽騎士?」

  身份都被認出來了,緊接著上場的便是太陽騎士該有風範。

  「是前太陽騎士,戰士兄弟。」雖是簡短的話語,但此時尼奧渾身上下全是傳說中太陽騎士應有的模樣,除了白皙的皮膚變成小麥色外啦。

  有了前太陽騎士的身份做後盾,即使眼前的戰士有再多的疑惑也不敢造次,經過一陣交談後冒險團即離去了。

  確認對方走遠後,尼奧恢復了平時的模樣,淡淡的對空喊著:「出來吧。」

  原來是艾崔斯特回來了,早在當尼奧以鬥氣發出憤怒的一擊時,艾崔斯特就已趕回到附近了。

  原想出面的他,卻發現對方裡頭有光明祭司存在便停下步伐,他在賭,賭前太陽騎士尼奧的威名。

  「前太陽騎士,您的金字招牌還真好用。」艾崔斯特露出了潔白的牙齒笑著。

  聽到此番帶著誇耀意味濃厚的話,尼奧更是驕傲的回答:「這是當然的事,我可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

  瞧見尼奧那自信滿滿的模樣,艾崔斯特帶著笑意放下藥袋,來到希爾菲斯的面前拉起他,轉而帶到另一邊曬不到陽光的地方呢喃。

  「小菲,作人有自信是不錯,但可別太過自滿啊,否則就會變的像你師祖一樣。」

  「師祖,你在指誰啊?」尼奧立即質疑了回去。

  「我沒明說,但方才好像有人自己承認小菲是徒孫。」

  「那是情勢所逼,我可是小菲的尼奧哥哥。」

  ……

  兩道不該屬於山林的聲音就這麼迴盪著,吵的山林裡的萬物紛紛避開此地。

  因為太吵了。

  

  經過了白晝那冒險團的攪和,看似與過去一個月來相同的夜晚,卻在今夜有了那麼一絲絲的不同。

  洞穴內部,艾崔斯特的床位緊鄰著希爾菲斯,尼奧則是獨自一人守著洞口,這麼安排的原因乃是鑒於某人是負責哄小孩睡覺——雖然希爾菲斯不需人哄——而尼奧就擔任起警戒了。

  早該進入沉睡模式的希爾菲斯無聲無息地張開雙眼,原該是空洞無神的雙眼,此時似乎泛起一絲光圈。

  瘦小的身軀緩緩從地上坐起來,同時也驚醒了兩位大人。

  別動,看他要做什麼?

  尼奧透過月光,用眼神傳遞著訊息。

  接收到訊息的艾崔斯特也就維持著原本的姿勢,繼續側躺。

  從坐著到站起身,希爾菲斯約花了三分鐘的時間,接著以極為緩慢的速度走至尼奧的身旁,又約在三、四分鐘後蹲下身,以蹲姿就這麼的凝視著尼奧良久。

  對於希爾菲斯的這番舉動,不論是尼奧還是艾崔斯特都猜不出其中的涵義,艾崔斯特甚至爬起來,直接無聲的站在希爾菲斯身後,打算仔細觀察這小孩到底要做什麼!

  沒想到正當尼奧想張眼直接確認,身上突然多出了一個重量,張眼一瞧,卻瞧見一個瘦小的身軀就這麼的壓在他的身上。

  聽著那呼吸聲,望著那趴在身上的姿勢,與平日希爾菲斯睡覺的樣子差異頗大,若真的要說,現在還真的比較像是小孩子在睡覺時的模樣。

  「他是真正的睡著了。」艾崔斯特仔細探察後如此說道。

  「也就是說他真的清醒了!」尼奧凝視著身上那沉睡中的孩子。

  艾崔斯特以緩慢的動作,盡量不驚動希爾菲斯想將人抱回原本的位子。

  「就讓他睡這吧。」尼奧阻止了艾崔斯特的動作。

  聞言點頭,接著著手試調整希爾菲斯的姿勢,想讓他可以躺的比較舒適些,只是沒想到才將他的方向調整好,立即見到對兩個大人而言神奇的一幕。

  平時如同木偶一般平躺的希爾菲斯才剛躺在尼奧的身側,便一個側翻主動伸手抱住尼奧,雖然還是面無表情,但兩人卻在這時感受到一種情緒。

  一種名為安心的情緒。

 

  【來送上個幕後對話

  艾崔斯特:不公平,為什麼小菲清醒後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找你?

  尼  奧:怎麼你妒嫉啊?

  艾崔斯特:開什麼玩笑,把屎把尿、餵他吃飯、帶他做復健、哄他睡覺的人都是我,他今天可以長的白白胖胖也全是我一手照料的。

  尼  奧:但幫他洗澡、保護他的人可是我,所以可以給他安心感的人當然非我莫屬了。

  艾崔斯特:……我知道了,雖然他還小,但他還是感受到誰才是恐怖大魔王,所以他是替自己小命著想,才屈就於你的。 

  艾崔斯特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說道,還加重點頭,百分之百認同自己的這番說法而忽略某人那變的比墨水還黑的臉色。

  尼  奧:艾……

  憤怒的巨吼緊接著傳出,至於艾崔斯特的下場如何,還請自行想像。謝謝!

  在經過那神奇的一夜之後,時間又過了一個多月,除了要補充生活必需品外,這近兩個月來他們三人一直暫住在山中的洞穴裡,至於為何要一直停留在此,尼奧自有他的一番說法。

  由於鍊金術師的事情已被宣染開來,許多冒險者都在尋找鍊金術師的下落,連帶著鍊金人偶也一併被通緝,在希爾菲斯還沒有恢復到比較正常之前,都不適合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不對!這裡不是那樣,要這樣,重來一次。」尼奧的嗓音在河畔響起,似乎不怎麼滿意。

  「先打直再側彎,你仔細再看一次,就像這樣。」拔出佩劍,尼奧放慢速度再次演練著太陽劍法。

  雖然以著近似比畫的方法在展示劍法,但仍可感受到劍法中的霸氣。待將一招劍式演練完畢,尼奧收回佩劍凝視著他所教授的對象。「看清楚了嗎?」

  一張不帶任何表情的臉點頭,尼奧便要求對方再次操演一次,而這次尼奧終於滿意的點頭,吩咐著接下來的課題。

  「你再練習個二十回,練習完後才能回去,尼奧哥哥先回去,若有事就大聲叫,尤其若有人出現就立即回來知道嗎?」

  希爾菲斯點頭代表他聽見了,尼奧這才放心地朝著營地走去。

  聽話的希爾菲斯開始練習起尼奧交代的課題,一次、兩次就這麼的演練下去,甚至進入忘我的程度,演練的次數早就超過尼奧所交代的。

  就在此時,一個細微的聲音從河面上傳了過來,驚的希爾菲斯停下動作緊盯著河面,此時一旁若有人仔細瞧著希爾菲斯的臉,一定會發現那張臉從一開始到現在沒有變化,就如同帶了一張面具。

  河水在陽光的照耀下顯的閃閃發亮,隨著希爾菲斯的注視,一隻足有六十公分長的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