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Ⅱ 混亂開學 -3


  
  格里西亞受到攻擊,HP-1
  
  當水柱打在腹部時,耳朵清楚聽見系統音了。
  
  HP-1!我記得HP是血量,只扣1,等於是不痛不癢嘛!我根本不用怕這群魚。
  
  穩住身體,雖然在湖裡,可是湖水清澈的像是在泳池裡,將周遭看得一清二楚,雖然緊臨岸邊,此處卻是垂直的地型,湖底少說在三公尺以下,踩不到底,想上岸,最好的方式……游往有平緩坡的岸邊。
  
  扯住漁網,沉甸甸的重量讓我心生猶豫,我拖得動嗎?
  
  魚群的攻擊沒有停止,系統音也一直傳來,聽著血量遞減的聲音,一股氣憤也上來了。拖不動,也得游,不然那些血量全白扣了。
  
  抓住漁網使命往岸邊游,起先游得還算順利,可是當魚群發現牠們的攻擊無效後,齊掉頭往反方向游,擺明跟我作對。
  
  該死!好重、好沉,加上胸腔內的空氣快用完了,好難受,不就是線上遊戲實體化,怎會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狽。
  
  憑著毅力死命游,不知是否因為過度疲憊引發的錯覺,好像有點麻麻的!糟糕,沒氣了!緊閉的雙脣鬆了一點點,湖水立刻灌進口腔內,眼前一花,來不及掙扎,不明物體箝住我的肩頭將我往上提!
  
  脫離水面的瞬間大量空氣衝進胸腔,嗆得我直咳。躺在地上弓起身體,我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幹!這遊戲太難玩了。
  
  老漁夫蹲在漁網旁數了數捕捉到的數量。「小夥子,一網捕到十八條魚,以一個新手來說,成果不錯。」
  
  十八條!很好,我的耐力不錯,即使游到快斷氣了,還是緊抓著漁網不放,沒讓到手的魚跑了。
  
  老漁夫拿出魚簍把魚一尾尾裝進去,不大的小魚簍足足裝了十二尾。「這些是你的。」
  
  看著遞過來的魚簍,坐直身接下,瞧向還卡在漁網內的魚。
  
  「那六條魚?」老漁夫盡然把魚塞進掛在腰際的魚簍。我辛苦抓到的魚……
  
  「小夥子,這些是租借器材費用。」
  
  「器材費!」不會吧,小船和漁網還要器材費?對了,說到小船,它沉了吧!
  
  轉頭,想確認小船的情況,還沒看到沉船的位置,就先在岸邊發現停放好的小船。
  
  雖然知道身陷在遊戲的世界裡,知道歸知道,想立刻接受還是有點難度。現在想來或許我不用擔心會在湖裡溺死,遊戲裡只有被怪被玩家打死、毒死,可沒有溺死啊。
  
  「沒跟你算打撈費已經很好了。」老漁夫收起煙斗,抓起漁網,似乎要往小船走去。
  
  「打撈費?」打撈什麼?困惑地望向平靜的湖面沒有東西要打撈啊。想不出來也猜不透,算了,何必跟NPC追究呢?一點意義都沒有,還是快點把問題解一解吧。
  
  起身,背起魚簍起腳。
  
  「對了,這是你的考核證,拿去。」
  
  聽到老漁夫的嗓音,下意識轉身伸手接住他扔過來的東西。定眼一瞧,一個巴掌大的木頭令牌,上頭刻了一個草書體的漁字,翻到背面則是我的名字。
  
  奇怪,這是什麼東西?有何作用?
  
  隨手把令牌塞進口袋,沿著岸邊回去找阿達。
  
  一樣拿的釣魚動作,一樣氣到跺腳,看著阿達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是直接把魚簍拿到他面前,還是重頭來?想到得再重來一次,頭就痛。
  
  當我還在猶豫時,跺完腳的阿達轉頭睨向我,不同的是這次他沒有敵意,反倒道兩眼爆出光芒,二話不說把釣竿扔了,興沖沖地跑過來,伸手抓住魚簍往裡頭瞧。
  
  「魚!好多魚。」
  
  魚簍被阿達這麼一扯,不只讓我失去重心,慘的是背帶還勒到我。
  
  「放…放……放……放手啊!」一手拉住背帶,另一手抓著魚簍,使盡喊出。
  
  雖然聲音不大,至少阿達聽見了,只是他這猛然一收手,在反作力的影響下,我摔倒了。不只摔疼了身體,魚簍內的魚也掉出來幾尾,最重要的是我還吸進不少塵土。
  
  幹!死阿達,我被你害到摔倒,你卻只顧著撿魚。
  
  「哇,活蹦亂跳的魚呢。」阿達開心的把魚裝回魚簍裡,自動自發整簍拿到火堆旁。
  
  待痛感退去,從地上站起,低頭,這下可好,濕漉漉的衣服加上灰塵,太狼狽了吧!現在該怎麼辦?下水把衣服洗乾淨嗎?蠢!蠢事還是別做。
  
  放棄蠢行為,抬頭看向搶走魚簍的搶劫犯,瞬間我難以置信的注視阿達,走近,「你就這樣直接烤?」魚沒殺,沒去鱗就算了,可是魚腸那些不拿出來,烤起來的魚會很腥。
  
  阿達準備用竹籤把魚串起來,火堆旁已經插了尾遭到糟蹋的魚,魚血正隨著竹籤滴在地上,看起來非常不美味。
  
  「不然要怎麼弄?」阿達停止動作,好奇的瞧著我。
  
  明知道對方只是NPC無需解釋太多,可是對上他那雙紫眼,上前拿走他手上的魚,提起魚簍走往湖邊。
  
  「小刀。」開口要殺魚的工具,我可不會徒手殺魚。
  
  阿達不知道從那裡取來工具盒,打開盒蓋,裡面放了各式各樣的刀具,只是全都是料理工具,連刮鱗刀都有。
  
  沒有猶豫,先去鱗再剖腹,魚腸、魚標等全被我清掉了。別奇怪為何我會如此熟練,為了不被老爹毒死,最基本的野外求生一定要會。
  
  「有鹽嗎?」處理完畢,看看這些曾經攻擊過我的魚兒。雖然魚都很新鮮,塗點鹽巴除了去腥還能提昇鮮味。
  
  「有。」阿達跑到樹下,隨手一抓,一個調味盒出現了。
  
  ……遊戲世界果然沒有邏輯可言。
  
  看著近十種香料,只取了鹽巴使用,灑上少少的鹽巴,再將魚插在火堆旁慢慢烤。至於清出來的魚鱗和魚腸嘛……
  
  阿達跑到大樹旁的左側指著灰色大石頭說:「這裡。」
  
  那裡!
  
  帶著困惑走近察看,是大石頭沒錯,且是m字型的石頭,左右兩方的頂端各有個小凹槽,不深,約只有零點五公分的深度,正面同樣各分左右,遠看看似正常,近看才注意到上頭各刻了四個字,一般垃圾和資源回收!
  
  「丟這裡。隨手做環保,愛護世界沒煩惱。」阿達以輕快語調朗誦,順口的很。
  
  ……
  
  連垃圾桶都出來了,是遊戲原本的設定還是董事的想法?可是零點五公分的深度……以餘光掃向阿達,好吧,試看看。
  
  沒有一次把垃圾全數倒下,當垃圾碰到石頭表面時,垃圾自動消失見了,好像那個小凹槽是通往異次元的入口,或著該說是黑洞的入口。
  
  果然是垃圾桶。
  
  不用考慮,直接把垃圾扔進去,返回湖邊用湖水洗手。洗好手,下意識把手拿到鼻子前聞。
  
  噁!好臭!
  
  沒事把遊戲弄得這麼逼真!不對,是我沒事雞婆幫忙殺魚做什麼?事到如今再來後悔都遲了。隨意把手甩了甩,該辦正事了。
  
  「魚抓來了,也殺好放下烤了,烤好後,要吃之前記得灑上胡椒和擠點檸檬,這樣會比較好吃。」叮嚀完後繼續問:「換我問問題了吧。」
  
  「對。一條魚一個問題。」像是怕我忘記規則,阿達又說了一次,同時他還拍了拍胸前的圖案。
  
  「我們的任務是什麼?」忙了老半天,終於可以知道學校又在玩什麼把戲了。
  
  阿達裝清了清喉嚨,裝模作樣的回答起我的問題。「打敗樹洞佔據者,取回學費收據。」
  
  「學費收據?」
  
  「嗯,Atlantis學院可不是免費就讀的學校,有了收據才能證明你已經繳學費了啊。」
  
  收據才能證明!如果拿不回收據就無法證明嗎?這也太扯了!「任務要怎麼解?」雖然不知道這裡的時間如何計算,但我不想慢慢摸索。
  
  阿達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思索好一會,視線飄向正在烤的魚,才說:「先跟村長要通行證,再到村外西北方佈滿的洞窟。聽說佔據者就在最頂層,打敗他們搶回學費收據單就可以了。」
  
  聽來不難,現在只要再搞懂幾件事就可以,「我有職業嗎?是什麼?」要去找人打架,說什麼都得搞懂,否則先前的窘況一定會再發生。
  
  阿達扳了扳手指頭,抬頭,雙眼閃過一抹光芒,揚起笑容。不知為何他的笑容讓我的雞皮疙瘩冒出來見客了。
  
  「有,見習傳教士。」
  
  「見習傳教士?!」忍不住驚呼出聲。傳教士!負責傳教的傳教士!這遊戲裡還有宗教分別啊?而且「這職業有什麼技能?」拜託,千萬別告訴我是傳教,對怪物傳教,想像不出來啊!
  
  「單體補血、強力補血、超強補血、復活、治療。」
  
  隨著阿達的細數,我越聽越覺得這其中有異。這些全是……「祭司的技能?」錯愕的喃喃自語。「傳教士是祭司?」
  
  「嗯嗯。恭喜你選了一個熱門的職業,要知道出門練功、打怪、解任務,為了保命,各隊都會選擇帶傳教出門。」
  
  阿達的這番誇讚沒讓我感到高興,聽到後續的話我笑不出來了。
  
  「不知道該誇你勇猛還是有好親友支持,一般練傳教士在初期能力點數分配都是一體一敏二魔,雖然速度會有些犧牲,但對細皮嫩肉的傳教士來說,加點血量會比較保險。你卻選擇二防二魔。防高皮厚,精神高沒錯,放起魔法會達到最高的威力,可是那種衝法適合魔法師,不是傳教士啊。」
  
  當魔法師來練的祭司!
  
  忍不住我問了一個蠢問題。「防高除了精神高還有什麼功用?」
  
  「皮厚啊!被打不痛。基本上二防二魔這種練法不錯,可惜因為移動速度太慢,常常還沒輪到,戰鬥就結束了。很難練。」說完阿達搖頭,顯然對我的未來不看好。。
  
  皮厚!所以之前的-1、-2就是這麼來的。發出嘆息,想想好像正事問的差不多了。還剩下那麼多條尾魚,白白送他?這樣太對不起自己了。想了一下,繼續問:「這個令牌幹嘛用的?」抽出老漁夫給的令牌,既然刻了我的名字,一定有用處。
  
  阿達接過令牌才剛瞧到上頭的漁字,失笑:「你要改行當漁夫嗎?你已經完成考驗只差去職訓所登記了。」
  
  ……靠!莫名奇妙完成一個任務。
  
  「等等。」突然阿達冒出這話,接著他把已經烤好的魚拿起來,依照我之前的叮嚀撒點胡椒,擠點檸檬,無視溫度直接放到嘴邊咬下。「呼呼呼!燙!」
  
  瞧他喊燙的模樣,我被逗笑了。
  
  「好吃。技術不錯。」阿達邊呼氣邊吃邊說。
  
  技術不錯!瞬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來,這張令牌給你,如果你想轉職,只要拿它去職訓所登記就可以順利轉職了。」阿達一手抓著魚,另一手伸手一抓,又是一只令牌,扔出。
  
  下意識接下,仔細察看,與老漁夫給的只有正面的字不同,漁字變成廚字。剎那間我呆掉了。
  
  廚字,廚師嗎?
  
  「我可以問隊友的職業嗎?」
  
  「可以。」
  
  「亞戴爾和艾德的職業什麼?」多摸清楚一點,對打怪有利。
  
  阿達閉眼蹙眉好一會,張眼。「沒有這兩個人。」
  
  「沒有!」驚呼:「怎麼可能?他們明明就和我一起掉下來的。」阿達的回答,我完全無法接受。
  
  沒想到阿達卻是雙手一攤,再次揚起笑容:「問題問完了。我沒有回答的必要。」
  
  「問完了?!」見鬼了,我才問了幾點問題,怎麼可能把十二條魚都問完了!
  
  阿達雙手環抱胸前,一顆小頭連點數下,臉上盡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他……回想之前的對話,開始細數。一、二、三……不會吧!這樣的計算方式太吭人了。
  
  「喂!你太過份了,有人這樣的算嗎?」
  
  「當然有。」阿達理所當然的回答:「就是我。」
  
  瞧他臉不紅氣不喘的模樣,我瞇眼思考該如何扳回一城。
  
  「老大,終於找到你了。」
  
  激動、高揚的喚聲從後方傳來使我轉身望去。艾德!很好,終於出現了,你們最好有足夠的理由說服我,在我辛辛苦苦打聽任務的時間裡,你們到底跑去哪了!
  
  「你們去哪了?我都問到我們的任務了。」開口的第一句話是質問。不能怪我口氣不好,只要想到自己摔進湖裡差點淹死又跌得一身髒,不動怒都難。
  
  亞戴爾和艾德愣住,好像我說的話是外星語。
  
  「老大!……你問到了?」亞戴爾兩隻眼睛睜得極大,好比牛眼。
  
  「有什麼問題嗎?」你們那什麼眼神?遊戲不就是到處逛、到處問嗎?
  
  「…沒……有!」艾德吞吞吐吐的說:「老大,你…去…哪…問的?」
  
  「問萬事通阿達啊。」雖然他很欠扁,但至少都能得到回答。
  
  「萬事通阿達!」
  
  亞戴爾和艾德異口同聲驚呼,聲音大到我以為自己的耳朵會因此聾了。
  
  揉著耳朵,吃痛地說:「大驚小怪,瞧!他不就在這裡嗎?」轉身,指向湖邊,剎那間我呆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時哪還有阿達的身影,連用來烤魚的火堆都不見了,好像稍早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覺。
  
  「老大。」艾德輕喚了一聲。
  
  我睨向他,換亞戴爾小心翼翼的說:「萬事通只在大城市裡有,這種小村子是不會有的。」
  
  「……這裡沒有阿達?」見到點頭如搗蒜的兩人,害我也跟著起疑了。沒有阿達!那個阿達怎麼來的?錯覺?不對啊。雖然衣服已經乾了,制服上的泥土說明絕非幻覺。
  
  「會不會是學校安排的?」艾德雙手一拍,說出猜測。
  
  「學校安排。」應該是如此,錯不了。搞清楚疑惑心裡也輕鬆不少,接著是該跟眼前這兩個混蛋算帳了。



========================================================

報告:
因為下星期冥禕有事,確定下下星期一不會有文。
抱歉了。
如果這星期六有看到貼文,或是星期一,表示冥禕把未記錄Ⅱ停擺一回。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