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新版)第三十九代招考 6-2

【吾命】(新版)第三十九代招考 6-2

 

  策馬狂奔,如果不是因為多了大個,速度會更快,當他們回到葉芽城時天色已是朦朧亮,緊閉的城門正緩慢開啟。

 

  等不及城門開啟,亞戴爾騰出手在半空中揮舞,試著引起城樓上的士兵注意。

 

  就正常而言,進出城一律得依規矩走,可身為太陽騎士小隊副隊長的亞戴爾,與其座騎,在葉芽城內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小隊長的命令下,城門開啟的速度加快了。

 

  當亞戴爾來到城門前時,城門已是半開。

 

  「不管是誰一律只准入不准出,等候聖殿通知。」亞戴爾放緩馬兒的速度,揚聲喊道,沒有等到回應,繼續往神殿前進。

 

  看著遠去的身影,小兵困惑地搔頭。「隊長,我們可以只憑亞戴爾的一句話就這麼做嗎?」

 

  從城樓走下來的小隊長想了一會,看看門外再望向街道。「先做吧,亞戴爾知道這事的嚴重性,他應該不會拖太久。」

 

  雖然不符合規定,士兵們照做了。他們相信太陽小隊副隊長不會亂來,即使真的亂搞,太陽騎士也會擺平一切。長久以來一直都是如此。

 

 

  馬蹄聲在清晨的街道上格外響亮,引起城民們的側目,僅就一眼,大夥習以為常的低頭做起自己的事情,唯一為此感到驚訝的是神殿的守衛人員。

 

  「副隊長!」聖騎士驚呼的同時不忘趕緊將門敞開。

 

  亞戴爾策馬直奔聖殿廣場,停下馬兒,就有聖騎士上前幫忙把大個抱下馬。

 

  下馬,剛站穩,亞戴爾立刻開口詢問:「留宿的孩子們在那?」

 

  「在……」

 

  聖騎士話剛起,亞戴爾已經帶著大個往內部走了。

 

穿過中庭,走過長廊來到聖騎士們的宿舍區,聖殿撥出一間房給孩子們留宿使用。

 

放緩動作推開房門,長長的通舖上,孩子們的睡姿可說是千奇百怪,讓人感到好笑。

 

一進房裡,大個心急的張望,從第一床看到最尾端,就是沒看到那抹全黑的身影。不再放輕腳步,大個快走到門邊。「都在這嗎?有沒有其他間房?」

 

「希爾菲斯不在嗎?」

 

見到大個搖頭,亞戴爾轉而瞧向聖騎士,「孩子們都在這嗎?」

 

「是的。請問怎麼了嗎?」

 

「有孩子不在這。」

 

「會不會和朋友留在城裡玩?」

 

聽到聖騎士的猜測,大個立刻否決。「不可能,黑子在這裡沒有認識的人,而且他也知道留在神殿裡才是最安全的,在落單的狀況下,他不可能待在城裡。」沒有收斂音量,大個堅定的說。

 

大個異常肯定的模樣再次引起亞戴爾的困惑,想詢問,發現有孩子被他們吵醒,將大個帶到房外,低頭凝視:「這一路,我沒有問你為何篤定希爾菲斯有危險,只是接下來的事情得向十二聖騎士報告,你得要有十足的抱握確定他是遇上危險非流連在城裡玩。」大陣仗的找人,若到最後是跑出去玩,那他鐵定會被太陽騎士處以極刑。

 

  面對亞戴爾嚴肅的表情,大個依舊沒有退縮堅持他的看法。於是……

 

  「吩咐下去,別讓孩子們出神殿,你帶這孩子去會議室等。」迅速下達命令。

 

  「副隊長,那你呢?」

 

  「請太陽騎士長發文,針對出城的人做搜索。」亞戴爾說出他的打算。方才他只是口頭上要求,於法不合,說什麼都得發出正式文件才行。說完,加大步伐趕往十二聖騎士的宿舍。

 

 

  天微亮,清晨的溫度不只舒服也很適合睡覺,猛然一聲巨響驚得熟睡中的格里西亞從床上坐起來。

 

  格里西亞睡眼惺忪的問:「怎麼了?」

 

  不請自來的雷瑟道出來意。「亞戴爾有事情要報告。」

 

  人名跳進腦袋,格里西亞躺回床上,慵懶地嘟嚷:「雷瑟,你睡糊塗了,亞戴爾護送落選的孩子去向陽村。」縮進被窩裡。

 

  雷瑟上前直接搶走被子,嚴肅地說:「他趕回來了,而且現在有孩子下落不明。」說完,他把被子扔回床上,轉身離開,還不忘順手把門帶上。

 

  隨著雷瑟的離去,房間內恢復到原本的寧靜,昏昏欲睡的格里西亞摸到被子將它環抱住——

 

  「幹!都弄成這樣了,怎麼還有不長眼的人渣!」猛然從床上跳起,以罕見的速度完成盥洗,換上制服衝出房間,差點一頭撞上門外的人。

 

  「三分鐘!還真快。」打了個呵欠,希歐笑道。

 

  格里西亞送上一記白眼,「你怎麼在這?審判呢?」

 

  扭扭脖子,伸展筋骨,希歐回應:「等你。審判去發文,城門那得先留意,其他人都去會議室了。」

 

  聽到這,格里西亞腳下一頓,以眼角餘光瞄過去。

 

  「詳細不清楚,得聽聽跟著亞戴爾回來的孩子怎麼說?」聳肩,希歐對目前的狀況也不甚了解。

 

  不再對話,兩人以快走的方式趕往會議室。

 

  到達會議室,由於神殿策劃的大規模護送計劃,到場的只有八位十二聖騎士。

 

  格里西亞一坐到主位上,立刻要亞戴爾說明。

 

  太陽小騎士候選人之一,希爾菲斯,暱稱黑子,孤兒,與大個等四名孩子於七天前初次來到葉芽城,在五個人只有希爾菲斯進入複選,昨日隨著隊伍前往城門,是最後一次出現在眾人面前,之後就無人看過他了。經過盤問,確定昨晚傍晚未回神殿。

 

  另外一方面,前住向陽村的大個聽聞葉芽城出現大量人口販子,因為擔憂朋友的安危趕回來,沒想到希爾菲斯真的下不明,在人生地不熟的葉芽城裡,希爾菲斯能去那呢?沒有地方可去,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聖殿,所以……

 

  「亞戴爾,聽你這麼說,一切只是猜測。如果他真的被抓了,據我所知,留在城裡的人口販子至少還有六組,一個個找嗎?」維瓦爾道出他的顧慮。

 

  「只要不讓他們把人運出城,一定找的到。」不同於維瓦爾,奇克斯倒覺得這事不難處理。

 

  「不行,沒有時間了。」不再保持沉默,大個跳出來吼道。

 

  希歐試著安撫。「孩子,我能明白你的緊張,貿然行動會引起對方注意,危害你的朋友。沒有人會傻到傷害自己的商品,所以你暫時可以安心。」然而這番話沒能平撫的了大個,反倒讓他更激動了。

 

  「不!對威普斯.葛利卡特而言,黑子不是商品,是仇人,所以時間拖越久,黑子就越危險,你們知不知道?」過多的焦慮讓大個忘記自己眼前的人是十二聖騎士,激動到一掌拍上桌面。

 

  瞬間十二聖騎士的神色凝重了。

 

  「威普斯.葛利卡特!怎會惹到他?」雷瑟嚴肅地追問。

 

  「我們被他抓過,那時不只我們逃了,還放走當時他手上十多名商品。」

 

  「即使如此,還不致於讓他動了殺機。」格里西亞指出疑點,雖然大個沒有明講,但不難看出他害怕的是這個。

 

  瞬間,大個身體僵住,拳頭緊握,猶豫一會吐出實情。

 

  「黑子不只救人,威普斯.葛利卡特的腳就是他弄殘的,所以威普斯絕對不會放過黑子。」說完,現場陷入沉默,久到大個萌生絕望,垂頭喪氣。

 

  「亞戴爾,去打聲招呼,一個小時後行動。」格里西亞從暗袋裡掏出一個用布包起來的東西。

 

  沒有多加詢問,亞戴爾走近接下,行禮後即離開會議室。

 

  「審判,安排一下。」格里西亞如此說道。

 

  雷瑟點頭,站起,旋即轉身步出會議室,其他人也依序跟上,轉眼間只剩下格里西亞、大個以及羅蘭。

 

  看見沒有移動打算的羅蘭,格里西亞瞅向他,無聲的詢問全在動作裡。

 

  「我跟你一起走。」羅蘭平順地的說著。

 

  當下格里西亞發出無聲的嘆息,趕不走跟屁蟲,就無視吧。走到大個面前,低頭注視。「雖然你的說法沒錯,為什麼我覺得你還害怕另一件事?」因為有顧忌,才會明明很激動卻猶豫不決。

 

  大個的視線飄向左上方,想了一下。「黑子的正義感很強,卻過於極端,會為了救人不顧一切,即使會讓自己置身危險,威普斯的腳就是這樣被他弄殘。因為他這樣的個性,我怕……」他說不出了。

 

  「你怕他會玉石俱焚?」格里西亞聽出大個心中的隱憂,下意識瞄向羅蘭一眼。

 

  大個緊咬住下嘴脣,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好像承認了,擔心的事情就發生。

 

  格里西亞將大個的反應全瞧在眼裡,搭上大個的肩。「放心,我們不會讓這事發生的。」

 

  感覺到手掌的溫度,大個抬頭凝視格里西亞,發現那是一張堅定的表情,漸漸地,緊張的心情平撫了。

 

  安撫好大個,緊接著……

 

  「救人去。」格里西亞尾音一落,率先跨出步伐走出會議室。

 

  敢動太陽小騎士候選人,活得不耐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