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Ⅱ 混亂開學 -4

 

「我問到任務了,你們呢?」揚起笑容注視他們。對這遊戲有所認識的你們一定有所收穫吧。

 

剎那間,我看到他們倏然一僵,亞戴爾趕緊使了個眼神給艾德,後者把肩上的東西卸下。

 

「老大,雖然我們沒有發現萬事通,可是在村長的家裡找到三個新手包。」

 

新手包?

 

三個款式相同的褐色皮製後背包,背帶上刻有名字。仔細一瞧……

 

「戴士軒、李德成?」看似陌生名字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抬頭。

 

只見他們在對上我的視線後,無聲的點頭,亞戴爾還把另一個背包遞給我。

 

「老大,這是你的新手包,只有本人才能打開。」

 

幹!原來他們不叫亞戴爾和艾德,難怪方才阿達會說查不到資料,白白浪費我的問題。

 

接下新手包忍不住抱怨:「你們什麼時候改名了?要改也不通知一聲!」話剛道出口,就見兩人一臉怪異的瞅著我,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從來就沒有改過。」艾德嘟嚷著。

 

怪裡怪氣的!

 

接下新手包,好奇地打開瞧向裡頭。咦——有衣服!

 

「系統給的新手裝,正常來說是初級布衣,可學校有改過系統,新手裝變成職業套裝。」

 

職業套裝!下意識瞄向亞戴爾,如果阿達沒唬嚨我,那……剎那間,我不想把它拿出來了。

 

「老大,你的是什麼啊?我跟亞戴爾都是騎士。」無預警艾德湊上前,一雙眼睛猛往新手包裡瞧。

 

……把艾德的頭推開,這小子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煩人啊!

 

「會不會也是騎士?可是三個人都是騎士,出團很不利。」被我推到一旁的艾德對著亞戴爾說。。

 

「是啊。隊上能有一名魔法師或是傳教士會比較適合。」

 

雖然亞戴爾說得小聲,可是這話我仍然聽到了。

 

傳教士!太好了,我這傳教士職業正符合隊上所需,雖然能力值分配錯誤,至少還是能幫上忙的祭司。想到這,感覺到手上的新手包輕了許多,不再是讓我難以取出換上的裝備。

 

拉出裝備,還沒攤開,便聽見艾德的驚呼。

 

「咦!是法袍!老大快看看是法師還是傳教。」瞧他催促的樣子,心裡不禁生出自豪。沒有法系人員,純戰鬥系也是不行的嘛。

 

抖開衣服往身上套下,這是一套灰色滾黑邊的袍服,材質不好,磨擦到手臂會有些刺痛,何況是領子部份,更叫人難受,若沒意外,不一會,我的脖子一定會紅腫一圈。撇開這點,學校也算不錯,除了服裝連武器都給了。

 

不大的新手包,好比魔術師表演用的道具,我從裡頭抽出一支近六十公分長的法杖。看著它,不禁臉上滴下兩顆汗水。

 

這哪是法杖,是拐杖吧!不!拐杖都比它好看。實心木頭,樹皮還未剝除,摸起來比袍服更不舒服。

 

「三級傳教袍和二級原木法杖。」亞戴爾呢喃。

 

「傳教士,還真是適合老大。」艾德笑道。

 

看著艾德的笑臉,腦袋生出想揍人的念頭了。「笑得很開心嘛!」放輕音量,一字一字的說。

 

艾德倏然一僵,笑容立刻隱去。「當…當……當然。有了…傳教士,騎士才能無後顧之憂打怪。不用花費回合數去補血。」越說越順,原先的結結巴巴到最後溜得很。

 

「是嗎?」拉長音發出質疑。別以為我不知道隱藏在話中的意思。

 

艾德訕笑,用手肘推了推亞戴爾,想找人幫忙解套,也不枉費曾經身為太陽小隊副隊長的身份,講意氣地轉移我的注意力。

 

「老大,看一下選單,確認技能和等級。」亞戴爾舉起他的左手,指著手腕上的手環。

 

手環?有這東西嗎?將手伸進背包裡,可是想在像是無底洞的背包裡撈東西,困難度頗高。二話不說,我把背包倒過來,用力搖了兩下。……沒有東西啊!

 

「會不會掉在地上?」艾德低頭尋找。

 

會嗎?可是我剛才拿衣服時沒發現啊。

 

奇怪,不可能他們有,就偏偏漏掉我的!雖然已經從阿達那知道有什麼技能,可是他沒有講等級啊。

 

把背包拿高,仰頭。背包裡烏漆抹黑,完全不像背包內部。這是神祕黑洞吧!瞪著黑洞,滿腦子的困惑,我的手環呢?突然——

 

「喔!」摀住被偷襲的鼻子,疼痛感從鼻子傳到腦袋,眼角似乎冒出淚珠了。

 

是什麼東西偷襲我!還不偏不倚敲中鼻子!鼻子可是很脆弱的,最讓人生氣的是有人在悶笑。抬頭怒視。

 

亞戴爾和艾德兩人雙脣緊閉,身體站得直挺挺,僵硬的程度快與水泥柱媲美了。

 

「是誰偷襲我?」確認鼻子安好無恙後,追問。

 

兩顆頭在我面前猛搖,沒有人承認。

 

「這裡只有我們三個人,不是你們難不成是我自己啊?」摀住鼻子,吼出口的話都帶有鼻音。然而回應我的是他們指向地上的動作。

 

順著他們所指,我望過去。落在腳邊的正是遍尋不著的手環嗎?亞戴爾將它撿起遞給我。

 

真皮手環上鑲著一塊像是不銹鋼材質的鋼片,如果剛才真的是它偷襲我,該說是我運氣不好,那邊不撞,偏偏是堅硬的鋼片精準無比敲上我的鼻子。

 

待疼痛退去,好奇的觀察手環,看似平凡,當手指按上鋼片時一堆訊息如海水般衝進腦海。

 

格里西亞,職業見習傳教士,等級二十,習得技能除了已知的補血外還多了讓我訝異的魔法技能。單體水系、風系、火系、土系魔法,強力風系與水系魔法,有魔法攻擊可用是很好,可是為什麼都只有二級?二級也太爛了吧!不對,阿達說過,我防高精神高,魔法威力會比練敏魔的來得大。所以我的二級魔法會是別人的三級……說不定是四級魔法威力。

 

「老大……你在開心什麼?」艾德打斷我的思考,謹慎地詢問。

 

覷向他,揚起得意的笑容,說出阿達與手環透露的資料。我可不是幫不上忙的祭司。他們沒有因此感到高興,反而是一臉錯愕瞪著我。頓時我有不詳的預感。

 

「有什麼不對嗎?」小心翼翼地問,千萬別說我被阿達矇了。

 

只見兩人面有難色的互換眼神,艾德猶豫一會雙脣微張想開口,隨即出現痛苦的表情,一雙眼改瞪著亞戴爾。

 

亞戴爾調整表情,若無其事的直視我。「沒有,只是想跟提醒老大你一聲,非魔法師使用魔法技能,所需魔力是正常的雙倍,如果怪物數目不多,就別用。這款遊戲的生命力與魔法力不會自動回補,得靠道具使用。」

 

靠!果然有詐。雙倍魔力又不會自動回補,這太不便了。……不對,我被那些魚群打掉……快五十滴的血量。所以我的血量沒滿!意識到這點,猛然抬頭瞅著亞戴爾。

 

「一定要用道具嗎?」這問題大了。新手包裡可沒有任何補品掉下來。

 

「出城就一定要用道具,在城裡可以找NPC補,可是……」亞戴爾說到這,聲音消失了,整張臉糾在一起,末了,他竟然開始移動。

 

「亞戴爾!」困惑喊道。

 

「老大,我們去醫院。」艾德如此說著。

 

醫院!是我聽錯嗎?然而滿腹的疑惑沒有人替我解答,只能回到遊戲菜鳥的身份跟著走了。

 

走進醫院,類似現代診所的設計,櫃台內有一名穿著護士服的護士低著頭,不知在櫃檯內做什麼。

 

亞戴爾二話不說走到櫃檯前,開口:「小姐,我要回復。」

 

護士抬頭,瞧見我們,慢條斯理地起身,臉上洋溢起淡淡的笑容。「您們好,請問要補充魔力和血量嗎?」

 

輕柔的嗓音,好聽極了,可是這聲音有點耳熟。

 

「是的,麻煩妳了。」

 

亞戴爾一答話,護士便要他把戴著手環的左手伸出,接著她把手按在鋼片上,鵝黃色的光芒在指尖處緩緩亮起迅速暗下,親切地說:「魔力少5點,血量少了40滴,補充費45元,請付現。謝謝。」

 

瞬間溫柔的嗓音好像是催討欠款的魔音,即使護士的臉上仍掛著笑容,如今我瞧來她是在商言商的生意人了。

 

沒聽到亞戴爾回應,只見他把手抽回,冷靜地道謝,轉身想了一下走向一旁的待候區。

 

見狀,我也跟過去。

 

「要錢。」

 

「我們沒有錢。」

 

此時我只有一個想法。好現實的遊戲。瞧他們凝重的神色,我倒覺得他們反應過度了。

 

「沒錢就去賺。」遊戲不就是打怪賺錢!……啊!這個爛遊戲打怪好像不會掉錢!那要怎麼賺錢?意識到這點,我驚恐的瞅向他們。

 

「在這遊戲裡想賺錢有兩個方式。」

 

亞戴爾平靜的語氣,讓我認不住接著問:「那兩種?」

 

「一是打怪拿寶石賣。」

 

「二呢?」

 

「生產貨品拿去賣。」亞戴爾蹙眉,嚴肅地說。

 

生產貨品拿去賣!太麻煩了,這得耗掉多少時間啊!

 

「沒有別的方法嗎?」我不想花太多時間在這上頭,況且阿達說了,任務地是在村外,村外都是怪,想從村子走到佔據者那又要用多少時間?

 

亞戴爾沉默、思考與艾德互望,接著他們當著我的面跑到一旁公然說起悄悄話了。

 

這兩個人……從進到遊戲開始就不時竊竊私語,搭配他們不時回頭偷覷我的動作,真不好受,若是以往絕對不可饒恕,可卡在我對遊戲的不熟,縱使不滿只能吞下。他們最好有討論出解決方案。

 

等了一會,討論結束,一起走回來。

 

艾德放緩速度說:「老大,經過我們討論。」

 

「我們兩個不用跑遠,只要村外打轉賺寶石,如果血量不夠再回村找護士補血就好。」

 

亞戴爾謹慎的態度再次讓我心生警戒。只見他停頓兩秒,退了四步,小心翼翼開口:「可以麻煩你捕魚賺錢嗎?」

 

瞬間我冏了。想都不想,脫口就問:「為什麼?」

 

「老大,你已經拿到漁夫的認證,捕魚會比我們快、成效也會比好。反正你出村也打不到怪。」艾德直覺回答我的問題,可是最後一句話非常不中聽。

 

狠狠瞪過去,你是那壺不開提那壺。皮在癢了。

 

自知說錯話的艾德脖子一縮,縮到亞戴爾的身後。

 

「老大。」

 

聽到亞戴爾的喚聲,仰望藍天,呼出積在胸腔內不滿的情緒,試著打消他們的念頭。「船跟漁網不是免費的,要租金。」而且租金還高達三成,貴死了。

 

「還是有賺啊。我記得玩家一尾魚收十元。」艾德語帶保留。

 

「十元!老漁夫一尾賣二十元。」價錢上的差異讓我訝異。

 

「老大,NPC一尾賣二十,可是他們一尾只收一元。」

 

「一元?!」好爛的價錢。

 

「當然,不這樣設定,玩家怎會跟玩家買,大家就全跑去跟NPC買就好。」

 

玩家跟玩家!艾德你這話有……「有玩家?!」

 

亞戴爾點頭,指向窗外。「嗯。有學生在村口擺攤,所以我們可以跟他交易。」

 

從這兒看不到村口,此時我對那名學生好奇了。二話不說走出醫院,看看是那個學生也被丟下來。

 

 

=====================================================

 

冥禕玩回來了!!!

現階段文章為網遊,會出現網遊用詞,如果有不懂的部份,請提出,冥禕再補上註解。

造成不便之處,請見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