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Ⅱ 混亂開學 -5

  
  男同學一掃先前慵懶的模樣,神采奕奕地揚起燦爛笑容,講出招呼用語。
  
  ……我…用了…燦…爛……這形容詞嗎?
  
  亞戴爾指著空蕩蕩的野餐巾說:「同學,你賣什麼?」
  
  「沒看到你的招牌。」艾德伸出腳,輕輕碰觸一旁的動物。
  
  此時,我睜著雙眼,觀察他們的互動。
  
  經艾德這一問,男同學二話不說抬腳踹向金色螳螂。「喂!你們這些招牌還不上工?」
  
  咦!招牌?
  
  被踹的那隻,發出不明的嗚咽聲,像是哭聲,另一隻趴在地上……大型蜥蜴——應該是這麼說吧,牠的身體長度少說也有一百四十公分——靠過去,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起螳螂被踹的部位。
  
  這是在安慰吧?
  
  做為主人的男同學,顯然沒有同情心再次催促,那些動物們才緩慢的從身體底下抽出……咬出木牌。沒有手,想拿東西果然不方便。
  
  四隻動物,四塊木牌,上頭依序寫著「收魚,一組四百元。」「賣加三百水,一組五百元。」「賣漢堡,一組一千五百元。」「其餘雜貨請詢問。」
  
  看著四支牌子,我愣住了,只能聽著他們三人的對話。
  
  「同學,擺攤擺到這兒?選的地點還真奇怪。」
  
  「而且,我想不到你的任務跟取回學費收據單有何關聯?」
  
  面對問題,男同學先是翻白眼,握拳,那模樣挺像在洩恨。
  
  「你們以為我想啊!我的任務是完成廚師正職任務,為了拿到那張證書,得準備六組焗烤海鮮飯去換。該死的焗烤海鮮飯,你們知道得準備多少材料嗎?牛奶、起司、魚、米、鹽!好不容易材料收的差不多,就剩魚。與其待在大城裡收,不如來這等看看有沒有人捕魚,直接收購。」
  
  「我記得這裡不是最好的魚場。」艾德想了一會,回道。
  
  男同學直視艾德,沒好氣的說:「我知道。那個魚場在雷島,你帶我去啊?」
  
  剎那間艾德禁聲了,男同學接著問:「你們有人會捕魚嗎?捕到的魚可以賣我喔。」
  
  該說我們好運嗎?這下不用擔心捕到的魚沒人買,賺錢有望。
  
  「可以。可是我們需要水和料理,那些能不能算便宜點賣我們?」亞戴爾沒有猶豫同意對方的話,可話鋒一轉,怎麼跟他買起東西了?
  
  買水我可以理解,在遊戲裡,水通常就是補生命的,是出團的必需品,可是料理?……他在賣的漢堡嗎?一組一千五百元,好貴。
  
  「老大,料理是補魔力用的。尤其是法系人員,沒有料理,根本不用出門。」艾德來到我的身邊,輕聲地解釋起在這遊戲裡料理的作用。
  
  我瞄向他,輕點頭,還好你沒白目到讓我想扁人,知道要偷偷解釋,不讓我丟臉。
  
  所以這邊的料理是別款遊戲裡的藍水了。
  
  趁亞戴爾談生意的時候,我走到聽說是攤位的前方,蹲下研究。布巾上沒有商品,只有寵物在四周亂晃,試圖引起我的注意。
  
  「老大,怎麼了?」艾德跟著蹲下,好奇地瞅我。
  
  「你們怎麼知道他是擺攤的?」除了他身上的學校制服可以分辨出身份,其餘不論我怎麼看都看不出來。
  
  「喔。在這裡,把寵物拿出來擺,自己又大剌剌地躺在寵物身上發呆的人一定是在擺攤。」艾德毫不猶豫的態度不足為奇,引起我注意的是他話中的某些字眼。
  
  「躺在寵物身上?!」是你說錯還是我聽錯?
  
  不由得視線定在那張大餐巾上,乍看,它的確像是條單純的餐巾,只是厚了點,材質也接近亮面,待我專注凝視,光滑的表面好像……出現兩顆小黑點,眨了眨!
  
  「喝!」驚呼一聲。那是眼睛嗎?
  
  「布丁史萊姆,好大手筆。」看著從平面逐漸隆起變成立體的史萊姆,艾德羨慕地說,手伸到一半停住,轉頭瞧向男同學。
  
  男同學揚起笑容,驕傲地說:「系統送的。」
  
  「系統送的?」學校太厚此薄彼了,……或許……
  
  「請問你的寵物是收在哪裡?」心存一線希望,說不是我也有,只是不知道要從哪邊叫出來。
  
  「新手包啊!學校把要給學生的東西都放在裡面。」男同學一臉怪異的看向我,好像我問了個怪問題。
  
  ……新手包!那個被我倒過來翻找的新手包。裡面根本沒有東西了。
  
  「你們沒有?」男同學感到訝異,視線在我們三個人的身上來回,思索一下繼續說:「可能跟你們是團體行動有關,像我是一個人,所以學校有提供輔助寵物給我。」
  
  雖然純屬猜測,可是這說法聽來確實安慰我了。
  
  「學弟們,說定了,你們給我兩組魚,我給你們一組水加五百元。」
  
  聽見對方說的,我立刻開口:「等等,那料呢?」水對我來說意義不大,我可以自補,可是沒有魔力,就準備等死了。
  
  「雖然料理是我自己做的,可是材料不好準備,得到處去收材料,所以……」男同學再次揚起笑容,雙手一攤。「抱歉,我愛莫能助。」
  
  我瞅向亞戴爾,用眼神詢問,只見他露出抱歉的眼神。
  
  你的交易手腕退步太多了,連一組料理都拿不到,虧我想說你們對遊戲比較熟,交由你們出馬是最恰當的。
  
  「學弟,別說學長不幫你們。你們應該都要回補吧?兩百元給你們,你們先去醫院回補再開始賺錢。」說完,拿起放在寵物身上的新手包,將手伸進包包裡再拿出,一個沉澱澱的錢袋就在掌心。
  
  二話不說,我拿走那袋錢,若不是怕難看,真想打開確認是否真的有兩百元。
  
  敲定交易,該上工了,收好錢袋,準備跨出步伐,頓住。
  
  「一組的數量是多少?」千萬別告訴我是一百,那我可要毀約,不幹。
  
  「遊戲裡,凡是材料,一組四十,水和料理一組是三個。附帶一題,背包裡的空間只能裝二十項物品、五隻寵物,不限重量,記得要先整理背包,把用不到的東西放到銀行裡,免得到時裝不下寶石。」男同學回答並說明背包的用法。
  
  四十和三!還真不划算的交易。
  
  算了,不平等條約已簽定,後悔來不及了,喚上亞戴爾和艾德,重回醫院補血補魔。
  
  這一補,才讓我驚覺原來捕魚也是要耗損魔力的。為了抓先前那些魚,我用掉近四十滴的魔力。
  
  幹!交易真的太虧了,亞戴爾,你的腦袋顯然變鈍了。
  
  補好血量與魔力,亞戴爾和艾德往村外走,而我走往湖邊,望向在湖中央悠閒垂釣的老漁夫。
  
  想到又得跟那些魚群纏鬥,在前世裡號稱最接近太陽騎士、史上最強的教皇的我得改行當起漁夫,不由得泛出無奈,嘆口氣,向湖中央開口揚聲……
  
  
  因為不是每次都能捕到近二十條魚,加上要支付的租金,兩組八十尾魚,足足讓我跑了十趟。
  
  坐在石頭上,累到講不出話來,看著眼前剛剛好八十條的魚,忍不住在心裡狠狠埋怨起那名自稱是學長的人以及亞戴爾他們。怪不得沒有人要來捕魚,累個半死,賣給玩家才拿到少少的八百元。
  
  「老大,你抓到了嗎?」
  
  突然我聽見艾德的聲音。緩緩轉頭,由下往上睨向艾德,你們最好有賺足夠的錢。
  
  艾德被我這麼一睨,訕訕地搔了下太陽穴。「亞戴爾去賣寶石了,我們至少可以跟學長買兩組漢堡。」
  
  蹙眉,不發一語。
  
  兩組?!一組一千五,所以你們只賺到三千元!會不會太少啊!
  
  「老大,如果再加上你的魚,還有五百元,這樣我們可以換三組。」察覺到我的心情變化,艾德急忙補充。
  
  三組九個,應該夠吃吧。
  
  帶著不確定的心情,提著成堆的魚與亞戴爾會合,原本希望能再跟學長多凹一點,可是學長十分堅定,說什麼都不願意多給我們一組水或料理
  
  「學長的工作不是要愛護學弟嗎?」看他收拾裝備準備前往下一個地點,我試圖做最後的嘗試。
  
  背起新手包,把慵懶、昏昏欲睡的寵物們喚醒,學長望向我們。「我以為訓練學弟妹們才是學長姐的首要工作。」
  
  ……
  
  「好啦,別說學長壞心,告訴你們,要快點把收據單拿到手,活動有時限,如果時限到還沒拿到收據單,聽說就得做一學期的勞動服務。至於勞動服務的內容……」學長僅是露出尖笑,沒進一步說明。
  
  頓時我們三個人僵住,感覺烏雲壟罩頭頂。
  
  突然學長眉頭一皺,坐上大型蜥蝪的背上,「走了。學弟們,祝你們好運。」單手一拍,連人帶寵,一溜焉地跑出村子,速度之快,使人無法反應。
  
  錯愕的望向亞戴爾,現在是什麼情況。只見他搖頭無法解釋現在的狀況。
  
  「學長可能在趕時間吧。」艾德試著找了合適的理由。
  
  「嗯。」只能這樣認定了。
  
  把買來的漢堡收進背包,想再去一趟醫院。
  
  「老大,有人來了!」艾德猛然伸手拉住我的背包,驚呼。
  
  有什麼好驚訝的,不知名的學長都出現了,再來個十多人也不足為奇。
  
  「來的人是…是……」艾德結巴了。
  
  「是誰?」艾德的奇怪反應使我好奇地轉身望去,當下我也嚇到了。
  
  並肩跨過保護區的村子口,我的視線對上他們,只見他們也和我們一樣愣住,接著其中一人的嘴角迅速上揚,展現再熟悉不過的笑容。
  
  「太陽、亞戴爾、艾德。」
  
  輕快的聲音傳來,讓我從驚喜中醒來,滿腹的愉悅無法克制,只差沒上前狠狠抱住他們。
  
  「綠葉、寒冰,能見到你們太好了!」

===================================================================

好像太拖了,到現在還在村子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