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未記錄的冒險故事Ⅰ之殺戮戰場 -15

果然帶著祭司出門真的很辛苦。

不再耽擱,重新跨出步伐繼續宵小行為。只是沒想到這幢房屋蓋的一點都不人性化,彎彎曲曲的走道,常常因為拐錯彎走到底就是死路,若真的要說,這不是屋子而是迷宮。

才剛又拐過一個轉角,出現在眼前的卻是牆壁。

「靠!又是死路!」忍不住咒罵出聲,當然我可是記得要輕聲細語。

「你的直覺到底準不準啊!」老師也出聲發出他的質疑了。

無聲的望老師,面對老師的質疑,我無法回答,因為直覺告訴我應該就在這附近了,事實上卻像是陷入迷宮裡,不管怎麼繞就是繞不到出口。

聽不到我的回答,老師送了一記白眼過來即轉身往來時路走去,對此我也只能選擇默默跟上,這……太奇怪!

帶著疑慮繼續尋找可能的路徑,或許因為過於專注找路,當我發現到前方有人接近時已經沒有充分時間讓我們躲避了,於是雙方才一照面,老師揚手二話不說連續兩下,咚咚,對方即失去意識倒下。

心中一驚,伸手扶住那兩個人,可是他們的手上的物品我就顧不到了,還好另一雙手及時伸出攔截住那兩袋物品,避免它們掉落地面進而發出聲音。

「老師,他們是人類。」看老師出手快狠準的模樣,心中一驚。

老師冷冷地瞧了我一眼,布萊特將物品擱在地上後伸手探了探我扶住的這兩個人。

「格里西亞你冷靜點,他們沒死。」

沒死!

聽到這話,低頭一瞧,雖然不明顯但他們的確還有氣息。

尷尬的抬頭偷覷了一眼老師,白眼再次飄過來。

「三年的時間似乎還不夠你成長!」冷哼了一句,同老師的大掌也落在我的後腦杓上。

痛!

無聲的在心中一喊並默默將手上兩人放下,專心凝視著他們,再抬頭看向四周!

不對啊!拐進這條走道裡也只能一路到底,中間連個儲藏室都沒有,那這兩個人提著那兩袋東西是要去哪?

困惑的搔頭,同時布萊特已經動手拆開那兩袋查看了。

「你們看,這是食物。」布萊特讓開身體將袋子裡的東西露出來給我們看。

粗糙的大餅和數袋個人用水袋,縱使它讓人很難下嚥,確確實實是食物沒錯。看到這,我老師雙雙對望,嘴角不由得開始抽搐。

「又是密室,這個年代的人也太愛蓋密室了吧!」老師不禁搖頭無奈的吐槽。

「對啊!密室真的很多。」布萊特下意識點頭附和。

瞬間我收斂起臉上的神色,凝視著布萊特。不知道先生,你這話接的非常詭異喔,正常來說不會有人特別強調年代、時間等字眼,而你在聽到後還以理所當然的方式接話,這……大有問題。

發現到我注視的目光後,後知後覺的他倒抽口氣,視線開始飄移,站直身裝模作樣觸摸起走道旁的牆壁。

「老師。」輕聲的喚著。

「嗯!」老師也僅以單音回答。

「光明神還真是大手筆。」看似不以為意的說著。

……你覺得他是什麼身份?」老師輕聲詢問。

什麼身份?從他身上那快跟我可以媲美的聖光量來看,似乎不用猜了,「教皇吧,且是剛上任沒多久的新手教皇。」唯有如此才能解釋他的一問三不知,對了,還漏說了他絕對是在我們之後的教皇,從表現上很明顯可以確定他知道我老師都是太陽騎士。

聽完我的推測,不知為老師以目光斜視的方式瞥向我,雖然不知道老師那一眼的意思,卻能感覺到他眼底下的無奈。

真是莫名其妙,幹嘛出現無奈的目光啊!總不可能是在哀怨自己得帶兩隻拖油瓶出門吧!

呸、呸、呸!我在胡思亂想什麼!沒事把自己想的那麼沒用做什麼?還是研究這條詭異的走道吧。

沒有裝飾用的雕像也沒有任何擺飾,平坦的牆面很難藏有密室入口的開關,那他們究竟是如何確認位置呢!

此時已經一路走到底的布萊特眉頭深鎖回身注視我,「格里西亞,我找不到。」

「入口就在這,但沒有開關。」老師輕敲牆面後,指著到底的那面牆道出他的發現。

聽到此話,我知道必需快點把入口開關找出來,要不等老師失了耐性,直接採用暴力方式轟掉那面牆不無可能,因為他老人家已經轟過別人家的密室了。

再次凝視著這條走通,相信一定有地方被我們漏掉了,因為剛剛被老師敲暈的那兩個人明顯只是一般人並不是特殊職業,所以入口絕對只是一般的機關,而不是運用魔法或鬥氣能量開啟的機關。

空曠的走道,乾淨到比光明神殿的走道還貧乏,唯一有的就是每隔四公尺一盞的壁燈,但那些壁燈看起來也很一般,並沒有特別之處。

仔細凝視著壁燈,再回頭想想剛剛那兩個奴僕,他們身上並沒有攜帶特別的東西,除了……

「老師,以正常人來說,孤月一百八十公分已經很高了吧!」

突然聽到我這麼一問,老師神色微擰,雖然困惑仍然回答了。

「是如此沒錯,但他也不算是特別高。如果跟那些人在一起算高了。」老師輕聲地回答,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我知道他口中的那些人是指這時代的太陽騎士他們,一整支大隊望過去,跟我們差不多高的太陽騎士似乎已經是很高的人了。

「拜託你們兩個,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討論身高問題,想也知道戰亂年代裡,有得吃就很不錯了還想吃多飽!營養不良的情況下當然是長的瘦瘦小小,也只有少數人是天賦異稟能長的特別高,高的跟竹竿一樣。」布萊特似乎受不了我們師生倆那無關緊要的態度,沒好氣的說著。

經他這麼一說,一道靈光快速閃過我的腦袋,原來如此,怪不得那兩個奴僕會是一高一矮。

「老師,劍借一下。」開口直接跟老師討佩劍,不用背上的太陽神劍,全是為了避免太陽神劍自身上掉落,我已將它牢牢綁在身上,現在只希望當我想用到它時,能夠順利取下。

老師將佩劍解下扔給我,接過劍後,一把好好的長劍被當成竹竿開始推敲起牆上的壁燈。

沒反應,換下一個。

原想從最接近入口的壁燈敲起,結果估算錯誤,並不是那一個,此時不得不佩服設計這幢房子機關的人了,若依正常情況來說,開關都不會離入口太遠。

連試過兩個,當我敲到第三個,此時距離入口處少說也有十二公尺遠了。輕輕不大,卡的一聲,壁燈被我推動了,原本垂直的壁燈此時向左偏了四十五度角,遠方的牆面往一旁縮去,露出密室的入口。

見到入口,心中不由得一喜,緊接著我們加緊動作提著那兩袋食物小心翼翼的踏進密室,當然那兩個倒楣的奴僕也被老師一併扔進密室入口內側,總不能將他們扔在走道上,這樣很容易被人發現有外來者潛入。

感受潮濕的氣氛,踩在腳底下的台階帶了點濕潤,感覺很不好,且這邊亮度更低了。

直到我們終於走到台階下方後,心中一驚,正要出手,布萊特的動作比我們還要快,兩顆直徑三十公分大小的聖光球已經脫離他的手中,準確籠罩住那兩個非人者。

純正的神聖力量快速將那兩個非人者處理掉,見狀我老師不約而同望向他,而他也正好以得意的眼神看著我們。

瞧,我還是有用的吧!

解讀到他眼底下的意思,真的很不想戳破他的自豪,那是因為我老師手上都有東西,要不怎麼可能輪到他出手,況且這本來就在他能力範圍內的事情了。

懶的跟他一般見識,直接觀察起眼前。

原以為是密室的地方卻是私人囚牢,很不想承認,但不得不說即使是在五百年後的世界裡,凡是有錢有勢的家族裡,房子內部都一定會有囚牢,那是他們用來私自囚禁仇家或是奴隸的地方。

此時眼前正是這幢房子的私設囚牢,牢房內關了八個人,每個人看起來都憔悴不已,若仔細瞧,可以發現他們身上穿的服飾皆屬於貴族服飾,因為平民的衣服樣式都很簡單,並不會樣式繁複到重重堆疊。

我們的出現,自然引起他們的注意,八個人當中有六個人是處於警戒,剩餘兩人,一清醒一倒地,清醒的那個人不是戒備而是困惑,至於倒地的,應該還沒死,死了另外七個人就不會如此冷靜了吧。

藉由他們不同的反應,讓我知道該詢問誰了。

朝著老師點頭,先將手上的食物遞給那六個人,當然還記得要先留下幾份,隔著囚房的柵欄,注視態度不同的那個人。

金髮藍眼,雖然身上、臉上都沾染到不少污垢,但那張臉龐卻有點似曾相識。

將手中的大餅與水遞出去,試著釋放出善意,「凱沃城城主!」順著直覺輕聲一問,即見到對方訝異的神色。

很好,求救者沒死。

「你!」手上拿著食物錯愕的睜大雙眼注視著我。

果然我的記憶力、認人能力很好,小鬼和他老爸長的很像。

「別訝異,我是接收到某人的請求來到這裡的。」沒有直接挑明是被他召喚而來,就算說出來,對方也不會相信吧。

「老師,小鬼的爸爸。」抬頭欲將老師喊過來,跑了那麼久,終於找到人了。既然確認目標,應該可以從他身上問到不少事情,為了避免被干擾還是把另外幾個人弄昏吧。

才剛這麼想,轉頭準備出手就發現牢房內的另外六個人已經全倒在地上了。

錯愕的瞪著那六具動也不動的……還活著,所以不是屍體,耳邊就聽到布萊特自首的嗓音:「是他要我動手的。」

他!

順著布萊特所指的方向望去,正好瞧見一臉不耐煩的老師,不覺得這麼做有何不妥,冷冷說著:「他們太吵了。」

?!會嗎?

困惑的望向那六個昏睡過去的人,嗯……還是回歸正題吧,雖然我很好奇布萊特是如何將那六個人弄昏的。

接著老師挑眉,踩著穩重的步伐來到附近,一雙藍眼在凱沃城城主身上游移,似乎有點不敢相信發出質疑,「真的假的?我還以為他早死了。」事實上,這話也是一直潛藏在我們心中的擔憂。

對方不覺得老師的說法失禮,甚至還附和的低聲呢喃:「是啊!我也以為自己早就死定了,但運氣還不錯,仍然苟延殘喘直到現在。」

聽他這麼一說倒也點醒我,直接詢問:「城主大人,請問在這段時間內您有見到、聽到任何異常的東西或是消息嗎?」

「異常的東西、消息?」城主困惑的呢喃。

是的!從他被抓直到現在已有數個月之久,長期與那些人相處在一起,或多或少都會知道些外界所不知的消息,哪怕只是一個不起眼、瑣碎的事情也好。

聽著城主以零散的方式一一敘說,從中包含前前後後共有六、七批的各城城主被抓進來,然後又被帶走,而那些人又隸屬於哪些國家,全一一清數出來以及他之所以可以一直留在這裡的原因,除了有幾次是因為他正巧病了,而那些人似乎對半死不活的囚犯不感興趣,全抓走體力好、反抗力極佳的人,剩下的幾次則是同批的囚犯中皆是武人出身,因此那些城主自然就成為他們的首選,就這麼奇妙地擁有文人背景的他留下來了,直到現在。

……有一天不知是我病昏了還是真有其事,隱約中我聽見有兩個人在交談,談到……魔界,說多虧了愚蠢人類的貪心,解除封印,還有……大軍在遺址,只要等候……什麼……人的召喚,就可以將大軍送往各地!」

城主眉頭深鎖,閉眼努力回憶所看、所聞之事,前半段的話他都能說的很肯定,就唯獨最後這段,顯得猶豫,然而我所有的注意力卻被這段話給吸引走了。

魔界!聽起來不真實,那種傳說中的東西怎麼可能真的存在,可如今再對照那些非人者的存在,似乎只有這個說法能夠解釋了。

因為那些非人者真的不是大陸上所熟悉的東西。

「遺址!知道是哪個遺址嗎?」我繼續追問。

只是城主搖頭了。

也對,正常來說他怎麼可能得知那麼詳細的事情,果然是我癡心妄想了,看似沒有收獲,事實上仍有,至少知道非人者他們極有可能的來歷。

「青葉城外一公里的古代遺跡。」

突然一道沙啞的嗓音悄悄傳來,順著嗓音望過去,正是一開始就倒地的那個人,沒想到那人是裝睡並將我們的對話一一聽進去了,面對這樣的人……

不著痕跡瞧向城主,注意到我眼底下的詢問,城主緩緩搖頭,表示他並不認識那個人。

只見那人拖著虛弱的身體來到欄杆旁,當我還警戒他時,原本動作緩慢的他猛然伸出手想抓住我。

過於突然的動作,驚動了老師,當下他老人家揚手向下一揮準備擊落對方的手,此時一直被我們認定是體弱的布萊特卻迅速以法杖阻擋老師的動作。

老師的力道是強悍,以他一名祭司的體質是承受不起的,瞬間我注意到他的手腕以違反正常姿態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