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未記錄的冒險故事Ⅰ之殺戮戰場 -16

沿著來時的路一路狂奔,只要再穿過三個街口就可以拐進梅普莉他們所在的巷弄裡,此時一股黑影猛然從房子與房子之中的細縫衝出。

揚手凝聚起沒有攻擊力的聖光球扔去,當兩者相碰在一起才發現到那抹黑影竟是非人者延伸出來的手掌。

抓住聖光球的利爪瞬間冒出了黑煙,原本實體手掌就像是遇到高溫溶化的冰塊,滲出了一地的水,只是那水是黑色液體並非是無色的。

閃過了一個攻擊但還有第二、第三項攻擊,於是我再次接連扔出五、六顆聖光球,想藉以逼那些非人者別再採取自殺式攻擊跳躍過來,可是那些非人者、魔物沒有所謂的個人意識,毫無畏懼爭先恐後地湧上,這讓我顯得為難了。

數量龐大的非人者,一顆顆聖光球太慢了!很想直接扔出原本就具有攻擊性的聖光彈,但這麼一來卻極有可能會誤傷到城內無辜的城民,至少當我為了閃避非人軍隊突然冒出的攻擊,失去飛行術的方向控制進而撞上民宅牆壁時,還是有注意到屋內的城民在聽見吵雜聲後即趕緊將房子的門板落鎖。

此時,老師將聖光覆蓋在劍身上猛然將劍當成飛劍射出去,長劍瞬間成了長槍刺穿第一個非人者,由於力道猛烈的關係,非人者的身體並沒有擋下長劍的力道,反倒是連人帶劍向後移動撞上第二個非人者,一起被釘在牆壁上。

失去長劍的老師將他所擁有的聖光能量集中在拳頭上,朝著逼近至前方的非人者腹部揍下去,再躍起連踩過兩、三名非人者的腦袋,重返地面,探手抓住劍柄以畫圓方式旋轉一圈順勢劃傷了七、八個人,見狀,我毫不遲疑連續丟出近十顆聖光球,一舉將那些被劃出傷口的非人者全數殲滅。

看著地上因為非人者溶解而出現的黑水灘,下意識皺眉,好噁心,且黑水還帶著腥臭味。

緊接著一道閃亮的光芒吸引住我們的注意,那是由布萊特使出的大範圍聖光祝福。

就如同其原義,純白、潔淨的聖光祝福引導迷途之靈邁向光明,這招式在攻擊上真的是最沒用的招式,但如今面對這些非人者,就好比是一堆不生死物暴露在聖光中,半徑四公尺之內的非人者迅速溶解,癱軟在地了。

「靠!原來還能這麼做,早知道我也來這招。」見狀,忍不住道出遲來的發現。

「如果連你都想的到,那還要光明祭司做什麼?」收起法杖,布萊特帶沉重的喘息,當場反諷了回來。

一眼掃過布萊特,總覺得有怪異的地方,卻又遲遲說不上來,至少就正常情況來說,光明祭司不該在施放完神術後會呈現氣喘吁吁的模樣,他看起來好像很累。

縱使有再多的疑惑,目前的狀況根本無暇去詢問只能選擇暫時忽視,喚上老師想繼續朝著原定目標前進,轟隆隆的馬車聲自遠方接近了。

抬頭定眼一瞧,兩輛馬車疾速奔馳過來,負責駕馭馬車的正是那對雙胞胎。

「姊!看到他們了。」充當車夫的雙胞胎之一揚聲喊著,梅普莉從第一輛馬車內部探出頭來。

瞧他們的神色,可以確定出事了。

再往後頭瞧去,果然有一支非人部隊在後頭追趕。

「別停!」發現到他們想驅使馬兒減緩速度,老師直接喊道。

聞聲,我楞了一下,才剛轉頭望老師,瞧他那氣勢即可猜出他老人家接下來的作法。

二話不說趕緊替自己施以風行術,待馬車一接近,老師伸手勾住布萊特,大步跨出,躍上第一輛馬車車頂,而我則是讓自己停在第二輛馬車上頭。

馬車內的拜爾大叔探出頭來,「現在該怎麼辦?」

雖然此時雙胞胎是將馬車驅趕往城門的方向前進,但任何一個人都知道,此時的城門早已關閉。

沒空回答,我得想辦法將自己穩定在馬車上頭,同時手上凝聚起聖光,繼續朝後面追趕上來的非人軍隊狂扔聖光球。

「跟著前面走,老師應該會想出辦法。」抽空回頭朝底下喊著。

老師和布萊特都在第一輛馬車,理應是有想到辦法,否則他們不會堅持朝城門而去。

「可是?」拜爾發出猶豫。

「沒有可是!」扔出聖光球,抽空吼了回去。

憤怒一吼果然有用,拜爾和雙胞胎不再猶豫了。

緊接著,我聽到來自前輛馬車的驚呼,轉頭瞧去,急忙大喊:「快停車!」

揚手張起一面大地守護盾,試圖擋下來自前方的攻擊,可是馬車還在移動,馬兒也無法立即停止,拜爾動手搶下韁繩想讓馬兒轉向,然而……

突然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下意識透過飛行術控制住身體拋出去的方向,我是平安落地了,但在前方的景象卻人驚嚇到說不出話來。

撞成七零八落的馬車,倒地發出陣陣嘶鳴的馬兒,馬車內的乘客無不被拋出車外,運氣好的還尚存氣息,其中還有一個人已經摔斷頸骨,失去生命。再將視線往上移,即可看到漂浮在半空中的五人,錯……是六人。

我們熟悉的梅普莉等五人非自主性地漂浮在半空中,拜爾仍保持清醒,不斷掙扎,但梅普莉和莎麗芙卻已失去意識了,雙胞胎的身上不斷滴落血水,距離讓我無法確認他們傷勢的嚴重性,卻能確定他們的生命力正在流失。

再將視線移往第六個人,那名有過一面之緣,壓迫感強大到讓我老師選擇跳崖逃走的男子——魔王!

看似悠閒的他,慵懶地坐在城牆上,手指頭隨意輕晃卻直接控制住梅普莉他們目前的狀況。

隨著魔王手指的比劃,拜爾和雙胞胎他們就像是魔法師操控在手中的光球,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而雙胞胎身上滴落的血液也因此不斷飛濺。

聽著他們的哀嚎聲,情緒激動的我立刻凝聚起聖光彈朝魔王扔去。

可是如此明顯的大動作,魔王又豈會沒有注意到,手指一轉,原本固定在半空中的梅普莉猛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見狀,心中一驚,想拉走聖光彈,但已經脫手的聖光彈根本不受控制,眼看聖光彈就要打中梅普莉了,突然聖光彈來個急轉彎,劃出弧線往下飛。

隨著聖光彈望去,一條細如頭髮的白光牽引著聖光彈,線的另一端持有人正是布萊特。

具有攻擊性的聖光彈隨著路線改變性質,成為無攻擊力量的聖光球,在布萊特的手中消失了。

見到這一幕,我訝異地望著布萊特,老師亦是如此,然而魔王卻緩緩笑了。

「哎呀!還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呢。」魔王那充滿磁性的嗓音從半空中傳下來,看他說的輕描淡寫,但聲音卻傳遞整座城。

老師已經手持長劍來到我的身邊,而布萊特仍保持站立,抬頭由下往上緊盯著魔王。

在這一瞬間,原本好不容易才對布萊特這人感到熟悉的念頭,即被推翻了,他……教皇應該做不到這點!

「我是想找玩具沒錯,可是人數好像太多了!所以……」魔王繼續輕聲說,那修長的手指輕輕一甩,宛如被人扔出去的石頭,梅普莉他們飛散開來了。

見狀,我立刻招來風元素朝梅普莉和雙胞胎飛去,試圖想搶在他們撞到東西之前接下他們,拜爾大叔和莎麗芙則是交由老師想辦法。

才剛將梅普莉他們接到手並引導他們平安降回地面,一股黑暗力量即直逼我而來,回頭想擋下——我無法閃避,閃避就會讓黑暗力量傷到梅普莉他們——眼前卻出現另一道身影!

紫黑色的能量球打中了不知何時衝來的布萊特,凝視臉色蒼白的他,我瞪大雙眼,無法道出半點聲音也動彈不了。

背部被黑色能量球打中的他,雖然面露出痛苦卻也泛出了一絲苦笑,緩緩開口,「接下來就全靠你們了。」

若有若無的嗓音像是輕風飄進我的腦海,原本擁有實體的他開始透明了,淺淺、淡淡的白光自他的身體發出,短短幾秒的時間,帝堤布萊特消失在我的面前了。

「哎呀呀!怎會是他呢?這樣就跟我預計的人選不符了。也罷,反正沒差,還是一個祭司和聖騎士的組合。」

看似惋惜的說法,但那表情與那語氣並非如此,就好像這一切全在他的計算中,而我們就是他手掌心上的棋子。

闔上雙眼,布萊特最後的身影與笑容在腦海中播放。格里西亞冷靜,不可以因為這事而亂了陣腳,你得冷靜問出魔王最終目的。

再張眼,拿出太陽騎士面對邪惡應有的態度,挺拔、毫無畏懼面對魔王。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揚聲大喊道。

魔王坐在城牆上,雙腳交疊,閉上雙眼似乎在享受,原本我還在好奇他在享受什麼?卻在下一秒,哭泣、哀嚎聲在耳邊響起了。

救命啊……

……

健太……

有怪物啊……誰來救救我們……

轉頭,向左側瞧去,在那的是護住莎麗芙他們後走過來的老師,並沒有我聽見的淒厲慘叫聲所形容的畫面,那麼剛剛是……

「你們知道嗎?最美妙的音樂就是人類因為恐懼所發出的悲鳴,隨著恐懼的增加,我在這個世界能動用的力量也就越多,相對的你們所信仰的神祇就會越來越虛弱,直到當他們失去最後那一道信仰時,神界就不存在,他們會從高高在上的地位重重地摔落到地獄,虛弱到跟人類小孩一樣。

「所以你們說,為了我自己好,是不是該把信仰力散發的源頭——人界一舉殲滅?」

魔王泛起了淺淺一笑,瞬間我感覺到一股震撼力衝撞上心靈,莫名地意識似乎要飄遠了。

就在這一瞬間,背上的太陽神劍變的滾燙,燙到足以將我那要飄遠的意識拉回,下意識轉頭卻發現到此老師的身上泛出淺淺的聖光,再低頭,我也是如此。

「你剛才做了什麼?」老師冷冽地嚴肅喊道。

……你們兩個!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能夠抗拒魅惑之力的人。這可真的好玩了。」輕聲中帶著訝異,但說話的速度仍維持在不疾不徐,若讓急性子聽到了,可能早就失去耐性,火冒三丈了。

魅惑!

微微一楞,移動視線瞧起四周,諸如拜爾和雙胞胎原本還維持住清醒的人,卻在這時失了心魂,全靜靜凝視著魔王,那模樣就好比如果此時魔王開口要他們自裁,他們也會照做。

……麻煩大了。

「魅惑!老子又不是瞎了眼才會受到一個不男不女人妖的魅惑。」耐性盡失的老師直接破口大罵了。

聽見老師的怒吼,請容許我悄悄分心一下,老師您沒瞎,只是會分不清男女,還有應該只有瞎子才能不受到魅惑吧!

啪!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分神在內心吐槽為師!」毫無預警,老師揚手狠狠地往我的後腦杓打下來。

差點就被老師打到頭昏眼花,只能抱著後腦杓發出無聲的哀鳴。

「老師,學生剛剛又不是在問候您,怎麼您老人家也知道我在吐槽您!」我不要有第二隻蛔蟲啊。

莫名的插曲並沒有惹火魔王反倒是讓他瞧的很……開心!

見鬼的開心,我們師生倆可不是娛樂你的玩具。

「笑什麼?」老師拔劍指向魔王,忿忿地吼著。

面對魔王,老師的這番行為是十足的挑釁行動,暗地裡準備好聖光,隨時都可以扔出聖光彈了。

魔王靜止了幾秒,久到我以為他可以忽略掉老師的行為,沒想到就在這時他自牆城上消失了。

消失的身影讓我們立即警戒起四周,正當我們的視線四處遊移之際,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老師的面前,下一秒,我老師楞住了。

近在眼前的魔王,伸出他那修長的手指自老師的臉頰上滑過,那表情……

抬手,聖光彈以超近距離扔出,同老師則是一臉鐵青,揚起長劍刺向魔王。

近距離的聖光彈讓我立刻使出大地守護盾,擋下爆炸的威力。

感受大地守護盾另一面的衝擊波,空氣中灼熱的氣流刺激著我的皮膚,稍微將視線微微瞄向一旁的老師,他老人家的臉色臭到像是便秘了一個星期,鐵青到只能用被染料塗抹過形容了。

活了四十多年,卻被一個非人類吃豆腐,尤其對方還是男性,老師,您的個人魅力還真是無人能擋啊。

明知情況不適合,但此時一股笑意不由得自腹中升起。

「回去你敢提到半個字,再遠為師都會衝回去送你去見光明神。」老師冰冷的嗓音自那看似未張開的雙唇飄出,凍的我有如身陷冰雪之中。

面對已經化身為審判騎士的老師,除了點頭,還能怎麼做?正想這麼做時,瞬間我們震驚地望向右前方的半空中。

魔王!毫髮無傷、泛出滿意表情的魔王,就在那邊。

近距離攻擊完全沒有傷到他半分,反而因為我們的舉動讓他更高興了,且還帶了點興奮。

無視我們的態度,魔王表現的像是沒有發生方才的突襲,逕自繼續說:「回歸正題,你們不是問我想做什麼?各別殲滅是很快但沒有樂趣,且恐懼會來不及累積,對於未知的情況,人類的恐懼會永無止盡向上累積,就像是這樣……

帶著輕鬆的口吻,伸出雙手釋放出黑紫色霧氣,大氣中的空間扭曲再次發生,眾多的非人者軍隊隨即出現。

見到這,強烈的挫折感頓時翻湧出來,集結了三人力量清除掉的非人軍隊再次出現了,而這也就說明為何之前的各城鎮會面臨到毫無預警的攻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