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未記錄的冒險故事Ⅰ之殺戮戰場 -18

 

「抱歉,由於情況特殊,所以特別交待他們別留在這裡,以免洩露身份。」太陽騎士拿了兩件斗篷給我們並做出說明。

 

點頭表示了解,隨即環視起周遭,剛出來時並沒有特別注意,如今仔細一瞧,當下微微一驚。

地下室!沒想到我們竟然是出現在地下室裡,而且透過這個地下室可以確認這幢房子絕非一般的平房,屋主的身份非富即貴,怪不得會是空無一人的狀況。可是如今移動到房子內也就表示我們位處於城裡,除非這座城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否則這麼大批人想無聲無息地出城,又是件難事了。

望向太陽騎士,等待他接下來的處理方法,只見他和其他幾位聖騎士長商討了幾句後,由刃金騎士走向角落,在那有並沒有任何物品僅是一整面的牆,待他站定位後,緩緩釋放出聖光以鞋跟在原地踏了幾下,隨著喀喀聲,原本結實的石板牆不見了,出現一個漆黑的入口。

密道!

「好了。快點走吧,我記得這個密道長的很。」刃金騎士催促著。

你記得!該不會你以前走過吧?

「刃金,裡面有照明嗎?」暴風騎士往密道裡頭探去,回頭詢問。

「沒有。小時候我和哥哥們在裡面玩試膽遊戲,只準備了一盞煤燈,後來燈熄了還沒走到出口,當時猶豫是要繼續還是回頭,結果大哥心想既然已經走很久了應該是離出口不遠,就決定繼續走,沒想到這一走下去還是走不到底,最後我們四個嚇到嚎啕大哭。」刃金騎士回憶起童年,自曝孩童時的糗事。

然而卻也因此讓我知道這幢豪宅是誰的家了

「刃金騎士長然後呢?」群聚起來的聖騎士好奇地詢問,果然好奇心是不分男女老幼,就算時空不一樣了,反應都一樣。

「然後啊!家人發現我們四個不見了,急的派人到處找,但不論下人怎麼找都回報找不到,後來我爸想到這裡,獨自一人衝進來找,這才發現哭到沙啞的我們。」說到這,刃金騎士不由得發出淺淺的笑容。

「令尊那時一定氣死了。」大地騎士接著道。

「對啊!走回來後,我爸狠狠打了我們一頓,我大哥最慘,他被打到屁股開花,罪名是帶頭作亂,你們都不曉得,那時大哥他是邊跑邊哭,結果我爸還是照打不誤。」

頓時聖騎士們忍不住笑出聲,甚至還有人竊竊私語交頭討論,太陽騎士也掛著輕笑,緩緩搖頭,「回聖殿後小心別讓孤月知道,否則下個邊跑邊哭的人會換作是你。」

「呵……你們不說,他又不知道。」看似不以為意輕笑回答的刃金騎士說這話時其視線可是環視著所有的聖騎士,明顯是在給予警告。

經過刃金騎士這番話,原本瀰漫在眾人之間的無形壓力被沖散了,準備好整隊正要依序踏進密道裡,突然我感覺到一道熟悉的視線,二話不說將淨化之火與聖光彈同時扔出,打中地下室上方的角落。

一個焦黑如掌心大小的不明生物摔落地面,不一會牠冒出黑煙化為灰燼了。

「格里西亞先生!」所有視線全定在我的身上,太陽騎士訝異地喊著。

「立刻通知這幢房子的主人,全數撤離。」老師搶先發言,而他在喊出這話時,視線是定在刃金騎士的身上。

「這……」刃金騎士錯愕的反望著我們。

「被發現了,如果你還想要你的家人有活命的機會,通知他們現在立刻離開這裡。」指著地上的焦痕,我將話敞開來說。

原以為經我這麼一說,刃金騎士會立刻跑上樓去呼喚他的家人,沒想到他卻是咬著牙走到密道的入口處催促大家快進密道。

「刃金騎士長,請您先去喚醒您的家人。」一名聖騎士鼓起勇氣勸說,一旁大多數的聖騎士們皆點頭了。

「別說了,快走。」刃金騎士以冰冷並嚴肅的語氣說著,同時率先踏進密道裡眼見就要走了,烈火騎士動怒一把扯住他。

「刃金,你在堅持什麼?我們不執意要你的家人跟著一起走,但最起碼通知他們準備撤退。」烈火騎士使力拖著刃金騎士要往樓梯方向走去,打算執行這事,卻被甩開了。

「你們以為我不想嗎?可是他們不能走!城主若走了,這座城要怎麼辦?城民又該怎麼辦?現在外頭處於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城民無不是膽戰心驚,若不是我們家人努力撐住,城中軍隊穩住民心,現在早就亂成一團了。所以我們家人一個都不能走……除了在當十二聖騎士的大哥和我。」

像是用盡全身力氣吼出,刃金騎士一臉悲慟大吼,瞬間所有人都沉默了,由於稍早刃金騎士的話讓大家都知道這裡是他自小生長到大的家,卻沒有人想到原來他還是城主之子。

「走吧。」吼完後,作了深呼吸,刃金騎士淡淡地說。

而我老師邁開步伐步入密道中,在經過刃金騎士老師輕聲地開口:「簡單,就把那個人打死,一切就解決了。」

對啊!只要將魔王解決掉,所有的一切就會回歸自然,雖然之後勢必還有一大堆問題遺留下來,但那些終究是人類能夠處理的,所以屆時相信他的家人會想出更好的方法。

於是我們一行人全數進入密道裡,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密道裡走著,明明沒有任何光線,行走速度卻比一般人快上一倍,若不是怕會驚動密道上方的住戶們,只怕他們會選擇用跑的了。

彎彎曲曲的密道,上上下下快走,都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走出密道,直達城外兩千公尺處,在那等待我們的是超過一百五十匹的精良戰馬。

果真是城主,能在短時間內連同戰馬都幫忙準備好了,只是……

靠,城外兩千公尺!再加上在城內環繞的距離,怪不得年幼時的刃金騎士他們兄弟會走到哭了。

之後整支隊伍一直籠罩在沉重的氣氛中迅速移動,距離目的地越近,壓力也就越大,因為這是個九死一生的任務,在出發前太陽騎士就已經告訴過所有人這次任務的危險性極高,很有可能會再也回不去了,卻還是有不少人自願加入,而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阿爾阿斯帝國的人民,雖然他們已經加入光明神殿不再屬於阿爾阿斯帝國,但他們的親人還是留在阿爾阿斯帝國,沒有人想要見到親人成為戰爭下的犧牲品,所以阻止戰爭的發生對他們而言是最重要的事,唯有如此才能守護到他們的親人。

當部隊停止移動,我們也終於來到青葉城外的不遠處。

黑暗氣息濃厚的小城,就我看來根本無法分辨出裡頭原本的城民究竟是生還是死。

「接下來要怎麼做?」大地騎士注視著我們開口詢問。

直接攻城!就我們的兵力而言這是最笨的方法,一百五十出頭的人就想攻城,城門還沒攻破,人就死的差不多了。如今我們又沒有魔法師、祭司同行,連個大型魔法都沒有,除非有內應,能從裡面打開城門……

依正常情況這個念頭是別想了,前提是正常情況啦。

「準備好,我老師去開城門,以聖光球為信號,看到信號就代表衝刺。」凝視前方的城牆,如此吩咐。

瞬間,所有聽到這話的聖騎士們皆錯愕望著我們。

「格里西亞大人,這……這不好,太危險了。」大地騎士立刻反對。

著手開始凝聚起風元素,大膽釋放出感知測量距離與出現位置,反正魔王十之八九一定知道我們的到來,所以根本不需要遮掩了,只是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我並沒有告訴他們。

「沒什麼不好的,難不成你們真的想要白白浪費力氣與生命全賭在那扇城門能不能被攻破!」老師拔出佩劍預備等會戰鬥。

頓時原先的反對聲浪沒了,就目前情況看來的確只能如此,沒想到太陽騎士也翻下馬背走過來。

「請讓蘭洛特同行。」太陽騎士的那對淺藍色眼睛凝著我,表達出他的堅定。

「太陽!」堅石騎士驚呼。

只見太陽騎士洋溢起燦爛笑容望向眼前的人——我的老師,「不介意多個幫手吧,雖然我的能力比不上你們,但多一人就是多了一份力量。」

能力比不上我們,這話不難理解!老師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所以他的劍術比第十二代太陽騎士厲害多了,而我的劍法雖然很慘,但別忘了,一個號稱有機會成為史上最強教皇的人選,又能弱小到哪去!所以這個部份又是無人能比。

想到這,偷偷瞄老師一眼,是我的錯覺嗎?老師的聖光量似乎已經回到卸任前的狀態了!該不會是光明神特別替他補滿的吧。

可是太陽騎士說的也對,多一人就是多一份力量,更何況他還是太陽騎士又能差到哪去,仔細一想,抬頭望向其他幾名聖騎士長,都還沒點名呢,就見到他們都跳下馬匹相互對望。

「不能全部都跟去,要有人留下來帶領弟兄等候信號。」暴風騎士皺眉說明。

可見得他們剩下幾個人想的都一樣,全都想跟著我們當先鋒部隊。

「你們留下,我去……」堅石騎士搶先回答。

仔細瞧著他們幾個人,我有不同的想法,「大地騎士長和烈火騎士長跟我們一起走,至於部隊就有勞幾位聖騎士長了。」

聽到我的點名,大地騎士與烈火騎士趕緊衝到我的身邊,似乎怕名額被搶了。

生平第一次見到有人急著去送死的!

「格……」堅石騎士才正要開口,我即攔截掉他的話。

「我不是真正的魔法師,瞬間移動沒辦法運送太多人。」迅速進行說明,隨即施展瞬間移動,直接潛進城內開始行動。

 

眼前景象清晰的瞬間,出手就是送上三顆聖光彈,淒厲的慘叫聲緊接著響起,而老師和同行的聖騎士們持劍攻上去。

沒有偷襲應有的寧靜,而是大張旗鼓直接開打,是因為我早料到對方已得知我們的到來,所以眼前的大陣杖全在預料中。

老師一上手就是使出太陽劍法,雖然我很想將太陽神劍交給老師使用,但為了避免提早洩露神劍的身份,所以仍將它用布條層層包裹,被我偽裝成法杖使用。

藉由太陽神劍的聖光,大量聖光源源不絕地被我狂扔出去,如果它會發出聲音抱怨,應該會大吼,我是太陽神劍不是太陽神杖!

突然兩隻利爪自背後探過來,想要將利爪扣住我的肩胛,然而剛扔出兩顆聖光彈的我還來不及再次凝聚起聖光彈,下意識回身持起太陽神劍將它當成木棍揮過去。

聖光多到溢出布條的太陽神劍準確地插中對方張開的血盆大口,大口像是被腐蝕了冒出黑煙、惡臭,讓近距離的我差點沒被噁心死了。

靠!現在可以非常確定一件事,那就是光明神真的加了很多聖光下來,我可不記得以前的太陽神劍可以威風到這種地步。

抽回神劍望著布條上那黑綠色的液體,想利用地上的沙土將液體去除,然而就在這時我聽到老師的吼聲。

「格里西亞!」

抬頭順著聲音來源瞧去,老師連續後翻了三圈,接著在最後一次著地時,向上躍去,在半空中將蘊含聖光的鬥氣加附在長劍上頭,使力朝地面上一擊!

碰!

除了灰塵瀰漫還外帶許多不明物體飛濺,下意識使上大地守護盾擋下那些東西,原以為我們可以靠著這次的攻擊向城門推近,但不得不說,我們失敗了。

望著那一層層戒備的非人軍隊,我有了一個想法,很危險、甚至極有可能會害死人,但如今不試不行。

回頭喊著:「大地騎士,戒備全靠你了。」

沒有明確說明,所以大地騎士一劍劃過一名非人者接著大腳抬起踹開,楞了楞望向我,思考了四到五秒他終於反應過來,改換上大地守護盾替我戒備起周遭。

握著太陽神劍,專注地凝聚起聖光並唸出咒語,這就是法師類的缺點,當要準備起大型術法時,就等於是處於毫無防備的狀態,所以身邊必定要有戰鬥系人員保護才行。

……神聖審判!」當我唸出最後一句時,刺目的白光順勢亮起,劃破了黑夜,光亮在二、三千公尺外都可以瞧見。

灼熱的爆風颳痛了我的皮膚,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使耳朵暫時失去作用,只能聽見轟隆隆的迴音。

若非大地騎士見情況不對,衝至前方全力架起大地守護盾擋下衝擊,可能我已經不知道飛去哪了。

如此一來這將是史上最好笑的笑話,太陽騎士被自己施展的神聖審判打飛了。

搖頭將剛剛的念頭甩掉,正視眼前,此時在前方也就是城門所在的位置,原先層層包圍的非人軍隊不見了,只有一抹身影挺拔站立,而那人此時可是一臉鐵青的瞪過來。

見狀,尷尬地下意識將視線飄遠,隨即又想到這樣不行,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下場百分之百會更慘,試著深呼吸穩住情緒,這才緩緩開口:「老師,您老人家沒事吧?」

神聖審判轟下去,湊巧老師人就在那個方向,只是連城門都被轟破了個洞,怎麼老師您還能安然無恙站的好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