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未記錄的冒險故事Ⅰ之殺戮戰場 -19(完)

如今在光明神殿人員撤離青葉城後該城的人民加入重建工作,而在這曾經做為最終戰場的大廳裡,一灘不知為何被打掃人員忽略掉的黑濁不明液體發生變化,液體像是接受到高溫蒸發產生了水蒸氣,但那氣體並不是透明無色,而是以黑霧形態開始凝聚為人型,最後黑霧固態化了,現身的不是別人正是被格里西亞太陽和太陽神劍所重創的魔王。

冷冽的表情說明了他的忿怒,抬手做出手掌收放的動作全是為了確認自己究竟被重創到何種地步,銳利的指甲沒了以往的光芒,暗淡無光到無法置信的地步。

「光明神、太陽騎士!」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字的說著,同時那對紫眸也已經瞇成一線,透露出殺意。

正想邁出步伐卻發現到自己連展開雙翼的能力都顯得薄弱,於是他冷靜下來環視起四周,此時他察覺到有人接近大廳了,那不是從外部進來的人,而是從城堡內部想要向外逃離卻不得不經過大廳的人。

察覺到那人的出現,冷靜下來的思緒讓他想到一個好辦法,原本抿成一線的嘴角出現上揚,接著當那名謹慎在走道上行走的身影出現的那一剎那,他驅動自己目前所能調動的能力,在對方面前現身。

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女,他認得她,她是他在這裡打發無聊時的玩具,一直都只是個無趣的玩具,連想拿她來娛樂的慾望都沒有,如今看來,她才是最聰明的那個,在眾玩具中保持低調,不相信任何可以得到自由、釋放機會的承諾,甚至在看到情況不對的當下迅速躲藏起來,直到外界完全恢復到一片寂靜後才以謹慎的態度逃離。

見到他的出現,少女頓時想驚呼出聲,下意識轉身就想跑,可是一個平凡的人類怎麼可能跑的過魔王,當場被抓住,纖細的脖子上出現了紅印,而少女那兩隻瘦弱的手掌抓住他的手腕試圖想從利爪中掙脫,卻是白費力氣,缺氧使她的意識模糊不清了,掙扎的行為趨於緩和,兩隻瘦弱的手失去力道垂落下來。

冷眼見著少女從掙扎到最後失去意識即將斷氣,手掌一鬆,少女騰空的身體直接摔落於地,望向躺在地上發出微弱喘息的身體,他笑了,右手先是散發出一道濃密的紫霧將少女團團包圍住,只露出頭,仔細觀看少女臉色的變化,從蒼白到恢復原本應有的血色,接著再伸出左手以右手那尖銳的指尖輕輕劃過自己的左手腕,平滑的手腕出現了一道傷痕,有別於人類的鮮紅血液,自傷口所流下的是銀色血液。

銀色血液滴在紫霧裡,原該是無形體的霧氣好像是塊吸水力超好的棉塊將銀血吸盡,隨著銀血不斷增加,紫霧中溶入了銀色,而銀血似乎產生了意識隨著紫霧均勻分佈在少女的肌膚上,並透過身上無法數清的毛細孔滲進身體裡。

銀血繼續滴著、流著,紫霧即不斷吸收並融合進少女的體內,期間少女的臉色從微紅轉變成紫黑再變化為鮮紅,臉上的表情也出現猙獰、痛苦以及扭曲,直到最後當少女的表情終於回到原本的平靜時,他的嘴角緩緩出現笑意,右手掌輕輕撫過左手腕的傷痕,傷痕不見了。

雖然這個過程對原本就受傷的他更是加重身體的負擔,但他不在意,嘗試平順自己的氣息後,冷眼注視紫霧中的銀血融合作用,最後連同紫霧也開始往少女的體內收縮,紫霧不見了,完完全全消失在少女的身上。

見到這,他蹲下身體伸手輕拍少女,恍惚間,少女緩緩睜開雙眼,此時的她意識不清,只能嘗試想定住焦距,但不知為何體力驟失的狀況使她昏昏欲睡。

「睡吧,好好休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保證妳會過的平平安安。」瞧見少女原本綠色瞳孔中一閃而過的紫色光芒後,輕柔宛如會攝人心魂的嗓音自他的口中輕輕淡淡地飄出,原本該是驚慌失措的少女卻在聽到那充滿磁性的嗓音,不自主地揚起一抹微笑,帶著十足的信任感闔上雙眼,沉沉睡去了。

「沒想到成功了!」訝異的輕聲呢喃,嘴角的上揚幅度增加了,站起身,收斂起表情,冷淡地對空喊道:「薩克利爾!」

隨著嗓音的飄散,平靜的空氣出現波動,看似正常的走道上出現裂縫,一個身影穿過裂縫出現了。

出現後第一個動作就是屈膝碰地跪在地上行禮,「請問王上有何吩咐?」

「交待你一個任務,保護好這個女人並確保吾的血脈能傳承下去,直到繼承吾能力的孩子出現為止,你辦的到嗎?」嚴厲凜洌的話語字面上看似是詢問,實則不然。

「屬下辦的到,請王上放心。」堅定果斷地回答,完全不覺得這個突如其來的任務有何難處。

聽到回答後他滿意的點頭,單手一劃,裂縫開的更大了,邁開步伐只差一腳就要跨進裂縫裡,驀然回頭瞧了一眼仍跪在地上的屬下與平靜沉睡中的少女,嘴角別有涵義的出現微笑。

「第三十七代和三十八代的太陽騎士嗎?遊戲還沒結束呢!」

冷笑地呢喃,接著頭也不回的跨進裂縫裡,真的消失在這片大陸上了。至於剛被召喚出來的魔族,確認自家王上離去後轉而面向沉睡中的少女,伸手將人打橫抱起並唸出一連串的咒語,紫色的霧氣再次揚起並將他們兩人籠罩住,待霧氣消散後,不只是霧氣連同那魔族和少女的身影都不見了。空空蕩蕩的大廳,這次真的什麼都不剩了。

然而不知是從何時開始的,一首不知是由誰填寫、由誰開始傳唱的歌謠以緩慢的速度在鄉野之間流傳,就這麼不斷流傳下去,直到數百年後仍然可以聽見……

 

  風雲起、山河動,黑色羽翼降大地,

  光明微、魔霧起,魔王戲遊人間界,

  貪慾興、殺戮旺,萬骨枯骸血泊湖,

  萬物乞、大地求,雙陽跨越時間線,

  拯生民、驅魔物,光明再起魔霧衰,

  魔王怨、魔王恨,立下重誓必重返,

  遺血脈、隱人世,靜待五百興風雨。

 

 

 

『第三十七代和三十八代的太陽騎士,遊戲還沒結束呢!』

 

                                               【殺戮戰場 完】

                                     【未記錄的冒險故事Ⅱ 待續】


==============================================



希望第一次看到【未記錄的冒險故事Ⅱ 待續】這行字的人不會想扁冥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