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特傳】校慶


  【特傳】校慶
  
  
  
  「AC套餐各一份。」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
  
  「8號桌要結帳。」
  
  「謝謝光臨。」
  
  此起彼落的招呼聲不斷傳來,連我也一直重複類似的話,手不得閒、腳不能停,不斷在教室內打轉,忙的我口乾舌燥,不想說話。
  
  為了這次的校慶活動,學生卯起來準備,舉凡新奇、驚悚、暴力血腥的策劃全到齊,聽著從千冬歲那得到的消息,我是從腳底涼到頭皮,又從頭皮發麻回腳底,心裡開始盤算校慶當天該用何種方式避開百分之兩百會讓我去見阿嬤的地方 ,可是想起身旁那群不知危險二字怎麼寫的人,比如千冬歲、喵喵以及……五色雞!拿起筆,準備寫下我第一千……封遺書時,校董的命令解除危機。
  
  本次活動對外開放,基於部份學生家長僅是平常人,無特殊能力,嚴禁策劃危險項目。
  
  命令一公告,瞬間我聽到響徹雲霄的哀號聲!這是……集結全校師生的聲音吧?少了危險,準備起來不是比較輕鬆嗎?為何大家會如此頭痛?原先的不解經過千冬歲的解釋,我明白為何大家要如此痛苦了。
  
  校董真正的用意是要大家裝作平常人,不能洩露守世界的存在,因為這條潛規則,才會連校方人員都頭痛,學生可以不施法,隱藏自己特殊的外貌,可是學校的安全機制不能沒有啊!
  
  「果然是火星人,要他們裝正常人比挑戰危險還困難。」想到這,我喃喃自語。
  
  「漾漾,你說什麼?」
  
  不知是被嚇到太多次習慣了,或是來不及反應,我冷靜的瞧著喵喵。
  
  「沒有,只是你們不覺得客人裡好像不只有學生家長嗎?」偷偷指著靠窗的那桌,兩男一女,雖然穿著不像五色雞那樣明目張膽,就風格上也是有異曲同工意味,如果真的是學生的家人,多少會為學生收斂一下,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這麼難吃的東西你們還敢收錢啊?」染著一頭綠髮的男子,拍打桌面站起,兇狠的模樣像是隨時準備翻桌。同行友人則是相依偎的坐在原處,臉上盡是等著看戲的表情。
  
  原先的懷疑已經是確定了,他們確實不是學生的家人,至於是如何拿到邀請函進到學校,就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死定了。
  
  「誰!是那個不長眼的,敢在老子的地盤上惹事、吃霸王餐!」
  
  原本不見人影的五色雞從門口衝進來,大腳一抬踹倒班上同學,接著踩上椅背。
  
  五色雞,你是頭上裝雷達嗎?怎麼那些人一鬧事,你就衝回來了。
  
  「這位同學,你有沒有搞清楚!我們不是吃霸王餐,對服務不周的餐廳,消費者本來就有權拒付。」綠藻……不對,眼前的這個人不配用這個形容詞!綠色……霉菌…頭!雖然顏色不對,好像沒有其它的形容詞了。
  
  「吃飯不付錢就是吃霸王餐,想吃免費就得接受我們的施捨。」千冬歲穿著圍裙——班上女同學的規定,負責送餐的就要穿圍裙,不免慶幸自己是接人員的——將餐點送給另一桌客人後,走過去冷冷地說。
  
  免費、施捨以及毫不掩飾厭惡的眼神……千冬歲,你這話真毒,罵人不帶髒字。
  
  霉菌頭他們愣了愣,慢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原本還攬著女友不放的男子,抬腳把桌子踢倒叫囂:「幹!這是你們對待客人的態度啊!」
  
  剎那間教室寂靜了,霉菌頭他們茫然地瞪著桌子,無法理解應該被踢倒的桌子為何屹立不搖擺在原位。
  
  五色雞還會記得校董的規定嗎?看他的臉色……
  
  「吃霸王餐的不是客人!」
  
  五色雞用雞爪捏住對方的臉,舌頭舔過嘴脣的動作加上表情,是準備使用傳說中的爆橘拳嗎?
  
  無視眼前一觸極發的場面,喵喵拉起我的手。「漾漾,換班時間到了。」
  
  換班?!下意識轉頭瞧向掛在牆上的時鐘,值班時間結束,可是這個場面,伸手指向那頭……
  
  「漾漾,冰炎學長班上的話劇要開演了,不去看嗎?」說起學長,喵喵的臉上又發亮了。
  
  對喔,差點忘了。
  
  「冰炎學長和夏碎學長都演主角喔。」
  
  雙主角啊,不知道是演什麼?如果是火星人的劇本,一堆種族設定與各族的愛恨糾葛,還好現在地球很流行奇幻故事,像哈利波特、魔戒,地球人應該很能適應。
  
  脫下圍裙的千冬歲走過來。「漾漾,走吧。」
  
  喔。解下名牌和領結,跟著喵喵和千冬歲從人群後方通道走出教室,在離開前,我特意瞧了眼教室內,如果違反規定,不知道五色雞會有何下場?
  
  「漾漾。」
  
  「來了。」收回視線,追上喵喵他們。
  
  
  「快點,把人從魚的肚子裡弄出來。」
  
  「啊——是誰讓老米喝酒的?他現出原型了!」
  
  走在校園中,欣賞新佈景的同時,驚慌失措的聲音自四面八方傳來,好幾組人馬從我們的身旁飛奔而過,看大家的反應,我覺得好笑。
  
  原先不少人認為這次的校慶會很無聊,如今看來,對火星人而言,這是最驚險的活動了。
  
  閃過一群人,我把注意力拉回,發現這條路……
  
  「比武台?」雖然校園有做偽裝,不難發現我們正朝比武台前進。
  
  「對啊。」喵喵輕快地回應。
  
  剎那間,腦海裡浮現比武台的景觀。在那個環境裡演戲,一定難不倒火星人,可是觀眾裡應該有地球人,不怕嚇到他們嗎?
  
  滿腹的疑惑在見到場地後,心裡揚起無限敬佩。比武台變身為戶外劇場,分隔舞台與觀眾席的是水道,由於戲還沒開演,現場以水舞吸引觀眾的注意力。
  
  「哇,真漂亮的學校!」
  
  「校地真廣!」
  
  聽著觀眾們的討論聲,我好想出聲附合。在台灣哪有這種學校!校地之廣……對了,學校還有國小、國中部,不知道長什麼樣子?
  
  「漾漾,我們去坐那邊。」喵喵指向最下方的觀眾席,同時也是第一排。
  
  順勢望去,現場有不少穿著制服的學生充當引導人員,而喵喵所指的位子,未開放給一般觀眾,明顯是傳說中的貴賓席。
  
  喵喵,那些位子是給校董或是行政人員坐的吧?我們還是離舞台遠一點。
  
  張望四周想另外尋覓位子,卻被喵喵拖著走。剛靠近,引導人員上前,千冬歲二話不說從口袋裡掏出四張票。
  
  引導人員看了一眼,指向貴賓席最旁邊的位子。
  
  「千冬歲,哪來的貴賓席票?」會如此驚訝,是因為我瞧見班導被引導人員擋下,垂頭喪氣的隨意在視角好的一般位子坐下。連班導都沒位子,為何你會有?而且還四張!
  
  「跟班代買的。她手上少說有三十張。」千冬歲若無其事的說,似乎不覺得這話哪裡有異。
  
  三十張?!
  
  下意識環視觀眾席,看見數張哀怨、懊悔的臉,那些人不是老師就是行政人員,再加上班導……我好像知道班代的票是怎麼來的了。
  
  「漾漾,你要吃什麼?」
  
  喵喵詢問的聲音拉回我的注意力。看著她膝上的野餐籃,雖然類似的狀況發生不下百次了,每看一次還是覺得很神奇。
  
  喵喵,妳到底把野餐籃收在哪啊?
  
  「飯糰。」看似無人坐的空位浮現萊恩的身影。
  
  「這盒。」喵喵把整盒飯糰遞給萊恩。
  
  拿到飯糰的萊思,心滿意足的在嘴角掛上淺笑,千冬歲也遞上飲料,接著萊恩的身形再次變淡,只剩下在半空中逐漸變小的飯糰。
  
  ……
  
  理智上知道萊恩是人類,但情感上還是無法接受。
  
  「漾漾,你不吃嗎?開演就不能吃了。」發現我遲遲沒有動作,千冬歲出聲提醒。
  
  「漾漾,這個好吃。」罕見地萊恩把心愛的飯糰分給我。
  
  看著手上冒出的飯糰,再瞧向萊恩,正好看見他從小兔子的雙耳咬下去!恍惚中,我好像聽見兔子的哀號。當然我相信那是心理作用的影響。
  
  啊——到底是哪個心理變態的人把飯糰做成小兔子形狀的!不知道這樣會妨礙食慾嗎?而且還是如此無辜可憐的模樣!
  
  小巧的兔子飯糰那禁得起萊恩的摧殘,三口就全進他的口中咬爛吞下肚。吃完手上的,意猶未盡的他抬頭面向我。雖然有瀏海卻擋不住他那灼熱的視線。
  
  「萊恩,你吃,我跟喵喵拿。」把飯糰還給萊恩,再跟喵喵拿了份看似正常的……割包。至於它是用什麼食材做的,我不想知道。知道了說不定吃不下。
  
  當服務生超耗體力,再餓下去,連胃酸都要吐出來了。把最後一口嚥下,再吸進一大口檸檬紅茶,此時水舞變成水幕,隔絕觀眾面向舞台的視線,隱約中,好像看見舞台上有人在走動,不難猜出正在做開演前的最後準備。隨著樂聲變小,水幕的阻隔效果也降低了。
  
  「學長班上是演那部?」忍不住輕聲詢問。
  
  「羅密歐與茱麗葉。」喵喵輕聲回答。
  
  羅密歐與茱麗葉,莎士比亞的作品,原世界的人應該都聽過這兩個人名。
  
  ……
  
  學長和夏碎學長都是主角!誰演茱麗葉啊?
  
  驚悚的畫面在腦海裡一閃而過,水幕退去,舞台上的佈景映入眼簾,戲開演了。
  
  
  豪華的佈置、動人的樂聲,隨著劇情的推進,演員們精湛的演出無不牽引著觀眾的心,眾人的情緒隨著劇情起伏,尤其看見相愛的倆人受到家族的反對,被迫分開,聽著茱麗葉那哽咽的控訴,我好像聽見來自後方的啜泣聲。
  
  學長太厲害了,連反串女角,都能演得如此深入,讓人忘記他真實的身份與暴力的本性。
  
  視線持續望向舞台,雖然劇情與原作有些不同,但主要劇情不變,再不久茱麗葉就會服藥假死,進而引發後續的誤會,最後走向殉情的悲劇。
  
  突然,以前看過的漫畫劇情躍上腦海。漫畫也是在講演戲,主角班上演的是關於惡鬼的故事,故事裡惡鬼喜歡上一名人類女性並把人擄走,後來女主角刺殺惡鬼逃離囚禁。
  
  漫畫裡,故事雖為杜撰,可是閱讀的人多了,無形中凝聚起一股力量,虛假變成真實,無形化為有形,受到擁有靈能力的主角影響,加上飾演女主角的女學生在解讀故事時對惡鬼產生同情,在演出過程中引來惡鬼的意念,附身在飾演惡鬼男學生的身上。
  
  以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傳唱度,說不定早就凝聚起那股意念了,再加上學校裡特殊的磁場,想把無形搞成有形……哇!不知是會出現誤信詐死選擇殉情的羅密歐,還是後悔年紀輕輕就為了愛情而自盡的茱麗葉?
  
  如果真的出現了……
  
  剎那間,亂七八糟的畫面在腦海裡一閃而過!
  
  ……是錯覺嗎?天色好像暗了些!還有水幕不是關了嗎?怎麼有點涼意!
  
  往四周張望,發現所有人依舊沉浸劇情裡,看來是我胡思亂想引起的錯覺,自己嚇自己了。
  
  劇情繼續,終於來到茱麗葉詐死,看著躺在棺木裡的人,羅密歐痛哭失聲,悲傷的情緒從舞台往外蔓延,感染觀眾。
  
  想不到夏碎學長也很會哭,跟他平時的模樣聯想不起來,該說平時學長為了維持形象把情緒ㄍㄣ住,趁這時一次宣洩,還是他的演技太好了,情感完全融入?
  
  前者的機率很大,雖說千冬歲戀兄,但就我看來,夏碎學長也疼弟弟,為了不讓千冬歲擔心,說什麼都得隱藏自己脆弱的一面,那模樣應該只有學長有機會看到吧。那現在兩人演對手戲,不知道會不會演著演著就發展出另類情感!
  
  ……
  
  瞬間,一股惡寒從腳底涼上來。這感覺……好熟悉啊!把飄遠的注意力拉回舞台!
  
  咦!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舞台上,親眼目睹茱麗葉遺體的羅密歐,悲從中來,緊擁住心愛的人放聲痛哭,哭聲由大漸小,最後是一片寂靜。
  
  羅密歐緩緩放下茱麗葉,手指在失去血色的臉蛋上輕輕碰觸,專注的凝視,彷彿世界只剩下他們倆人,沒有觀眾、沒有音樂,或許過度悲傷,連帶他的雙脣也顯得乾燥、略帶微紫。
  
  羅密歐將手移到腰際,拔起用來防身的匕首喃喃自語:「我們不會分開了。黃泉路上,我會牽著妳一起走,不會讓人把妳搶走,妳放心吧……」一句又一句的反覆呢喃,高舉匕首由上往下刺去!
  
  一雙手緩緩由棺木裡伸出,無視銳利的匕首,修長的手指碰觸羅密歐的臉龐,劍尖停在朱麗葉心臟位置上方三公分處。
  
  不在預期中的劇情讓觀眾們屏氣凝神觀注接下來的變化。
  
  「羅密歐。」茱麗葉氣若游絲地喚著。
  
  看到甦醒的茱麗葉,羅密歐沒有驚喜,只是維持相同的動作,凝視她。
  
  得不到回應,茱麗葉再次輕喊一聲,這次得到羅密歐的回應了。
  
  「茱麗葉,跟我走,這裡沒有人支持我們,同意我們在一起,只有離開這裡,才不會有人來拆散我們。」羅密歐深情款款地說。
  
  剎那間,偌大的現場肅靜了,連背景輕音樂都消失了。
  
  茱麗葉從棺木裡坐起來,手指覆蓋在羅密歐那握住匕首的手,頭靠在對方的肩上,塗了口紅的雙脣輕啟。
  
  「好。」沒有猶豫,茱麗葉回答。細長的手指使力一按,匕首沒入她的腹部,剛睜開的雙目緩緩闔上。
  
  羅密歐輕擁著茱麗葉,像是在等待,至於在等待什麼,沒有人知道,只見他沉默好一會,從懷裡掏出試先準備好的毒藥一口飲盡,轉頭,輕輕地吻上茱麗葉的額頭,隨著鬆開的手指,藥瓶落在地上,滾了幾圈後靜止不動。隔開舞台與觀眾席的水幕再次噴出,遮蔽觀眾的視線,戲……落幕了。
  
  
  雖然最後的結局與原作有些不同,從歡聲雷動的掌聲確定大家喜愛這樣的結局,原以為學長他們會出來謝幕,可是水幕並沒有停止,反倒播音系統傳來感謝觀眾們的欣賞,並請大家在離開時留意階梯等叮嚀話語。
  
  「沒有謝幕。」喵喵皺眉。
  
  「出事了吧。」千冬歲推了下眼鏡,平靜地說。
  
  「咦——出事了!」驚異地轉頭盯著千冬歲。有殺人紅眼兔加腹黑狐狸還能出什麼事?有他們坐陣,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不夾著煙屁股躲著老遠才有鬼。總不會是發生漫畫裡的事情吧!漫畫中除了有男主角的靈能力影響,最主要還是受到女主角情感的牽引!那……咦咦咦——原來學長和……
  
  「碰!」
  
  一陣天旋地轉,除了分不清楚上下左右,後腦杓更是痛到我抱頭屈膝縮成一團。
  
  學長,我什麼事情都沒做啊!別說是你腳癢,想練腳力!
  
  「誰叫你腦殘!看戲就看戲,腦殘什麼!」
  
  蘊含怒氣的嗓音從頭頂上飄來,我忍住疼痛,偷覷學長。
  
  換回平時衣物的學長正用那雙紅眼瞪我,瞧他那模樣似乎我做了罪大惡極的錯事。
  
  奇怪了,學長你幹嘛那麼生氣?瞄向和千冬歲講話的夏碎學長,難不成被我猜中,學長惱羞成怒!
  
  學長表情一定,剎間我只有一個念頭,死定了!
  
  啪!
  
  響亮的聲音在傳進雙耳的同時,我的視線黑了,意識就此中斷。也好,這樣可以光明正大休息、偷懶,午安了各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