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Ⅱ 混亂開學-6

  
  「我們算是不期而遇,詢問過後發現我們可以組成一團合作,便走在一塊。」
  
  「合作?」聽見這字眼,我覺得他們的任務不會如我所願。
  
  「嗯,我是完成獵人就職任務,而寒冰是廚師任務。」
  
  廚師!
  
  我和亞戴爾、艾德全瞧向寒冰。是巧合還是學校故意的?剎那間,我知道他們出現的原因了。
  
  「太陽。」寒冰嚴肅的喊道。
  
  瞬間我下意識認真地看向他。
  
  「你們有看見一位高三的學長來過嗎?」
  
  沒有指名道姓也沒有形容外貌,直覺認定寒冰口中的學長就是剛才騎著大蜥蝪走掉的人。
  
  「有。學長剛走,你們就到了。」艾德回答。
  
  寒冰的表情沉下,綠葉也蹙起眉頭,一股寒氣自寒冰的身上發散出來,讓我不禁搓揉雙臂,想提昇溫度。
  
  「又晚了一步。」寒冰喃喃自語。
  
  「怎麼了?」
  
  寒冰沉思一會,緩緩說出:「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巧合,我要收集的材料全被那位學長收走,加上就職採集系的人很少,讓我收料困難重重。如果不是遇到綠葉,我現在應該還缺少三樣材料並非一樣。」
  
  「無法理解那位學長的心態,焗烤海鮮飯只要一組,他為何要收到六組的量?」綠葉搖頭,困惑的情緒完全流露。
  
  ……糟糕!
  
  「還好綠葉要就職獵人,在完成任務的同時可以幫我收集材料。」
  
  言談之間,寒冰不隱瞞自己的感激,話鋒一轉,視線在我們三人身上打轉,語氣凝重許多。
  
  「你們……有人是漁夫嗎?」
  
  漁夫!
  
  立刻搖頭。沒有人是漁夫,只有拿到認可牌。
  
  「沒有!沒收到魚,他怎麼可能會走?這裡是最方便的漁場了。」寒冰不解。
  
  「寒冰,別想了,我們快點去抓魚,抓到魚,你就可以做焗烤海鮮飯。」綠葉沒追究,把重點放在任務上。
  
  對,你們快點去抓,我們去醫院,學長說活動是有限時的。
  
  沒有阻撓,也沒有提出自己原本的打算,下意識抬腳想往醫院走去,卻……
  
  「太陽,你們該不會有人學會捕魚技巧,然後把抓到的魚全賣給學長了。」嗓音如聲音主人的名字,把我們的雙腳凍住,跨不出第二步。
  
  亞戴爾和艾德沒有回話,加上他們一臉心虛的模樣,當然由我回答,沒想到開口的第一句就卡住了。「呵…呵……寒冰,你在說什麼?亞戴爾和艾德是騎士,我是祭司,怎麼可能去捕魚?」好虛假的回答方式,艾德更是一臉的無望。
  
  「太陽。」寒冰注視著我。
  
  「……怎…樣……」我結巴地應聲,寒冰,你的眼神很怪喔。
  
  「不是漁夫也可以學捕魚技能,只是等級練不高。」寒冰一字字地說。
  
  靠!我忘記了!這年頭是怎樣?連寒冰這甜點師傅都知道線上遊戲怎麼玩!……我跟羅蘭落伍了啊!
  
  既然被視破了,亞戴爾老實說出我們賣魚給那位學長的事情,然後……
  
  綠葉和寒冰兩人拔腿直奔湖邊,看向湖裡。
  
  「亞戴爾,他們為何要衝去看湖啊?」
  
  「老大,一個湖裡會有多少魚是固定的,如果魚被抓完就得等系統刷新,才會有魚出來。」
  
  「我記得遊戲論壇裡有人整理出每個魚場的生產量,適合多少人抓。如果超出最佳量,每位玩家能抓到的量就會變少。」
  
  「這個湖很小,最多只能容許兩位實習漁夫。所以玩家們衍生出共同默契,先到先贏,晚到的就請自行去找其它漁場,當然也有限定等級,中等以上的漁夫不能在這裡捕漁。」
  
  聽完詳細解說,我有疑惑,「如果罷佔呢?」要知道自私的人比比皆是,一定會有這種人。
  
  「如果真有人想罷佔,就會遭到玩家通緝,除非你的本尊等級很高,或是有很硬的後台,不怕找不到人帶團練功或是幫解任務,一般不會有人想去試的。」
  
  「你當過惡霸?」瞧艾德心有戚戚焉的模樣,我好奇了。
  
  艾德尷尬地笑道:「菜鳥時期不清楚啊,可是後來說開了,老手們原諒我,還被笑說哪有人的本尊直接練漁夫的?」
  
  果然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難怪你們對這裡如此熟悉。
  
  「得等刷新了,湖裡的魚只剩下兩條。」綠葉回來第一句就是指出湖裡的現況。
  
  兩條!十八加八十再加二,一次只有一百尾魚啊,這樣是算多還是少?
  
  「是誰學會捕魚?」
  
  聽見寒冰的詢問,心裡一驚,我又有不祥的預感了。只見亞戴爾和艾德兩人不約而同把視線飄向我。
  
  訝異的神色立刻跳上兩人的臉上,尤其是綠葉,他的臉上只差沒用筆寫明「太陽會下水捕魚,這是光明神的神蹟嗎?」
  
  可惡,我也不想學會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技能,這一切全是亞戴爾他們偷懶的結果。
  
  「……太陽,可以麻煩你抓魚嗎?」寒冰猶豫一下,說出我不想聽的話。
  
  我……ㄍㄢˋ……
  
  當我還在掙扎時,綠葉又開口了。「太陽,你們的任務是什麼?」
  
  聽到這話,艾德立刻把我們的任務內容說出去。
  
  「去樹洞打佔據者,得多準備水料。寒冰,你那裡的材料有多嗎?要不要幫太陽他們準備料理。」
  
  「有。」
    
  別說你們要做料理給我們當便當,這麼一來,我為何要如此辛苦捕魚賣給學長!雖然便當多多益善,可是……
  
  「幫打如何?」亞戴爾說了,一隊的人數上限是五個人,加上他們剛剛好。且從學長的例子來看,寒冰一定有寵物。
  
  綠葉瞅向寒冰,寒冰只用幾秒的時間,就簡短有力回答:「好。」
  
  還以為他們會猶豫呢,因為幫我,就表示會拖延到他們解任務的時間。果然是好兄弟。太好了。可惜興奮的心情在下一秒消失了。
  
  「太陽,一組魚,麻煩你了。」伴隨平靜語氣的是綠葉把魚網塞給我的動作。
  
  低頭看著手中的捕魚工具,我……無言了。我是進來當苦力的嗎?為什麼這種累死人不償命的工作得一直重覆,還毫無帥氣可言!最嘔的是,因為是自己的兄弟,還不能拒絕!氣死我了。
  
  「亞戴爾你們陪我去村外,獵點雞肉回來。」綠葉接著說。
  
  村外?!
  
  奇怪的字眼進到腦中,我看向綠葉。
  
  「獵場在村外,外頭有怪,有護衛帶,走得比較快。」
  
  對喔。那群害我丟臉丟大的怪,怎能忘記他們。
  
  再次分配好工作,我們立刻分頭進行。
  
  抓魚、做便當以及賺錢,心裡塞滿無法說出口的擔憂,沒有手錶,無從知道還剩下多少時間,只能默默在心裡祈禱,結界裡的時間流逝與外頭現實不同。可是,這可能嗎?
  
  搖頭……把這個壞念頭甩開,回頭望了眼大家,點頭。
  
  「出發!」
  
  
  憑著遊戲老手們的記憶,我們正往傳說中的樹洞前進,看看陣容,突然我對自己的職業感到欣慰。兩名騎士,一名傳教以及廚師與獵人各一名,合計五人,雖然是練錯的傳教,至少比生產系來得強吧。
  
  可惜這份欣慰沒有持續多久,在第三場戰鬥面對十隻怪時,我……羞愧的想挖洞把自己埋進去。
  
  有沒有搞錯啊?戰鬥系人員居然比生產系還弱!綠葉是獵人也就罷了,可是寒冰這位廚師,竟然跑得比我還快!
  
  大步跨出,持劍衝到怪的前方,使力向前一刺,怪去掉半條命,接著綠葉補上一箭,怪消失了。
  
  俗話說「輸人不輸陣」,我……舉起法杖準備施展魔法!
  
  「老大,別浪費魔力,你防禦好了。」
  
  艾德的急忙警告讓我的連續動作卡住。止不住嘴角的抽搐,狠狠瞪過去。艾德你……沒話好說嗎?你不提,又有誰能知道我是練錯的傳教!
  
  被我這麼一瞪,艾德縮了縮頸子,嘟嚷:「傳教施法要耗雙倍魔力,能省就省,加上又打不痛,最快的方法就是防禦,怪留給我們清。」
  
  「艾德。」我怒斥。
  
  這下子艾德用手摀住嘴巴,不敢發表意見,可是一切都晚了,寒冰和綠葉全聽見了。
  
  瞄向他們訝異、不解的表情,我無奈的嘆氣,把法杖放下,選擇讓人感到氣餒的指令——防禦,靠著寒冰的寵物棕熊看戲。
  
  不一會,他們把滿滿的十隻怪全清光了,連個渣都不留。
  
  「為什麼廚師的攻擊力與速度都比獵人快。」滿腹的疑惑,不吐不快。
  
  「獵人要出城打獵,會耗魔,在能力分配上是兩魔一敏一攻。」
  
  「廚師是窩在醫院裡做料,補魔方便,所以採二攻二敏。」
  
  綠葉與寒冰的先後解釋讓我想吐血。二攻二敏的廚師幹嘛要給寵物啊!是我比較需要寵物。
  
  不行!不能再問了,再問下去,我可能會氣到腦袋充血。嘆氣,認命地從棕熊身上站起,舉起沉重的雙腳繼續朝樹洞前進。
  
  「唉——我怎麼這麼倒楣!是招誰惹誰?為什麼會被分配到加錯數值的傳教士?」不論怎麼看,都覺得自己是個沒用的累贅……除了不小心學會捕魚技能。
  
  「不是。」走在後方的寒冰突然冒出這話。
  
  不是?!咦——寒冰,你這話?
  
  步伐停滯,轉頭瞅著他。
  
  「大地卡在維多利特海洞裡。」
  
  「什麼意思?」卡在維多利特海洞裡?
  
  「啊……他的任務是要打倒海老大,拿到戒指。不對……是繳費收據,對不對?」艾德驚呼,寒冰的一句話似乎讓他知道大地的任務。
  
  「對。大地的角色等級有五十級,所以我們可以平安通過海洞來到這邊是他保護的。卻受限戰鬥系的職業沒有憑證,走不出關口。」
  
  五十級!這也太厚此薄彼了吧?
  
  念頭剛浮現,耳邊又聽到亞戴爾加入討論的聲音。
  
  「要引誘海老大出來,得身上帶有海小弟的手環,他有嗎?」
  
  「有。他從踏進遊戲裡就在裡頭繞,繞到已經回村補了快十次了,還是遇不到。」
  
  「手環沒反應嗎?」
  
  「有。很奇怪,大地走到手環指示的地點,就是沒看到人。」
  
  「有指示,看不到人?神奇了!不是大地的眼睛瞎了,就是扮演海老大的人偷懶跑去躲起來。」
  
  偷懶跑去躲起來?學校應該不允許。至於是不是大地的眼睛瞎了,我相信這個,因為他眼殘不是一兩天的事情。
  
  「聽起來他蠻慘的。」只是這個慘法是他自找的。
  
  「是啊。可是……」綠葉的笑容下帶著欲言又止。
  
  「你們還知道其他人的狀況?」道出心中的猜測,要不綠葉的反應無從解釋。
  
  經過思考,綠葉緩緩道出他所知道的部份。
  
  「魔獄聽說守在山道上,得從過往的路人身上偷取他的收據單。」
  
  「偷取?!」驚呼聲在樹林間迴盪,結集了三個人的音量確實不小,驚得林裡的鳥群振翅逃離。
  
  「他……該不會是盜賊?」經過盜賊的洗禮,我自然明白在這個遊戲裡,只有盜賊才會偷東西。
  
  「對。聽說他得在來往的路人中找出收走他收據單的學姊,再要回單據。規定不能打、不能買,只能用偷的。」
  
  要那個死腦筋的傢伙去偷東西,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經過上學期的一年級活動,校務人員應該知道他很堅持的騎士之道,騎士癡怎麼可能會去偷東西,擺明就是有人想整死他。
  
  「真慘。」艾德低聲地說。
  
  「……審判也不好過。」
  
  寒冰冷冷地說,我發現他的嘴角出現可疑的上揚角度,他……在笑!
  
  「說來聽聽。」好奇心大於一切了。
  
  「審判得學會祈雨舞。」寒冰平穩的語氣卻讓亞戴爾皺眉。
  
  「祈雨舞,有什麼問題?」雖然無法想像審判跳舞的樣子,印象中這類的舞蹈很死板,重點在傳達心意。
  
  「祈雨舞!我記得那是舞孃才能學的。」
  
  「舞孃?」
  
  「嗯,舞孃和護士都限定女性角色。」
  
  「那審判他……」難不成這裡還可以幫人變性?瞬間腦海裡冒出審判穿上印象中舞孃會穿的舞衣,裸露的上半身以及開高叉的裙襬……
  
  我忍不住笑出聲。這個畫面太奇怪了,好想親眼看看雷瑟那張嚴肅的表情會變成何種模樣。好想知道到底是誰想出來的餿主意。
  
  「還有嗎?」知道兩人的慘狀,突然發現我跟他們比起來,真的算是小巫見大巫了。點錯能力值的傳教一點都不慘。
  
  「沒有了。只知道他們三個人。」止不住臉上的笑意,寒冰搖頭。
  
  雖然無法知道所有人的狀況,但這樣夠了,我那顆受創的幼小心靈已經得到撫慰,能平心靜氣正視眼前陰深深的樹洞。
  
  
  ===================================================================
  
  【補充】
  
  當格里西亞帶著臨時加入的寒冰和綠葉朝樹洞出發時,另一方面,有人聚起來討論。
  「怎麼辦?原本我們就得面對二對三了,現在又多加兩個人,不公平喔。」
  「把他們的關主找過來,學弟歸他們的,現在有人不按規矩來,當然他們也得來處理。」
  「好辦法,我立刻聯絡。」
  討論完畢,待在樹洞裡等人來打的佔據者,立刻動起來。準備磨刀霍霍向學弟。

====================================================

文後說明:關於補充部份,理應是特傳文部份,但目前沒空寫到它,所以在這裡用註記方式補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