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殺戮戰場 (尼格) -10

第五章 初次接觸

 

不再躲躲藏藏,而是直接完全將感知釋放出去,試圖想藉由感知找出軍隊的移動路線,然而從出事自今已過數小時,距離也被拉遠了,即使將感知拉到極限,仍然沒有探到軍隊的下落。

格里西亞,冷靜下來!

安撫著自己,接受召喚而來的太陽騎士是我,所以光明神絕對會透過各種方式將線索指引給我,只要我能平心靜氣聆聽祂的溫柔耳語。

拍了拍老師的肩膀,示意老師放慢馬匹的速度甚至到停止下來,接著閉上雙眼,僅透過感知與心靈的五官去感受外界。

悶熱似乎吹不動的空氣,讓我的皮膚極度不舒服,尤其是隨著偶爾才出現的微風,飄浮在空氣中以肉眼見不到的細沙更是磨痛了我的臉頰。

冷靜分辨,這其中一定會有所不同。

將專注力從左邊移向右側,再從右側移回到左邊,突然在我的腦海中出了一個小亮點。

驀然張開雙眼,回頭望向左後方那不起眼的小徑。

「那邊嗎?!」察覺到我的動作,控制韁繩的老師訝異地望過去。

訝異是因為那只是個小徑,至少與眼前通往三個方向的大道相比,它真的小到不起眼了,且軍隊也不可能從那移動。

「嗯。……光明神告訴我的。」堅定的回答,同時還替自己的直覺找了個藉口,雖然事實就是如此。

……如果錯了,我們師生倆再聯手去扁光明神。」老師嘴角一抿,手腕一動駕馭馬匹往小徑奔去。

一路深入進去,我很努力注意著周遭,從一開始四周沒有任何物品的小徑到後來出現樹林與突出的樹幹,為了不讓我們被那些枝幹刺到或是阻礙馬匹的前進,我老師分工合作,老師負責控制馬匹,而我則是將風刃開始狂扔!

利用風刃清除路上的障礙物,同時還得適時在前方架起大地守護盾擋掉那些清下來的枝葉。

「不錯嘛!孩子,等你退休後也一併加入我和艾崔斯特的冒險隊吧,聖騎士、魔法師外加一個祭司。攻輔手都有了,保證任何任務都難不倒我們。」

看到我再次順利擋下一支飛來的小樹枝老師笑說著,就不知他這話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可是在聽見這話的瞬間,我微微楞住了一下,手上的風刃差點忘記扔出去。

老師您放心,學生一定會存足退休金,絕對不會讓您有機會荼毒我。跟著老師去當冒險者,又不是想不開,自討苦吃。再說,若學生沒記錯,屆時您老人家已經六十高齡了,還要如此拚老命到處搶年輕人飯碗嗎?

「為師還很年輕,教皇那個老骨頭此時都還沒退休,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怎麼可以比祭司還差!」

頭不回,專注的控制韁繩,讓馬匹以極為流暢的動作閃避,聽到此話,不免心中一驚。

搞了老半天,原來我肚裡的蛔蟲並不是只有審判還有老師您啊!

分心地在腹中調侃老師,突然一道警訊快速傳進腦海中,緊忙出聲喊道:「停!」

一喊出口,老師急忙拉住韁繩,可是馬匹怎麼可能說停就停,於是我們仍向前滑行了一小段,穿越過最後的樹葉,馬兒終於停下來了。差點以為我們師生倆就會跑去見光明神了。

小徑的盡頭是懸崖峭壁,靜坐在馬背上此時連運用視力都不用,也可以知道底下的景象,高聳陡峭的山谷與湍急的溪水,轟隆隆的激流聲迴盪在山谷中,原本悶熱的空氣瞬間被從山谷中所飄散上來的水氣給帶走了。

老師拍了拍馬頸安撫馬匹,此時只要馬兒再往前跨一小步我們就會連馬帶人一起摔下山谷。

「孩子!你說這條路?」穩下馬兒後,老師以眼角餘光掃向我。

接收到老師的視線,不禁皺眉再次放出感知去探查。

怪了!明明就是這條路沒錯,至少光明神是這麼告訴我的。

岩壁、溪谷以及那極……啊!有了!

探頭仔細望向下方,在我們所在的位置下方還有一條面積較大且平坦許多的岩石道路,同樣的那條寬敞大道也是位處懸崖邊,因此在行走時還是得緊臨山壁會比較安全,而此時在不遠處正有一群黑影往這邊移動,那些正是我們所在尋找的軍隊。

原來我們是來到他們的上方位置了,就這麼一探,不由得讓我多瞧了一眼更下方的谷底。

這個峽谷也太高了吧!從下面的岩石大道到最底下的谷底都還有好大一段距離。真不知道這個峽谷在五百年後還在不在。

「孩子!」遲遲等不到回應的老師,再次輕聲喊著,只是這一輕聲卻也顯示出他的不悅,被遺忘掉的不悅。

「老師,我們超前了。」收回感知告知探查後的現況。

老師轉頭瞧了我一眼,隨即將視線也朝著下方的遠處望去,嘴角緩緩上揚:「所以他們現在在我們的腳底下!」

「快了!還沒到。」還好那些軍人是選擇像一般正常軍隊的移動方式,要不想靠抄小路就追趕上還真難。

回答完即注意到老師那向下飄的視線。

怪了,有什麼問題嗎?

低頭一瞧,糗了!鬆手、收手!用不到一秒的時間,就將稍早下意識抱住老師腰部的左手抽回。

「你還不下馬嗎?」老師淡淡地說,讓我後知後覺想起該為下一步行動做準備了。

小心翼翼地翻下馬背,要知道此時若是不小心踩空,可是會直接摔到下方去,會不會摔成肉泥是一回事,重點是極有可能會驚擾到逐漸接近的軍隊。

相較於過於謹慎的我,老師則是以帥氣的動作翻下馬背,接著往馬背上一拍,驅趕牠自行返回,因為接下來我們無法再帶著牠移動。

瞧著馬匹消失在小徑裡,深吸了一口氣,正視老師開始說明情況。

透過方才的感知,可以確認即將接觸的軍隊人數並沒有預估中的多,真的不多,就百多人還不到兩百。

整支大隊分為三段在行走,前半段是前哨,中間段的騎士隊以及後半段的步兵組,而我們想要搶救的人質被安排在後半段的步兵區裡,近二十名女子,每個人都被繩索綁著,跟在隊伍的末端,拖著疲憊的身體在行走。

「二十名!人有點多,容易會變成我們的負擔。」老師聽完簡略說明後輕聲呢喃,「盡人事聽天命了,如果她們自己不會看情況逃跑,就算是光明神下凡也救不了她們。」末了,老師聳肩不以為意的說,繼續規劃起接下來的行動。

首先就是進行前、後段連繫的隔離,我可沒有把握能擋下全部的軍人,所以隔離就成了最重要的工作,竭盡所能的減少當我們營救人質們時所會面對的敵人數量。

為此,我努力翻出存在腦袋中能派上用場的各種神術。

可惡,頭一次怨恨自己沒有偷學到其他有用的神術,沒事都拿去記錄神殿的美女祭司們做什麼?記錄她們的外表又不能在我危急時來救我,這比在城內看到一個老頭子放魔法還沒用。

「沒神術可用就別想了。」突然老師出聲,此時他老人家完全看穿我根本拿不出任何方法可以用來分隔人質與軍人,除了大地守護盾。

……算了!試看看,就賭光明神能放水放到何種程度給我好了。

   才剛這麼想著,剎那間全身的神經拉緊,我和老師兩人不約而同互望一眼。

   藍眼珠相對望的那一瞬間,擺動身體向下跳躍,三公尺的高度是摔不死人的,更何況還是身為太陽騎士的我們,腳才一著地立刻向旁邊滾去,同時另一個比我們還要巨大的黑影降落在我著地的地點。

  「嗷嗚——!」震耳欲聾的狼哮在山谷間迴盪著,那是一隻擁有兩顆大頭的巨型狼,而騎在狼背上的則正是一名穿著軍服的軍人。

  兩張大嘴此時正不斷滴著口水,可見得牠已經將我們視為期待已久的食物。

  前有巨狼、後有軍隊,原本想偷襲軍人隊伍的我們不知不覺陷入危機,雙方就只靜止了三秒鐘,由那隻巨狼率先對著我們發動攻擊,或著該說牠想進食了。

  見狀,不做他想習慣性的替自己老師施上神翼術和聖光護體,只是輔助神術才剛施完,一股衝擊力道即將我撞離了原地,身體差點不受控制往懸崖方向而去,回頭一瞧!

  原來是那隻巨型狼的其中一顆頭張開了大嘴準備將我一口咬下,還好老師即時發現,返身將我踹離了原地,任由那張大嘴咬空,似乎還咬到了自己的舌頭。

  活該!竟敢想咬我!

  接著我看到一個好笑的畫面,兩顆頭似乎各有想法,左邊的那顆明顯想吃我,所以不斷跑來攻擊我,但右邊的那顆卻對老師比較有意思,兩顆大眼珠緊跟著老師的身影移動。

  發現到這情形,當下即往老師的反方向移動,果然就看到那隻巨型狼的兩顆狼頭起了爭執,各堅持己見,不顧背上騎士的命令,最後兩顆頭還互咬了起來。

  見到這,不再猶豫,趁勢一手風刃、一手冰錐朝巨型狼扔過去,而老師則是蹤身跳躍一劍刺死了騎士。
  解決了巨型狼和騎士,接著就是原本我們想偷襲卻變成是正面接觸的軍隊了。

  望著全隊停止前進的隊伍,一股死亡之氣不斷飄散過來,果然是非人軍隊。

  與他們對峙了一會,軍隊前頭那戴著頭盔看不到長相但兩眼發亮的傢伙就在這時舉起左手一揮,分列在他周遭的十多名軍人朝我們衝過來。

  老師那持劍的手立刻揮舞出去,像是在舞蹈般的太陽劍法順勢施展出來,而我則是快速在右手上凝聚起風元素,不用花錢的風刃再次被我狂扔。只是單就以風刃的攻擊方式對付他們的效果有限,因為他們不是人,不像人類見到危險會產生閃避動作,同時在左手開始凝聚起聖光。

  死亡之氣如此重,相信用聖光對付他們會是最有用的。

  聖光彈凝聚完成,放棄右手的風元素,兩手交錯再分開,一顆聖光彈變成了兩顆,原本用來安撫人心、治療專用的聖光此時出現了變化,就光芒上是看不出來,但我知道,因為它們就像是活潑好動的孩子們不斷在喧囂著要大肆作亂,若要比喻的更清楚一點,就是以前它們手上拿的是用來清理書籍上灰塵的毛刷,而現在卻都改成了長槍。

  「老師!」揚聲一喊,同時將手上的兩顆聖光彈扔出去。

左手邊的自老師身旁劃過並在其身後炸開,右手邊的則是在我的周遭直接引爆。

感受聖光彈爆炸所帶來的衝擊,還好在扔出去的下一秒就在自己的面前架起大地守護盾,否則不被噁心死才怪。

被聖光炸碎的斷肢殘骸,像是飛石撞上大地守護盾後才掉落於地,瞧著那堆積起來的殘骸,下意識的抬頭望老師,正好對上他那嚴厲的眼神。

面對屍塊的攻擊,雖然老師利用鬥氣和劍術擋下,可是或多或少還是讓部份體液飛沾到他的身上。

靠!那是我的太陽騎士服!

純白的太陽騎士服此時東一塊、西一點,沾染上不少噁心的黑色液體。

光是這一幕差點就讓我暈倒了,可是現實卻不容許我這麼做。因為聖光彈的爆炸只是傷到軍隊最前方的前哨炮灰,此時那名下指令的軍人揚起了右手,全隊整齊劃一的持槍動作立即呈現。

這下糗大了!

微轉頭撇見倒在身後的巨型狼屍體,再正視前方的軍隊。

知道走頭無路嗎?前有狼屍擋路,後有非人軍隊,這下真的是無路可走。

盔甲軍人的右手由上往下一揮,近百名持槍軍人不論是騎馬還是靠兩條腿走的,全朝著我們衝過來,甚至還有像稍早之前那頭巨型狼一樣,從上面跳躍下來。

該死,就算我想使用神聖審判攻擊都來不及了!

才剛利用旋風推走了一批,想再次凝聚起更大的聖光彈時,突然一股冰冷的氣息襲上我的四肢,像是被水蛇纏繞住般,可是四肢上卻沒有任何不明物品出現。

下意識抬頭望去,一對紫色眼珠映入眼簾!

戲謔、冰冷、不帶有任何溫度的眼神,就像是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將我撞飛了十多公尺遠,但事實上我並沒有移動,雙腳卻已出現無法克制的顫抖、發軟,眼看就要癱軟倒地了,突然一直背在背上的太陽神劍自主地散發出聖光,讓我冰冷的身體瞬間得到溫暖。

「老師!」驀然揚聲一喊。

老師先是以鬥氣奮力擊退圍繞在他身邊的軍人,隨即朝我這邊跑來,眼看就要撞上我了,卻……

……!老師,我還要臉啊!

正想抱怨然而下一秒只剩下慘叫了。

「啊……」我不想跟老師殉情啊!

 

無風卻產生微微飄動的黑色長髮,莫名地出現在現場,居高臨下坐在夢魘獸上的男子,僅是匆匆一瞥,尼奧即知道那個長相異於常人,俊美到會魅惑人心的男子絕非是一般人。

看似和善的外貌下,眼底帶著一種置身事外純屬看戲的冷漠眼神,那個人在等、在看,面對被圍捕情況的尼奧和格里西亞要如何脫困,將會怎樣來娛樂他。

若是平時,尼奧絕對不會將那些軍人放在眼中,然而如今多出那名詭異的男子,生平第一次出現的壓迫感讓他不假思索在聽見格里西亞喊他的那一瞬間,做出一項決定。

釋放出鬥氣與聖光打退不斷圍繞上來的軍人,接著大步跨出朝格里西亞衝去,以極為流暢的動作將格里西亞抱起往懸崖的方向一躍而下。

「啊……

伴隨由山谷下方往上吹來風聲的是格里西亞那拉成長音的慘叫聲,尼奧冷眼瞧著懷中的人,不由得搖頭,連提醒都懶的提醒了,逕自利用鬥氣在他們的身邊形成一個保護層,平時這方法只適用於自身一人,如今因為他還多帶了格里西亞,所以得更加專注將鬥氣覆蓋到他們倆人身上。

碰!

自高空落下的強大衝擊力在溪谷中激起巨大的水花,也震得兩人身體差點斷成好多節,如果沒有受到鬥氣保護的話,摔成肉泥應該就是他們師生倆的寫照。

強大的衝擊力道讓格里西亞瞬間震昏了過去,於是尼奧以單手環勾著格里西亞,另一手則是摀住對方的口鼻,避免有人在不知不覺中被水淹死了,直到他覺得胸腔中的空氣快用盡時,這才浮上水面,就這麼地師生倆任由湍急的溪水將他們帶離了原地。

從高聳的峽谷順著溪水一路向下漂流,此時湍急的溪水已經變為平緩,分列在兩岸的也不再是堅硬的大石,有平緩的溪岸也有茂盛的林木,見到這尼奧知道是該上岸了。

尼奧擺動手腳往岸邊游去,爬上岸邊不由得深呼了一大口氣,下一秒他想起昏厥過去的格里西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