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殺戮戰場 (尼格) -11

嘩啦的一聲!造成肚子絞痛的廢棄物飛快脫離我的身體。

明明沒有吃什麼東西,唯一的食物就是早上的乾糧,該不會那些麵包已經壞掉了吧!可是老師也有吃啊,為什麼他就沒事?難不成因為他老人家已經到達非人的地步,連同腸胃也像銅牆鐵壁一樣堅固嗎?

可惡!

蹲了好一會絞痛的情況不再,終於沒有繼續拉,但問題來了,我要拿什麼東西擦拭啊?

摸摸身上,沒有上廁所專用的廁紙,也沒有多餘的布料可以給我使用,難不成……

視線飄向附近的樹葉,臉部肌肉開始抽搐!

樹葉太粗糙了,那會痛死!

正當我為了這個問題猶豫不決時,突然聽到外頭傳來了對話聲。

 

原本尼奧還搞不清楚為何格里西亞會突然喊停,待瞧見有人滑下馬背即往草叢衝去,不由得搖頭輕笑。

俐落的翻下馬背,將馬兒牽到河邊趁機讓馬兒休息,負載了兩個大男人的重量,牠也是挺累的。

先用冰涼的河水清洗一下臉龐好提振精神,接著在河邊悠哉地坐下,等待某人拉完肚子返回。

仰望著天空,回想起早上的情形,忘我地露出淺淺笑容,含糊不清的呢喃:「那孩子……真當我睡死、沒感覺了!」想在某人上下其手的狀態下壓抑住情慾,這可是件極為困難的事情,可是一想到……

「唉……」沉重的嘆息聲自尼奧的口中發出,仰望天空的神色瞬間凝重了許多。就在這時他聽到從遠方飄來的聲音,只是從這聲音聽來不像是軍人移動的步伐,反倒像是一般平民使用的驢車。

先冷靜繼續仰躺,同時還分心留意一下格里西亞所在的草叢,直到當移動的人接近了,這才若無其事的坐起,轉頭望去。

那是由四名男女所驅趕的兩輛小型拖板驢車所發出的聲響,四名成人見在尼奧後微微一楞,似乎頗為訝異見到外人。

「你們好。」二話不說,尼奧洋溢起燦爛笑容,親切的打招呼。

「騎士先生您好!」見到尼奧親切的態度,四人自是以和善的態度回應,只是那眼神卻不斷在尼奧身上游移。

四人無聲地以眼神交流,當然這些全被尼奧瞧去了,不動聲色仍保持親切笑容開口:「您們好,我想請問一下,離這裡最近的村落還得要走多久?」

四人中的一名男子瞧了鄰近的馬匹,接著回答:「不遠了,騎馬約再兩小時的時間就可以到。」

此話一出,一旁的女子立刻緊張地拉了男子的衣角,眉頭深鎖以無聲方式表示她的意見。

「冷靜一點,不見得金髮男子就是軍隊要找的人,再說他只有一個人。」男子輕拍女子的手,輕聲的安撫,非常明顯他說這話時並不想讓尼奧聽見,可是面對號稱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尼奧還是聽見了。

尼奧不動聲色維持原先態度,和善的面對他們。

……請問您只有一人嗎?」猶豫了會,女子謹慎地提問。

「不是,還有我的妻子!你們也知道現在局勢混亂,為了生存我們只好四處流浪,找尋可以得到短暫安寧的地方。」

尼奧收斂起燦爛的笑容換上輕微的憂傷,似乎真的為了尋找一處棲身之地而感到疲憊。

「妻子?!」聽到尼奧的說法,四人不約而同環視起周遭,因為除了尼奧與馬兒,他們並沒有看到第二個人。

驀然尼奧的嘴角微微上揚,「雖然這麼說有損她的自尊,但她剛剛肚子痛所以就……

無需將話完整道盡,自然都能猜出發生什麼事了,於是女子忍不住出現笑意,好心地接著問:「……請問需要廁紙嗎?」

由這話,尼奧可以確定眼前的這四人暫時不再以警戒的態度來提防他。

「方便嗎?我們是蠻需要的。」

女子沒有回答,而是面帶笑意從板車上的某一個袋子裡取出幾張廁紙遞給尼奧。

「謝謝。」洋溢起燦爛笑容親切的道謝,惹得女子羞紅了臉。

面對此景尼奧像是沒有注意到,而是手拿著剛要來的廁紙,朝著草叢走去。

 

以前我不知道羞愧至死這幾個字怎麼寫,現在我知道了!

聽見老師把我說成是他的妻子時,雖然不是很明瞭但大至還是可以猜出,尤其是那名女子還特地詢問了老師人數。

原本老師是可以回說只有他一人,但應該是考慮到接下來很有可能會在前方的村子再遇到他們,屆時就不好解釋為何又會多了個我,所以他老人家當場改變我的性別,然而這並不是很好的說法,因為一個大男人要裝成女人,很難騙到所有人。

最後為什麼要把我跑來拉肚子的事情說出來,這下可好,外面的四個人都知道我跑來做什麼,等會我還要不要走出去啊?

正當我在心中發出一連串的抱怨時,老師已經走過來了!對此,我顯得有些慌亂,任誰都不想讓喜歡的人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更何況還讓他聞到臭味。

「喏,廁紙拿去。」老師走近將廁紙遞了過來,若無其事的態度很難不讓人被嚇到。

「快點!還有事情要討論。」發現到我遲遲沒有接手,老師不耐煩的催促。

接著我注意到他後退幾步,拉開了和我之間的距離!

嗯,這樣才是正常的,雖然還是有點不正常。

快速拿著廁紙擦拭乾淨,穿好褲子,才要走去河邊洗手,老師的嗓音卻先傳了過來。

「先過來,要洗手等會再洗。」

好吧,既然老師不嫌髒那我就先過去,才一靠近,沒想到老師即冷冷的說:「別碰到我,還有等會你別出到半點聲音。」

別出聲音!也是,就算我把嗓音放的再輕柔,也不可能偽裝成女人的嗓音,終究男人和女人的嗓音差太多了。

接著老師動手將我的髮束全部拆掉,任由一頭長髮披散在身上。

「等會把斗篷的帽子拉好,盡量別讓臉露出來了,知不知道!」認真的叮嚀,似乎就怕我沒照作。

順了順斗篷,確定真的將我從頭到腳都包住後,我們才移往河邊洗手,只是在洗手時,老師卻動手拉下我的斗帽,將手稍微打濕以優雅的動作替我整理有些凌亂的長髮——要知道,頭髮綁久了是會出現痕跡的。

看到這,我完全僵住了!

…………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被老師的行為嚇呆的我只能僵直身體任憑老師擺佈,最後他再重新替我將斗帽拉好,牽起我的手朝那四人走去。

「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妻子,她天性內向害羞,再加上剛剛被我那麼一說,所以她現在根本不敢見你們。」老師無視我的反應,笑說道。

……尊夫人……發育的很好……

低頭,凝視著黃土,耳裡飄進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我想他真正想表達的是,以女人而說,我長的太高了。這也難怪,跟普遍的女人相比,我足足高了一顆頭,但就男人的體型而言,還好!

啊、鞋子!低頭這才發現雖然我已經不是穿著原本的騎士靴,換為一般的鞋子,但那是男鞋並非女鞋。

「就是長太高,所以她才為此感到自卑,還直嚷著自己不適合女裝,說穿起女裝根本不可愛。」

老師輕嘆氣,話語中竟是滿滿的無奈,像極了十足因為妻子鬧彆扭而感到頭痛的丈夫。

聽到這,我的顏面神經瘋狂地抽搐,雖然這話順利解釋了為何我會穿著男裝出現,但也差點控制不了自己對著老師扔出風刃。

老師,您太扯了!

察覺到我那瀕臨爆發邊緣的情緒,老師加重力道緊握住我的手掌。

不知是眼前的四個人太單純還是老師那張臉太會騙人了,原本還對我感到懷疑的男子並沒有接著追問,反倒道出他的認同:「原來如此,但這樣也有好處,穿著男裝在外行走會比較安全些。」

……

微微一楞,這些人也太好騙了吧!

「你們應該是想找落腳的地方,正好我們也要回村子,要不要一起走?」男子持續發出善意邀請我們。

「好。我在此先謝謝各位了,再繼續露宿野外,我也怕我妻子的身體會不堪負荷。」沒有任何婉拒的舉動,老師笑著答應。

之後,老師喚來馬兒,二話不說將我抱起送上馬背上坐好,接著他自個再帥氣的翻上馬背。

一氣呵成流暢的動作立刻引來對方的驚呼!

與之前的坐姿不同,之前我是坐在後方,為了避免會摔下馬,所以一路騎來都伸手環抱住老師,順便趁機吃老師豆腐,可現在我卻被老師扔到前方,背靠著老師,這不奇怪,大多數情侶、夫妻共騎都是這樣騎法,如今偽裝為夫妻的我們自是正常,可是最怪的是老師的手!

老師我知道您的騎術很好,可以單手控制韁繩但是您的左手有需要放在我的腰際嗎?

吃人豆腐跟被吃豆腐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且我知道自己是別有用心,但您老人家……

「孩子,別亂動!」老師將頭靠在我的頸肩,貼近耳邊以只有我能聽見的音量細細說著。

由於緊貼著耳朵,隨著老師雙唇的一張一閉,灼熱的氣息襲上我的臉頰、耳朵,瞬間只覺得自己像是患了感冒,整張臉發燙了!

冷靜!別被老師的氣味迷到失神,老師會這麼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深吸了一口氣想藉此將快被沖昏的腦袋冷卻下來卻造成反效果,差點把老師的個人氣味吸進肺部裡,下意識咬了一下嘴唇,利用痛覺找回自己的意識,稍微放出感知。

果然!方才那個對著我們不斷發問的男子在行進的過程中不時偷覷我們,可見得他對我們仍持保留態度,只是暫時表現相信我們罷了。

看透了這點,不由得小小失落了一下!

還是收起我那不該有的心思吧。

靜靜的讓自己依靠在老師的胸膛,聽著老師和他們的隨口閒聊,前往對方的村子。

 

這是一個很小的村子,全村加起來約七、八戶左右,所以當這四個人一回到村子時,村子內跑出不少人來迎接,只是數一數也才不過八、九個人,其中還以孩子居多。

「愛德華叔叔、夏娜阿姨……」孩子們開心的衝過來,卻在隊伍中發現陌生的我們,頓時全急停下腳步謹慎地注視我們。

慢了幾步跟在孩子們身後的一名中年婦女也在瞧見我們後楞了楞,並將孩子們全數召回。

發現到這點,帶著我們一同回來的男子——就是那位還以保持態度關注我們的人——愛德華,轉頭向我們說明:「夏佐先生,還請您們稍作等候,先讓我們將您們的來訪告知給村人們知道。」

夏佐!不是愛德華說錯,這是老師向他們所作的自己介紹,在明知被軍隊通緝的狀況下,自是不能告知出本名,於是老師連思考都沒有,當對方詢問名字時,即脫口報出前審判……是第三十七代審判騎士的名字,附帶一提,我的名字則被老師改為格蕾西雅。

諧音!全是老師為了避免他不小心喊錯所衍生出來的名字。

「好的!麻煩您們了。」

看不到老師,但憑藉這輕柔的語調,自然可以猜出這老師應該又揚起燦爛笑容來騙人了。

就在愛德華進村與那名婦女溝通時,一旁的夏娜和同伴們已經將板車驅趕進村子裡,孩子們瞬間蜂擁而上將他們三人團團圍住了。

至於暫時被遺忘的我們,老師先下馬接著將手伸向我。

看著老師的手,楞了一下。

老師,雖然我的騎術不佳,但我還沒笨到連下馬都不會。

「格蕾西雅,我知道妳害怕跟其他人接觸,但都到這兒了,不下馬可是非常失禮的事。」

輕柔近似安撫人心的嗓音緩緩飄出也點醒了我現在的身份,格蕾西雅,他夏佐先生的妻子。

……很奇怪!感覺上好像我變成夏佐老師的老婆!

瞧了一眼老師的臉龐,默默地將視線再往下飄移,說實話我比較希望聽見的是他尼奧是我的老婆!當然這個念頭放在腦中自己想想就好,千萬可不能透露出半分。

遲遲等候不到回應的老師,失了耐性直接動手拉住我的手、使力一扯!

「啊!」下意識的叫了一聲,下一秒即發現自己已經被老師安穩的抱住,就只差沒雙腳著地了。

抬頭正想對老師的行為發表意見,就看到一顆大頭湊了上來。

近在眼前的鼻息以及雙唇上那溫熱柔軟的觸感!我…………僵住了!

雖然只是淺淺的一吻,卻足以讓我的腦袋瞬間化為一團爛泥無法思考。

老師結束了這一吻後,若無其事的以左手牽著我、右手拉起韁繩,朝著村人們走去,剛開始老師和他們說了些什麼,我並沒有聽進腦裡,待意識重新聚集運作後,耳朵才剛聽到交談聲,即感覺到一雙宛如銳利的鷹眼,正死命盯著我瞧。

反射性地回頭發現視線被斗帽遮蔽住,下意識想釋放出感知探查,老師的大掌即緊摟住我的腰,可別以為他的動作是輕柔,暗地裡的使力痛到讓我收回感知,伸出手指反戳了一下他的腰部。

老師,學生知道了,您別捏了!

「請問尊夫人怎麼了?」由於方才我的行為,讓眼前的村長困惑的提問。

「沒什麼?她只是對各位的目光感到不好意思,這才緊張的轉頭。」老師輕笑著試圖替我做辯解。

「抱歉,是我們先失禮了。」村長尷尬地致歉,事實上也不能怪他們,因為要找到擁有我這樣高度的女人真的少見。

「啊!要不你們今晚在這過夜如何?等晚膳準備好後再一起用餐,剛好愛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