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殺戮戰場 (尼格) -14

就為了那道心音,咬牙強忍住淚水當作什麼都不知道,緊抱住老師的腰,任由馬兒繼續奔跑,終於馬兒的生命來到了極限,毫無預警牠的四肢一軟,摔倒在地。

在那一瞬間,老師提氣帶著我躍離了馬匹,重返地面轉頭一望,原本強忍住的淚水此時再也壓抑不住了。

口吐白沬兩眼發直、混濁,呼吸急促的牠,隨著毛髮流出來的不是汗水而是血水!

走到牠的身邊,蹲下去用手輕輕撫摸著牠,此時我注意到牠仍不斷試著要站起來,就像是腦海中那股聲音所發出的吶喊。

我可以的,我還可以再跑,我還沒將你們送達目的地!

「夠了、真的夠了!到這裡就行了,謝謝您,真的非常謝謝您。」抱起牠的頭,緊貼著喊道,止不住的淚水滴在牠的臉上,混進血水裡。

『對不起,我沒能護送您們與光明神殿會合。』

原本直覺性的感覺,此時我真的聽見牠的聲音了,只是沒想到即使到現在牠仍惦記無法達成使命一事。

「是我們才要跟您說對不起。」要一匹馬燃燒自己來護送我們,突顯了我們的能力不足。

『沒有的事!是我們不好,還得勞駕您親自來處理。太陽騎士,這個世界……麻煩…………了』

馬兒的聲音再次傳進我的腦海中,可是這卻也成為牠的最後一句話。

伸手再次輕輕撫摸著牠,輕聲地許下誓言:「會的我會盡自己所能去完成,即使是會犧牲了自己,所以您安息吧。」

由於已經沒有時間了,且面對如此盡心盡力的馬兒,讓屍骸任由野獸啃食,不是牠應得的下場,二話不說招來地獄火替牠進行火化。

望著眼前的熊熊大火,吸了吸鼻水抹去淚水,正視老師,「老師,等會我們先用飛行術,如果我累了就必需要麻煩您了。」沒有明講要如何麻煩老師,但我想老師他老人家一定知道,至於不用瞬間移動是因為我對這塊大陸不熟,五百年間的距離,不論是國界、地型都有著差異,更何況我根本不知道光明神殿的軍隊目前在哪。

只見老師用他那對深邃的藍眼直視我,沒有言語只是揚起淺淺一笑,並用手摸了摸我的頭。

就這麼一個小動作,我知道老師他老人家了解了,隨即招來風元素施放出飛行術,憑藉直覺朝著西南方飛去。

飛累了,魔法力快要透支時就著地改由老師背著我跑,跑到老師累了,再改用回飛行術飛,就這麼經過幾次循環,終於在地平面發現大量光屬性,其中還有一個強烈到與我背上的太陽神劍相同的物品。

察覺到那支大隊,連日來緊繃的心情似乎就要得到舒緩,或許是突然的鬆懈使眼前出現一片黑暗,魔法力就在這時耗盡了,凝聚起來的風元素瞬間分散,我帶著老師以失控的速度向下墜落。

瞬間的變化讓我反應不及,原以為會直接摔傷了自己,沒想到老師一察覺到情況不對,伸手拉住我趕緊釋放出鬥氣,可是這次並沒有像上次跳崖時那般順利,急速飛行術加重了落地的衝擊力也縮短墜地的時間。

碰!

巨大的衝擊力,震得我五臟六腑全移位,意識中斷!

 

察覺到情況不對,尼奧趕緊伸手將格里西亞攬進懷裡,同時驅動鬥氣,可惜鬥氣的防護層來不及完整包覆住他們兩個人就要撞上地面了,於是尼奧扭動身體,硬是轉換墜地的方向。

像是自懸崖上推下一顆大石,堅硬地表被砸出了個坑洞,揚起的灰塵使人完全看不到附近的景象。

單膝著地跪在坑洞裡,第一次,尼奧嘔出了一大口血。

「快點把灰塵吹散,全體戒備!」

灰濛濛中,緊張的氣氛一併飄散在空氣中,隨即大量的風吹過,帶走所有的灰塵也顯現出現況。

滿滿的聖騎士將坑洞周遭包圍住,此時的他們無不是處於戒備狀態,一旁還有一名祭司在場,似乎就是那人使出旋風將灰塵散去的,當然還有見過面的十二聖騎士!

「尼奧大人!」

不知是誰喊出的,但也因為這話喚醒了所有人。

「祭司!再多找幾名祭司過來。」太陽騎士蘭洛特急忙喊出口,同時跳下坑洞裡,上前察看。

「尼奧先生,您……格里西亞他……

第一眼注意到嘔出鮮血的尼奧,第二眼即瞧見尼奧懷中那一臉慘白的格里西亞,見到這蘭洛特楞住了。

嚥下口中的鮮血,尼奧穩住自己的氣息,緩緩開口:「可否請太陽騎士先讓祭司上前幫忙?我們需要醫治與恢復。」

不再像之前那樣端出第三十七代太陽騎士應有的形象,而是直接道出請求。

「祭司!」蘭洛特回頭喊道,隨即就有聖騎士帶了兩名祭司下來。

治療術與恢復術,先後施放在尼奧與格里西亞的身上,然而格里西亞仍是處於昏迷狀態,見到這尼奧抬頭凝視著祭司。

……格里西亞大人是精神力與魔法力同時透支,建議得好好休息一陣子。」將格里西亞完整檢視過後,一名祭司如此說明。

聞言,尼奧眉頭深鎖瞧了一眼格里西亞,優雅輕聲的向蘭洛特請求:「請問可以安排地方讓我的學生好好休息嗎?」

雖說是詢問,但尼奧所散發出來的卻是堅定的要求。

蘭洛特點頭,回頭並要底下的聖騎士騰出一輛馬車,以便讓格里西亞能躺著休息。

由於尼奧等人出現的關係,移動中的大隊暫時停止移動,原地待命,待尼奧將格里西亞安置好後,再次慎重交待同車的祭司好好照料格里西亞,下車前,還不忘先將太陽神劍卸下,改由他保管。

「請把現有的十二聖騎士與各隊副隊長全部聚集起來。」尼奧嚴肅的命令,讓現場陷入寂靜不語。

「尼奧先生…………!」蘭洛特猶豫的試著想詢問取得原因,卻在尼奧那銳利的藍眸注視下噤聲了。

「太陽騎士長!」沉著、穩健的喊出,同時深邃的藍眼就這麼直視著蘭洛特,不容許對方有退縮念頭。

「太陽知道了。太陽這就去召集起所有人。」蘭洛特下意識點頭並行禮,離去進行召集準備。

……尼奧大人!」一名祭司在猶豫了一會後膽怯地開口。

回身正視祭司,此時的尼奧在態度上沒有稍早那樣強硬,而是放柔和了,「請問祭司兄弟有何指教?」

乍聞尼奧這禮貌的詢問,在場的三名祭司頓時一楞,似乎有點無法適應尼奧如此優雅的模樣,只是面對詢問還是得回答,更何況是他們主動先喚尼奧的。

「我們這裡有瓶藥水,這個對補充體力、回復精神力很有效,只是因為格里西亞大人仍處於昏迷不醒無法自行喝下,所以……」祭司從袖口裡取出一瓶刻有光明神殿標誌的瓶子,遞給了尼奧。

瞧向手中的瓶子,尼奧對裡頭的東西並不陌生,只是情況就像祭司們所說的,如果無法將藥水吞嚥下肚就算有數十瓶的藥水也是枉然,再說喝下之後還得搭配上聖光的轉化。

沒有猶豫重新跳上馬車,扶起格里西亞,接著解除封臘拔掉瓶塞,一口飲盡。

「尼奧……大人……」祭司們先是驚呼,隨即震驚到無法言語。

既然格里西亞無法喝下,那就經由旁人餵食,這是尼奧的想法,同時他也真的這麼做了。

順利將藥水全數餵下後,尼奧抬頭望向呆滯的祭司,冷靜地一喝:「聖光轉化!」

厲聲一喝讓祭司回神趕緊上前施放出聖光並籠罩住格里西亞。

見狀,尼奧滿意的跳下馬車,放心將格里西亞交付給祭司們照料,而他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低頭順了順身上的太陽騎士服,確認用來遮蓋手臂上太陽標誌的布條仍牢牢綁在原處,唯一狼狽的是因為經過連日來的奔波,原本純白的騎士服已經蒙上一層灰了。

「臭成這樣,這還是第一次!」尼奧鼻子微皺,自我嫌惡地說著,此時也無暇去處理儀容衛生問題,因為召集好人手的蘭洛特已經朝著他走來了。

 

在蘭洛特的帶領下,尼奧來到臨時開會地點,說是開會地點根本就是開放式的席地而坐,當然副隊長級人員全站在外圍,不敢造次。

「尼奧先生,太陽已經依您的吩咐將人聚集起來了。」蘭洛特溫和有禮地報告,只是尼奧回應的態度卻是……

「你們沒有依照格里西亞所言朝東北方前進!」嚴肅的神色,低沉的嗓音再再指明了尼奧的不悅。

就因為光明神殿大隊沒有堅持朝東北方前進,這才讓從東北方一路趕回來的他們得跑更遠,要不早該在前幾天碰面了,如此一來就不會讓格里西亞累到昏迷不醒。

突如其來的質詢讓十二聖騎士楞住,大地騎士困惑的反問:「尼奧先生,當初您們走時並沒有留下任何訊息,怎麼……?」

「我的學生有託人代轉口訊,讓你們朝東北方前進,別說你們不知道!」沉著臉,尼奧繼續質問。

「託人?我們這一路就只有遇見災民,沒有接觸到其他人。」蘭洛特不解地加入解釋。

雙耳聆聽,一對藍眸看似迅速掃過現場所有人,卻是在仔細觀察大家的反應,「就是災民,兩名青年帶著七名孩子,別說你們沒有遇到!」

話剛說完,尼奧瞇眼,隨即身影一閃,抬起大腳狠狠往堅石騎士踹去,還來不及踹到人,一把劍飛快刺過來,逼的尼奧硬是改了方向,同時一面大地守護盾也已經在堅石騎士的面前架起。

「尼奧先生你!」蘭洛特手持太陽神劍指向尼奧,但他的臉上盡是錯愕,完全無法理解為何尼奧會出現這樣的動作。

「隱蔽傳令,身為堅石騎士的你會不知道其嚴重性嗎?」尼奧嚴厲地注視堅石騎士,低沉的語氣讓人不寒而慄。

瞬間現場數道目光全集中在堅石騎士的身上,各式神色皆有,有驚訝、困惑、猶豫、懷疑,更多的是不信,不相信堅石騎士會這麼做。

「尼奧先生,太陽是尊敬您,才以禮遇態度接待您,但太陽相信堅石兄弟是萬不可能做出如此荒謬之事,這其中一定有所誤會。」

蘭洛特收回太陽神劍,為了維護自家兄弟的名譽,此時的他那還有之前畏首畏尾的模樣,全程以堅定的眼神正視尼奧。

「你相信他,可他卻不這麼想,他從來就沒有尊敬你是太陽騎士。」一字一句加重語氣的敘述,嚴厲的模樣讓人不由得倒抽了口氣,除了某人例外。

「胡說!你們才是騙子!打著太陽騎士的名號,自稱是尼奧太陽、格里西亞太陽就想到處招搖撞騙,分明就是居心不良,想對太陽不利!」堅石騎士氣憤地一把推開擋在前方的大地騎士怒吼,然而在吼完的下一秒僵住了。

「堅石你!」烈火騎士不可置信地望著堅石騎士,此時已經無需任何證明即可確定堅石騎士真的如同尼奧所言,沒有傳遞口訊。

堅石騎士似乎沒有聽到烈火騎士的嗓音,只是惶恐的望向蘭洛特,張口似乎想做解釋,提起了氣卻又閉上雙唇。

蘭洛特凝視著堅石騎士,訝異的念頭在臉上表現的一清二楚,大家原以為太陽騎士會質詢,然而他沒有,只是面向尼奧以恭敬、誠心的態度開口:「尼奧先生,蘭洛特在此代尚恩堅石向您和格里西亞先生致歉,由於……

「太陽!別向騙子低頭,別做出有辱您身份的事。」堅石騎士激動的拉住蘭洛特,阻止他的道歉行為。

再次聽見堅石騎士口中的騙子詞彙,尼奧挑眉,一雙藍眸立即化為利刃飛射過去。再三的容許、退縮並不是他尼奧太陽的作法,所以……

扯開纏綁在手臂上的布條,露出太陽騎士的標誌接著從肩上卸下層層包裹好的太陽神劍遞到堅石騎士的面前。

「堅石騎士,請您察看此物為何物!別說您感覺不出來它的屬性。」正氣凜然的模樣,使人想挑剔尼奧都得猶豫。

遲疑了好一會,堅石騎士沒有接下,而是喪氣的將太陽神劍推回,語氣低沉地緩緩開口:「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因為意氣用事而擔誤了重要訊息。」

身為堅石騎士卻在聖殿騎士們的面前承認自己的錯誤,這可是非常嚴重的事情,這麼一來很容易造成聖騎士對該聖騎士長的不信任,一般此類情況是絕對不會發生,如今……

現場外圍的聖騎士們不由得開始產生竊竊私語,聽著那細小的交談聲,蘭洛特抬手拍了拍堅石騎士,滿懷歉意地說:「尚恩,是我不對!是我先讓你們失望,所以你們才會想盡辦法要來維護我這太陽騎士的地位。」

至始至終,堅石騎士等人的態度非常明顯,只要是蘭洛特無法處理、拿不定主意的,其他人就以果斷的方式接手,即使會造成別人的誤會也在所不辭。

所以當格里西亞請人以太陽的名稱要求大隊往東北方移動時,堅石騎士自然是不可能接受,因為接受了,就代表他們承認尼奧等人才是太陽騎士而非蘭洛特。

想通了這點,蘭洛特再也不懷疑為何堅石騎士會這麼做了。

「盲目崇拜太陽騎士、又做事不經思考,全以直覺蠻幹!你還比較適合當烈火騎士,堅石是固執,總不成說是執著於崇拜太陽騎士,無論如何也要守著他!好像也說的通。」

冷靜下來後,尼奧不由得對此發表出自己的看法,逕自呢喃!隨即感覺到多道視線,這才趕緊將話題轉回到正事上頭。

 

先讓人準備好大陸地圖,隨著尼奧的說明,一張乾淨的地圖漸漸被畫上各種顏色、插上各系旗子,這一說明從下午說到了入夜,天色都暗了,次副隊長級的也早就吩咐下去準備晚膳,因為是在開放式的空間裡說明,除了最底下的聖騎士們還不知道現況,各分隊長也全臉色凝重加入聆聽,而在這個部分,尼奧並沒有阻止。

無論如何戰爭是避免不了,與其隱瞞事實讓聖騎士們不了解自己即將面對何種敵人,倒不如讓他們清清楚楚的知道,心甘情願去對抗,更何況聖騎士們還有聖光可用,這點就與一般軍隊不同了。

「所以,尼奧大人您說我們的敵人是傳說中魔界的產物。」一名小分隊長舉手發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