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Ⅱ 第三章 -2



  眼前的南瓜群讓我又驚又喜!一群「活跳跳」的南瓜不僅是舊識,還是記憶中的美食。

  「萬聖節早過了,他們怎麼還在啊?」老師略顯訝異指著南瓜們。

  隨著老師的疑惑,好像壞掉的電話出現雜訊,使耳朵很不舒服。

  「他們說這裡安全,不會被壞人殺掉。」賽塔先生把南瓜語翻譯出來。

  「殺掉?!誰會殺一群無害的南瓜?」老師錯愕的說。

  聽見這話,我微微訝異,老師,您這是指守世界沒有人吃南瓜嗎?

  疑惑的視線在南瓜群中飄移,不期然對上一對如小火苗的眼珠。溫柔的火苗發生瞬燃,火光爆出眼眶又縮回,橘色的南瓜皮開始泛青,數顆水珠滲出瓜皮,不論怎麼看都覺得那有著如蝙蝠黑翅的南瓜受到巨大的驚嚇,冒泠汗。

  「怎麼了?」南瓜王的異狀立刻引起賽塔先生的關心。

  沒有雜訊就代表南瓜們沒有回答,可是他們的行動更加詭異了,由小南瓜率先往後退,南瓜王把雙翅微張,擺出警戒姿態。

  搖了搖頭,南瓜們的行為太傷我的心了,枉費我對他們是朝思暮想,每年都在期待能與他們進行一年一度的會面。

  『羅蘭。』沒有多想,立刻在腦海裡喚了一聲。

  羅蘭起腳,擋往南瓜王的退路,認真的直視南瓜王,只差沒把魔獄神劍叫出來。

  「孩子們?」被我們搞混的賽塔先生出聲。

  「沒事,我們跟他們是舊識,打聲招呼。」揚起笑容,輕快的解釋。

  「舊識?!」

  「……不像,比較像是……」老師毫不掩飾她的疑惑。

  「是舊識沒錯,算起來,也有八年了……」迅速計算時間,把認識他們的經過簡短說出。

  和惡魔南瓜王的認識可從國小二年級時說起,為了學校的萬聖節活動,老爹從守世界帶了惡魔南瓜王和傑克到學校偽裝裝飾,增加萬聖節的氣氛,更讓我們班勇奪低年級佈置第一名,鑒於裝飾的方便性,從那年開始,懶得花心思佈置家裡的老爹,每到萬聖節時就帶他們回家,這情形持續到前年為止。所以,說眼前的南瓜是舊識不為過。

  兩位老人家互望一眼,似乎對我的說詞半信半疑。

  「僅是舊識不至於出現……」老師停滯,經過思索接著說:「恐懼。」懷疑的目光也飄過來了。

  不承認也不否認,因為現在有更要的事情要做了。

  走到南瓜王的面前,揚起我最親切、最無害的笑容,伸出右手,「先前老爹還在說你們怎麼都不見了,原來是搬來這裡啊,都認識這麼多年了,知道該怎麼做吧?我想你們不希望讓老爹親自來跟你們打聲招呼吧?」

  南瓜下意識想逃跑,可是羅蘭已經堵在他的後方了。於是在南瓜王差點嚇出一桶南瓜汁時,終於願意交出兩顆如籃球般大小的南瓜。

  抱著剛到手的南瓜,沉甸甸的重量說明那是肉多肥美的小南瓜沒錯,我頭一點,羅蘭收回魔獄神劍讓出退路,南瓜王二話不說帶著所有的小南瓜躲到墓碑後方了。

  「孩子們。」輕輕淡淡的一句乎喚,道盡兩位老人家們的困惑。

  這要從何解釋呢?所謂民以食為天,任何人都是以填飽肚子為優先,雖然我們現在不餓,可是美食當前,怎能視而不見?要知道,由南瓜王孕育出來的南瓜,比原世界的南瓜好吃太多了。香氣十足,天然甜味,甜而不膩,連老爹和羅蘭都愛不釋手呢。自從九歲那年無意間發現惡魔南瓜們的袐密後,每到萬聖節,老爹除了帶幾顆南瓜回家裝飾庭院,也會拿兩、三顆南瓜幼仔給媽咪煮瓜大餐。雖然後來媽咪不在了,可是為了滿足我們的口腹之慾,憑著媽咪留下的食譜,羅蘭也能做出六分像的南瓜大餐。

  覺得我們狠嗎?怎麼能把小南瓜煮來吃!拜託,這就跟吃雞、吃魚一樣,即使是守世界,也有類似的食物不是嗎?所以,這是很正常的,一點都不怪。

  聽完我的說明後,老師和賽塔先生也不拿怪異的眼光瞧我們,甚至老師還若有所思的盯著我們手中的南瓜。

  看穿老師眼底下的念頭,我請賽塔先生幫忙把南瓜傳送走。一顆送回我的房間,另一顆送去給老爹。雖然老爹沒說,我想他應該也很想念南瓜的味道,隨即老師推開水晶大門,豁然開朗了。

  柔和的光線灑落翠綠的草地上,也把前方巨大的樹木點綴的閃閃發亮。那棵樹也太大了吧!幾千年、還是幾萬年了?如果我沒看錯,樹木上似乎有步道,沿著樹幹一圈又一圈地向上繞去。

  『羅蘭,那邊有涼亭。』在階梯起始處,一座寬敞的涼亭佇立在那。

  『格里西亞,左手邊也有。』

  我順勢望過去,在視線移動的過程中,看到更多涼亭分散在四周,有掛在樹枝末端,有的在樹幹上,就不知這裡是否也會起風?如果真起了風,掛在半空中的涼亭應該會變得很刺激。

  「孩子們,圖書館到了。」

  圖書館!賽塔先生這話令我驚訝了。

  「這裡是圖書館?」沒有書櫃、沒有書本,怎麼看都覺得我們來到森……不對,這裡室內,用巨大的溫室森林形容還差不多。

  「孩子們,圖書館的資源豐富,要多加利用。」賽塔先生一貫的溫柔語氣,搭配上他的視線,剎那間浮現羞愧心。好像我們(這時說什麼都要把羅蘭拖下水。)是不愛學習,懶得上進的壞學生。

  略顯僵硬地點頭,接著他再次叮嚀我們,得到老師慎重回應後,才終於放心地離開。

  偷覷老師一眼,再次發現她一臉尷尬,嗯——賽塔先生真的是來帶路的,從這足以證明老師的路癡能力和老爹不相上下。
  
  話鋒一轉,「好了,希望你們有把剛才的路記下,先跟你們簡單介紹一下圖書館。之後如果對圖書館有疑惑可以問……」老師環望四周,似乎在找人。
  
  「奇怪,阿卡.里里呢?」
  
  阿卡.里里?誰啊?即使是上課時間,這裡的人不算少,涼亭、步道上三三兩兩的人分散在各處。

  「老師……」羅蘭喚道,此時他的頭正仰著呢。

  老師拉回放在遠方的視線,跟著羅蘭抬頭。在我們頭頂上方是從巨樹延伸出來的樹幹(原諒我無法用樹枝來形容,因為它長得太粗壯了,目視比我的兩隻大腿合起來都粗。),一撮毛茸茸的東西那晃著。尾巴……!當我還在困惑那撮尾巴時,老師已經把答案揭曉了。

  「阿卡.里里!」老師揚聲喊道。

  一個小小的身影隨著聲音,出現在樹幹上並且探出頭。

  「小雪,怎麼了?誰惹到妳了?」從樹上跳下來的小人,笑問。

  老師翻了白眼,回應:「有那麼輕鬆的圖書管理員嗎?」

  圖書理館員!我和羅蘭對望,沒有掩飾自己的驚訝。不是我們瞧不起他,雖然從外貌能辨認出種族,僅憑毛茸茸的耳朵與尾巴是無法細辨出屬於妖獸族哪個分支,重點是他的個子極小,小到只有人類6、7歲的大小,這樣的身材搬得動書嗎?會被書壓垮吧!如果放到原世界,一定會告是虐待童工。

  「不是我偷懶,是現在的學生都不尊重圖書館理員,沒有人要聽我的導覽和介紹。」

  阿卡.里里用手指指著我,一雙眼睛瞪得極大,把情緒發洩在我的身上。

  「這位弟弟,我今天是第一次進圖書館。」別把別人的帳算在我頭上,我格里西亞.繆爾.費玆傑羅是不背黑鍋的。哪知,聽到這話,他的雙眼發亮了。一雙眼在我們的身上打轉,接著……

  「我是女生!」阿卡.里里雙手插腰挺起胸膛,開口糾正。

  女生!孩童的外貌還真難分辨性別呢。心裡雖如此想,口頭基本禮貌依然要有,待我道歉後,她接著說。

  「第一次進來!來來來,雙胞胎兄弟,既然你們是跟著小雪一起來,就表示這學期圖書館是你們的上課地點,在上課前,我先幫你們做圖書館導覽。」

  不容許我們拒絕,阿卡.里里拉起我們走上大樹的樹幹,開始介紹這座巨大的圖書館。

  巨大樹木是智慧之樹,智慧之樹的樹根連結到世界之地,只要是世界上列為「書」的書,智慧之樹都能找到。樹幹上的眾多樹洞,就是無人櫃檯,只需將手掌貼在樹洞旁的符文牌上,在腦海裡想著想要借閱的書籍,即使不清楚真正想找的書,只要給它一個概念,智慧之樹就會幫忙統合,找出相關的書出來,放進樹洞裡,讓借閱人拿取,同樣的,歸還時只需要把書放進樹洞裡即可。

  「給搜索條件時盡量多點限制,否則智慧之樹會把相關的書都找出來,書掩埋就不好玩了。」說到這,阿卡.里里指著下一層一名被書本埋掉的學生。「別學那個笨學生,誰讓他不搞清楚借閱規則。」

  哇!看起來好痛。

  「對了,你們要切記,看完一定要記得還,否則……」沒有把話說完,阿卡.里里不懷好意的笑容,我也不想知道了。

  「除此之外,還有嗎?」探問。

  「目前沒有了,原則上,在圖書館只要遵守借閱規範就不會有事,如果遇到不確定的事,請找我,阿卡.里里,圖書管理員一定會替你們解答的。」說完,身體微曲,為導覽行程做完美的結束。接著——

  「喂!跟你們說過多少次了,找書要把目標、條件設精準一點,掉了一堆書出來,你們被壓死事小,把書傷了,你們擔得起責任嗎?」沒有平和的語氣,阿卡.里里句句如刺般吼出來,單腳一點,身體輕盈的跳下去了。

  個頭小小,脾氣卻頗強悍,果然是學院的行政人員。

  聽完導覽,身邊的人又剩老師了,就見她邁開步伐,輕鬆道:「圖書管理員你們也認識了,那我們繼續。」

  繼續!還沒完啊!看看時間,好像又一節課過去了,今天上得到課嗎?我懷疑。

  跟著老師的步伐,走到智慧之樹的另一側,在那,看似尋常的樹幹,撥開纏繞在樹幹上的蔓藤,仔細一瞧發現有一個約直徑3公分的凹痕,乍看凹痕沒有特別的地方,在老師的示意下,我伸出食指準備按下去!

  「咳咳!」老師輕咳兩聲,眼珠子向左下方略移。順著老師的視線瞧去,左手腕的手環映入眼簾。

  喔!原來如此。老師,您用說的就好,何須如此神祕?滿懷期待,謹慎的把左大拇指對準凹痕按下去!還以為是隱藏式按鈕呢!結果不是,只是單純凹痕……不對,透過觸感,凹痕的表面非平滑,而是凹凸不平,像是……集中注意力,試圖想猜出凹痕的袐密,可是過於密集的分佈讓我感覺不出來,既然如此那就用……釋放感知,直接讀取。

  圓型、直線、波紋……魔法陣?!

  念頭剛衝進意識,一道熱能從左手腕的手環冒出,黑色手環泛起綠光,耳邊傳來樹葉磨擦的聲音,原本靜靜纏繞在樹幹上的蔓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我們纏住,拖往樹幹,眼看要衝撞上堅硬的樹幹,驚慌的情緒來不及產生,樹幹上出現黑洞,我被扔進去了。

  漆黑的空間可說是伸手不見五指,面對周遭,忍不住想吐槽,能不能換個新手法。為什麼在轉換空間時都是一片漆黑?想製造神袐感嗎?初次碰到的確會有緊張感,可次數多了,我無感了。才剛腹誹完,周遭開始變化,像是背景卡被抽換掉,一眨眼,灰濛濛的景色,狂風把我吹的在半空中亂飄,一會上、一會下,轉得頭都暈了,無法分辨四周,只知道寒風刺骨,像是有碎石子打痛我,勉強睜開雙眼,發現我的身上蒙上了一層白!那是霜?所以……我遇到暴風雪了?

  訝異剛起,身體持續下墜,景觀再起變化,不是抽換而是風雪越來越小,到完全停止,雪白的山景近在眼前,眼看就要摔進雪地裡了,白雪剎那間消失,取而代之的又是山谷景觀。

  我依然在空中向下墜落。滿山轉紅的樹葉與微黃的草地,順著地勢吹拂起帶著秋意的微風!

  秋天嗎?

  此時我忘記自己的處境,試著控制身體想看得更多,譬如在我的上方是否還有人?可惜地心引力不給我這個機會,轉眼間就要墜地了,場景又再次變化。

  畫面還沒完整呈現,迎面而來的是使人無法呼吸的熱氣,背上的灼熱感再再告訴我太陽的毒辣!奇怪嗎?為何我會這麼說?即使背對著也能知道是什麼刺痛我。我相信,舉凡有眼睛的在看到一望無際的沙漠時都能明白。

  觸目可及的全是黃澄澄的沙子,雖然無風吹不起沙子,可是高溫使空氣成為讓人窒息的兇器。是我的錯覺嗎?墜落的速度變慢,這感覺好像……要降落了!

  天啊!千萬不要讓我降落在這裡,課還沒上,我就先被熱死了!

  「不、不、不要這裡……我會曬傷!會被烤成人乾的啊……」忍不住發出吶喊,在這種地方上課,就算把美白面膜內外皆用,也白不回來啊!

  眼看離地表只剩30公分的距離了,速度也趨近於0,我努力縮小腹(只是形容,不表示我真的有礙眼的小腹)、縮下巴,四肢努力向上伸展,說什麼都不想碰觸到能悶熟雞蛋的沙子。

  正當我努力做垂死掙扎時,一股重力從後方偷襲,把我撞落地了。

  因為離地面非常近,按理說是摔不疼我的,可是被撞的背,像被一袋水泥打到,痛的很。突發狀況讓來不及防備的我吃了滿嘴沙。

  幹!是誰這麼沒公德心,閃都不閃,直接拿我當墊背!

  『格里西亞,你還好嗎?』腦海裡立刻傳來羅蘭的詢問。

  『羅蘭,不好!快把我拉起來!』怒吼。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重?重到把我埋進沙子裡!

  沒有聽到羅蘭的回應也不見他動作,卻感覺到他的猶豫。

  『羅蘭,你在發什麼愣啊?』再次大喊,終於得到反應,壓在背上的重量消失,一道拉力幫助我從沙堆裡脫困。

  還沒站穩,隨意瞄了一眼身上的制服,心中的沮喪感無法擴大!我是得罪衰神嗎?還沒中午呢,就已經髒的像是在泥地裡打滾一整天,這比接受老爹的特訓還慘。

  放棄挽救制服,把臉上和雙手的沙子清掉,抬頭,定眼一瞧,我愣住了。

  青翠的綠地、樹木、花圃、被藤蔓植物攀爬的搖搖椅,樹梢上還有站了一整排的鳥兒在唱歌,三、五隻蝴蝶翩翩起舞從我的鼻前飛過,朝盛開的花叢飛去,不論怎麼看,都無法與上一秒的極熱沙漠聯想在一起。

  我大概明白羅蘭方才的猶豫是為何而來的了。

  該死!整人嗎?既然目的地是如此舒適的場景,為何偏偏讓我墜落在沙坑裡?

  沙坑!沒有錯,跟兒童公園裡給孩童們玩的沙坑一模一樣。

  至於拿我當墊背的老師(會如此肯定,是因為我相信羅蘭絕對不敢這麼做)已經離開沙坑,站在草地上,仰頭與一個半透明精靈說話。

  精靈的靈體?!下意識用感知去探查,這一查讓我驚訝!好複雜的屬性,如要用一句話形容,我會說眼前的一切是活力豐沛,跟黑暗屬性扯不上關係。所以我可以確定那個半透明精靈不是精靈的靈體。

  『格里西亞,我不懂。』

  『羅蘭,意思是那個不是鬼。』最簡單也最白話的方式說,別說你還不懂。

  羅蘭注視著那個精靈,緩緩點頭,似乎明白了。很好,我不用解釋。

  發現老師在看我們,起腳朝他們走去,近距離的接觸讓我對那名精靈感到好奇。

  這裡的屬性很複雜沒錯,那名精靈的屬性卻是單一,單一到如果把眼睛閉上,會認為那是無生命的物體,可是他確確實實在跟老師對話。

  會說話的影像!電腦投影?

  「孩子們,跟你們介紹一下,這是迪卡笛亞,這一區就是由他負責的。」老師把精靈介紹給我們認識,同時也把我們介紹給對方。

  「年輕的生命你們好,今年只有你們倆會很辛苦,希望你們能撐住。」精靈邊說邊晃頭,那模樣分明是在同情我們。

  為什麼要同情我們?!

  解讀出對方的神情,懶得掩飾自己情緒,直接瞪向老師。

  我的表情應該很驚人,精靈訝異地看著我再望向老師,「他們不知道嗎?」

  老師扯動嘴角,露出奸計得逞的模樣說:「我還沒說,想讓你親自跟他們說明。」

  精靈沉默了一會,狀似嘆氣,讓自己的身影從半透明變成實體,同時也回到地上。「格里西亞和羅蘭嗎?」

  聽見詢問,我們一齊點頭。

  「你們知道這裡是哪裡嗎?」精靈繼續問。

  搖頭。老師什麼都沒說,就叫我按下危險開關了。現在回想起來,驚覺自己太沒有危機意識了!怎麼可以連問都不問就乖乖照做呢?要知道人心隔肚皮,雖說是老師,但怎知她有沒有整人之心呢?要知道,初次見面,我就被她整了。

  看見我們的動作,對方輕嘆氣(真的嘆氣了,我有聽到。)瞪了老師一眼,而回應他的是一記笑容——欠扁的笑容。

  「這裡是圖書館。」

  「還在圖書館!」不要說我大驚小怪,任誰在經過方才上萬高空的自由落體經驗,都會以為跑到其它地方了。

  「對,這裡是典藏書庫,收藏的全是初稿書,不對外開放,只有少數人才能進來。」

  初稿!那就是最原始,由作者親自撰寫的原稿囉。這麼珍貴的地方我們卻進來。

  『白雲一定很想來。』

  『嗯。可惜了。』我和羅蘭有相同的感觸,白雲從前世就愛書,當然不排除他愛櫃子比愛書多,但能看到原稿,他一定會很興奮。

  「知道物化靈體是怎麼形成的嗎?」

  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嗎!怎麼問這種守世界人人皆知的問題?這事我好像三歲時就知道了。……咦!不會是我想的吧?

  凝視眼前的精靈,把對方的屬性以及物化靈體結合在一起!

  『羅蘭,你還記得老師說他叫什麼名字嗎?』抱歉,雖然我擁有超強的記憶力,什麼都記,就是不記名字。

  『迪卡笛亞。』

  目不轉睛直視精靈,把羅蘭說的話在腦海裡運作,然後……「植物培育與栽種大全作者。」對了,家裡的書櫃裡還有這本書,記得媽咪說這本書讓她能把庭院裡的植物照顧好,所以她很感謝迪卡笛亞撰寫了那本書。

  「你們看過?有哪邊不懂的嗎?」迪卡笛亞綻放出笑容,顯然對我說出書名一事很開心。

  我用眼角餘光瞧向老師,做無聲的詢問,為什麼他會如此開心?難不成他會替我解答?

  「孩子,你沒猜錯。迪卡笛亞就是植物培育與栽種大全初稿的物化靈體、九十九神,他擁有書本裡所有的知識。如果你們對書的內容有疑惑之處,融合整本書的他可以做最詳細、有系統的說明。」

  老師的這一番話讓我對這個地方的疑惑揭曉答案了。

  看似生命卻實則物體,應該多元屬性實則單一,所以……「這裡凡是會動的、會說話的都是古書的物化靈體,除了我們三個人?」

  這個花園裡,我至少感知到上百個會動的屬性,樹梢、花叢、泥土底下的,或大或小,散佈在袐密花園裡,當然目前有近……二十本書(知曉他們的真面目,就很難用其它稱呼來喚他們,何況還有小到約五公分的,我想這些絕對不是精靈形態)聚集在周遭,把我們當成動物在欣賞。

  老師用笑容回應我的話。想了想,新的疑惑冒出來了。

  「老師,請問課程?」一堆會動、會說話的書,還能跟讀者討論,還需要跟老師討論嗎?只怕書沒看完,書靈就把重點都說光了。

  「就是把書……」

  「痛。」猛然小腿傳來刺痛,讓我反射起腳用力一甩,一個火紅不明物體順勢飛出去,落地後滾了三圈才靜止下來。

  一隻冒著紅色火焰的……兔子?兔子的身形,小狼的頭,露在雙脣外的是一對尖牙,尖牙上沾著些許血跡,而鮮血自然來自我可憐的小腿肚。

  「草皮不見了。」羅蘭指著小狼兔說。

  羅蘭,你該關心我的腳,不是草皮!該死的小狼兔,只是一個書靈,竟然把我的腿咬出傷口!

  抬頭準備怒視不盡責的保鏢,卻被眼前的狀況嚇到,以小狼兔為中心,由內向外,青綠的草皮逐漸枯黃化為灰燼消失。

  「遭了!」老師驚呼,伸手一扔!光箭飛射準確擊中小狼兔,看光芒爆開的程度,我大膽猜測那隻狼兔會死無全屍,結果卻是出乎意外。小狼兔安然無恙的被關在銀色鳥籠裡,失去自由的牠用尖牙咬著鳥籠,試圖逃出。

  老師走上前撿起鳥籠看著小狼兔,「呼——,看來不能再打混了,差點連這裡都淪陷。」

  ……

  老師把鳥籠塞給我,指向不遠處長滿玫瑰花的花園門,「你們應該知道書籍的收藏是要分門別類,書庫也一樣,每本書都有適合它的區域。放錯地方不只讓人找不到書,也會讓他們因為不適合的環境造成情緒不安。」

  情緒不安?!書會情緒不安!

  「情緒不安到一個極限,會導致原本的分類被毀,屆時書庫會大亂。」

  「羅蘭,我有不祥的預感。」別說我胡說八道,長年下來被老爹壓榨的經驗告訴我,麻煩事要出現了。

  「嗯。」雖然只是一個單音,卻已經蘊含羅蘭那複雜的情緒。

  「所以,這堂課的目的就是你們要把錯亂的書一一歸位。」老師把門推出縫隙,一股熱氣迎面而來。

  靠!花園外是方才看到的炙熱沙漠。

  熱氣熱到讓人受不了,老師立刻把門關上,取出泛著寒氣的手帕擦拭被烤熱的臉頰。

  「才一學期沒人來整理,怎麼書庫就大亂了!難怪最近智慧之樹也跟著鬧脾氣,拿學生開刀。」

  整理!

  讓人驚心動魄的詞彙竄進雙耳,光明神啊,千萬別是我想的那樣,阿里.卡卡有說學校的書是來自全世界,所以書庫藏書量一定非常驚人。

  「妳現在才知道,其它區已經亂成一團了,還好他們嫌我這兒無趣,這才能維持原貌。」迪卡笛亞停在離我們約三公尺外的距離,不願再接近了。

  「嫌這兒無趣?」老師雙眉微挑,睨向鳥籠裡的小狼兔,似乎對那話帶點懷疑,自言自語:「火系幻獸之書都溜進來了,看下真的麻煩了。」

  瞧見迪卡笛亞點頭,接著老師瞧向我們,雙手搭上我們的肩,慎重的說:「孩子們,開始上課,希望你們不論是肢體還是腦袋反應都很靈敏,否則會被那堆書玩死的。」

  咦——被書玩死?!

  抽氣!在心裡大驚,想問個仔細,可是老師不給我們發言的機會,花園門一開,雙手一推,我們被推出清涼舒適的袐密花園,踩上燙人的黃沙了。



=================================================

抱歉,久等了!
冥禕 終於把第二回生出來了,還望各位笑納。
冥禕 仍然維持在停更喔,但會努力找時間寫文的。
2014年快到了,冥禕在此先向各位說聲:


新年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