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Ⅱ第三章 書靈-4


  
  總歸一句話,就是強迫學生閱讀,透過書本介紹,認識世界上複雜且多的萬物,當然還包含許多前人的心血結晶,甚至透過捕捉的行為,實地複習平日所學,增加戰鬥實力。
  
  好吧!意識到這點,我明白為何塞塔先生會說這門課可以學到別人學不到的東西,誰會閒閒沒事做,跑來圖書館把裡頭的書都翻過一次啊?當然我相信在原世界的圖書館會有人這麼做,可是在守世界、學校的圖書館,智慧之樹所能掌握的書可是兩個世界加總起來的,如果真的有人把書都看完了,我敢說那些人以精靈居多,且是年紀很大的精靈,至於學生!別傻了,光是學院裡活動就多到沒時間上課了,哪還有人會想泡在圖書館裡啃書!
  
  『白雲會。』
  
  我瞥了羅蘭一眼,可不可以留點隱私給我?連我在腦海裡碎碎唸都被人聽光光。當然,我知道這話不能說出口,因為羅蘭一定會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說是我先喊了他的名字才會連結心靈溝通的!……見鬼了,我竟然會用『無辜』來形容羅蘭的眼神,這豈不是在暗指自己是心思邪惡的人!呿呿呿,沒事貶低自己做什麼?話說回來,白雲是真的喜歡書,還是喜歡櫃子啊?這點從前世時,我就曾懷疑過。說不定他真正喜歡的是櫃子裡的味道,非看書,只是圖書館裡是櫃子最多的地方,所以他才猛往那跑。要知道在這世裡,我可不曾上學校圖畫館找人過。
  
  越想越有可能,回頭去問白雲好了。如果他真的喜歡櫃子,就讓羅蘭親手做個櫃子當生日禮物給他。親手做的,看我們兄弟倆多有誠意啊。對了,要用哪種木料會比較好?還記得在台灣較常聽到的是檜木和柚木,不知道守世界有什麼木材可用?
  
  「做櫃子該選哪種木材呢?」
  
  耳邊剛聽見自己的嗓音,隨即!
  
  「小心!」羅蘭驚呼,同時一道強而迅速的推力,不只把我推完原位,也讓措手不及的我失去重心跌在地上,正想回頭罵人,身旁便傳來物體掉落的聲音,其密集度跟下冰雹沒什麼兩樣。
  
  ……
  
  我剛才好像……小心翼翼地爬起、回頭,堆積成山的書堆,比我一個人還高、還寬、還……這裡有幾萬本啊?
  
  面對突然落下的書山,老師撿起滾落在腳邊的一本,似笑非笑的望向我。「木之天使的木工藝術!原來課程簡單到讓你還能分神思考如何做手工藝啊?」
  
  「沒有……我只是……」罕見的啞口無言,不是我不辯駁,而是證據就在眼前,怎麼轉啊!
  
  老實招因為知道怎麼對付書靈便放鬆了嗎?想知道如何捕捉書靈嗎?其步驟如下:
  
  發現書靈,不能過於興奮便衝上去大動干戈,而是要像生物觀察者,待在下風處靜靜觀察,觀察書靈的外表、行為,再針對觀察到的特性搜索書目,確認後,對症下法(藥),當然如果能遇到書靈和書靈間的打架更好,不用花時間找與閱讀便可以了解牠們,如此一來,捕捉書靈可說是手到擒來了。
  
  所以,了解規則後不鬆懈都對不起我自己。
  
  遲遲等不到我的回答,沒有印象中因學生不專心上課而動怒,老師只是要我把書歸還,繼續帶領我們往山上走,(真的是山上,紅通通的山讓我聯想到中國古代小說西遊記,希望這座山不是叫火焰山,也不會有鐵扇公主。)當我慶幸逃過一劫時,老師不急不徐的說出讓我愕然的話。
  
  「順便幫我做一個書櫃,正好我還少一個,一堆書全堆在床上,沒地方放呢。」
  
  理所當然的語氣像是我們本來就該做個書櫃給她。我能不能封個厚臉皮稱號給她呢?
  
  注視老師的背影,想著她的做法以及我們今天的遭遇!嗯……
  
  『羅蘭,你順便幫老師做一個吧。』把這話傳遞過去,立刻收到羅蘭不解的眼神。
  
  『小小書櫃就好。』特別強調小小字眼,不是我「奸巧」,而是老師只說要書櫃並沒有指定尺寸,所以我們還是有尊重她啊。
  
  然而我的好意沒有得到羅蘭的感激,只見他欲言又止的瞅著我。瞧了老師的背影一眼,她應該沒有在留意我們。
  
  『有話快說,別憋的像是便祕很久了。』
  
  受到我的鼓勵,羅蘭說出他的疑惑。『為什麼我要做書櫃?』
  
  『白雲生日要到了,他喜歡窩在書櫃裡,我們要投其所好送他手工書櫃。』
  
  『……我不會做書櫃。』
  
  『舅舅家裡有一整套的手工書櫃,所以舅舅一定會。』正確來說,是黑暗精靈族地裡,不論是家具、裝飾絕大多數都是手工製作,該說精靈的時間太多,太閒了吧。
  
  經過提醒,羅蘭應該是想起來也願意接下這任務了,應該吧!不管啦,就當他答應了,反正從小到大,他不曾……是很少會拒絕我的要求。所以,白雲的生日禮物確定。
  
  搞定羅蘭,還是得回來留意狀況。
  
  還記得稍早提過我們正在爬山嗎?此時來到半山腰的我們,眼前是一片緩坡,在光禿禿的山坡上佇立著一座突兀的涼亭,距離涼亭約六至八公尺處有冒著白煙的水泉。山上會冒煙的水泉應該是溫泉,然而看著那裊裊白煙,不難猜到其溫度至少有攝氏90度以上,印象中這樣的溫泉只能用來煮溫泉蛋,不能泡,使我產生遲疑的卻是有人泡在裡頭,頭上還有白白的東西,那是用來降溫的毛巾吧!
  
  這樣的高溫,一下水就被煮熟了,怎麼會有人下去泡呢?除非那個人不是人!
  
  下意識想開口喊老師,卻先接收到老師的警告眼神。
  
  安靜!
  
  嗯……了解。靜觀其變。
  
  只見那個書靈(我可以保證,那個人絕對不是任何一族的族人,沒有生物能在高溫下如此愜意!……應該啦。)拿下頭上折疊整齊的毛巾,攤開,用泉水打濕,接著擦拭泡不到泉水的臉,仔仔細細擦拭完畢後緩慢從泉水裡爬起來,
  
  離開泉水的身體上佈滿水珠,老人家(真的是老人家,白髮、長長的鬍子,臉上的皮不知是泡太久,還是老人家的象徵,皺紋不少。)抓起白髮,繫好方巾,雙手平伸,手掌一甩,水珠順勢甩出,身體乾了。
  
  彈指之間便把水珠全甩開,這點我可以理解也知道方法,沒道理的是為何光溜溜的身體已經穿好衣服了?衣服哪來的啊?
  
  算了,無需浪費時間研究發生在書靈身上的事,現在得想如何讓那位老人家乖乖回到屬於他的地盤。應該可以溝通吧?先前遇到的都是動物型體,自然把牠們當獵物對待,而眼前的老人家讓我聯想最初遇到的精靈書靈,人型!分析下來,確定老人家可以溝通,那事情就好辦了,首先就是先分辨出他是那本書。
  
  注視著對方,腦袋也跟著運轉,中國古代的裝扮,是中國古書的書靈嗎?
  
  「那張臉我好像有看過。」打量完裝束,一張似曾相識的臉越來越近。我一定看過,而且是在課本上!對了,他是……
  
  「不用理他,他逛完、逛累了,會自己找地方窩。」與之前的態度不同,老師道出這令人錯愕的話。
  
  「咦!自己找?」老師,您不是說每本書有該待的位置,不能讓它們亂跑,像現在這種惡劣的環境就是因為書靈亂跑引發的結果,怎麼面對這位老人家就採放任態度了?
  
  「我也搞不清楚他到底適合哪裡?反正他挺安份的,除了……」老師眉心蹙起,面帶痛苦的說:「老人家太會唸了。聽他說話,我頭都痛了。」
  
  ……瞄向老人家一眼,我可以理解老師的痛苦,直到去年為止,我也被他荼毒了好幾年,幸好現在不用唸他的文了。
  
  「可以把他安置在春季或秋季。」突然羅蘭冒出這話。
  
  剎那間,我和老師全瞅著他看。「為什麼?」細想老人家的原型,他又不像守世界的書本,屬性很清楚。
  
  只見羅蘭很認真的說:「因為孔子是春秋末期的人。」
  
  ……我不禁打了冷顫。
  
  羅蘭,你……何時也會說冷笑話了?而且這笑話把我凍得全身發寒,瞧老師那愣住的表情,猜測她也有跟我一樣的感覺,糟糕的是羅蘭還一臉困惑地眼神反瞧我們,無法理解我們的反應。
  
  正當我們三人默默相望時,猛然羅蘭回身,擊出!一氣呵成的動作殺得讓我們措手不及,只見光白劃過,魔獄神劍已被喚出,此時他的身上散發出黑暗氣息,真要比喻,我會說黑暗氣息黑的跟死亡領主有得媲美!
  
  羅蘭,怎麼突然動怒?……雖然散發黑暗氣息,那張臉卻浮現可疑的紅暈,這……你怪怪的喔。
  
  擺出警戒姿勢,羅蘭以視線搜查四周。
  
  「羅蘭你?」困惑羅蘭的異狀,話沒說完,無預警地我的臀部被人偷捏了一下。
  
  「啊!」手掌一握一放,冰錐已經扔出,卻是撲空。
  
  見鬼了!是什麼鬼東西偷襲我?而且那個感覺……幹!雞皮疙瘩都跑出來見客了!再不明白羅蘭的反應,那我就是白癡了。
  
  顧不得老師,我和羅蘭背對背,提高警戒,全為了找出是什麼東西膽大包天敢騷擾我們!
  
  「我贏了!短髮的比長髮的好。」
  
  「聽你在說?兩個長得一樣,只憑你那一摸,就能知道短髮比較有料?」
  
  「都說摸了!透過直接接觸還不能看透,當我色魔的稱號叫假的啊?」
  
  「那你說說,說不出個理由來,別怪我不認帳。」
  
  兩女的聲音從我們的頭頂上傳來,乍聞時是訝異,想抬頭卻在聽清楚對話的內容時我頓住了,雖然羞愧被人大吃豆腐,可也好奇是哪裡輸給羅蘭了?為了解謎,我選擇維持原動作,同時無視羅蘭的情緒,在腦海裡制止他動作。
  
  「當然是肌肉的比例,雖然只是各掐了一下,但這小小的一下就可以確認兩人的身體結實度,長髮的沒有贅肉,但捏起來少了點彈性,不紮實,相較之下短髮的不只結實且有彈性,一看就知道是平時有在鍛鍊的。」
  
  「奇怪了,一般都要白白嫩嫩的,這樣不管是咬起來還是抱起來才舒服。」
  
  咬…起…來……!靠,妳當是在挑什麼啊?還白嫩呢!
  
  「挑白嫩是挑女伴,運動時才不會被排骨撞傷,且運動結束後還能順理成章將人當枕頭睡;他們是男的,要看的當然是體力了。所以……妳要放山雞還是飼料雞?」
  
  「白癡也知道要放山雞,飼料雞說不定連五分鐘都撐不過呢。」
  
  充滿鄙視的語氣,讓我無法忽視。
  
  格里西亞,別生氣,別跟非人類計較,它們是無血無淚無感覺的書靈,言行舉止全是受到書本內的文字影響,跟東西計較只是貶低了自己。
  
  深呼吸再呼吸全是為了要撫平胸口的一股怒氣,然而……
  
  「知道了吧,所以我說屁股沒有彈性還有點下垂的長髮男根本就是中看不中用的飼料雞。」
  
  ……熟可忍,熟不可忍!『羅蘭,上!』
  
  一手風刃、一手冰錐,全是免費的攻擊法寶開始狂扔,而臉早黑的跟黑無常一樣的羅蘭更在我鬆口時,持著魔獄神劍殺上去了,且有非將那兩個不要臉的書靈大缷八塊的氣勢。
  
  哼!不把這兩本淫書拆了,難消我的氣憤!(別跟我說那兩尊不是淫書!一個僅穿中式大紅繡花肚兜,披著薄紗的妙齡女子,另一個則是平口式的小可愛,加一件超極短的小熱褲,看似正常,可是都能成為書靈,我想她的年齡一定是老到書皮都石化,硬到能拿去打鼓了。)風刃、冰錐,輪番上陣,該死的兩人卻異常靈敏,常常冰錐還沒到,身影已消失在視線可及,即使我有感知,卻受到干擾,相同的屬性,讓我無法分辨出落花與書靈。
  
  不只我打不到她們,面對神出鬼沒的她們,連羅蘭也拿她們沒辨法,甚至還被耍的團團轉。
  
  扔魔法,扔到手酸與無力,最後我選擇站在一旁休息。
  
  「奇怪!我們有差那麼多嗎?」兩個色女全晃在羅蘭身旁打轉,真不知道他又被摸了那些地方?只見他一會黑、一會紅!印象中有聽過黑白郎君,眼前的羅蘭都快變成黑紅少年了。
  
  「乍看是沒差,可是對人體結構鑽研透徹的他們,可就有差多了。」
  
  聽見這話,我有些訝異。人體結構!淫書會鑽研人體結構嗎?該鑽研的不是一些○○××的事,而且他們表現出來的行為也是如此啊。
  
  老師裝模作樣的搖頭,並伸手輕拍我的肩膀。「孩子,事情不是只看表面。」
  
  我知道,可是……把視線拉回到羅蘭的身上,是受到先前的影響,體力消耗差不多了嗎?導致他無法傷到那兩個書靈!不對啊……依照怒氣的程度,腎上線素也該爆發了,反應比先前都快,至少就我目前看來是如此。
  
  摸不著頭緒,試著和羅蘭連繫,可是心思已經被擾亂的他根本沒回應我的聲音。正確來說是沒聽到。
  
  哇……他真的氣瘋了。
  
  這可不好,雖然我不會隨之起舞,可是他的情緒加減會影響到我,冷靜度也會減低,得快點想想辦法。
  
  兩個人,應該是上下冊,然後老師有提到人體結構……停停停,先等等,已經被書砸過了,如果又是成堆的書掉下來,我沒有把握能閃開,得換個辦法才行。
  
  截至目前為止遇過的書靈從植物種植算起,書靈、特色……
  
  「啊!不能拖了。」
  
  猛然冒出的聲音讓我好奇地看向老師。「什麼不能拖了?」脫口而出的疑惑沒得到回應,就見老師走向讓她頭痛的孔子,打斷他與孟子的棋局 (應該是孟子吧?什麼時候出現的?真怪,兩個人是不同時期的人,現在卻湊在一起),說了幾句後,就見兩位老人以不符合樣貌的敏捷動作衝進戰場,驚得我擔心起他們的安危。莫名地,豆腐遊戲結束了。
  
  以為老人家們是開打嗎?沒有!他們僅是往羅蘭的身前、身後一站,看似隨意伸手,即各抓住一人。淫女兩人臉色一青一白,老人家們臉色一沉,不顧他們的意願,把人拎住涼亭並讓他們跪坐,接著就是……
  
  「女誡!」聽仔細老人家所說的內容,嚇的我驚呼出聲。雖然只是少少幾句,但是那幾句是該書的經典名言,就算沒看過也聽過。
  
  孔子和孟子對兩本淫書(雖然他們可能不是)唸女誡!好大的衝擊啊。真是亂七八糟,春秋戰國和東漢扯上關係了!
  
  算了,至少能讓羅蘭脫離苦海。想到他,不免下意識偷覷了他一眼。嗯——臉還是很黑,可見得氣還沒消。不適合跟他說話,說了,引爆地雷的機率很高。現在該怎麼把那兩本抓起來呢?
  
  「雙胞胎,你們還有十分鐘的時間。」老師不急不徐的說。
  
  十分鐘?這話不只我注意到,連羅蘭都瞧了過來。
  
  「十分鐘?要下課了嗎?」早該下課了,說不定還超時了呢。
  
  「不是。」老師咧嘴一笑。
  
  聽見否定的回答,我和羅蘭對望,眼神裡感到滿滿的困惑。
  
  「是你們的清涼罩再十分鐘就失效了。」
  
  喔。那簡單,就再用上另一個,反正老師有給備用的。可惡,我還以為是要下課了。把備用的捏在手心上,隨即被老師的話嚇得手忙腳亂。
  
  「這一學期我只會給兩張,之後你們得自己準備,不會再給你們。」綻放在老師臉上的笑容,瞧在我眼中是惡意的象徵,黑的比惡魔還黑。
  
  幹!太過份了!這麼重要的事情一開始就要說,偏等到火燒屁股了,才說。
  
  剩下的最後兩張,用掉就沒了!現在我們又在火山口旁,可想而知,溫度不低,少了清涼罩,我一定活不下去。
  
  二話不說,攤開清涼罩符紙,定眼一看,倒抽了口氣。這個陣法會不會太複雜了!
  
  沒有時間讓我在這做無謂的哀嚎,得在僅剩的時間裡研究出陣法的結構,並複製出一張才行。(等會用掉兩張,我們還剩一張可以下課後慢慢謄畫)
  
  水陣法是最基礎的,光有水沒有空氣也無法呼吸,自然就有風,但是老師的陣法不只有這兩種,還有……
  
  死盯著符紙想解析出它,可是複雜的陣法畫在小小的符紙上,都快擠成一團了,加上原有的清涼罩即將失效,高溫的不適讓我開始心浮氣躁,心性不定,間接提高細分的難度。
  
  「格里西亞,用這個。」當我盯到眼睛快脫窗時,羅蘭遞了一個東西過來。
  
  咦!放大鏡。羅蘭,你變聰明了。接下放大鏡,放在符紙上,密密麻麻的線條剎那間變得清晰。
  
  「羅蘭,遮一下。」看到符紙上集中的亮點,趕緊叫羅蘭過來擋擋陽光,要不還沒研究出來,符紙便燒掉,損失可大。
  
  「剩下四分鐘。」老師輕快嗓音是邪惡的宣判。
  
  「我知道了!」大喊!
  
  接下羅蘭遞來的空白符紙和筆,耳邊聽著惡魔的倒數,畫符的動作是我有印象以來最快的一次。
  
  「一分鐘。」
  
  別催了啊!只差最後一筆了!線條頭尾相連,沒時間再重頭檢查一次,因為我感覺到鞋底有溶化的現象。賭了!
  
  抓著剛完成的符紙,輸入能量,啟動!
  
  「10、9、8……」
  
  熱氣迅速減弱,水氣明顯增加,以及……
  
  『格里西亞,風元素好像太活潑了。』
  
  不止!連水元素也太多了,多到……轉身,眼前的景象讓我們倒抽口氣!
  
  「靠!」海嘯來襲!
  
  下意識拔腿就跑,可是來不及了,瞬間我們被洪水吞噬,隨著水流的力道在洪水中打轉,沖向火山口……
  
  
  洪水來得快,去得也快,轉眼間昏暗的天色回到原本的艷陽高照,地面也恢復乾燥,完全看不見方才的洪水。
  
  涼亭上,藤原雪坐在屋簷上,面帶微笑的說:「孩子們,下課了,記得下星期早上要來上課啊。」
  
  「小雪啊,下來泡茶啦。」孟子攀在屋緣喊道。
  
  「好。」藤原雪應聲,向下一躍,和書靈們泡茶、下棋去。



===============================================================

抱歉,久等了!
冥禕送來第四回了。
差點又寫不完,冥禕筆下的小格,癈話好多喔!
都快整篇都是他的碎碎唸了。
還好劇情有照原訂的推進,否則冥禕得頭痛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