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Ⅱ第三章 書靈-5

   她接受學生在課堂上對她的指導提出質疑,也能容忍學習能力低落的學生(除了某些人),唯獨不能接受學生不安份上課,常常找藉口蹺課,甚至不願好好聽課,如果犯了她的忌諱,就要有心理準備接受老師的海量作業。
 
  因此,為了不給自己帶來困擾,在開課的第一天,學生們皆準時進到教室等候上課,除了……
 
  「費玆傑羅兄弟呢?」符咒學老師放下手中的點名版,瞧往教室的角落。符咒學是一門專業科目,分為初級、中級至高級,同時也是上下學期的課程,因此,凡是有修上學期的,自然也得修下學期,除非上學期被當掉。然而,縱使她對費玆傑羅兄弟有所不悅,但是為了袍級學生所制定的成積計算方式規則明擺在那,使得她也無法出自於私心將他們當掉,如今,下學期第一堂課,攸關此學期的成績計算說明,沒想到這對不盡責的學生再次蹺課了!
 
  視線與老師對上的雷瑟,感受到言語底下不悅的情緒,在心裡發出無聲的嘆息,緩緩地搖頭。
 
  見狀,老師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帶著笑意道:「第一堂就蹺課,很好,非常好!」
 
  看似臉上著微笑,可是台下的學校們莫不感到一陣寒意,老師口中的好字是活生生的威脅。
 
  「這學期的成績計算方式,出席率佔50%,剩下的才是考試與作業的成績。」此話一出,宛如在教室內投入炸彈,炸得學生們哀嚎聲四起,尤以袍級學生瞬間感受到極大的壓力。
 
  「老師……」舉手,迫切開口,尚未將話道盡,老師揚手制止學生們的發言,接著說。
 
  「要出任務的,讓公會開張公假單上來,如果是傷重,記得跟保健室討診斷證明申請病假,對了,保健室歸羅林斯.提爾管,只有他開的才算數,如果提出不出上述證明,一律視為蹺課。」
 
  規則說完,剎那間,教室裡的哀嚎聲變小,形成竊竊私語。
 
  「假單喔,還好能請假,只是公會那應該會嘮叨一下。」
 
  「嘮叨就嘮叨,總比被計蹺課好。」
 
  「呿!真麻煩,連出個任務都要遞公假單。」
 
  「不就是那對惡霸害的,我在學校唸第二年了,第一次遇到出任務還要遞假條。」
 
  「對啊!」
 
  細微、不明顯的竊竊私語,如放在原世界裡自然會聽不清楚,可現在地點是在守世界,且因應種族的先天條件,有些人的聽力就特好,便將那些話全聽進了,例如,號稱十二惡霸中喬葛。
 
  「靠,太陽他們在幹嘛?從昨天開始就不接電話,也不來上課,就算想蹺課也通知一聲,害得我們因為他們成為老師和同學們的眼中釘。」憤憤不平地抱怨,雖然喬葛希望能成為視線的集中者,但他想要的是女性同胞們的愛慕眼光,非現在這種帶著指責的目光。
 
  「審判,他們真的從昨天就斷絕連繫嗎?」艾爾梅瑞湊近雷瑟,低聲詢問,言談間帶著擔憂。這是自從他們相認以來,第一次這麼久沒有費玆傑羅兄弟倆任何一個人的消息。
 
  聞言,雷瑟的神色微沉,雖說根據亞戴爾探得的消息,格里西亞八成是在逃避昨天成為高中部唯二要做勞動服務的事情,這種成為全高中部活動中最大輸者,是萬萬不能接受的,可是為了這樣就不和他們聯絡!真的得開始思考下課後前往費玆傑羅家抓人的可能性。
 
  「不過就是輸了一場活動,有需要避不見面嗎?」
 
  「他那人好面子,連團體競賽都輸不起了,何況是個人賽活動。」
 
  「也是。」
 
  輕聲的討論持續傳出,讓面向黑板開始畫陣法的老師,動作頓住,身體微側,轉頭,銳利的目光飛射到聲音傳出的方向,瞬間,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教室內呈現寂靜,這才讓老師滿意的將身體轉正,繼續上課。
 
  「上學期是教基本陣型,這學期我們要來讓陣型加點變化,例如說因應不同的狀況,有時陣法趨動的時間不需要立即,需要往後推延,這時,陣法就該……」才說了沒幾句再次停滯,與稍早不同的是老師的視線卻是瞧往手腕上的水晶鍊,透明無暇的水晶閃爍出藍光,面容立即凝結,沒有遲疑,取出符紙,向半空中扔出。
 
  「封閉,隔!」
 
  沒有複雜、多餘的贅述,兩秒,符紙爆出柔和白光,畫出半圓,落回地面,轉眼間含學生與課桌椅在內,全數被結界包覆起來,當眾人的疑惑才冒出,龐大的洪水憑空灌進教室,結界外的物品被湍急的水颳起,隨著水流流動,沖出教室,不一會,洪水消退了,黑板、講桌、佈告欄等,舉凡結界外的東西皆被洪水帶走,面對這突發狀況,錯愕的眾人皆望向洪水侵襲過後,留下的東西——
 
  費玆傑羅兄弟!
 
  
  「咳……」該死!洪水的威力也太強憾了吧,居然讓我招架不住,只能隨著水流的方向,在洪水裡翻滾,無法穩住自己。還好沒有夾雜其他物品,否則有可能會被物品撞傷。
 
  「你們還好嗎?」
 
  「咳!我還以為死定了。」聽見詢問,直覺式回答。
 
  「放心,禍害不會早死的。」語言間盡是遺憾的語氣。
 
  可惡!你說誰是禍害?不是我要對號入座,而是那個聲音分明就是大地嘛!
 
  顧不得濕透的衣物,我從地板上跳起來,準備駁斥,即被眼前的景像嚇到了。
 
  阿!現在是什麼情況啊?怎麼會有一群人,站在最前面的人好面熟喔!『羅蘭,你知道她是誰嗎?一臉怒視的模式,好像我們是她的仇人呢。』
 
  『格里西亞,她是符咒學老師。』下午是符咒學課。』羅蘭他常跟我一起蹺……自動放假,可是基於認真的個性,對我們的課表記得一清二楚。
 
  符咒學!那眼前
 
  符咒學老師!那……現在……我快速掃過環境,這裡是教室?不像啊!牆壁空盪盪的,連個黑板都沒有,還有,眼前這些人……低頭瞧瞧自己,再望向羅蘭。
 
  洪水不只把我們的衣服打濕了,也讓我們的髮絲全黏在頭頂、臉上,模樣看起來就是很狼狽!
 
  這下臉丟大了!
 
  「老師,對不起,我們遲到了。」當在我在為自己的顏面哀悼時,羅蘭已經先開口向符咒學老師道歉了。
 
  也是,是該道歉的,瞧她那怒氣沖沖的模樣,為了我們的小命著想,道歉是最好的選擇。瞧,原本一臉恨不得毒打我們一頓的人,在用力發出嘆息後,臉上的表情平靜下來。
 
  老師撤掉結界,返回到原本該是講台的位子(會這麼說,是因為東西全部被水沖走了),只見她拍了牆面三下,空無一位的牆面浮現一面新的黑板,地板隆起高度,不一會,新的黑板,講台、講桌出現了,接著開口。
 
  「回座位坐好。」
 
  咦!不會吧,我和羅蘭還在滴水呢!這時身為老師的妳應該是讓我們回宿舍換制服吧。滿腹的哀怨,在見到羅蘭聽話的坐到位子上後,我也只能認命了。
 
  真噁心!制服全黏在皮膚上了,仔細一聞,好像還有海水的味道。陣法喚出的水是海水嗎?改天得研究看看。除了這些,更嘔的還有教室內同學們打量的目光。
 
  撇除掉別人的,大地、刃金,你們再繼續往我這兒看,我會讓你們再次體驗到光明神的仁慈。
 
  在黑板上畫好兩個陣法的老師,突然開口:「費玆傑羅兄弟,你們最好在下星期要上勞動服務課之前,去找柯伯.戴爾教授報到。」
 
  咦!驚訝的抬頭直視老師。為什麼我們還要去找另一名教授?「為什麼?」
 
  「戴爾教授是教授高級符咒學的教授,他可以教你們如何快速辨識繪製複合式符咒的結構。」
 
  複合試符咒?!是因為勞動服務課老師的關係嗎?我知道剛才的洪水是因為清涼罩仿製失敗造成的,但是它的結構我大致已經分解出來,只是剛才太趕,害我繪製失敗了,接著在上課前先準備好一疊,就不會再發生那樣的情況了。
 
  「你該不會在想不用那麼麻煩吧?」老師嘴角微揚,突然如此說道。
 
  咦!我的心思怎麼好猜嗎?連少見的符咒學教授都能看穿!那我該承認還是否認呢?沒有等我的回應,老師接著說。
 
  「第一次上課是清涼罩,下次上課她會拿新的符咒給你們,並且只給你們極短的時間讓你們繪製,至今還沒有學生能及時且準確完成繪製,為了不被你們失敗的符咒打斷課程進行以及危及同學們的生命,我會通知戴爾老師撥空額外教導你們如何快速辨識複合式符咒的結構。」
 
  冗長的說明,如同宣告死亡的喪鐘,敲得我無法回應。這……這算什麼?惡整學生嗎?這所學校裡有沒有正常一點的老師啊!還有,妳要我們額外加上課程是為了保障妳自己——
 
  『格里西亞,是同學們,以及審判他們。』
 
  聽見羅蘭那冷靜的聲音,立刻送了一記白眼給他。『羅蘭,他們有大地,比我們兩個安全多了。』而且就算沒有大地,我相信審判他們還是有辨法面對一切的,包含我們兩個失敗的陣法。
 
  呿!今天是衰神附身嗎?為什麼我要承認自己的失敗,最重要的是還在同學們的面前承認!瞧,不就有幾個人在聽完老師所說的後,在幸災樂禍了。
 
  「其他同學也別太高興。今天是因為事發突然,讓人來不及準備,下一次,再有類似狀況,你們得使用『符咒』護住自己,我不會出手幫忙,也禁止幫助其他人。」
 
  老師加重語氣的字眼,引起眾人的哀嚎與抗議,可是不得不否認,老師的作法讓我聽了很爽。在這種以整學生為樂的變態學院怎麼可能只有我們兄弟倆痛苦呢?有難當然是大家享了。
 
  「所以,這學期的課程進度重新調整,改從防禦性陣法學起,接下來的符咒學課,你們最好保持警戒的心。……在費玆傑羅兄弟出現之前。」
 
  在老師看似語重心長的叮嚀下,我敢用光明神的名義發誓,我看到老師那抹迅速隱去的奸笑。
 
  幹!這一切都是老師們的陰謀,就算不是事先串供、設計的,也是獲得所有老師們默許的整人遊戲。
 
  「上課了。」
 
  ……我想下課,一身濕真的很難受呢!
 
  『羅蘭,現在幾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