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Ⅱ第三章 書靈-7

   看著前方的景像,聆聽蟲鳴與小精靈們的合唱我們不由自主放緩步伐,每跨出一步,都留意著腳下,就怕踩到只在夜晚綻放的夜光鈴草,因為每串夜光鈴草裡都住著一位花精靈。
 
  「教授呢?」再次接近智慧之樹,扣除掉智慧之樹的形貌,我並沒有看到有能稱做教授的人。
 
  「沒看到。」
 
  聽見羅蘭的回答,我不用得往壞處想。難不成是我們遲倒,老師走了?瞧了眼時間,並沒有啊。我們應該是剛剛好,分秒不差,及時滑壘成功才對。為何就不見老師?還有怎麼沒有其他學生?
 
  「教授!戴爾教授,學生費玆傑羅兄弟來上課了?」輕聲喊道,或許可以把人喚出來。好吧,我異想天開了。
 
  「格里西亞。」羅蘭開口,並伸手指向智慧之樹的上方。
 
  一個紫色光球自智慧之樹的樹梢冒出,緩慢地飄落,光球中似乎有物體,隨著高度降低,我看清楚了,光球裡的是一本書。
 
  奇怪,找老師,怎麼是冒出一本書。
 
  疑惑剛冒出,紫色光球向外擴張,裡頭的書本形態亦開始伸長,沒幾秒的時間,一個人型佇立在我們的面前了。
 
  稀疏的毛髮下是滿臉皺紋,臉上掛著一只復古式的圓框眼鏡,佝僂著身軀得透過手上柺杖撐住,整個人單薄的像是會被風吹走了般。從他的出現過程到利用感知所探得,可以確定一件事……
 
  「書靈!」今天上半天都在書庫和書靈交戰,就某個角度而言,我們也對書靈也有初步認識了靈
 
  低頭與對方的視線對上,凹陷的眼眶裡是一對充滿瑞智的眼睛,。
 
  「戴爾教授?!」輕聲地試問,回應我的是一抹微笑,證實了我的猜測。書靈可以是學院認可的老師,還是教授級,真讓人驚訝!
 
  後膝突然一陣庝痛,在我還沒意識到沒什麼事情時,雙膝順勢彎曲跪了下去了。
 
  「遲到,加上不懂得敬老尊賢,讓老人家仰頭,對嗎?」
 
  微啞的嗓音吼出嚴厲的語氣,令人難以相信那是從一個單薄的身驅裡吼出來的。
 
  「還有你,回來!欺負老人家動作慢嗎?」冷著臉的教授將手中的拐杖往地上一磴,平整的草地隆起一大塊,順著坡度滾下來的是被藤蔓纏住的羅蘭。
 
  剎那間,不滿的情緒被撫平了,反應快,閃過教授的攻擊卻躲不過圖書館的圍捕,羅蘭這就是你扔下我自己閃躲的懲罰。
 
  「你有資格笑別人嗎?」
 
  伴隨嘲諷的是我的頭頂被拐杖連敲了兩下。
 
  ……沒資格。
 
  「上課了。別像上午一樣浪費一堆時間。」嚴厲的一句話不只宣佈課程開始,也表示白天我們的冏態眼前的教授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唉,丟臉啊!
 
  然而一句丟臉道不盡我們心中的苦澀,三個小時上下來,我終於明白所謂的快速辨認是怎麼回事了。
 
  根本就是國中的填鴨式教育!先認識五種基礎陣型,接就是描圖,每種陣型先描二十次,接著就是看閃圖,測試見到陣型時能不能在一秒內說出它的陣名,答錯或答不出來就再描二十次。依此反覆作答與練習。直到下課時,我的手幾乎可說是作廢了。這比練劍還痛苦!覺得奇怪嗎?一點都不,練劍時,手是動態,是全身在累,描陣則是右手曲住,僅手腕在動,下場就是手腕與手肘酸到痛了。更讓我絕望的是,教授最後交待的功課。
 
  「下次上課時,今天教的陣型各畫五十張交上來,沒交就不能下課。」
 
  沒交就不能下課?!……該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疑惑的視線剛飄向教授。
 
  「幾點畫完,才准走出圖書館,其他學生不能在圖書館過夜,你們兩個可以。」教授邊收東西邊說。
 
  我們兩個可以?!該不會是……瞧了眼手腕上的圖書館通行證。
 
  「你們得把它收好,如果有人要搶,即使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護好它。」慎重的叮囑讓我們下意識多瞧了手環兩眼。
 
  手環比命還重要?有沒有搞錯!
 
  「書庫裡絕大多數都是絕版書,不少都是有價無市,何況是已經成為書靈的書。」
 
  教授嚴肅的表情使人跟著重視。絕版書,我知道很貴重,有價無市也能理解,但又是書靈……
 
  看教授收完東西,化回書本再如同出現般,輕飄飄的消失在智慧之樹的光芒裡,歷史悠久的書,絕對理解書中意思的書靈,能說能動還能當起老師傳授書中涵意……
 
  我的光明神啊,通行證真的非常重要,我相信智慧之樹掌控的書裡一定含有所謂的禁忌之書,而這類的書一定都是被封印的,收在書庫裡,加上年代久遠,進化為書靈是再尋常不過的事。如果此類的書靈被壞人找到,搶走,屆時會演變出什麼樣的狀況就無人可預知的,難怪教授會再三叮嚀了。理解到這,一顆雀躍之心隨之亂跳了。
 
  「羅蘭,我們進書庫。」
 
  「蛤!」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把羅蘭嚇到錯愕,只能盯著我。
 
  「種族發展研究史的作業,你沒忘吧?」瞧他那一臉的傻樣,我好意提醒。
 
  「沒有。」
 
  「這份該死的作業從種族的起源、特色、能力、代表人物都要討論,最後再附上訪問資料。你真的想慢慢去找資料寫嗎?」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我知道他已經花了不少時間去找好不少資料,現在只差整理以及訪問了。
 
  沒等他回應,我接著說:「我們直接去找書靈,請他們教我們。」如同戴爾教授一樣,只要針對想知道的問題詢問,資料一定很快就收集完畢。
 
  羅蘭沉默了一會,緩緩開口:「很晚了,書庫的狀況不清楚。」
 
  「打鐵趁熱,再說你不想瞧瞧少了老師在旁的書庫長什麼樣子嗎?」還記得早上上課時,他們說因為書靈到處亂跑,把書庫弄亂,連帶智慧之樹跟著鬧脾氣,可是瞧戴爾教授的模樣,很冷靜、很明理,智慧之樹也沒有隨意亂給書。最有可能的是圖書館和老師在整我們。越想越有可能,夜闖書庫的想法更加堅定了。
 
  把想法完整說給羅蘭聽,見他沉思的模樣,相信他一定會同意我的看法。
 
  「好。」瞧,雙胞胎不是當假的,不只行動連給想法也都在我的掌控中。只是他的下一句話就超出我的想法了。
 
  「不跟審判說他們說嗎?」
 
  「不了。說了,他們也無法跟,只是圖增加他們的擔憂。」通行證只有我們有,再說讓審判知道了,他一定會不准,為了確保我的作業能如期繳交,夜探書庫勢在必行。
 
  搞定羅蘭,收好東西的我們再次走到進入書庫的入口,伸出手指啟動陣法,有別於日間的前往書庫通道出現了。


==============================================================


冥禕懺悔:

我拖、我拖、我拖拖~~~~~
一篇文拖超久!久到跟鍋牛的移動速度可比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