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 第一回 (原噗浪,第1~7回)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 第一回 (原噗浪,第1~7)


  寧靜的月夜裡,月色微暈,灑墜月光的池水微微蕩漾,替月生池灌注池水的河道以緩和速度注入池水,看似平靜,池面上卻出現點點閃爍,分散的閃點越來越多,也由稀疏變為密集,最後凝聚為一片並持續塑形,直到天色微亮,遠方的部落升起裊裊炊煙,三兩成全群的身影朝著池水走來……

  「葉月,池中央是不是有東西?」提著空瓶,準備提水的辛西亞注視池中的不名物體。

  停下動作,名為葉月的女子抬頭瞧去,確實如辛西亞所言,同時不大不小的聲音也引起陸續到來的人們注意。

  「那個形體……

  「人?!」

  「好一陣子沒看到了。」

  「嗯。」輕聲的嗓音,有著淡淡的哀傷。

  「……他是不是在往下沉?」仔細凝視,浮在水面上的體積較先前小了一點。

  「啊!該不會意識還沒清醒?」

  「遭了!得快把他拉上來,沉下去就真的得永遠沉睡了。」

  剎那間,喧囂聲取代寧靜,有人趕緊跑向碼頭跳上小船,使力划向池中,卻趕不及下沉的速度,情況緊迫,葉月準備跳下水池進行打撈,一抹身影由上向下俯衝,激起水花,揚起浪花,同時間,小船上、池岸邊的人,無不屏氣凝神,直盯著池水,直到龐然大物從池水裡衝出。

  歡聲雷動的鼓舞聲在日陽綻放光芒時響起,岸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大夥皆對剛救上岸的人好奇。

以輕盈的動作把人平放於地,觀察起這位陌生的小夥子。

  「他穿的是制服吧?」

  「Atlantis學園的高中制服。」

  「……高中生!好年輕。」

  「還是個孩子。」輕柔的嗓音落下,現場的討論也停止了。

  把人救上岸的查藍,不想受現場淡淡的哀傷氣氛影響,伸手輕拍青澀的臉龐。

  「孩子,醒醒!有聽到我的聲音嗎?」

  聲聲的呼喚,傳進金髮少年的耳中,緊閉的雙眼微微顫抖,清澈的藍眸從黑暗中甦醒了。


  「醒了、醒了!」

  「孩子,覺得怎麼?有那不舒服嗎?」

  見到逐漸清醒的少年,大夥緊張的詢問,要知道,眼前的孩子可是差點就永遠沉睡池底了。

  「安靜點,七嘴八舌的,要他聽誰的?」知曉眾人的擔憂,查藍出聲提醒,一雙黑眸緊盯著少年,因為少年迷惘的神色讓他也跟著擔憂。

  「孩子,聽得到我的聲音嗎?」查藍探問。

  少年眨眼,視線在眾人間移動,看似沉默又像是思索,靜待了好一會,久到眾人忍不住開始竊竊私語,他終於緩緩開口了。

  「請問,這是哪裡?」

  聽見這話,眾人懸吊的心擱回原位。

  查藍接著問:「孩子,你記得發生什麼事嗎?」讓他出現在月生池裡。

  面對詢問,少年眉頭深蹙,面色凝重,遲了一會抬頭。「我想不起來。」

  一句想不起來,眾人並不意外,可是當少年又吐出下幾句話,讓他們震驚的道不出來話。

  「你們是誰?我……我是誰?」

  「你……」查藍嗓音像是卡住了,中斷沒有後續。

  最先發現人的辛西亞蹲下,注視少年,「孩子,你試著再想想,看記得什麼,任何一件事都行。」

  少年整張臉糾結成一團,努力回想,發現自己的腦袋是一片空白,什麼都不記得,搖頭。

  他,全部忘光光了。

  全忘光了,連同自己的名字,這讓人訝異不已。

  「怎會這樣?」

  「對啊,這好像是第一起。」

  「因為他太小了吧。」

  「也對!外面是怎麼了?選這麼小的孩子。」

  你一言我一句,討論熱絡的情況傾向失控,查藍回頭,討論聲消失在他的注視裡。

  把少年扶起,提議進屋,找件衣服讓他換上,免得因此受到風寒了。於是在眾人的擁簇下,集體往最近的房子移動。

  問了幾戶,找了許久才找到適合的衣服給少年替換。

  在替自己打理時,少年留意起周遭狀況,外頭是寬廣,遼闊的,看似村落卻沒有認知裡該有的圍籬等防護設施存在,此處到處充滿樸質的氛圍,然而在如此和諧、溫馨的氛圍裡,他卻感到尷尬,就好像在一堆圓形物體裡丟進一塊三角形。

  搖搖頭,想把奇怪的想法甩出腦海,看向鏡子確認衣服有沒有穿好。(從裡到外多達八、九件的配件,讓他研究許久)鏡中的身影映入眼中……

  及腰的金髮,藍眼,俊逸的臉龐裡帶點未褪盡的青澀,直覺的喃喃自語。

  「格里西亞。」

  「格里西亞。」聽見少年的自言自語,查藍瞧了瞧他再撇向鏡影,「還好你沒真的忘光,看到影像還想的起來。」

  少年,格里西亞微蹙眉正視鏡子,注視影像好一會後,改瞧向查藍,滿腹的疑惑不知從和何問起。

  看穿格里西亞的表情,查藍語帶輕鬆的說:「孩子,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但是再多的問題都沒填飽肚子來的重要,吃完早餐再說。」

  不給予反應的機會,查藍便將格里西亞帶往屋外,外頭的空地上,排放好兩排桌椅,每排約有二十個位子,村人們正忙著從屋裡拿出食物擺於桌上。

  不一會食物全上了桌,村人們坐定位,格里西亞也在查藍的帶領下,坐下。

  「好了,都到齊了吧?」

  聽見查藍的詢問,眾人確認左右,陸續點頭,在經過簡單的感謝後,開動,然而……

  「怎麼不吃?」

  餐盤上的全麥麵包、水果、牛奶,格里西亞連碰都沒有,這讓想替他補充牛奶的人訝異。

  格里西亞打量著桌上的食物以及邊吃邊聊的眾人,因為方才的詢問,全停止動作注視著他。怔了怔,伸手拿起麵包撕開一小角,緩慢吃起。

  看狀,眾人延續原本的動作,繼續邊吃邊聊。

  不再受到眾人的關注,少掉壓力的格里西亞手上動作略頓,不動聲色的環視周遭。

  寬闊的草原,望眼望去,北方的天際是烏雲密佈,雲層厚實到讓光線無法穿透,雲層底下的區域是漆黑,唯一的光源是打落地面的閃電,就好像這邊是白畫,那邊是黑夜。再將視線拉近,構造簡單的木造屋分散在四周,有獨幢也有二、三幢相連在一起的,不論怎麼蓋,都保持在不會太遠但又能保有隱私的距離。

  確認完環境,再瞧瞧眼前到的人們,人數不多,皆是青壯年,可是他們的身上卻散發寧靜的氛圍,原則上這氣息較易出現在中老年人的身上,因為他們見識廣,歷練也多了,性子不再毛躁,沉穩許多。

  最後是桌上的食物,格里西亞不認為自己是對食物講究、挑剔的人,眼前的食物卻讓他覺得單調,少了些什麼。

  「孩子,吃飽一點,不然你會撐不到晚餐的。」盤子裡的食物還有一半,滿滿一匙的薯泥被擱進盤子裡。

  看著餐盤,格里西亞愣了愣,腦海裡迅速閃過一個想法,早餐就暴飲暴食,好嗎?

  沒問出口,當然也沒有人回答他,只是默默的吃著盤中的食物,直到所有人都吃完,撤桌。


  用完餐的村人,對格里西亞不再抱持高度好奇心,回到平日的生活模式,散開做事去,留下一臉淡定的格里西亞。

  「那孩子還真冷靜。」靠著窗檯,辛西亞望著格里西亞說。

  「他是故作鎮定。」查藍說道。

  「你怎麼知道?」辛西亞回頭望著正在清點物品數量的查藍。

  查藍停下動作,抬頭。「妳沒注意到他那欲言又止的模樣嗎?滿腹的疑惑卻不知道要如何問起。」

  聞言,辛西亞將視線移往窗外,仔細觀察,的確如此。「呵,果然還是個孩子。」

  「好了,把這些搬上貨車,該出發了。」查藍左右手各抓起一個布袋,準備走出屋子。

  「等等,牛奶壺是我拿喔?」辛西亞看著擱在桌上的四只牛奶壺,驚呼。她無法一次全拿啊。

  查藍嘴角微揚對著屋外揚聲:「格里西亞,幫忙一下好嗎?」

  沒得到反應,再喊了一次,格里西亞這才反應過來,提腳移動。

  格里西亞站在門外向屋內探去,瞧見辛西亞指向牛奶壺,即知曉要做什麼了,抱起兩只牛奶壺,隨著兩人走向屋子的左側,把東西全放在推車上。

  「陪我們去送東西吧。」查藍說道。

  格里西亞有些為難,因為他對目前的狀況感到困惑,卻沒有人要告訴他。

  「你的困惑,我等會邊走邊告訴你,而且你也得認識一下這裡。」

  不給格里西亞思考的時間,查藍握住手把,無視推車的尺寸輕鬆地推動放滿東西的推車。

  辛西亞牽起格里西亞,快步追上去。

  沿著黃土路走出村子,喀拉喀拉的聲音隨著木輪的轉動不時傳來,方才查藍道出的第一句就已經讓格里西亞呆愣住了。

  安息之地!

  雖然他遺忘很多事物,可是基本的生活知識與認知依然有的。環顧四周,藍天白雲、寬廣的草原、悠閒的步調,怎會是安息之地?

  格里西亞眉宇緊蹙,臉色即為難看,思考許久,他瞅著身旁的兩人,疑惑的發問:「這裡是安息之地?」眼神裡充滿聽到否定的答案,然而……

   
辛西亞以緩慢動作點頭了。

  「我死了。」自言自語似的說著,格里西亞低頭注視雙掌,張握,真實的觸感讓他很難相信自己所聽見的。

  辛西亞出聲:「還沒。」

  聽到自己期望聽到的,格里西亞驚訝的心情剛鬆懈,隨即就被查藍的話搞混了。

  「這裡確實是你知道的安息之地。」

  「那……」格里西亞不解了。

  「村裡的池子叫月生池,在遠方的另一頭是日落池,兩者的差別在於一者是生,另一者是死。月『生』池如其名,代表的是生,從月生池來到這裡的人並未死亡,只是進入永遠的沉睡,直到生命盡頭。」

  聽到查藍所說,格里西亞更加困惑了,「永遠的沉睡?」他不懂。

  查藍發出輕嘆,開口做進一步說明。

  封印結界的人柱,雖說很殘忍,但是有時大型的封印結界為了能長久運作就會採用活人取代水晶做為運作媒介。然而,為了能長久運作,只有擁有接近永恆生命的精靈最適合成為人柱。

  「……所以我沉睡在封印結界裡?」在喀拉喀拉聲的環境下,格里西亞消化完查藍所說的,凝視對方道出他的理解。

  「對,雖然找生命越長的人更適合,但不曾找像你這麼小的孩子來當人柱,我們不知道守護者是怎樣想的,但已經在這裡的你只能接受,並用另一種形式存在,執行我們的任務。」

  「執行任務?」格里西亞還來不及感傷自己的遭遇,注意力就被轉移走了。

  辛西亞伸手攬住格里西亞的肩膀,用空下來的另一隻手指向前方,被黑暗壟罩的方向。


  一塊土地兩個世界!明明是同一片土地,隨著前進,天色越來越暗,溫度也越來越低,空氣中瀰漫壓抑的氣息,伴隨偶爾出現的閃電是震撼的雷聲。

  一道雷聲響起,格里西亞身體微頓,雙眼正視前方。

  「別怕,沒事的。」辛西亞握住格里西亞,給與安撫。

  「別被牠們撼住,你要穩住自己的心智才能反壓制牠們。」查藍推著推車邊走邊叮囑

  「牠們?」格里西亞瞅向查藍。

  辛西亞堅定的說:「對。我們成為人柱的主因。」

  格里西亞蹙眉思索兩人的話,隨著行走與距離拉近,黑暗底下的世界映入眼前。

  深不見底的懸崖,颳起寒風,即使穿著層層包裹的服飾,依舊抵擋不住刺骨的寒意,寒風中隱約帶著低沉的哀嚎。

  「小心一點,別靠太近,跌下去可是到另一個世界了。」低沉嗓音的主人是與普遍精靈相比較為壯碩的男性精靈。

  陌生的聲音讓格里西亞轉身,再次訝異眼前的狀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