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 第三回 (原噗浪,第10回)

   適應了最初的白光,守護隊隊長科爾發現曝露在白光下的異界生物們動作變得緩慢,甚至出現痛苦的模樣,難得的機會,不趁此時發動反擊更待何時,握在手掌的大槌,隨著轉動的圈數,越來越大,最後比他自己整整大上一倍!
 
  「大夥,反擊時刻到了。動作快,時間不等人的。」
 
  放聲大吼,巨大槌子看似輕如氣球,兩手一握,揚臂,對準一隻異界生物,奮力擊出!
 
  好像在投擲保齡球,槌子撞上異界生物,異界生物又撞倒第二隻……一隻撞倒一隻,最後也是最靠近懸崖的幾隻順勢被撞下去,跌回屬於牠們的世界。
 
  或許是受到士氣上昇的影響,剎那間大規模的各系術法紛紛施展開來,厚如長城的冰牆檔住異界生物們前進的道路,結冰的地面也使牠們敏捷的身手派不上用場,配合上颶風,龐大的身軀像是輕盈的物品被吹向懸崖,只需要守護者們使力一推,不論生物有沒有滑倒在地,無一倖免。
 
  在有利的條件下,配合眾人的齊心合作,龐大數量的異界生物都被清回另一個世界,通道暫時回到封閉狀況。
  喘著氣,或蹲、或坐、或躺,雖然累,但打贏的心情是興奮,是難以言喻的。待眾人稍為平撫情緒後,伯恩找起那抹身影。
 
  「格里西亞!」找到懸崖邊的人,伯恩開心之餘更多的是疑惑,因為讓戰鬥如此順利結束的原因,正是接連出現如陽光般使人感到溫暖的白光占了絕大因素,而這些全跟格里西亞手上的長劍有關。
 
  「格里西亞,那是……」伯恩雖然嘴上喊著格里西亞,視線卻盯著在他身旁那抹半透明的身影,從格里西亞的身後環抱住他的肩頸,興奮的心情全流露在臉上。
 
  聽到喚聲,死命想擺脫莎琳娜糾纏的羅蘭,回神,看向伯恩與逐漸聚集過來的人們,正要開口,另一頭有人搶先開口。
 
  「格里西亞,不是叫你待在村子裡嗎?」收起大槌,氣憤的科爾踩著重重的步伐飛奔過來,外放的氣勢駭得眾人讓出道路。來到羅蘭的面前,無視莎琳娜,大掌抓住他的雙肩,怒吼:「你這孩子怎會如此不聽話!有責任感很好,但是無視自己生命安全的就是不負責任,有沒有想過,如果你出事了,我們這些大人會如何擔心與自責嗎?」
 
  沒有斟酌的力道,抓痛羅蘭的雙肩,也搖得他頭昏了,還沒來得及制止,莎琳娜火大地開罵。
 
  「喂!你這個野蠻人!快放開我的羅蘭。」
 
  尾音一落,還沒收起的魔獄神劍從劍尖射出光球,小小的光球威力不小,擊中科爾的腹部,毫無防備的他被擊退數步,站穩腳步,抬頭注視被他忽略的人影。
 
  「你……幻武精靈?」科爾凝視,以不確定的語氣道出疑惑。
 
  繞到羅蘭的身前,莎琳娜發覺自己的高度不夠,向上飄了些,直到能俯視科爾後才停止上飄,雙手插腰,高傲的說:「怎樣,不行嗎?」
 
  沒有先前的怒氣與擔憂,科爾用疑惑的眼神打量起眼前的莎琳娜,「…很特別……這裡沒有人帶著幻武精靈來。要進行封印之前,大家都會把自己的幻武大豆取出,讓幻武大豆能重新和其他人簽訂契約。」更別提眼前的她就像個急欲保護自己孩子的母親。
 
  聽見這話,莎琳娜翻白眼,沒好氣的說:「前提是要自願的,我家羅蘭是被抓的,我當然是跟在他的身邊。」
 
  此話一出,原本就關注在他們身上的視線瞪的更大了。
 
  自願、羅蘭、被抓!好驚人的字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羅蘭……」莫非訝異的瞅著羅蘭。然而,科爾在意的卻是另一個吸引他的單字。
 
  「被抓?!」瞇眼,神色沉下,科爾嗓音跟著凝重。
 
  提起這事,莎琳娜一臉氣憤的說:「對。你們那個守墓人不顧別人的意願,逕自相中目標,就用綁架的方式把人綁去當基石,我家羅蘭為了救他的手足,跌入陷阱,成為基石。」
 
  「手足?格里西亞?」莫菲輕聲試問。
 
  羅蘭點點頭,「格里西亞,我的兄長。」
 
  「對,就是那個白癡,有肢體障礙的傢伙!劍術不行,一旦失去術法,就跟個廢物沒什麼兩樣。」莎琳娜,咬牙切齒的說。
 
  「他沒那麼糟。」聽見批評聲,羅蘭下意識否決。
 
  然而,莎琳娜卻是撇嘴,諷刺,「連逃跑都跑輸人,連累你犧牲自己,他還  不糟嗎?」
 
  瞬間,羅蘭沉默了,可是莎琳娜還沒把情緒發洩完畢,繼續說:「還有你,我喊你了好久卻都不理我,如果不是遇到危險,是不打算回應我了嗎?你不知道我會擔心嗎?還有你的朋友們!」說到最後,莎琳娜掄起粉拳狂打起羅蘭。
 
  感受到莎琳娜的憂心,羅蘭低聲地說出道歉。
 
  「對不起,我失去記憶,忘記自己為何出現在這,也忘記自己是誰。」
 
  聽見道歉聲,莎琳娜在臉上抹了兩下,狀似擦去眼淚,接著說:「那你又怎會聽到我的聲音?」待在不同的空間裡,她不知道自己喊了多久,喊道喉嚨沙啞,腦力都快耗盡了,終於得到回應。
 
  羅蘭偏頭,想了好一會,慢條斯理的說:「剛才,隨著閃電落下,腦海裡就不斷有片段畫面閃過,那時我只在意守護隊與異界生物便忽略了,直到後來妳的聲音和畫面傳進來。我不曉得今天和昨天、前天的差異,但畫面是稍早開始閃過。」試著從先前被忽略的狀況裡整理出來,思索中的視線緩緩瞧向莎琳娜,「……或許要再往前推到今天早上吧?」誠實道出自己的感覺。
 
  一路聽下來,再與早上與方才的狀況做連結,守護隊裡有人如此反應。「外面有發生什麼事嗎?」會如此問,是因為今天的通道非常不穩定,不穩定的情況快直逼因為少了一名人柱使封印產生缺口的狀況了。
 
  此話一出,點醒眾人,如那人所說,今天的封印確實非常不穩定。剎那間,眾人的視線全移往莎琳娜。
 
  猛被一瞧,氣勢張揚的她頓時縮了起來,尷尬的視線向左右張望。
 
  「莎琳娜。」同樣也意識到的羅蘭,好奇的輕喊一聲,一個念頭瞬間閃過腦海,「難不成是老爹還是格里西亞他們……!」
 
  莎琳娜嘆氣,視線不再飄移,直視羅蘭,「蕯恩說,格里西亞病倒了,尼奧很生氣,一找到你就拿起小太陽神劍要破壞封印把你救出來。」
 
  「破壞封印!這萬萬不可。」有人驚呼。
 
  「有何不可!要知道,羅蘭是被抓的,他不是自願。」雙眼一瞪,怒吼,吼得守護隊裡有些人退回人群裡。
 
  科爾頭微低,輕聲低喃:「對不起,這確實和最初的規劃不同,我們也不知道現代的守墓人怎麼了?」
 
  「老爹他……氣瘋了吧?」羅蘭低聲說著。
 
  「何止,蕯恩說他根本是崩潰了。一堆人死命攔住他,才沒讓他破壞成功。」莎琳娜轉述從小太陽神劍那得到的消息,「尼奧要你等著,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把你救,絕不會讓你陷入永遠的沉睡。」堅定的語氣,表達出這不只是尼奧,也是她的信念。
 
  「妳……他們怎麼知道成為人柱,也是就你們口中的基石的人沒有死?」科爾不解,因為就外在的人來看,成為人柱與死亡是劃上等號的,最初他們也是如此認為,是後來透過與其他人交流後才知曉。
 
  「因為格里西亞還活著。」莎琳娜應道。
 
  「因為格里西亞還活著?」一堆問號不約而同冒出。
 
  「我們是共生的雙生子。他生,我生;我亡,他亡。」羅蘭緩緩道出倆人無法切割的生命連繫,看似兩個個體實為一體。
 
  「共生?非常罕見。羅蘭,你是叫羅蘭吧?」訝異所聞,見到羅蘭點頭,確定名字後,伯恩接續問:「你是哪一族的?雖說大夥都是混血精靈,但還是會做表面上的分類。」
 
  「我不知道,老爹沒有說,我們便沒有問。」
 
  「那你的全名呢?」有人提問,名字不只是稱呼,也能從全名裡推敲出族群。
 
  羅蘭想了一下,開口:「羅蘭.繆爾.費玆傑羅。……費玆傑羅好像是縮寫?」細細的說著,言語間是迷惘、是不確定。然而當他那輕如自言自語的嗓音落下,離他最近的科爾狠狠地倒抽了口氣。
 
  「費玆傑羅,費伊.玆.傑佛瑞.羅奈爾!這玩笑開大了……」科爾愕然的自語自語,瞪著羅蘭的臉,恍惚中與另一張臉重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