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 第四回 (原噗浪,第11~14回)

   接受到訊息的羅蘭不為所動的坐在書桌前繼續寫功課。
 
  『羅蘭,我快死了!』得不到回應的格里西亞不甘心被無視,用更大的音量吼著。
 
  猛然被高分貝音量攻擊,羅蘭持筆的手一震,無奈的轉身,望向在他床上翻滾的人。
 
  「不會有人因為3天沒吃糖就死的。」羅蘭冷靜的說。
 
  「有。血糖太低會引起身體不適,進而導致各式意外發生,你不知道很多時候,病人都不是死於疾病本身,而是因疾病而引發的副作用嗎?」聽到羅蘭的回答,格里西亞直覺做出駁斥。
 
  面對此番言論,羅蘭沉默了一會,悠悠地道:「精神很好嘛。」
 
  「羅蘭!」格里西亞再次出聲。
 
  輕嘆口氣,羅蘭接著開口:「你想做什麼?」
 
  聽到羅蘭的詢問,格里西亞撐起身體,一臉期待的說:「吃點心。」
 
  「沒錢。」果斷的回答只為了提醒某人他們的現狀。
 
  頓時,格里西亞的表情迅速沉下,哀怨地說:「為什麼我們會變得這麼窮?」
 
  對此,羅蘭沒有回應,只是欲言又止的盯著格里西亞。
 
  「唉……真希望現在是在學院,想吃甜點跟寒冰拿就好。為什麼我們要傻傻的待在家裡?」格里西亞繼續哀怨起自己的慘況。
 
  「因為你花費過度被老爹處罰在家反省。」羅蘭冷靜平穩的直述出原該住校的他們為何會待在家中,非宿舍的原因了。
 
  聽見這話,格里西亞不由得嘴角抽動了一下,把臉重新埋進棉被裡。
 
  提起這事,格里西亞懊悔的只想把自己埋了!向來號稱聰明無比,只有他整人,沒人整他的格里西亞狠狠的被人詐騙了!騙得全身家當盡失,也成為眾人的笑柄。如今回想起來,他都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麼了?為何會言聽計從,像個傻瓜呢?也因為發生這等大事,尼奧氣到臉全黑了,把他們抓回家監督,勒令在家思過,並做財務控管,因此才會發生身無分文的囧境。
 
  「格里西亞,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何會被騙?」提起這事,羅蘭控制不了自己的困惑,再次詢問。
 
  「……我也想知道……」
 
  悶悶不樂的語氣幽幽傳進羅蘭的腦海,凝視那將自己埋在被子裡的身影,轉身重新在書桌前坐好,拾起筆預備繼續寫作業。「以後離鼠精族商人遠一點吧。」
 
  「……嗯。」
 
  就當買一次經驗,記取教訓吧。而臥房從吵鬧走向靜悄悄。
 
  「嗶-嗶!」輕快兩聲在屋內響起。
 
  「信件!會是寒冰送點心嗎?」確認聲音是家庭用傳物陣法的提醒聲,原本懶洋洋的格里西亞迅速爬起,跳下床跑往樓下。
 
  見狀,羅蘭搖頭,緩慢跟著下樓。
 
  「是寒冰送點心來嗎?」雖然羅蘭如此問,但他不認為會是點心。如果寒冰要送,一定會先通知。
 
  「不是,是公會的任務派送通知。」格里西亞拿著剛送達的任務單說道。
 
  「任務派送單?」羅蘭略為訝異。
 
  「嗯,給老爹的,很奇怪,這任務的層級不高,但酬勞不算低。」沒有意識擅自拆閱尼奧私人信件的行為,格里西亞只留意到任務中的不合理之處。
 
  「辛坪林草原,我記得那是很漂亮的草原。」格里西亞回憶起許久以前的記憶。
 
  「是啊!那邊很適合露營。」羅蘭也記起孩童時的歡樂時光。
 
  「啊,這任務很簡單,只是得多點耐心。」仔細看完四、五頁的任務說明後,格里西亞明白了。
 
  「耐心?!」
 
  「嗯,因為這是找藥材的任務,想在廣闊的草原找一株草,沒耐性還不行呢。」格里西亞直盯著任務說明。
 
  「老爹沒耐性。」羅蘭緩緩說著,倏然他凝視格里西亞,謹慎地問:「你想做什麼?」
 
  隨著詢問,格里西亞漾起笑容,親切的說:「老爹沒有,但我們有。」
 
  羅蘭原本還稱得上平靜的表情瞬間僵住了。
 
  「羅蘭,收拾東西,我們接任務,賺零用錢。」格里西亞歡樂宣布出他的打算,至於在家反省一事,暫時遺忘吧,反正尼奧出任務去,短時間內不會回來呢。
 
 
【吾命+特傳】異界獨立小短文第13
 
  帶上基本裝備與任務派單,沒有通知任何人雙胞胎即出發了,因為任務層級的關係,連巡司都不用派。
 
  傳送陣運轉好一會,待停止時,映入眼簾的是廣闊,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如記憶中的景象,綠意盎然的草原裡散佈著小花朵,紅黃白紫,一層一層,隨著微風的吹拂,夾在綠草中的小花群搖曳著,見到此景,兩人久久無法言語,恍惚中似乎瞧見四個身影在不遠處的前方奔跑,嬉笑。
 
  「好久沒來了。」
 
  「嗯。」
 
  「以前常來玩。改天我們再來露營吧。」
 
  「好。」
 
  回憶完畢,就是工作了。
 
  「那草有什麼特徵?」
 
  「四片葉子。」將任務單中說明說出,格里西亞皺眉。
 
  「四片葉子,幸運草?」羅蘭的腦海立即浮現固有印象,彎腰,瞧著腳邊的小草。
 
  三片葉子、五片葉子的小草不少,就是沒看到擁有四片葉子的植物。
 
  「希望能找到。」說畢,格里西亞不自覺發出嘆息。
 
  聽見那若有若無的嘆息,羅蘭偷覷一眼後亦發出無聲的嘆息,跨出步伐,走向較遠的一方蹲下,開始尋找任務目標,擁有四片葉子的紫紋草。
 
  這一蹲,可把雙胞胎折騰了一翻。低頭、屈膝行走,若是短短的幾分鐘,並不覺得苦,只是枯燥了點,但當時間是拉長到兩到三小時間,饒是羅蘭,也找到眼睛花了。
 
  幾乎是分毫不差,位於一東一西的兩人同時站起伸展身體。
 
  『羅蘭,有找到嗎?』
 
  『格里西亞,沒有。』羅蘭直覺回答,同時將視線向遠方,環視。
 
  『天啊,我把任務想的太簡單了。』格里西亞直接在草地上躺下去,不想動了。
 
  羅蘭沉默了好一會,此時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是持續環視,突然……
 
  『格里西亞,那邊有亮點。』羅蘭注視著東北方,疑惑的說。
 
  『在哪?』格里西亞連忙坐起來,順著羅蘭所指的方向望去,『沒有啊!』
 
  『你沒看見?』羅蘭訝異。
 
  『等等。』格里西亞想起任務單上的特別註明,集中精神,放出感知!果然在羅蘭所指的方向有著一抹與周遭相異的能量。
 
  「去看看。」任務單上有提到只有擁有特定能力的人才能查覺,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將這無聊的任務派給尼奧。而他們是尼奧的孩子,加減也有遺傳到那股能力,故他們才能找到那株特別的藥草。
 
  帶著如此信念的格里西亞率先走向遠方的亮點,隨著距離越來越近,他的眉頭逐漸蹙起。
 
  「奇怪,怎麼沒看到了?」格里西亞呢喃,同時身體也漸曲,撥弄起茂盛的草地。
 
  「有了。」一株頂尖長著四片葉子的小草,被眾多的小草簇擁其中,看見它,格里西亞終於揚起笑容,伸手抓住莖幹,使力!
 
  佇立在身旁的羅蘭,神色一凜,猛然抓住格里西亞的手臂, 腰部一扭,手臂使力一甩,把人甩飛出去,同時以格里西亞所站的位子為中心,光亮驟起,陣法啟動。
 
  被甩出去的格里西亞也察覺到異狀了,身體的反應就是沒羅蘭的迅速,只能控制自己不在著地跌倒,本能反應衝上前想反拉羅蘭,然而,陣法的啟動,產生隔絕作用,衝上去的格里西亞受到反衝擊力,彈飛了六、七公尺遠,昏死過去了。
 
 
【吾命+特傳】異界獨立小短文第14
 
  推開厚實的大門,踩上玄關,將鑰匙扔進小竹籃裡,脫鞋,換上室內鞋,走進客廳,過於寧靜的氣氛讓尼奧不由得眉宇蹙起,困惑地揚聲。
 
  「格里西亞,羅蘭!」等了一會,迴盪在屋裡的只有自己的聲音,沒有以往隨著他的回家會有的吵雜或喧囂聲。
 
  「跑出去了。長大了,膽子也跟著變大了。」尼奧冷哼了兩聲,繼續揚聲:『他們什麼出去的?去哪了?』因應詢問的對話換成是家中的小精靈,使用的語言也變了。
 
  『近中午,約11點時拿著任務單出去了。』小精靈輕柔,若隱若現的嗓音在空氣中飄著。
 
  『任務單?』尼奧那張好看的臉凝結了,無袍級雖然可以接任務,卻是需當事人前往公會尋找任務,登記,確認資格符合後才由公會現場發出任務單,因此依雙胞胎的狀況,不可能待在家中能接到任務單,況且現在又是非常時刻。
 
  面對尼奧的疑惑,小精靈無法回答,只是傳遞出他們是帶著由公會發出的任務單出門的。
 
  問不到詳細狀況,尼奧取出手機撥出,等了一會,電話的那頭遲遲等不到接通,掛斷再改撥另一個號碼,卻在家裡聽見熟悉的鈴聲,剎那間臉部神色沉下了。不假思索,立刻撥起另一組號碼。
 
  「塞維斯,立刻查今天是誰發任務給我,還有任務內容與地點。」
 
  嚴厲的指示讓電話那頭的人沒有詢問原因,立刻遵循指示照辦,在等待的過程中,尼奧又試著撥格里西亞的手機,然而依舊是沒有人接,直到塞維斯來電。
 
  「尼奧,今天沒有人派任務給你。」塞維斯困惑的聲音從話筒裡傳出,「怎麼了?」
 
  「那兩隻小鬼拿著任務單出門了。」消息是家中的小精靈轉出,而會傳送到家裡的任務單一定是分派給尼奧的,所以尼奧才會要塞維斯追查分派給他的任務。
 
  聞言,塞維斯沉默了,再開口時,語調也跟著低沉許多。「我立刻查,你也跟雷瑟他們確認。」格里西亞習慣群毆,因為這樣他可以很悠閒的待在後方喝茶吃點心,不用衝鋒陷陣,就連接任務也是如此,或許雷瑟等人會有雙胞胎的下落。
 
  尼奧應了一聲,之後就是一連串的煎熬,連問了數人,都沒有雙胞胎的下落。而格里西亞的電話依舊是無人接聽狀態,心中的焦慮感不斷累積,終於——
 
  揚手使用一揮,桌面上的茶具組全掃落,摔成數不盡的碎片。
 
  「尼奧!」推開大門,夏佐出聲喊道。
 
  頭微偏,尼奧的雙眼投射出銳利的眼光直視夏佐。「我不聽沒用的消息。」低沉嗓音的背後下是憤怒的情緒。
 
  「伊爾透過手機訊號查到格里西亞的手機位置。」夏佐將剛到手的訊息說出,同時手上的傳送符已經準備就緒。
 
  二話不說,尼奧三步併為一步,趕到夏佐的身旁,傳送陣隨之啟動,趕過去。
 
  傳送陣一停,沒留意周遭的環境,尼奧急忙環視,只想儘快發現下落不明的倆人。
 
  「格里西亞,羅蘭!」扯開喉嚨大喊,空曠的環境讓喊出的聲音變得微弱,飄渺。面對這種狀況,尼奧冷靜下來,閉上雙眼,舉起雙手放在雙耳旁,聆聽來自大自然的聲音。
 
  見狀,夏佐停止動作,連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就怕會干擾了尼奧。
 
  猛然尼奧張眼,大步跨出,急奔,不一會就發現倒臥在花叢中裡的格里西亞了。
 
  在看不出有外傷的狀況下,尼奧沒有立即將人扶起,而是試喚了兩聲,卻得不到半點反應。
 
  「沒有發現羅蘭。」追在尼奧之後的夏佐,迅速在附近轉了一圈,臉色凝重的道出。
 
  乍聞,尼奧雙眉一皺,視線移回到格里西亞身上,隨即,「幫我送格里西亞回去治療,還有要塞維斯和伊爾查清楚,我要知道是誰在設計他們以及原因。」沒有起伏的音調讓人感受到寒冷,踩在腳下的綠地結起一層霜。
 
  夏佐瞄了一眼地上的白霜,往格里西亞的身旁一站,張手,「我把格里西亞送回醫療班交給提爾或艾維西斯後會立刻回來幫忙找,別一怒之下就把這剷平了,剷平了,我們可能會失去線索,增加尋找羅蘭的困難度。」
 
  嚴肅的叮嚀點醒了尼奧,強迫自己恢復冷靜,點頭,表示自己了解了,待夏佐帶著格里西亞離去後,他重新搜索現場,不願錯過任何蛛絲馬跡,因為格里西亞沒死,羅蘭就沒有生命危險的危機,只要維持正常的步調,就一定能找到羅蘭的,屆時再來清算不聽話的帳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