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 第五回 (原噗浪,第15回)

   每件任務都有專屬的檔案夾,派案員需根據檔案內容,如申請人、任務內容、目前既知所有訊息、任務層級劃分等資料,做袍級人員的評估,列出建議人選後,再向上送件,由上層人員決定任務執行者,簽核,下傳給核發員,核發員憑著簽文申請空白的任務單,填上任務說明,蓋章,送出。
 
  因此,全程至少經過三名公會人員才能發出任務單,奇怪的是,公會內容卻沒有該項任務的任何檔案,也沒有人承認曾經經手此任務。對此,尼奧在公會內大發怒火。
 
  「沒有紀錄!那這張任務單怎麼來的?」尼奧將任務單往桌上擲出,不冷不熱的嗓音在辦公室響起。
 
  面對質詢,辦公室內的成員,無人敢回答,如果可以,他們想立刻消失。
 
  「說話啊!」得不到回答,尼奧的大掌揚起,往桌上一拍,瞬間穩固的桌子垮了,四周也跟著傳來抽氣聲。
 
  見狀,此時值班的組長伊東奎苦著一臉,小心翼翼的說:「會不會那張任務是遺失品被有心人撿到後,盜用?」
 
  此話一出,另一位組長米拉當下翻白眼,恨不得拿把槌子狂敲伊東奎的腦袋,看看能不能把他敲正常一點。
 
  尼奧瞇起雙眼,嗓音從牙縫中擠出。「遺失?盜用?!請問上頭的公會章怎麼來的?」
 
  禮貌性的說法卻讓人從腳底發麻到頭皮,伊東奎的視線飄向佇立在尼奧左後方的夏卡斯佐身上,流露出求救的訊息。然而滿心期待的求助對象卻是嚴肅地回視他,顯然也是在等待他的回答。正當他不知所措時,凝重的氣氛被人打破了。
 
  伊爾抱著厚重記錄冊,又紅又腫的雙眼以及淩亂的藍髮,依舊不減帥氣,搔頭,「我連看了三天的影像記錄,並比對任務派單記錄冊,沒有發現異狀,申請領單的人與領取數量皆和記錄冊符合,而且也讓他們清點空白任務單的庫存數量,沒有短缺!」
 
  「沒有短缺?」聽到伊爾的報告,夏卡斯佐道出疑惑。
 
  點頭,伊爾也是滿臉的困惑。公會章、任務單,沒有一項是造假,可是記錄影像和名冊又核對的起來,加上庫存量沒有短缺,那用來誘騙雙胞胎的任務單又是哪來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眉心緊蹙,夏卡斯佐猛然開口:「記錄冊上玄鐵刺狼任務是誰派給尼奧的?」正因為尼奧去處理玄鐵刺狼任務不在家,雙胞胎才有機會帶著任務單外出。
 
  伊爾翻開記錄冊,查閱。「蓋瑪.威斯拉。她在七天前填單、送件。」
 
  「填單、送件?」原本直瞪著伊東奎的尼奧偏頭,用眼角餘光瞧向伊爾。
 
  「對,上面是這麼記載的。」伊爾將記錄冊攤開讓眾人瞧瞧。
 
  剎那間,尼奧和夏卡斯佐終於明白任務單是怎麼出現的了。公會分派任務給袍級人員有兩種方法,一是簡訊通知,二是用任務單,為了節省費用,分派任務給袍級人員時普遍僅通知一人,再由那人去聯繫自己的搭檔,如此任務單就可以省下一份。可是,尼奧等人並非袍級人員也沒有固定的配搭搭檔,因此在派任務時一定會各別通知,以免訊息遺漏。然而,他們剛完成的任務,尼奧根本沒有接到任務單,僅只有簡訊通知,所以……
 
  「難怪任務單是真的,時間也抓的十分精準,還能確定尼奧一定不在。」伊爾恍然大悟。
 
  「人呢?」尼奧低聲詢問。
 
  「蓋瑪.威斯拉嗎?」確認沒有會錯意後,米拉接著說:「聽說她族內有緊急事件,所以她排了一個月的休假趕回去了。」
 
  聞言,尼奧的嘴角扯動了一下,「畏罪潛逃!」
 
  知道嫌疑犯的身份,便能做準確的追縱,即使那人跑到天涯海角,想把人揪出來,只是遲早的事情,話雖如此,現實的狀況卻不容許他們慢慢追查,所以最快的方式就是……
 
  「伊爾……」正要下達指示,電話響了。
 
  瞧了眼來電,尼奧立刻接起,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二話不說掛斷,喚上夏卡斯佐就要走了。
  「尼奧!」伊爾趕緊喊道。
 
  「死老頭說他們把傳送陣複製出來了,你繼續追查共犯,一個都不許放過。」
 
  尾音一落下,伊爾已經沒瞧見尼奧和夏卡斯佐了,眨了眨眼,捧著名冊,改望向現場職位最高的人,米拉與伊東奎,把名冊闔上,揚起笑容,將兩人攬到身邊,並搭著他們的肩,笑說:「好了,會施加壓力的BOSS已經走了,我想現在你們應該沒事了,就陪我把共犯抓出來吧。」
 
  以眼角餘光睨著那搭在肩上的手,伊東奎皺眉,心底總覺得有種怪異,但心中的異樣感卻在瞧見伊爾抹笑容時,背脊再次涼了。
 
  「別說不關你們的事,想做到瞞天過海,使用貍貓換太子的把戲,可是要層層掩護,所以威斯拉的共犯一定也是你們裡頭的人。」伊東奎壓低嗓音,輕聲說著,「如果你們不願意幫忙,可別怪我向上呈報你們監督不周,發生內神通外鬼的狀況。我想,這個罪名報上去,你們今年的考績一定會很好看。」
 
  面對這赤裸裸的威脅,伊東奎身體一僵,心異中的異樣感瞬間被壓力擠壓到心底的最角落,吞噬,滿腦子只剩下考績與獎金的他,只能帶著莫大的委屈與哀怨跟著伊爾去追查犯人了。
 
  
  移送陣一停,尼奧和夏卡斯佐再次踏上羅蘭失蹤的地點,與前幾天不同,此時現場聚集了二十多人,一旁還有四、五塊大型黑板架設在一旁,每塊黑板都被畫上密密麻麻的陣法結構。
 
  「傳送陣複製出來了?」跨出移送陣,尼奧急忙走到塞維斯的身旁。
 
  在對犯人一無所知,與沒有任何線索的狀況下,塞維斯想出複製傳送陣的念頭,原因就在於找不到羅蘭。犯人想在不被人發現的狀況下將人帶走,最快的方式就是利用傳送陣,雖然傳送陣在使用過後不會在地上留下烙印(地表被傳送陣能量燙傷後留下的痕跡),但肉眼看不見就不表示真的沒有留下,例如能量流動軌跡,只要讓無形軌跡顯現就能重製出將羅蘭傳送走的陣法。只是那是一個非常浩大的工程,非到無法可找,才會採用,再加上時間緊迫,由塞維斯做召集人,找來八名對陣法結構專精的人,這還不包括他們自己人。然而,聚集了十多人,仍然花了三天的時間才成功重製出目的地確定的傳送陣。
 
  「是好了。可是……」塞維斯欲言又止的模樣引起尼奧的注意。
 
  「有問題?」
 
  「尼奧,傳送陣是重製出來了沒錯,卻不代表羅蘭就在傳送陣的另一頭,他有可被移走了。」為了避免讓尼奧產生過高的期待,塞維斯出聲提醒。
 
  尼奧不發一言的走進傳送陣裡,後頭跟著不少人陸續走進,待塞維斯在他身旁站定位後,冷冷的說:「我知道,但我相信那邊一定還有線索。」
 
  聞言,塞維斯緩慢的點頭,事實上他也是如此信念的。因為,羅蘭曾經是十二聖騎士中的魔獄騎士啊。向陣法外的人點頭,傳送陣啟動,前往下一個地點。
 
  傳送陣一停,沒有感覺到危機的味道,眾人稍微將警戒之心放下,打量起所在地。
 
  塞維斯點起聖光做為照明使用,昏暗的環境、環堅硬的岩壁,不算大的空間裡的正前方是一條通道,以及吸進鼻腔內不流通的空氣,讓人立即判斷出此處若不是地底下,就是在山洞裡。
 
  似曾相識的環境讓尼奧轉身,映入眼簾的是一扇石門,石門上刻著圖騰,做為封印的陣法正散發出琉璃光彩,顯示陣法在運作。剎那間,他只感覺到一股寒意從腳底泛起,冷的他幾乎無法動彈。
 
  這裡,他認得,也記得,更明白這個地方存在的意義!
 
明明已經被封印起來的地方為何傳送陣能到達?是誰破解了他的封印,亦或是……這裡有未被找出來的密道?
  
  「尼奧?」夏卡斯佐喚了一聲。
 
  尼奧伸手指向石門上方的暗鎖,要夏卡斯佐穿過結界開啟暗鎖好停止結界運作,接著開啟沉重的石門,再次走上曾經走過的通通,最後來到千年前的聚會場所,也是現在的封印地點,水晶廣場!腳下一點,以飛躍方式趕到最裡頭,停在十二具水晶棺之前,視線迅速移動,當他對上其中一只時,剎那間外在的一切全消失了只剩下……正前方的身影。
 
雙眼緊閉,安然的表情,十指交錯,靜置在胸前,俐落的短髮不知在何時長成過腰的長髮,順著身形披散著。那表情是如此的安詳,彷彿進入時間停止流逝的沉睡。
 
見到這一幕的尼奧身體僵硬,強烈的寒意從心底散發,漫延到四肢,凍得他無法動彈,微微張口,卻發不出半點聲音,雙目瞪得極大,佈滿血絲。跟在身後的人們也是一臉震驚的盯著水晶棺內的身影,久久無法言語。因為靜靜躺在裡頭的人正是他們遍尋不著人——
 
羅蘭.繆爾.費玆傑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