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42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 第六回

   剎那間的動作,快得眾人無法反應,連身旁的夏卡斯佐也來不及阻止,讓神劍的劍尖刺上水晶壁。
 
  「住手!」
 
  夏卡斯佐伸手,一把握住劍刃,指腹立刻被銳利的劍刃劃出傷口,鮮血順著劍身滴落於地。非常魯莽的行為,幻武兵器的銳利是可想而知的,尋常物品若碰觸到劍尖或劍刃就能劃出切口,因此這時的尼奧只要稍加使力,讓長劍稍為向前一推,夏卡斯佐的手指就會被劃斷,但因為如此順利阻止尼奧的動作。
 
  「鬆手!」蘊含著怒氣,尼奧低吼。
 
  沒有放手,夏卡斯佐注視尼奧,嚴肅的說:「冷靜一點。」
 
  「放手!」尼奧再次吼道。
 
  夏卡斯佐不為動的說:「不放。」
 
  「你要眼睜睜看著他們死掉嗎?」尼奧睜著赤紅的雙眼瞪著好友吼出質疑。
 
  雖然已經被封印在結界裡的羅蘭看似已經死了,但透過醫療班裡的格里西亞可以確定,羅蘭還活著,陷入沉睡,只需儘快將人從裡面拉出來,一定能救回他們。
 
  「當然不是!」夏卡斯佐堅定的否決。
 
  「那你還阻止我?!」
 
  面對尼奧的怒吼,夏卡斯佐冷靜的解釋:「人,一定要救,卻不能亂了章法。封印的重要性你是知道的,一旦破壞它,我們要面對的將是異世界未知的生物。為了不讓先人們的犧牲白費了,萬萬不能魯莽行事。」試著透過冷淡的語氣感染尼奧失去理智的心。
 
  ……
 
  瞧見尼奧的沉默,夏卡斯佐知道自己成功地暫時拉回尼奧的理智,接著說:「兇手能在不破壞封印的狀況下用羅蘭取代原有的人柱,就表示封印並不是不能開啟的,只要分析出封印陣的構造,就一定能找到開啟的方法。」就像他們逆推出傳送陣。
 
  很好的分析法,可惜尼奧無法接受,冷冽地說:「太久了!」羅蘭不見得能撐到那時。
 
  聽見這話,夏卡斯佐的眼簾微闔,不知該說什麼,然而尼奧卻搶先開口。
 
  「把你能動用的人叫來,去把密道找出來。」
 
  果斷的命令讓人驚訝,瞅向尼奧,那雙藍眸依舊是充斥著血絲,只是明亮的目光,訴說出主人的冷靜,快速思索著這話的真正用意,用不到幾秒,即了解了,點頭、鬆手。「我這就去找人來。順便了解伊爾查得如何?」轉身就要走,耳邊便聽見一句淡淡的話。
 
  「抱歉。」若有若無的聲音自尼奧的口中傳出。
 
  夏卡斯佐漾起微笑,用以回應那罕見的道歉,接著邁出步伐,趕著去聯絡人,行進途中還被剛到達的藍袍抓去治療,雖說如此,聯繫作業並沒有耽擱,治療完程,約莫近十五名紅月族族人到場了。
 
  經過尼奧的說明,以三人為一組(紅月族1名、公會袍級人員2名),探索起整個遺跡,隨著再次重新探索,發現了七條密道。有長、有短,有死路,也有不知通往何處的密道,看著重新取得並彙整的資料,大夥開始思索。
 
  「扣掉死路,還有三條,經過初步判定,這三條密道並非死路,裡頭也暗藏不少機關。」
 
  「有人誤觸機關了?」
 
  「嗯!一名白袍正在接受醫療班的治療。」
 
  「……還好吧?」猶豫著該如何詢問。
 
  「問題不大……
 
  「那……
 
  「問題是密道裡的結界,不好破。」
 
  聽到這,眾人也都明白了。現在的他們是在跟時間賽跑,饒是人材濟濟的公會,想在維持公會內部正常運作的情況下,是不可能僅用二到三小時就破解結界,況且對結界熟識也能調動的人已在一旁研究古老的封印。維今之計……
 
  「密道我們去,你們在這等我們的消息。」此時最好的方式就是善用結界免疫體的能力。
 
  負責現場監督的公會成員,欲言又止。「可是……
 
  「別可是了,救人要緊。」夏卡斯佐制止對方的發言,依能力將族人分組與確認好細節後即和族人出發了。
 
  望著消失在密道裡的身影,尼奧好不容易稍為冷靜的心情再次煩躁起來,其中更多的是無力感,自己的孩子卻不能立刻救出,只能束手無策,仰賴他人的幫助。這……
 
  思及至此,一股寒氣無預警地爆發出來,衍生出來的衝擊波震得鄰近者人仰馬翻,搬來的道具,散落四處,現場鴉雀無聲,所有目光全集中在尼奧的身上。
 
  突然尼奧用力甩頭,似乎是想把負向情緒甩開,再抬頭發現眾人的模樣,一股氣又湧了上來,怒吼。「看我做什麼?」
 
  尾音一落,靜止的眾人再次動了起來,將注意力拉回到正式上頭,而尼奧拖著略為沉重的步伐佇在水晶牆前,靜靜凝視,右手輕輕撫上左手腕……
 
  『薩恩……』輕輕的呼喊,只是為了多抓住一點希望。
 
  等了好一會,就在尼奧要再次呼喊時,才在腦海裡聽見回應。
 
  『依然沒能連繫上。』薩恩微頓了一下,接著說:『莎琳娜說只要她和羅蘭的連結沒斷,就不會放棄。』
 
  『沒斷!那為何沒有羅蘭的下落?』聽到來自幻武精靈之間的消息,尼奧不解。
 
  對於尼奧的疑惑,蕯恩無法立刻回覆也無法解釋,只能將幻武精靈們認為的可能情形轉述出來,和尼奧一起討論,直到被人打斷——
 
  「尼奧。」
 
  近在耳邊的嗓音驚醒進入靈識中的尼奧,拉回意識,瞧向發聲者,急問:「如何?」怎麼跟事先說好的不同,應該是他們走出密道後,傳訊息回來讓他過去的!
 
  「我走的密道是通到不遠處的河谷,屬於撤退密道,即使有人從那撤出,經過河水的沖刷,也找不到線索。」夏卡斯佐蹙眉,述說起他那組探勘後的結果。
 
  「其他人呢?」一組無功而返,尼奧將希望寄託在另外兩組身上。
 
  「還沒有消息。」夏卡斯佐嚴肅應道。
 
  瞬間,現場再次沉默,然而這氣氛沒有維持太久,不知為何喧囂起來,讓人不由得轉頭瞧去。
 
  一群穿著製式袍服的公會成員,夾在其中熟識的好友們,見到他們,尼奧一個箭步上前,盯著伊爾。
 
  「人呢?」交待給伊爾的工作正是抓公會內的共犯,此時他會出現,尼奧相信一定是有結果了。
 
  混在人群中,依舊立刻被點出來的伊爾,身體一僵,面有難色的瞅著尼奧。
 
  「說!」等不到回答,尼奧低吼。
 
  伊爾覷了眼夏卡斯佐,發現對方也是嚴肅地盯著他,深嘆了口氣,身體微側,露出跟在身後的人們。「你們自己說吧。」
 
  四名公會人員與一名精靈被眾人擁簇其中,被伊爾點出來的他們,面對尼奧的怒視,不由得退怯,卻被後方的人們堵住退路,在進退兩難的狀況下,那名精靈邁出步伐,走到尼奧的面前,彎腰,行禮,維持姿勢娓娓道出他們的身份與職責。
 
  一支集結眾多種族的小族群,遠在數千年之前他們就肩負著守護兩界封印陣法,不定期巡視封印之地,確保封印陣法的正常運作,因為封印陣的運作是透過人柱當基石,封印之地亦成為人柱們墓地,所以他們自稱為守墓人。
 
  「守墓人!」在旁聆聽的人細細複頌。
 
  每當有基石即將消逝時,守墓人就得尋找替代的人柱在適當的時刻裡補上空缺,以維持封印陣法的運作,這就是他們存在的使命。
 
  「使命?!拿我兒子的命去完成你們的使命!」尼奧壓低嗓音發出質疑。
 
  站在最前方的精靈微微低頭,沉默一會,接著說:「最初,要成為替補者需經過各族的同意,最好的是由各族自行推派適當人員,然而,最初達成共識的族群經歷幾次的大戰後,都產生不少變化,例如滅族、避世,或是訊息未完整傳承下去等情況,都導致封印續存的困難。很難找到適當的人。」
 
  說到這,精靈微頓了一下,抬頭正視尼奧。「如果可以,我們也不希望是由年幼的精靈成為基石,但為了這次的補充,歷經了大半年,並利用公會的資料,只找到你們兩父子兩人符合條件。補充基石是勢在必行,在考慮到費玆傑羅先生存在的重要性後,人選就只剩下一個了。」。
 
  「那也別偷偷摸摸的把人綁走,把公會搞得人仰馬翻。」不大不小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來。
 
  聽到這,四人中的一人,露出了苦笑,「就算是事先告知,費玆傑羅先生也不可能同意。」
 
  「既然如此,不如狠下心直接把人帶走。」另一人接著道,此時的他們已經無半點愧疚了。
 
  尼奧已經聽不下去了,伸手抓住精靈的領子,把人拉到面前。「我不管你們肩負何種重責大任,把羅蘭放出來。」
 
  「不可能。」精靈立刻回答。
 
  「放不放?」
 
  面對尼奧的逼問,五人沉默不語。
 
  見狀,毫無預警的,尼奧持劍砍斷精靈的左手,頓時鮮血直流,驚呼聲四起。
 
  「柏爾!」
 
  「尼奧!」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