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 第七回


 
  「你別太過份了!身份守世界的一份子,為了確保世界的安全,適時的犧牲是必要的,否則就不會有公會的存在。」
 
  「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從古時的異界生物到後期的鬼族大戰,每一族、每一個人都在犧牲,即使悲傷,但大夥不都默默的忍受下來。相同的情況,為何你不願承擔?要如此的自私?」
 
  發現越不過天火,守墓人們隔著火牆發出撻伐,這樣的話語也打動公會成員的心。長久以來,守世界面對的最大威脅不就是鬼族嗎?幾次的大戰下來,不論各族都有一定的損傷,甚至從歷史中消失的也佔掉不少,他們犧牲不就是免去世界陷入危機之中嗎?因此,今天羅蘭的犧牲是必須的,唯一的差錯就僅在他太年齡了而已。
 
  「我自私?!」尼奧冷哼了一聲。
 
  「就算你殺光所有人也是沒有用的。」精靈皺著眉頭道,在劇痛與大量失血的情況下,很努力撐著意識。
 
  「我就不信真有不為所動的人!」尼奧冷冷地說。只是有情感的,就一定會有屬於自己的軟肋。本人不怕死,但面對在意的人呢?
 
  經尼奧這麼一說,精靈也意識到了,開口:「是真的沒有用。」
 
  「為什麼?」堅定的回答讓尼奧的心裡浮起不祥的預感。
 
  「封印在設計時就沒有過留後路。它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才能解開,而且只會開啟缺少能量的位子。」靠著意志力說完這話後,精靈頭一垂,雙目一閉,雙腳癱軟,生死不明。
 
  「柏爾!」
 
  守墓人們的驚呼聲一出,便有人試圖想突破天火,一旁的公會成員急忙勸阻。天火近乎是能燒盡天下萬物的火源,沒有萬全的準備是不可碰觸的。
 
  看著混亂的場面,尼奧二話不說抓著精靈使力一扔,趁眾人的視線都被吸引走的同時,迴身,持起小太陽神劍釋放出能量往水晶壁上刺去。
 
  當尼奧特意施展的鬥氣攻擊上封印陣時,啟動封印陣本身的防禦機制,激起一波爆風,灼痛毫無防備的人們,也拉回眾人的注意。
 
  「住手!」
 
  任誰都看出尼奧的舉動,他在破陣!為了將羅蘭救回來,已經是不顧一切了。
 
  眾人的喝止聲無法改變尼奧的心意,不由得慶幸起方才的爆風,打亂維特的步調,也使天火火牆出現漏洞,讓守墓者們持起武器,突破火牆。剎那間,現場呈現一片混亂。
  
  守墓者與公會成員試著阻撓尼奧;伊爾和維特他們以尼奧為中心,避免尼奧受傷;尼奧趁隙持續攻擊,頓時間,各系術法漫天亂飛,原該寧靜的封印之地轟聲作響,少數碎石碎裂、剝落。
 
  尼奧的一記迴旋踢,將一名原想從後方進行偷襲的守墓者踢飛,撞上廣場中的柱子,一塊如拳頭般大小的岩塊湊巧砸上那人的腦袋,當場見血,人也暈過去了。
 
  「住手!你想讓世界大亂嗎?」
 
  「鬼族的存在就已經攪亂守世界了,再加上異界生物,守世界承受不起。」
 
  雙刃劍擋住小太陽神劍,持劍的主人怒視尼奧。
 
  「大亂又如何?異界生物又怎樣?敢阻撓我救人,殺無赦!」語畢,持劍的手腕一轉,劍刃與劍刃磨擦出刺耳的聲音,左手隨意一握,利用風元素聚集而成的匕首劃向對方的脖子——
 
  一股壓迫感從身後急速逼近,尼奧猛然一個回身,小太陽神劍直接撞上另一把漆黑的長劍,剎那間他愣住了。
 
  「為什麼?」睜著充血的雙眼,尼奧難以置信方才從背後襲擊的人。
 
  夏卡斯佐雙眉緊蹙,面色凝重凝視尼奧,面對質問,他無法回答。
 
  「夏佐?!」維特也頓住了。
 
  「對不起。」注視了一會,夏卡斯佐終於吐出這話,「破壞封印之地的後果不是我們能承擔的,而且極有可能會被公會通緝,你是我的好友,我不想看到你走上不歸路。」
 
  「那你就眼睜睜看著他們死!」因為憤怒,尼奧的嗓音出現抖音。
 
  「大體為重。」夏卡斯佐嚴肅的說,此話亦得到眾人的認同。「尼奧,守墓者的作法我也不認同,但世界的和平是不容許放棄的,大義與小愛,很抱歉,我選擇前者。」
 
  聽著夏卡斯佐那理性的一番言論,尼奧環視四周,原本混戰的場面已經沉寂,眾人的目光全集中在他的身上,甚至是全體戒備。
 
  環視完一圈,視線最後定在夏卡斯的臉上。眼前的面容與堅定的眼神與記憶中的那張臉龐重疊在一起,看似熟悉卻是陌生,至交好友?!尼奧冷笑了一聲。
 
  聽著來自腦海裡的聲音,尼奧放下小太陽神劍,逕自走向水晶壁前,隨著他的走動,眾人的視線緊緊跟隨,絲毫不敢眨眼。
 
  一手握著小太陽神劍,另一手碰觸水晶壁,雙目緩緩闔上,感受水晶壁的能量流動,許久——
 
  收手,轉身,無視眾人直接走出封印之地,開啟傳送陣,走了。
 
 
  醫療班,某間病房內,唯一的病床上躺著一個人,床邊,或坐或站了四到五個人,除此之外還有五、六個人佇立在房內的角落,雖然房內擠進不少人,卻是一片寂靜,氣氛極為沉重。
 
  不曾移動的動作,恍若時間已經靜止不動,停止在某一個時刻,而這正是剛走進病房的提爾所見的畫面。
 
  走到病床前,例行性替格里西亞檢查生命跡象,看著結果,提爾困惑的用筆輕敲起手上的檢查表,聲音引起眾人的注意。
 
  「輔長,怎麼樣?何時會醒來?」雷瑟低沉的嗓音問出眾人皆想知道的。
 
  提爾取出銀針往格里西亞的指尖刺進去,剎那間,奇克斯大驚,身體才要動作,即被伊希嵐制止了。
 
  隨著銀針没入指尖,提爾仔細觀察格里西亞,再將銀針拔出,「檢查沒問題,雖然人沒醒來,但他對痛覺有反應,確定沒事,至於為何昏迷不醒……我想最大的可能就出在羅蘭的身上。」面對這樣的情況,饒是鳳凰族族長得力助手的他也無從醫治起。
 
  費玆傑羅兄弟倆的共生體質是守世界裡罕見的,雖然守世界也有類似的情況,但那些是透過後天的術法、咒語等方式將倆人的生命綁在一起,而他們卻是先天的,無法處理。
 
  「有羅蘭的消息嗎?」提爾開口詢問。
 
  聽見這話,原本面色就凝重的雷瑟更是沉下了。「沒有。」
 
  冰凍世界般的氣息隨著雷瑟的簡短回答,瞬間散發出來,不禁使提爾多瞧了他兩眼,眼神底下快速閃過訝異。這股壓迫感不該是由17歲的他所擁有的。
 
  「要不要再試著跟尼奧他們聯繫看看?」提爾接著問,距離上次連繫已經是數小時以前了。
 
  聞言,雷瑟遞了個眼神給希歐,後者點頭,取出手機走向角落。
 
  「提爾!」一名全身沾滿鮮血的藍袍出現在房門。
 
  見狀,提爾跟著藍袍的腳步離開。
 
  「暴風,怎麼樣?」受不了沉悶的氣氛,奇克斯急問,得到的卻是希歐搖頭的動作。
 
  「雷瑟……」艾爾梅瑞欲言又止。
 
  直接喊名字,在他們之間是極為罕見,連帶也牽動眾人的心。
 
  「我有點怕。」艾爾梅瑞將未道出口的話說完,一雙手握的極為用力。
 
  輕輕的一言,似乎也說中眾人的心,擔憂與恐懼的心情毫無演飾的浮現在臉上,病房內的氣氛再次陷入低迷,直到尼奧出現。
 
 
  「尼奧叔叔!」
 
  見到等待已久的人,所有人的眼睛全亮了,下一秒卻蒙上困惑,因為在尼奧的身邊並沒有看到期盼中的身影。
 
  「羅蘭呢?」
 
  沒有立刻回答,尼奧逕自走到病床旁,靜靜注視沉睡中的格里西亞好一會。「你們都回去吧。」過過平靜的嗓音反到讓人感到不安。
 
  「尼奧叔叔?!」奇克斯驚呼。
 
  「我說回去!」尼奧先是低聲喝斥,隨即察覺到口氣不妥,深呼吸之後平緩的說:「都回去休息吧。」
 
  「可是……」喬葛還想說追問,卻被維瓦爾制止了。
 
  「我們先回去了,有任何需要,請再通知我們。」維瓦爾搶先說道。
 
  聽到尼奧隨意應聲,維瓦爾即用眼神暗示眾人,走人了,至於滿肚子的疑惑,只能找其他人了解。
 
  時間的流逝,走廊上的喧囂似乎被阻隔於病房外,形成兩個世界,尼奧凝視格里西亞的睡顏,心裡下了一個決定,取出手機,迅速吩咐事情,結束通話,俯身在格里西亞的額頭上留下輕輕一吻,走出病房,找幫手去。
 
  
  四個在半空中飄浮的光球分散在角落裡,藉由柔和的光線替這幽暗空間裡帶來照明,並在地面上拉出六個影子。
 
  注視正在做最後檢查的身影,艾崔斯特憂心地問:「尼奧,你真的要這麼做?」
 
  頭也不抬,尼奧的雙眼緊盯著腳下的傳送陣,堅定地說:「我的孩子,我自己救。」看似範圍不大的傳送陣卻是極為複雜,因為這個傳送陣也是另一個大型傳送陣的啟動開關。
 
  「沒有其他辦法嗎?雙胞胎會自責一輩子的。」艾崔斯特緩緩轉頭,瞧向一旁由提爾照顧的人,從出事到今,格里西亞就和羅蘭一樣,陷入沉睡,不曾睜眼過。
 
  「沒有時間了。沉睡越久,越不可能醒來。」終於確認完畢,尼奧離開傳送陣走向另外三個人——守墓者的代表!
 
  「不是我願意妥協,而是我不想讓雙胞胎在未來漫長的日子裡被列為世界罪人,所以今天我用自己取代羅蘭來完成你們所謂的大義。但是你們要立下契約,在未來絕對不能再打他們的主意。」銳利的眼神緊盯著對方,尼奧的嚴厲的口吻,使人不寒而慄。
 
  在族人攙扶下的精靈,蒼白的臉色,虛弱的氣息,距離提爾搶救回性命也才一天多的時間,身體尚未復原,加上被尼奧的藍眸這麼一瞪,臉色更加慘白了。
 
  沒得到想要的回應,尼奧繼續口出威脅。「不答應,後果自行承擔。」
 
  守墓者之一,眉心緊蹙,對於威脅不予置評,因為他不覺得尼奧有能力辦法。
 
  看穿對方心思的尼奧,嘴角上揚,不掩飾自己的盤算,嚴厲的口吻轉為輕鬆。
 
  「成為人柱,說穿了就是靈魂到了界與界的交界處,在那,人柱肩負起守護的工作,只要稍微失手,讓異界生物逃脫幾隻,闖進來,我想同時要面對鬼族與異界生物,負擔應該不小吧。」
 
  話還沒說完,守墓者們和在一旁偷聽的提爾就已經僵住了,更何況是聽完全部。
 
  「別以為我隨口瞎掰,這事是我兒子的幻武精靈轉達出來的。所以,只要讓我在那邊看他們任何一個人出現,我就從內部破壞封印,幫忙搭橋,送牠們上來。」
 
  「你……你不怕牠們的出現會傷……!」脫口而出的話瞬間消失,因為精靈記起原因了。
 
  費玆傑羅一家,只剩下父子三人,更甚者,馬上就只剩下雙胞胎倆人,一旦那樣的狀況的發生,加上雙胞胎的共生體質,在守世界裡,根本就沒有值得尼奧掛念的親人。
 
  「好友呢?傷了至交好友也不在意嗎?」
 
  面對守墓者的詢問,尼奧冷眼瞧向對方。僅這一眼,守墓者們理解到他們只能接受尼奧的要求,在未來如果再將主意打到雙胞胎身上,他一定會這麼做。
 
  於是以精靈為先,另外兩人跟進,先後利用小刀劃破指尖,將流著鮮血的手指碰觸尼奧的掌心,隨著尼奧的咒語立下血契,待契約完成後,尼奧轉身走向艾崔斯特。
 
  「就像之前說的,救出來後別猶豫,直接帶走。他們之後就交給你了。」沒有先前的冷漠,慎重的表情、認真的語氣,尼奧將一切全數託付給艾崔斯特。「在成年之前,不准他們離開夜精靈的領地,即使是要外出,只能在你的陪伴下。等成年後,抉擇權再還給他們。」
 
  雖然這麼做是剝奪雙胞胎的自由,但艾崔斯特點頭同意尼奧的要求,只是面對這樣的結果,他……真的不想要啊!不該是這樣的結局。
 
  「提爾,準備好了嗎?」話鋒一轉,尼奧改詢問起救護人員。
 
  同樣是面色凝重的提爾,緊瞅著尼奧,「好了。尼奧,我能理解你的作法,可是為何不通知其他人?而且只有我一個人,有風險,確定不找艾維西斯來幫忙嗎?」此處不是在學院裡,一個處理不好,斷氣的人可是救不回來的。
 
  「沒必要。」堅定的語氣使人錯愕。「我相信在做好萬全準備之下的你有辦法把格里西亞吊回一口氣,只要有那一口氣,你一定會讓格里西亞恢復健康,就像那個人一樣。」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在場的人都知道尼奧言下之意指的人是誰。
 
  聽見這話,提爾不禁露出一抹苦笑,他該高興尼奧的稱讚嗎?認識這麼久了,第一次聽見評價。
 
  「真希望我沒聽見這話。」提爾喃喃自語。
 
  「好了,就定位,準備開始。」不再拖延時間,尼奧開口催促,時間拖久了,就會被發現格里西亞從醫療班內消失,勢必會再引起騷動。
 
  一聲令下,三名守墓者在水晶壁前站定位,艾崔斯特與提爾分列在格里西亞的兩旁,而尼奧則站在頭頂上方的方向,大掌輕輕碰觸格里西亞的太陽穴,雙眼瞅著他幾秒,再抬頭望著水晶壁內的羅蘭。
 
  白晳的手掌泛起綠光,微微使力,格里西亞的身體微微一震,胸膛的小起伏,逐漸靜止,提爾緊盯著計數器,三名守墓者吟唱起歌謠,視線亦盯著封印陣。
 
  在尼奧移動的過程中,羅蘭所在的位子,白光和綠光先後各閃了兩下,厚厚一層的水晶發出喀喀聲,結實無縫的水晶牆出現缺口,待缺口大到足以將羅蘭拉出來時,尼奧馬上將人拉出,同時間提爾立即救人。
 
  抱著羅蘭,尼奧跨出的每一步都是如此沉重與緩慢,雙臂不自覺緊縮,因為,這將是他最後一次擁抱自己的骨肉。
 
  走進傳送陣,將羅蘭輕放在上頭,耳邊聽見提爾的報喜。
 
  「恢復生命跡象了。」
 
  聽見這話,尼奧那佈滿憂心的眼底終於浮現安心,抱著格里西亞重複著相同的動作,只是這次身旁還跟著艾崔斯特與提爾。
 
  「答應我,你會看著他們平安長大。」尼奧滿懷不捨的看著艾崔斯特。
 
  「以夜精靈繆爾一脈立誓,我艾崔斯特.繆爾會用生命來照顧格里西亞.繆爾.費伊.玆.傑佛瑞.羅奈爾和羅蘭.繆爾.費伊.玆.傑佛瑞.羅奈爾,讓他們倆兄弟平安健康長大成年。」
 
  突如其來的誓言,好似一股暖流流進尼奧那冰冷的心,緊繃許久的臉部線條終於鬆懈、放柔。低頭,取出幻武大豆,遞給艾崔斯特。
 
  「留著吧,依沙琳娜所言,幻武兵器在那仍可使用,就讓薩恩陪著你吧。我想他不會反對的。」搖頭,艾崔斯特將幻武大豆推回給尼奧。
 
  沒有拒絕,尼奧收回幻武大豆,催促艾崔斯特快走。
 
  艾崔斯特深吸了一口氣,站定好,結起手印,吟唱咒語,沿著陣紋,光芒泛起,淚水無聲無息地悄悄滑落,待傳送陣在全面啟動的那一刻,他緩緩開口!
 
  永別了,我的至交好友!
  
 
  親眼確認艾崔斯特帶走雙胞胎後,尼奧毫不猶豫的走進封印陣中空下來的位置。
 
  「記住你們承諾過的。」尼奧嚴厲的注視守墓者們。
 
  三名守墓者一齊點頭,立下血契的他們絕對會遵守契約內容。
 
  得到承諾,尼奧放心了。「動手吧。」說完,他感覺到四周的溫度開始下降,水晶迅速生長,視線也開始朦朧、不清。
 
  薩恩,抱歉,得讓你陪著我沉睡了。
 
  沒關係,總比被格里西亞氣死來的還好。
 
  瞬間,尼奧不由得輕笑,還想跟小太陽神劍說些什麼,但意識已經陷入黑暗,進入永恆的沉睡——
 
                                                                                                                        《未完》
  
 
很想在這就打上《完》!但感覺又該做最後的交待,所以,就看各位意下如何吧?如有疑惑,請一併提出,冥禕試著在番外裡回答。
謝謝各位耐心看完這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