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 第八回 (完)

   「你覺得他們會什麼關係?」
 
  「如無意外,應該是祖孫。」
 
  「我也是這麼認為。」
 
  「怎麼會這樣呢?」
 
  聽著兩人的對話,羅蘭改瞧向伯恩,只見對方也是一臉凝重的思考,「請問有什麼問題嗎?」為什麼他的全名一報出,就得到眾人這樣的反應。
 
  「沒什麼。只是突然發現一件事。」察覺到羅蘭不安的模樣,伯恩漾起微笑。
 
  羅蘭眉心微蹙,對伯恩的說法存點疑惑。
 
  「真的沒什麼,只是發現你的親人。」看似輕描談寫的語氣下,伯恩還是嘆了一口氣。
 
  「親人?!」聽到出乎其料的答案,羅蘭感到訝異。
 
  一旁不甘被忽視的莎琳娜搶著說話:「弟弟,你耐心等著,尼奧一定會救你回去,所以我不建議你跟這裡的人相交深入。」
 
  「打擾一下,你們口中的尼奧是羅蘭的父親嗎?」結束與莫非對話的柯爾,興致勃勃的詢問。
 
  訝異柯爾的態度,羅蘭直覺地點頭,緊接著目睹到一場變臉的戲碼。
 
  震驚、錯愕、氣憤、釋懷、開心!心情的轉變全顯露在臉上,瞧得清清楚楚。
 
  柯爾開心的說:「羅蘭,你要不要跟莫非去接安東尼奧回來?」
 
  「安東尼奧!」陌生人的名字裡卻嵌著自家老爹的名字,羅蘭感到一頭霧水。
 
  「孩子,這個驚喜就留給你自己發覺,我們不說破了。」
 
  對照柯爾開心的模樣,羅蘭思考並回憶過去曾經經歷過的事情,他似乎猜到了。
 
  「嚕嚕嗎?」輕輕淡淡的一言,道出自己的猜測,會做出這樣的結論是因為他曾經親耳聽過尼奧對封印陣裡的一名精靈喊帝帝。
 
  此話一出,眾人訝異的盯著羅蘭,雖然他們有猜過羅蘭與安東尼奧的關係,沒想到真的是如此親近。
 
  嚕嚕與帝帝是翠綠精靈的獨特稱呼法,前者是爺爺,後者是父親,安東尼奧的妻子米娜是翠綠精靈一份子,羅蘭會延用這樣的稱呼並不意外。
 
  發覺場面又陷入一片寂靜,莫非開口打破沉默,「好了,柯爾,再麻煩你們繼續值勤,明早再換班。羅蘭,我們該回去了,明天去接你嚕嚕,我想大夥應該有很多事情想問你。至於幻武精靈說的……」
 
  「怎麼?你懷疑我說的嗎?」莎琳娜跑到羅蘭的前方,充滿敵意的瞪著眼前這群應該作古千百年的精靈。
 
  柯爾搖搖頭,「不是我們要質疑那孩子想救人的信念,而是封印大陣是集結了十族百人的智慧結晶設計而成,想在短時間內找出破解方式……」發出嘆息,「說真的,我倒希望他能找出解決辦法,羅蘭真的太小了。」
 
  喃喃自語的一句話,旁人是聽得清清楚楚,剎那間,眾人又陷入沉默,如此反覆的狀況讓莎琳娜無言。
 
  「留給小尼奧的去處理吧,我們就依照原有的模式繼續生活。」莫非打破沉默,只是他這話引來羅蘭和莎琳娜的注目。
 
  「小尼奧?!」莎琳娜詫異,羅蘭悄悄地點頭。
 
  聽見驚呼,搭配上兩張錯愕的臉龐,稍微一想,莫非輕笑:「羅蘭的嚕嚕叫安東尼奧,我們習慣暱稱尼奧,為了分辨……」
 
  無需再多加說明,羅蘭和莎琳娜就已明白。
 
  「哈!太好笑了,弟弟,你等等我,我先回去跟薩恩說,讓他笑笑。」尾音都還沒結束,莎琳娜的身邊就已經變淡,透明了。
 
  宛如一陣狂風襲捲現場,莎琳娜的行徑讓人傻眼,面面相覷,最後還是莫非決定忽略幻武精靈,提議:「走吧。羅蘭,我們回去休息。」
 
  此話一立刻得到眾人的附和,於是收拾凌亂的現場,返回村子。
 
  躺在木板床上,透過窗戶,望著遠方的天色,耳裡聽著從屋外傳進來的歌聲,重拾記憶的羅蘭心裡可說是有千百個疑惑,從最初的誘導任務到莎琳娜帶來的消息以及祖父的存在,無不攪亂他的思緒。
 
  自己無法想透,便在心裡呼喚莎琳娜,期待能在她的幫忙下,一起整理,可惜他忘了莎琳娜那說風是風,說雨是雨的個性,對於尼奧接下來的作法,她一個字都沒提,一整晚反被追問安息之地的狀況,以及異界生物的情形,直到他精神不濟,緩緩睡去。
 
 
  隔日清晨,村子裡再次炊煙裊裊,清晨的步調依舊,似乎昨晚發現的一切是稀鬆平常,然而仔細觀察,仍可察覺若有若無的視線,讓羅蘭有點尷尬。
 
  「別在意,大家只是對你有點好奇。」辛西亞安撫道。
 
  羅蘭幫忙擺放食物,問道:「為什麼?」今天的感覺比剛來到這裡時還明顯。
 
  「別看大夥都很親密,但事實上都是沒有血緣關係的,當大家知道你和尼奧的關係時,自然就會多瞧幾眼。」
 
  聽著辛西亞的解釋,羅蘭似乎懂了,於是他試著無視那些目光,維持原有的步調,幫忙擺盤,與眾人一起享用早膳,之後原以為要替守護隊送餐,卻聽到莫非喊他。
 
  「羅蘭,準備一下,我們去接尼奧。」莫非抬頭,湊巧瞧見羅蘭又皺眉了,明白他糾結的原因,不由得搖頭輕笑了一下。
 
  向其他人報備後,羅蘭跟著莫非走出村子,朝另一頭走去,沿途莫非繼續介紹安息之地與說明如何在此運用先天能力,至於說明的對象——
 
  「所以說,只要掌握到這裡的氣息脈動,並讓自己融入其中,就可以隨心所欲。」莎琳娜慎重的說。
 
  「是的。」
 
  聽著莫非和沙琳娜的交談,羅蘭低頭注視自己的手掌,集中精神好一會,抬頭,「風球集中不起來。」昨日明明有弄出龍捲風的,現在卻連個小風球都不成形。
 
  「正常的,想做到隨心所欲,非短時間內就能辦到,想當初,我們也是摸索了好久才了解的。你無須急著學會。」莫非輕拍羅蘭的肩安慰。
 
  時間就在交談之中過去了,望著遠方,出現幾個小點,隨著距離的拉近,影像清晰,那是四道身影以及一個大推車。
 
  「莫非!」帶頭的精靈驚呼,「怎麼來了?」
 
  「來幫忙的。」莫非笑道。
 
  「哪需要幫忙?出去交換物品不就這樣嗎?對了,要不要介紹一下你身旁的小朋友?」笑問。
 
  「尼奧,這孩子跟你有關聯,猜猜看。」莫非把羅蘭推出去,期待對方的反應。
 
  經這麼一推,對面四名精靈皆注視起羅蘭,其中一人的情緒變化從好奇、困惑、錯愕到震驚,步履維艱的走到羅蘭的面前,伸手輕輕碰觸他的臉頰。
 
  「都長這麼大了!原來時間又過了這麼久了?」輕柔的嗓音帶著哽咽,無法相信自己所見。
 
  「尼奧,你還好吧?」身旁的同伴憂心詢問。
 
  被喚做尼奧的精靈,雙眼帶著微微的濕潤,微搖頭,「沒事,只是太感動了,沒想到我還能見到自己的孫子,自從來到這後,對見到——」話說到一半,乍然愣住,瞠目結舌看看羅蘭又瞧向莫非。
 
  被那雙藍眸如此一瞪,莫非深嘆了口氣,當柯爾吩咐他提前帶羅蘭出來迎接安東尼奧時,就知道他們是把說明前因後果的難題推給他。
 
  祖孫兩人都陷在這裡,這……唉……
  
 
  用一天的時間去消耗羅蘭出現的事實,再用一天的時間和羅蘭相處,安東尼奧的心裡塞滿了說不出口的苦澀,向來祥和的臉龐蒙上淡淡的憂傷。
 
  月色之下,安東尼奧坐在池畔,腿上枕著好不容易睡著的羅蘭,葉月與莫非隨侍在側。
 
  「終於睡著了。」葉月輕聲說,初到的靈魂是不安定的,如要安定,少則半個月,多至一個月的都有,且依羅蘭那過於年幼的靈體而言,推測至少要耗費一個月以上的時間,而睡眠是穩定的最好方式,因此適時的催眠是需要的。
 
  「謝謝妳,每晚陪他入睡。」安東尼奧一隻手輕撫著羅蘭的髮絲,誠心的道謝。
 
  「不會,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翠綠精靈的先天能力除了掌控植物的生長,利用吟唱安定心靈也是他們的能力。
 
  「還是要跟妳說聲謝謝。」安東尼奧再次重申。
 
  「莫非,短時間內別讓他去通道那。」聽完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回想起來安東尼奧就感到恐懼,在靈魂尚未安定之前就面對戰鬥,只要一個小創傷,羅蘭就有可能會煙消雲散,連回歸主神身畔的機會都沒有。
 
  「好。事實上我也不想讓他去,雖然他沒說,但陌生的地步確實讓他不安,一直想要所有表現,盡早融入這裡,為了平撫他的心情,我才同意讓他去瞧瞧。」
 
  聽完莫非的說明後,安東尼奧放心了,低頭凝視羅蘭的睡容,發現到他的身子稍微動了一下,騰出一隻手,心念一動,點點鵝黃光聚集,隨著手掌的移動,一條涼被覆蓋上羅蘭的身體。
 
  三人的視線齊望向平靜的池面,月色灑落在水面上彷彿是佈滿晶瑩剔透的珍珠,寧靜中微風自遠方徐徐吹來,夜更深了。
 
  不知過了多久,闔上的雙眼緩緩張開,映入眼簾的畫面讓安東尼奧嚇的直呼叫。
 
  「羅蘭、羅蘭,醒醒!」
 
  突如其來的聲音驚醒另外兩人,睜眼一瞧,驚訝到無法反應。
 
  羅蘭的身形越來越淡,趨向透明化,這個情形他們並不是第一次見到,也很熟悉,因為這代表羅蘭正在走向死亡。
 
  「羅蘭!」安東尼奧焦急的試圖拍醒羅蘭,仍改變不了結果,他消失了。
 
  「尼奧……」莫非憂心忡忡地注視安東尼奧,封印基石缺少一人之事先略過,重點是他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嗎?先是得知孫子成為封印基石,進入永久沉睡之事還沒調適,就又親眼目睹他的死亡!這……
 
  混亂的思緒還沒整理好,耳邊又聽見葉月的驚呼。
 
  「你們看池面!」
 
  尚處於錯愕的兩人對聲音產生反射性動作,緩緩抬頭順著葉月所指的方向望去。
 
  從觸不到的天際緩緩射下一道光束,灑落在池面上,原本平靜的池面漾起水波,純潔的白光逐漸凝聚成人型,當三人還處於不明狀況時,月生池裡已經激起水花,新生的精靈毫不費力地遊上岸。
 
  精瘦、修長的體型,一頭燦爛金髮貼在臉上,瀏海亦蓋住雙眼,剛上岸的精靈隨意用手撥弄,隨著手掌所到之處,濕漉漉的髮絲與衣裳由濕轉乾。
 
  「濕得真透徹!」
 
  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抱怨,讓人無法不在意,思緒算是三人中最清楚的莫非代表發言。
 
  「請問一下,現世是發生什麼事嗎?」為何在羅蘭消失後,眼前的精靈隨即出現,明知道這人是來替補羅蘭的,但幼小的生命為何會走得如此突然?
 
  「只是換人當人柱而已。」整理完畢,抬頭!
 
  一雙深邃的藍眸對上前方的人,剎那間安東尼奧再次瞠目結舌,無法言語,因為替補羅蘭的人正是他來不及看著出世的孩子——
 
  尼奧.費伊.玆.傑佛瑞.羅奈爾
 
  不曾經歷的父子團聚就此展開了。
 
                           《完》

 
Ya!!真的完了,下次再補個小番外就完全結束了。感謝新課剛開,還沒有要期中考。
希望各位會喜歡這篇同人文的同人文。《息止安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