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番外》清醒之後——


 
  柔軟舒適被窩的讓人捨不得起床,只想裹著被子繼續窩在床上偷懶,打定主意的格里西亞拉起被子,蓋住頭,把自己縮進被子裡,準備躲避隨時都會發生的偷襲,因為他知道,只要他賴床,尼奧一定會拿他的圓耳朵開刀,想到這,難怪最近他覺得自己的耳朵似乎比羅蘭的尖了一點。
 
  可是很奇怪,等了好一會,躺到他到覺得自己腰酸背痛了,卻不見尼奧來催促,而他又躺不住,總覺得再躺下去,全身的筋骨會生鏽,掀開被子,坐起。
 
  『羅蘭,起床了嗎?幾點了?』
 
  透過心靈溝通詢問的同時,格里西亞坐在床上,扭扭脖子,轉動腰部,每動一下,便聽見身體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音,讓他不禁懷疑起自己到底睡了多久?睡到身體都僵住了。
 
  然而,發出的疑惑卻得不到回應,格里西亞繼續問:『羅蘭,幹嘛不回話?我知道你醒了。』腦海依舊是一片寂靜,不禁讓他冷靜下來,專注在情緒的連結上。
 
  淺淺淡淡的怒氣、若隱若現的悲傷以及不曾中斷的……自責!
 
  辨識出從羅蘭身上傳過來的情緒後,格里西亞倏然一驚,心裡不斷浮現疑惑,如此清晰的情緒,甚至還影響著他!
 
  不再賴床,下床,套上拖鞋快走出房間,準備轉往羅蘭的房間,驚鴻一瞥讓他停滯,雙眼直瞧著窗外。
 
  遠方的樹林,鄰近的大樹上有多間小樹屋,除此之外,地面上有木造小屋林立,三三兩兩的身影分散各處。
 
  外頭,絕對不是原世界!
 
    「怎麼一回事?」格里西亞詫異的喃喃自語。
 
  「格里西亞,你醒了啊,那羅蘭應該也醒了。」走進大門下意識抬頭就瞧見佇足在扶手前的身影,開心的喊出聲,如果再不醒,只怕要出命案了。
 
  聽見喚聲,格里西亞低頭瞧去,再次感到訝異:「輔長!」
 
  「嗯,很好,沒睡成變白癡,我去看看羅蘭,確定他的神識都有回來,沒有殘留半點碎片在安息之地。」對於格里西亞的快速反應,提爾感到很滿意,如今只剩下確認羅蘭的狀況,只要確認無誤,他就能功成身退,返回醫療班而不是一直處於蹺班的狀態。然而,這話讓格里西亞錯愕。
 
  「安息…之……地!」結結巴巴的把說出驚人之語,同時格里西亞那休息已久的腦袋重新運作。
 
  被抓回家,禁足、私自接任務外出、中陷阱以及被攻擊……
 
  記起這些再加上提爾方才的話,格里西亞驚慌的跑往羅蘭的房間。「羅蘭!」推開房門,大喊!
 
  坐在床沿的羅蘭,透過輔助器材進行偵測的提爾以及全程以嚴肅態度陪同的艾崔斯特,因為他的闖入,三人全瞧向他。
 
  「羅蘭,你……」還好嗎?格里西亞緊盯著羅蘭,將他從頭瞧向腳,再從腳打量回頭,只是為了確認他的安全。
 
  羅蘭緩緩點頭,藉由心靈溝通輕輕淡淡地回答:『沒事。』
 
  『真的!』格里西亞發出疑惑,不只是因眼前的人與屋外的景像,重要的是心裡有股沉甸甸的感覺,而這情緒他確定是從羅蘭傳遞過來的。「真的沒事?你確定?」再三詢問只為得到確認。
 
  「我……沒事。」羅蘭開口回應。
 
  羅蘭遲疑的態度以及艾崔斯特與提爾的模樣反而加深格里西亞心中的懷疑,不假思索釋放出感知探索四周。
 
  按照他的記憶,他和羅蘭一定是誤中陷阱,身受重傷,甚至嚴重到讓羅蘭……他們死了。說到這,不是他自誇,以前年紀小不懂事,總覺得尼奧是名嚴厲的父親,但經過這些年與他人比較之後,如有寵孩子與溺愛孩子雙親的排名,尼奧即使排不上第一,也脫離不了第二,因此面對這麼大的事件不論尼奧到多遠的地方工作,絕對會立刻趕回來。如今在屋子的裏裏外外都感知不到尼奧,這……
 
  「老爹呢?」格里西亞不解為何最該出現的人為何不在?
 
  剎那間,艾崔斯特的眼底立刻蒙上一層憂傷,提爾著手收拾醫療器材,羅蘭則是垂下頭無法再直視格里西亞。
 
  見狀,格里西亞的心裡不由得感到慌亂,總覺得好像有大事發生了。「舅舅?羅蘭?輔長……」一一的點名,沒有人要回應他。
 
  得不到回答,格里西亞身體一轉打算要自行去找尼奧,耳邊即聽到艾崔斯特的聲音。
 
  「回來,坐下。」
 
  「舅舅?」身體一頓,格里西亞轉頭望向艾崔斯特,那是一張嚴肅的表情,使人無法抗拒命令。
 
  緩緩走到羅蘭的身邊併坐在床上,靜靜地聽著艾崔斯特的娓娓道來——
 
 
  聽完整個事件後屋內呈現一片寂靜,靜到只有急促的呼吸聲與緊握住到浮出手筋的雙手呈現出情緒。
 
  「Atlantis學園你們是不能再回去了,成年之前就乖乖留在族裡,學習方面,就跟族裡其他的孩子們一起學習。說我自私也好,說我膽小也行,尼奧和玫兒最大的心願就是要你們平安健康長大,所以我不能再冒任何可能會讓你們置於危險的環境中,否則尼奧的決心就白費了。」艾崔斯特在雙胞胎的身前蹲下,雙手探出覆蓋兩人的手背。
 
  「舅舅。」格里西亞瞠著雙目,啞著嗓子輕喊:「沒有其他的方法把爹地救回來?」
 
  艾崔斯特哽咽著說:「沒有。如果有,他就不會拿自己去換羅蘭了。」
 
  『格里西亞,對不起。』羅蘭道出自己的愧疚,如果不是他反應不及被抓走,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了。
 
  聽著腦海裡傳來的道歉,格里西亞緩緩閉上眼睛,卡在眼眶的淚水終於隨之滴落。
 
  艾崔斯特憂心地輕喚,回應他的是格里西亞默默地站起,步履蹣跚的走出房間,看似回到自己的房間實則進了浴室。打開水籠頭,緊咬住下嘴唇,任由冰涼的水從頭淋濕了自己。
 
  整幢屋子裡,沒有人交談,花精靈與大氣精靈們也不再唱歌躲在花叢裡,和靠著浴室門板坐在地板上的羅蘭靜靜聽著從浴室裡傳出的水聲。
 
  
  『羅蘭,對不起!對不起!爹地會死都是我害的。如果我有聽爹地的話,不擅作主張偷爹地的任務去解,你就不會被抓,爹地也不會為了要救我們而死。』
 
  『爹地,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羅蘭,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