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偽原創文】代替品 作者:冥燁

 【偽原創文】代替品  作者:冥燁
 
  鵝黃色的燈光是房裡唯一的光源,空氣瀰漫著情慾的味道,同時也充斥曖昧與混濁的喘息聲,雙人床上交纏且激烈擺動的身影顯示出他們的投入與忘情,直到他們的身體得到滿足與盡興後才結束這場充滿動物本能的歡愛。
 
  等不及平撫氣息,承受歡愛的男子二話不說把賴在他身上的人推走,起身,撿起被扔在地板上的衣服,眉宇之間立刻皺起小山谷,穿來的衣服再次被撕破,頭微偏,冷冷地瞪向還躺在床上那一臉滿足的男人。
 
  對上冷眼,男人揚起笑容,那笑容盡是得意,不覺得有哪裡不妥了。
 
  瞧見那人的痞樣,男子繼續沉默,打開衣櫥取了件上衣,轉往走進浴室內,將身體從頭到腳清洗乾淨,確認沒有殘留方才歡愛過的氣味後,穿戴整齊走出浴室,對坐在床邊的男人瞧也不瞧一眼,準備拿起背包走人。
 
  男人無聲無息的從後方並用裸體貼上,在男子的耳邊用充滿磁性的聲音輕聲說:「不留下來過夜?」
 
  一感覺到那毫不掩飾的慾望,男子立刻轉身用力一推!
 
  早就料到會有此反應的男人,腳下迅速後向移動,避開了,眼底下受傷的情緒一閃而過,臉上依然掛著笑容。
 
  「享受完就閃人,枉費我那麼賣力滿足你,太無情!」
 
  面對男人的嘲諷,男子沒有理會,只是低頭察看衣服有沒有沾染上不該有的體液。
 
  得不到回應,男人的眼神暗了些,笑容裡多點僵硬,但他仍維持一貫輕鬆的語氣接著說:「過陣子我要搬家了,聽說慕水山莊的環境不錯,正巧A區5號屋在出售……」
 
  話還沒說完,手指剛碰觸到門把的男子立刻轉身,一頭黑長髮在半空中劃出弧度,剎那間畫面很漂亮也很有意境,可惜男子卻用透露出殺氣的黑眸盯著男人。「你敢搬,我現在就殺了你。」
 
  男子全身散發出寒氣,嚴肅的模樣讓男人知道他說到做到。
 
  兩人互視一會,男人的嘴角上揚,笑道:「好,我不會出現在他的面前。會另外找地方。」
 
  即使男人如此說了,男子依然注視著他,迫使他再次開口:「我保證不會搬到他住的那區,可以了吧。」右手舉起,做出發誓狀。
 
  見狀,男子這才收回銳利的視線,「說出口就要做到,別讓我在那邊發現你。」
 
  「放心,我很愛惜自己的生命。」男人輕鬆道:「我不是那種會為了一時的好奇心就放棄生命的。」
 
  男子冷哼了一聲,轉身,再次握住門把,開門,毫不猶豫地離開。
 
  隨著大門自動關上,男人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轉身,走沒幾步,瞄到櫃子上的玻璃映出自己的影像。
 
  向來引以為傲的一頭蓬鬆短金髮與帥氣的臉龐,剎那間疊上了另一個人的臉。那是另一張與自己有八成像的臉,但對方的五官比自己更立體、有型,氣勢也較強盛,就連那對藍眸也更加深邃。回想起方才在歡愛時,沉溺於情慾之中的男子不小心脫口喊出的名字,以及歡愛後,男子不願意身上沾染上他的氣味,堅持要全數洗淨,一股氣怒氣從心中熊熊燃起,然後——
 
  「框啷!」玻璃碎了一地,影像不見了。
 
  男人無視被玻璃割傷的傷口,任由鮮血滴落在木板上,隨著他的移動,在木板上留下一道血痕,走進浴室,打開水籠頭,鮮血和水溶合一塊,流往排水口。
 
  沖了好一會,待情緒稍微得到平靜,男人從櫃子裡取出藥罐,將裡頭的藥膏抹上傷口,在等待傷口收斂的同時,視線瞧見一旁的沐浴用品,緊繃的臉龐逐漸放柔,嘴角的也出現上揚。
 
  眼前的沐浴用品是他個人專屬的,只是用常見的瓶子裝,還有男子方才穿走的上衣是他的,同樣也是擁有他個人的味道。所以想洗淨屬於他的味道,是不可能的。即使行事非常縝密的人,在激情的狀況下,也是會有疏忽之處,就像方才他的保證一樣!
 
  他只保證不會搬到那個人居住的區域,可沒說不出現在對方的面前。所以……百密一疏就是在指這種情況。
 
  他就不信,他比不過那個人,得永遠當個見不得光的代替品,即使要毀掉那個人,他也無悔,為了不讓自己變成行屍走肉,說什麼都得賭一把!甚至只能贏,不能輸。輸了,得不到男子的心,他就沒有活著的意義了。
 
  因為他早就將自己的心輸給男子了!


                                   《完》

======================================

這裡完就好,後面就真的不用了,再挖下去就是埋死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