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無聲的寓鬼屋
關於部落格
寓鬼屋的由來:
【寓:取自宅】【鬼:因為冥禕乃是來自於鬼屋】【屋:無意】
冥禕是屬於狂熱份子,只要自己喜愛的就會想辦法加以推廣,以創造同類為宗旨,所以歡迎多與冥禕交流喔!
  • 99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吾命同人文】雨過天晴 2

   「不對!我認同孤月的說法。」萊卡立刻否絕艾爾梅瑞的看法。
 
  「為什麼?」萊卡堅定的態度讓烈火好奇。
 
  「館長確實是不看好圖書館員與公主,但是康拉德也有相同的看法,認定自己無法與公主相配,藉此拒絕公主,如果他不自卑,不認同館長的提醒,即使再忙也會撥空接待對方。別忘了,對方是位公主、是王族成員,不論是誰,面對王族成員的召見,只能接受,不能拒絕。」
 
  透過雷瑟用他那低沉的嗓音慢條斯理的解說,眾人不約而同點頭了。
 
  「對喔,它是過去的歷史,在現實的狀況中的確不容許不尊敬王族的。」奇克斯恍然大悟,過度沉浸在帝摩斯的嗓音中,都忘記故事的背景是歷史。
 
  「這樣聽起來,康拉德好孬喔,連為追求自己幸福的勇氣都沒有,這樣的人根本配不上公主。難怪歷史上幾乎都是騎士配公主。」希歐撇嘴不以為意的說。
 
  被綑綁且被堵住嘴無法出聲的大地,使力點頭,用動作表達他的意見。
 
  面對眾人的討論,做為說故事的人帝摩斯,寧靜了一會確定沒有人要發表感想後,繼續講述。
 
 
  雖說明白康拉德一再食言的原因也說好會體諒,但身為眾人嬌寵的小公主,自幼大多數都是隨心所欲,不順心的次數極少,如今卻從康拉德那嘗到多次的拒絕,說實話,心裡有點不好受。
 
  「親愛的小公主,是什麼事情還是什麼人惹得您不開心嗎?」做為服侍公主的貼身侍女,除了打理公主身邊的事情,對於公主的情緒變化亦要保有高敏感度。所以,見到有些悶悶不樂的克萊兒,在狀似輕鬆的語氣下,侍女可是十分謹慎。
 
  聽見自幼即服侍在側的侍女詢問,克萊兒一股腦將自己心中的不悅說出。
 
  隨著克萊兒的抱怨,侍女從謹慎逐漸升為緊張了,即使如此,她仍為維持表面的不動聲色。
 
  「公主,康拉德太不識相了。」侍女嘴上看似在為克萊兒抱不平,卻十分留意她的表情。「您是公主,縱使再忙也得擱下手邊的工作啊。」
 
  「話不能這樣說,工作和私事,當然是工作重要,為了私事而耽誤工作,那叫不負責任。想想,如果今天負責維護治安的騎士不工作,只顧著和朋友玩、聊天,出了意外怎麼辦?」克萊兒一改原先的不悅,嚴肅的說:「雖然工作內容不同,但重要的是一個人的態度!知不知道?」聽到有人批評康拉德,克萊兒不由 感到氣憤,即使對方是陪伴自己多年,視為姊妹的人。
 
  面對克萊兒嚴厲的糾正,侍女立刻為自己的失言道歉,然而在低頭下的動作裡,她的眼底卻是若有所思。
 
  「妳先下去休息,我看點書,有需要會再喚妳的。」明知侍女是為自己抱不平,但要說毫不在意,都是假的,所以克萊兒直接將人打發,免得情緒又上來了。
 
  領了命令退下的侍女,在步出房間後,嚴肅的交待其他人顧好公主,轉身快步離去。
 
 
  帝摩斯的尾音剛落下,一直沒有表達意見的格里西亞眉宇間微微一蹙,雷瑟的詢問即傳出。
 
  「怎麼了?」特意放輕的音量是不想干擾故事的進行,也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然而在只響著帝摩斯沉穩嗓音的室內裡,雷瑟那富有磁性的重低音特別明顯。
 
  剎那間,全部的人皆瞧向格里西亞。
 
  感受到眾人詢問的目光,格里西亞泛起淺淺的微笑,「沒事。」接著一雙清澈的藍眼望向帝摩斯,輕輕點頭,示意對方繼續。
 
  於是中斷的故事再次開始。
 
 
  強迫自己安份幾日的克萊兒,最近一、二日,睡不好也沒有什麼食慾,說是身體微恙,本人卻不認為,只覺得煩躁,不論做任何事情都無法冷靜下來完成,一雙眼不時望向窗外一會拉回視線改瞧手上的書本,如此的動作重複了幾回,最後把書本闔上,站起身,朝門口移動。
 
  「公主。」隨侍在側的侍女立刻往門口前一站,身體微屈,恭敬的喊道:「請問您要前往何處?」
 
  「去圖書館。」看著擋在面前的侍女,克萊兒困惑了,侍女態度與平時明顯有異。
 
  「國王陛下有令,為了月初的宴會,公主殿下近日得留在堡內,靜心學習。」侍女將皇后的口喻,朗述出來。
 
  月初的宴會是鄰近國家共同約定好的每年一次的交流宴會,宴會的地點則由參與國家輪流舉辦,今年是由他們國家舉辦。
 
  克萊兒蹙眉,王國要舉辦宴會她是知道,但宴會向來與她無關,為何會突然要她靜心學習?
 
  看穿克萊兒心中的疑惑,侍女道出原因。「公主,前幾年皆是由其它國家主辦,自然由外交官主責,今年是我國主辦,身為王國的王族,當然無法置身事外。」
 
  「可是上一次在我國舉辦時,我也不用認真準備。」克萊兒試圖擺脫煩人的責任。
 
  瞧克萊兒掙扎的模樣,侍女無奈的說:「公主,上次是六年前,當時您還小,加上還有八公主她們在。」
 
  經侍女這麼一提醒,克萊兒整張臉糾成一團,嘟嚷:「真煩人。」頂著公主的身份,就是少了自由。
 
  「公主。」侍女嚴肅的喚了一聲。
 
  「算了,反正康拉德也在忙,去了他也沒空理我。」克萊兒放棄原先的計劃,步履蹣跚的走回書桌旁,拿起書本繼續看。
 
  低頭看書的克萊兒,再次錯過侍女後續的動作。
 
  侍女態若自然的走向門外,輕聲的向守在門外的另一名侍女說:「去跟皇后回報,公主剛才又想去圖書館了。」
 
  收到傳話的侍女點頭,快步走向城堡的另一端。
 
 
  「抓扒子!那個侍女一定是要去告密。」萊卡脫口而出的話再次打斷故事的進行。
 
  頓時間,所有人的目光全瞪向他了,其中無法說話的喬葛,眼裡透出幸災樂禍的眼神,期待萊卡步入他的下場。
 
  後知後覺發現自己即將面臨的狀況,萊卡雙肩微縮,急忙開口道歉,待確認眾人沒有再緊盯著他後,頭微低喃喃自語:「呿!也不曉得剛才是誰在打斷故事進行的,根本就是欺負弱小嘛。」
 
  含糊在嘴裡的話雖然聽不清楚,但不難想像萊卡在抱怨什麼。想了一下,伊希嵐站起身,逕自離開交誼廳。
 
  見狀,格里西亞只用了零點一秒的時間,就想到伊希嵐離座的原因。
 
  「綠葉、暴風,你們去幫寒冰。」迅速點了兩人。
 
  此話一出,原本困惑的眾人想通了,紛紛起身跟著走出去幫忙。不一會,交誼廳的桌上擺上幾項柔軟、可口的小點心,以及一壺溫熱的茶。
 
  「寒冰,怎麼都是蛋糕類?沒有餅乾?」快速掃過桌上,艾維斯好奇一問。
 
  「吃餅乾會有聲音,蛋糕比較適合。」伊希嵐在回答的同時倒了杯溫度適中的茶給帝摩斯,「潤喉,這樣才不會傷喉嚨。」
 
  帝摩斯接下茶杯,啜飲幾口,無視大地恨怒的目光,深沉的嗓音再次響起。
 
                                                                                            《未完  待續》

=======================================

冥禕自首,本回字數偏少,還請見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